《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十八章臨時女朋友

  
  第六十八章【臨時女朋友】
  張揚並不是唯一感到鬱悶的人,至少不是最鬱悶的那個,現在最鬱悶的應該算是縣委書記楊守義,他原本以為這次和安老簽署清台山合作旅遊計劃書的應該是自己,已經提前幻想這一政績帶給他的光環,可是轉眼之間這光環居然就落在了秦清的頭上,人家安老主動提出要和秦清簽約,要秦清代表春陽縣出麵,楊守義這個怒啊,安誌遠究竟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他搞不清楚中國的官職排列嗎?他不知道自己這個縣委書記要比秦清那個縣長大嗎?這他媽什麼事兒,太欺負人了。
  楊守義雖然坐在『主席』台上,可是每一個人都能夠看得出他不高興,鐵青著一張麵孔,雙目無神,仿佛遊離於現場儀式之外。
  江城市常務副市長李長宇也代表市『政府』前來參加簽約儀式,這就讓楊守義的風頭完完全全被搶去,負責簽約的是秦清,現場官職最大的是李長宇,如果不是顧及形象,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來參加這個儀式,自己今天扮演的角『色』壓根就是一個陪襯,楊守義生出一種為他人做嫁衣裳的悲涼感覺,他感覺被愚弄了,愚弄他的不僅有李長宇和秦清,還有安誌遠,還有江城的幾位大佬,還有……
  他想到了張揚,目光不由自主向下搜尋起來,終於看到張揚坐在角落,沒精打采的耷拉著腦袋,楊守義有些納悶,他本以為這廝應該趾高氣昂興高采烈呢,卻想不到他也表現出垂頭喪氣的模樣,這才想起新近秦清回收招商辦權力的事情,明眼人應該都能夠看出秦清這一手有撇清她和張揚之間關係的嫌疑,不過對張揚來說,現在的處境極其尷尬,誰都知道春陽招商辦成立就是為了吸引安老的投資,現在任務完成了,招商辦卻被一腳踢開,楊守義忽然想起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話。
  此時掌聲雷動,簽約雙方的代表,春陽縣縣長秦清和安誌遠的五兒子安德互換合約,親切握手,鎂光燈閃爍不停,秦清落落大方氣質高雅,安德英俊瀟灑,兩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也是十分的相襯,雙手長時間握在一起,擺出象征『性』的姿勢供眾人拍照。
  當完成這一儀式重新坐下的時候,秦清的目光不覺下意識搜尋著張揚的位置,卻發現張揚早已不見,秦清心中忽然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她甚至感到一絲絲的後悔,自己這樣對待張揚是不是太過分了一些。
  張揚之所以離開會場並不是因為權力被收回的緣故,他是因為受不了安德握著秦清的纖手,在他心中早已把秦清看成了自己護的女人之一,麻痹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假如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張大官人說不定要向安德出手了。
  張大官人自問不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可是一旦看到別的男人對自己的女人『露』出狼樣,雖然秦清不是他的女人,可這廝心麵已經當成是了,還是感到有些氣悶,眼不見為淨,他忍著滿懷的鬱悶從會場中走了出去。
  來到外麵的花園,從懷中磨出了一包中華,居然也學著別人的樣子點了一支煙,小心翼翼的抽了一口,嗆得他大聲咳嗽了起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聽到身後有人在格格的笑,不用回頭就知道是安語晨跟了上來。
  張揚不滿的瞪了她一眼,因為她五叔惦記秦清的事情,張大官人連帶著她也一起討厭起來了,想想自己在招商辦辛辛苦苦的工作,費了這麼大半天,最後居然是個引狼入室的結果,到頭來還被秦清卸磨殺驢,天下最鬱悶的人非自己莫屬。
  安語晨走到張揚身邊,毫不客氣的從他手中拿過香煙,抽出一支點上,很優雅的抽了一口煙,吐出一團煙霧。
  張揚直愣愣的看著她,半天才說出一句話:“小孩子家家的不學好!”
  安語晨啐道:“你才是小孩子呢,怎麼?不高興了,聽我爺爺說,秦清已經把你們招商辦的權力收回了,你這個招商辦副主任現在是有名無實了。”
  “,幸災樂禍是不是?安小妖,我覺著咱倆沒啥深仇大恨,你至於表現成這樣嗎?”
  安語晨又抽了一口煙,卻被張揚劈手把香煙搶了過去,扔在地上一腳踩滅了:“我最討厭女人抽煙!你不懂的吸煙有害健康?”
  安語晨抬起頭望著天空中灰蒙蒙的雲層忽然道:“人生本來就短暫,我比其他人還要短暫的多,所以能夠嚐試的事情我都想嚐試一下。”這句話少有的流『露』出一種參悟人生的透徹。
  張揚這才想起之前安老對他說過關於安語晨的事情,心中的些許不耐煩頓時退去,這小丫頭生來命運就已經注定,天生絕脈應該沒有多少日子好活,的確應該抓緊時間享受一下人生。
  安語晨道:“你上次說過要教我點『穴』的,男人說話不可以不算數!”
  張揚笑道:“你想學點『穴』啊,怎麼也要有個拜師儀式,簡單點也得在地上磕三個響頭,以後見我麵放尊敬點,一口一個師父的叫著,那我才能傾囊相授啊!”
  安語晨看到這廝一臉狡黠的笑容就知道他想耍賴,怒道:“你這個出爾反爾的家夥,小心我把你上次讓我揍高春輝的事情說出去。”
  “愛說不說,反正人是你打得,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張揚今天顯然不在狀態,他起身想走。
  可安語晨卻不依不饒道:“不能走,今天你把事情說明白了,說過的話到底算不算數?”她一把抓住張揚的手臂。
  這時候張揚的手機響了,他接通一聽,居然是李長宇打過來的,讓他晚上去薇園去一趟,張揚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
  掛上電話,安語晨仍然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你今天不給我說清楚這件事,我跟你沒完!”
  “安小妖同誌,我是個國家幹部,你在大庭廣眾下跟我拉拉扯扯的,你不顧忌影響,我還要顧及政治前途呢。”張揚一臉嚴肅的說。
  “我告訴你張揚,這世上就沒有人敢耍我,你不是能耐嗎?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政治前途?”
  張揚聽出安語晨這句話有些不懷好意,很忐忑的看了看她:“呃……你想幹什麼?”
  安語晨咬牙切齒道:“你既然讓我去對付高春輝,我同樣可以用那樣的手段對付你!”
  張揚笑道:“同樣的手段,你打得過我嗎……”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當晚安語晨誣蔑高春輝非禮來著,難道安語晨也要用同樣的方法對付自己,想到這,他的笑容就變得有些不自然了:“那啥……你難不成要誣陷我非禮你?”
  安語晨笑得很陰險。
  “呃……你說就是你這不男不女的天然資源,誣陷高春輝有人信,誣陷我誰信?”
  安語晨怒不可遏,抬腳就向張揚踹了過去。張揚早有防備,閃到一旁。
  安語晨咬牙切齒道:“今天你不給我個答複,我還就跟著你了!”
  張揚笑道:“好啊,我現在要去吃飯,你去嗎?”
  安語晨已經走向了他的那輛桑塔納,以實際行動回答了他。張揚越來越明白,這世上的女孩多半都是不好對付的。
  張揚帶著安語晨驅車來到薇園,他們抵達的時候,李長宇還沒有回來,徐立華和趙靜都在,兩人看到張揚領來了這麼一個酷勁十足的女孩子都是微微一怔,蘇老太滿臉堆笑的迎了出來:“張揚來了……”看到安語晨,她顯然也有些愣了:“這……這閨女是……”
  張揚咧嘴笑道:“我女朋友!”手很自然的搭了過去摟了摟安語晨的肩膀,安語晨愣了,馬上明白這廝之所以答應帶自己來根本就是捉弄自己的。
  安語晨從來都是個不服輸的『性』子,心說你小子不是想捉弄我嗎?今天我就陪你玩玩。
  張揚幫安語晨介紹了一下,安語晨開始表現的還是中規中矩,可走入客廳坐在那兒喝茶的時候,就抽出一支煙點了起來,點煙還不算,二郎腿居然也翹了起來,加上她從下車起就架著個墨鏡,這形象像足了香港黑道的大姐大。
  徐立華不方便說什麼,憂心忡忡的走進了廚房。
  趙靜也不好說,可蘇老太卻有些看不過眼了,在她心中左曉晴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了,太好了,她一直都把左曉晴看成了張揚的女朋友,老太太眼是『揉』不得沙子的,她不喜歡安語晨,臉上自然就表『露』了出來,可畢竟人家是客人,她把張揚叫到廚房,一把就揪住了張揚的耳朵:“混小子,你怎麼回事兒?這丫頭不行,跟個男人婆似的,還抽煙,你究竟什麼眼光啊!”
  張揚笑著討饒,一旁做飯的徐立華道:“你就聽老人家一句話,我看也不合適!”
  蘇老太道:“曉晴多好,人長得漂亮,脾氣又好,你看看那個野丫頭,一看就是有人生沒人教的……”
  張揚忍不住笑,這時候聽到外麵傳來李長宇的聲音。
  李長宇沒想到安語晨會出現在這,不過他很快就猜出這件事和張揚有關,趙靜已經向他介紹了:“幹爸,這就是我哥的女朋友!”說女朋友這三個字的時候還特意加重了語氣,可見趙靜對安語晨也是不滿意的。
  李長宇有些驚歎了,張揚啊張揚,你小子真是能耐啊,三天不見居然又勾搭上安誌遠的孫女了,李長宇笑著把包交給了趙靜,給安語晨打了個招呼,安語晨知道李長宇的身份,可仍然大喇喇坐在那沒有起身的意思。
  蘇老太看到李長宇回來,就張羅著開飯,趙靜去廚房幫忙,隻有安語晨還是跟老爺一樣坐在那,老太太越看她越是不順眼,心想這張揚不知是不是被豬油蒙了心,怎麼看上了這麼一個丫頭,賢良淑德這四個字她哪點兒能夠得上,不過看起來李長宇對她也十分的客氣。
  吃飯的時候,大家坐在一起,安語晨挨著張揚坐了,別人還沒動筷子呢,她自己先拿起筷子夾了口菜,皺了皺眉頭,把剛剛吃進去的肉絲兒吐到了地上:“好鹹!”
  這下連徐立華的臉『色』也耷拉了下來,這小丫頭也太沒涵養了。
  李長宇笑道:“那就吃別的!”
  張揚是看出來了,安語晨這是存心報複啊,他拿起筷子給安語晨夾菜:“來,多吃一點!”
  安語晨冷笑看著他,一隻腳居然踩到了凳子上,吃了一口道:“還是鹹!”
  蘇老太再也看不下去了,把碗一放,起身離席而去,李長宇愕然道:“大嫂!”
  蘇老太氣哼哼道:“我吃不下,你們吃吧!”
  徐立華和趙靜也跟了過去,隻剩下李長宇和張揚、安語晨三個,李長宇苦笑著看著他們兩個道:“說說,怎麼回事兒?”
  安語晨幸災樂禍的看著張揚,張揚咳嗽了一聲:“那啥……個人私生活好像不歸您李叔管!”
  李長宇歎了口氣道:“我才懶得管你,你們兩個這麼一攪合,我嫂子吃不下飯了,對了,這兩天我把她老人家接到江城去,小靜剛好暑假有空,去江城玩玩,順便陪陪她老人家,你媽也一起過去幾天,你沒什麼意見吧?”
  張揚笑道:“我能有什麼意見,蘇大娘當真願意跟你過去?”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房子已經安排好了,我在市委大院隔壁的小區給她找了一套,離我近,平時我也方便照顧她。”
  “您家那位不會說什麼吧?”
  李長宇笑得有些尷尬:“她說什麼由她說去吧,反正我不能不管我嫂子!”
  張揚最欣賞的就是李長宇的孝義,他能夠對他的嫂子這樣,足以證明這個人是有良心的。
  被安語晨這麼一攪合,李長宇也沒有了吃飯的心境,讓張揚跟著他一起去書房說話,安語晨被晾在那,不過她可沒覺著什麼難堪,你們不吃,我吃,張揚你不是想整我嗎?今天我就是來惡心你的。極有『性』格的安語晨安之若素的坐在那,大吃大喝起來。
  蘇老太和徐立華、趙靜三個都站在門外,隔著窗戶看著安語晨目中無人大吃大喝的樣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憤怒、惋惜、黯然的神情。
  李長宇和張揚卻都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走入書房,李長宇點燃香煙道:“張揚,聽說秦清把招商辦的權力回收,今天在會場上我看到你中途退場,是不是因為這件事耿耿於懷啊?”
  張揚笑道:“您以為我的心胸就那麼狹窄,我隻是搞不通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招商辦對我來說也並不是那麼重要,可是我一手把安老的投資吸引了過來,一手促成她跟安老簽約,就算是卸磨殺驢也不至於立竿見影,你總得給我一個心理適應過程不是?我知道現在春陽有不少針對她和我不利的流言蜚語,可你秦清注意名節注意影響,我張揚就不要臉嗎?你不能為了撇開自己而拚命把我踩低吧?”
  李長宇笑眯眯看著張揚,他看出張揚還是在乎,這廝在乎的不是招商辦,也不是什麼官位,他在乎的是秦清對他的做法。李長宇敏銳的覺察到,無論是秦清的做法,還是張揚此刻的怨氣都涉及了太多的男女私情在內,這可不屬於他的管轄範圍內,李長宇道:“一個女人想要在政壇立足,往往要比男人付出雙倍的代價,張揚,在所有人看來,從秦清到春陽的那天起,如果沒有你,她走不到現在,而今她的危機已經過去,位置已經穩固,你如果真心為她著想的話,就應該從最敏感的事情上退下來。”
  張揚愣了,他沒想到李長宇也會這麼說。
  李長宇彈了彈煙灰又道:“日後春陽縣『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清台山的旅遊開發,你身為招商辦主任,如果太多的涉及其中,我敢保證,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人把你和秦清告上市紀委。”
  張揚分辯道:“我們沒有什麼?”
  李長宇意味深長道:“知不知道莫須有這三個字?許多事情不一定要有,但是隻要找到了影子就會變得很麻煩,當初王博雄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幫他壓住,他根本做不了這個稅務局局長,當然,王博雄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人在仕途之中,總會不斷地麵臨抉擇,你想要繼續前進,不斷地前進,就必須要學會有所放棄。”
  李長宇把煙蒂摁滅:“如果你繼續在招商辦呆下去,影響就不僅僅是秦清一個。你就算不為她的仕途著想,也要考慮一下你自己。”
  張揚點了點頭,李長宇的這番話對他可謂是雪中送炭醍醐灌頂:“要不我幹脆從招商辦退出來,與其在一個被架空的空架子混日子,還不如換個地方。”
  李長宇笑道:“你剛剛才升任副科,想一步登天,跨越不要太大了。”他也曾經想過要把張揚活動到江城去,可他深諳凡事不可『操』之過急的道理,以張揚的『性』情暫時還是放在春陽的好,這廝屬於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假如把他現在就弄到江城,還不知他要折騰出怎樣的風浪,到時候就有的自己麻煩了。
  李長宇道:“春陽雖小,可是其中的關係盤根錯節異常複雜,上次礦難事件能有現在的結果已經是最理想的,張揚,記住一句話,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自己關於正義的概念,可是如何伸張正義又是一回事,伸張正義是否能夠讓老百姓真正得到利益又是一回事,當官者,永遠不可能做一個純粹意義上的好官,因為你的頭上始終籠罩著一層有一層的無形大網,我們要在網中求生,我們要在網中為老百姓謀求福祉,你明白嗎?”李長宇還是第一次在外人的麵前袒『露』自己的心跡。
  張揚重重點了點頭,隨著他混跡官場的時間越來越久,他對李長宇這句話的理解也就變得越來越深刻,他不僅要把官做好,而且要把事做好。
  和李長宇一番深談之後,張揚第二天一早就出現在縣長辦公室中,秦清現在見到這廝多少有些惶恐,表麵上平靜無波鎮定自若,可內心卻是波濤起伏紛『亂』如麻。
  張揚這次來的目的多少有些出乎秦清的意料之外,他微笑著將一張調職申請推到秦清的麵前:“秦縣長,這是我的調職申請書,我感到自己並不適合在招商辦副主任的位置上坐下去,請縣考慮一下我的調職請求。”
  秦清秀眉微顰,一雙宛如秋水般明澈的雙眸靜靜審視著他,這廝是給自己下最後通牒?她慢慢將調職申請書推了回去,輕聲道:“小張,你是不是對我的決定有看法,我考慮了一下……”
  張揚打斷她的話道:“秦縣長,我對你沒有任何的看法,當初你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的確有些不能接受,可是,我事後仔細一琢磨,我繼續呆在招商辦對以後工作的開展沒有任何的好處,而且以我的能力也不能適應目前的工作,所以還請各位領導慎重考慮。”
  秦清心中生出一陣歉疚,她輕聲道:“我並沒有否認你的工作能力,你的工作能力在春陽有目共睹!”
  張揚笑道:“秦縣長,我真的沒有什麼想法,你不用安慰我,也不用解釋,我就是在招商辦呆煩了,想換個地方,你忙,我走了!”這廝說完便坦坦『蕩』『蕩』無牽無掛的走了。
  這樣一來,反倒輪到秦清發呆了,張揚越是這樣做她心越是不好受,如果張揚跟她大吵一架,或者是指著她的鼻子罵她一頓,她心反倒會好過一些。有生以來,她還從未對任何一個男人產生過這樣的負疚心理,張揚的話忽然又回『蕩』在耳邊——我喜歡你,秦清臉上一陣發熱,她雙手堵住耳朵,用力搖了搖頭,試圖把內心中所有紛『亂』的情緒排除出去。
  張揚離開不久就接到了秦清的電話,秦清的聲音恢複了一如往常的冷靜:“張揚,經過組織上的慎重考慮,決定同意你調職的要求,打算讓你臨時擔任縣『婦』幼保健院黨委書記一職,你看怎麼樣?”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這調職下來的這麼快,他並沒有想到,秦清接到他的調職申請後馬上給李長宇打了一個電話,李長宇不著痕跡的點撥了秦清幾句,秦清這才做出了這麼快的決定,『婦』幼保健院黨委書記的職位已經空缺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而且『婦』幼保健院單位雖然不大,可麻煩不少,最近連續出了幾件醫療糾紛,現在病人家屬已經鬧到了縣委縣『政府』,縣也頗為頭疼,秦清相信張揚的能力,知道這廝也是個閑不住的『性』子,越是麻煩,他越是喜歡,幹脆把他暫時放到醫療係統去折騰,再怎麼說『婦』幼保健院上上下下還有一百多口子人,比起招商辦要多得多,張揚不是喜歡當官嗎,管的人越多才越有成就感啊。
  張揚沒感到多高興,也沒感到不高興,反正挪來挪去還是個副科級,他在黑山子鄉擔任計生辦主任,好歹跟衛生係統能扯上一點關係,在招商辦混了沒幾天,讓秦清一腳又給踹到了衛生係統,難道自己上輩子幹醫這輩子還要在醫道上打拚下去?臨時黨委書記,媽的!看來老子就是萬金油的命,哪兒需要就往哪抹。
  張揚離開招商辦還是有很多人暗暗高興地,宋樹誠無疑是首當其衝的一個,隨著對張揚的了解,他明白自己惹不起人家,既然惹不起就隻有躲,可兩人都在經貿委辦公,躲是躲不過去的,現在張揚離開了招商辦,宋樹誠長舒了一口氣,總算不用麵對這廝終日提心吊膽的了。
  張揚在招商辦也沒有多少工作可交代,唯一需要交代的就是那串車鑰匙,離開了經貿委,總不能把人家的車也開走。趙成德對張揚的離去也頗感錯愕,他本以為隨著秦清的到來,這位小張主任的官途會節節攀升,卻想不到秦清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廝從招商辦中踢出去,表麵上『婦』幼保健院也是個科級單位,張揚去了那當黨委書記很風光,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醫院是個比較特殊的地方,在醫院都是院長當家,書記甚至連副院長的地位都不如,更何況縣『婦』幼保健院的混『亂』狀況是人所共知的,醫療糾紛層出不窮,醫生護士挨打事件幾乎隔幾天都要發生一次,有人甚至開玩笑地說,『婦』幼保健院的醫生不要帶白帽子了,應該每人發一頂安全頭盔。去這樣的單位顯然不是什麼好事情,趙成德頗為同情的看了看張揚,把那串車鑰匙又推了回去:“張揚,你跟我客氣什麼,反正經貿委也不缺車用,你隻管拿去用,就當幫我們養著。”從這件事上就能夠看出趙成德豐富的政治經驗,張揚就算是遇到了挫折,這挫折也隻是暫時的,越是這種時候,越要表現出雪中送炭的革命情意,錦上添花人家記不住,可雪中送炭會把兩個人的感情拉得很近。
  張揚對趙成德的做法還是很領情的,不過他既然離開了經貿委,也不想開著人家的車讓別人說三道四,笑道:“我有車開,趙主任的好意我心領了,現在春陽是非多,咱們還是少些是非為妙。”
  趙成德原本隻是想送個人情給張揚,讓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人走茶涼的那種人,目的既然已經達到了也就不再勉強。
  張揚兩手空空的走出經貿委的大門,昏沉沉的天空已經開始落下了雨滴,張揚站在街邊正準備攔出租的時候,安語晨開著她的那輛北京吉普來到了張揚的麵前,安語晨這輛吉普車的成『色』比起張揚過去那輛還要差一些,再加上多日沒有洗車,車身上滿是泥濘,看起來更是狼狽,張揚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幸好車內還算整潔,他雙手枕在腦後靠在座椅上:“你真是陰魂不散啊,還想拜師?”
  安語晨搖了搖頭道:“我爺爺找你!”
  張揚笑道:“找我幹什麼?現在我已經不在招商辦了,工作都已經交接完了。”
  “,還帶上情緒了,我爺爺找你肯定有重要事兒,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安語晨在國內混久了,普通話也漸漸變得流利了起來,不過轉折的時候還是有些生硬。
  張揚閉上雙眼道:“我已經上了賊船,你樂意往哪兒拉就往哪兒拉,我不管了!”
  

Snap Time:2018-12-19 17:25:46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