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十五章隻手遮天(上)


    第六十五章【隻手遮天】(上)

    “真的這樣?”江城市委書記許常德握住茶杯的手不由得顫抖了一下,滾熱的茶水潑出了少許,落在他的手背上,燒灼般的疼痛。

    市委秘書長劉勁點了點頭道:“秦清已經承認了,昨晚她和張揚在一起。”

    許常德慢慢把茶杯頓在辦公桌上,站起身緩緩向落地窗走去,這座辦公大樓是市委市『政府』聯合辦公的地方,許常德的辦公室在九樓五號房,從風水上來說暗藏九五之尊的意義,從他的位置望去,整個江城仿佛都被他踩在腳下,而他就是這座城市的王者,哪怕在這個位置上隻有一天,這一天也無人可以撼動他的位置。秦清是他一手提拔的幹部,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出於對秦清工作能力的欣賞,還因為他要利用秦清給黎國正造成一種心理上的壓力,在江城一天,他就要讓黎國正難受一天,盡管秦清在初到春陽便遇到了這樣的難題,盡管她上任伊始就要被推出來承擔責任,可是許常德隻是將這件事歸咎為她的運氣不好,可秦清和張揚之間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對一名女幹部的前程而言顯然是極其不利的。

    劉勁低聲道:“而且從她前往春陽之後,她和張揚始終都住在明珠賓館,表麵上是隔壁的房間,實際上……”劉勁話的含義已經不言自明了,牆倒眾人推,他也不失時機的添上了一把火。

    許常德沉默許久方才道:“幼稚,為了一個小人物怎麼可以拿自己的仕途和前程冒險?”他回到辦公桌前拿起了電話,剛剛按下兩個號碼又重新放下,向劉勁道:“暫停她的一切職務,讓她放個長假。”

    劉勁點了點頭。

    許常德真正在意的並不是秦清發生了什麼,而是黎國正現在會怎樣看,他堅信黎國正此時正躲在暗處偷偷看著他的笑話,你許書記不是牛『逼』嗎?你不是借著提拔秦清來惡心我嗎?現在你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其實不單單是黎國正這樣想,幾乎江城市所有的幹部都在偷偷看著許書記的笑話。在很多人的眼,這位團市委書記之所以能夠得到這樣的提拔,和她出眾的美貌不無關係,無論秦清擁有怎樣的智慧,可是一旦和美貌放在一起的時候,別人都會不自覺的忽略她的智慧。

    秦清一整天都留在明珠賓館,作為團市委書記她知道自己的話會帶來怎樣的後果。黃昏的時候,房門被輕輕敲響了,張揚低沉的聲音響起:“秦清,是我,張揚!”

    秦清拉開房門,僅僅一天的功夫,她瘦了許多,憔悴了許多,望著秦清蒼白的俏臉,張揚不知自己該說些什麼,他低聲道:“你沒必要這樣做!”

    秦清淡淡微笑著:“既然我已經站出來承擔了責任,也不在乎多承擔一件。”

    張揚抑製住內心的感動,輕聲道:“我帶你去吃飯!”

    秦清搖了搖頭道:“我不想和你出去,我不想聽到別人的閑言碎語。”

    “已經是滿城風雨,又何必在乎閑言碎語!”張揚伸手抓住了秦清的手臂:“我不會看著你折磨自己,你放心,一切都會過去!”

    秦清望著張揚炙熱的目光,從中找到了一種強烈的果敢和信心,這信心讓她感到溫暖,讓她生出一種可以信賴的感覺,她終於點了點頭。

    吃飯的時候,張揚沉寂一天的手機終於響了起來,所有人都知道現在張揚正處於麻煩之中,沒有人會主動找他,張揚看了看號碼,居然是楚嫣然打來的。

    他接通電話,走出門外。

    楚嫣然格格笑道:“張揚,我回來了,是不是很驚喜!”

    張揚最近的心情實在無法用驚喜二字來形容,鬱悶得很,窩囊的很,從他來到這個時代還從沒有受過這樣的窩囊氣,他低聲回應了一句。

    楚嫣然敏銳的覺察到了他的情緒不對:“你怎麼回事兒?連點歡迎的表示都沒有,太傷人心了吧!”

    張揚苦笑道:“丫頭,我最近煩心事兒忒多,有事兒,咱們以後再說!”

    “你什麼話啊,我正從荊山往黑山子趕呢!”

    想起楚嫣然嬌俏的模樣,張揚心中一暖,同時又感到有些歉疚,自己不應該將工作的情緒帶到生活中來,他輕聲道:“我在春陽,要不,你直接到明珠賓館來找我。”

    “好的,張揚,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放在心,有我呢!”

    真誠的一句話讓張揚心中暖烘烘的,他忽然意識到周圍的女『性』之中最關心他的始終還是楚嫣然,隻有她對自己的關愛不摻雜一絲一毫的其他成分在內。

    掛上電話回到餐廳,看到秦清麵前的碗筷仍然未動,張揚為她添了一碗湯,微笑道:“清姐,多少吃一點,我相信這天下間沒有過不去的溝溝坎坎,眼前的挫折隻是暫時的。”

    秦清輕聲歎了一口氣道:“我所在乎的並不是自己的官位,而是在想,這世上究竟有沒有公理和人心?死了這麼多人,每個人卻都在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違心的掩蓋事實的真相。他們有沒有想過那些死者在九泉之下會無法瞑目?他們有沒有想過那些死者的親人是何等的痛苦?”

    張揚不屑的搖了搖頭:“死者的親人已經獲得了賠償,假如他們不願意閉口,這件事又怎麼會發展成現在的狀況,所以說人都是現實的,連親人都會為金錢而封口,其他人又怎麼會想著伸張正義呢?”

    秦清默然無語,她已經猜到,那些死者的家屬之所以集體保持沉默,肯定是獲得了不菲的賠償,人死了,這已經是一個事實,就算把這件事鬧大,他們的親人也不會活過來,一旦想通了這件事,就不難想象他們為什麼會保持沉默。秦清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這件事從上到下都已經達成了默契,在利益麵前所有人都妥協了,什麼公理,什麼正義全都被遠遠拋到了一邊。秦清耳邊想起許常德過去的教誨,官場之中切忌逆勢而為,無論公理掌握在誰的手中,想要憑借一己之力和多數人抗衡,看來最後隻不過是癡人說夢罷了。

    在張揚的奉勸下,秦清吃了一小碗粥,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最壞的地步,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她已經做好了從所有職務上退下來的準備,至於最終的去向,已經不是她能夠掌握的範疇內。

    楚嫣然在一個小時後趕到了明珠賓館,張揚剛剛洗完澡,赤『裸』著上身,下麵隻穿了一條平角褲頭,脖子上耷拉了一條圍巾,楚嫣然看到他這副樣子,俏臉不禁紅了起來,啐道:“你好沒風度,居然光著個屁股就出來了!”

    張揚一臉的委屈:“我啥時候光屁股了,你倒是想看,我偏不滿足你!”

    楚嫣然這才留意到張揚身上多處淤青的傷痕,馬上忘記了羞澀,關切道:“怎麼回事,身上怎麼有這麼多傷,誰打你了?”

    張揚把她請進房內,想要穿衣服,楚嫣然卻從手中紙袋拿出一件藍『色』橫紋T恤:“穿這件,我從深圳帶來的!”

    張揚也沒有跟她客氣,換上了T恤衫,楚嫣然又扔給他一條淺灰『色』休閑褲。

    張揚一邊穿衣服一邊笑道:“你對我這麼好,該不是想追我吧?”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瞧你那個土鱉樣,本小姐是可憐你!”嘴上寒磣著張揚,心卻是暖烘烘的無比受用。

    張揚穿好鞋襪道:“我雖然土了點,可你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咱倆也是半斤八兩,湊合著過算了。”

    “滾!”

    張揚笑道:“吃飯了嗎?”

    楚嫣然搖了搖頭道:“不吃,最近胖了些,正減肥呢!”

    張揚來到她的麵前上下打量了一下:“沒覺著你胖啊!要不讓我掂量掂量!”他伸開雙臂做出擁抱的姿態。楚嫣然嬌笑著在他手上打了一巴掌:“滾一邊去,大『色』狼!”

    “明知我是大『色』狼,你還千迢迢的過來獻身!”

    “誰獻身來著,我是監督你這個大壞蛋不要犯錯誤,省得你又去擾『亂』社會治安,禍害良家『婦』女……”

    房門忽然被輕輕敲響了,居然是秦清過來了,她並沒有料到張揚的房內會有個女孩兒,有些歉意的笑道:“原來你有朋友在啊,我就不打擾了。”

    張揚笑道:“清姐,進來坐,她也不是外人,我給你們介紹。”

    秦清和楚嫣然都詫異於對方的美貌,秦清的表情淡定自若風波不驚,可是楚嫣然心中卻微微感到有些異樣。秦清無論氣質還是外貌都是上佳,讓楚嫣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危機感。

    聽完張揚的介紹,秦清主動向楚嫣然伸出手去:“你好,我是秦清!”

    “我是楚嫣然!”楚嫣然禮貌的和秦清握了握手,輕聲道:“秦小姐好漂亮!”

    秦清微笑道:“楚小姐客氣了,你才當得起漂亮二字。”她意識到並不是打擾張揚和秦清的時候,輕聲道:“張揚,我過來隻是想告訴你,市通知我明天返回江城,我一早就會動身。”

    張揚點了點頭:“我送你過去!”

    秦清搖了搖頭:“不用,我跟調查組一起過去。”

    秦清走後,楚嫣然一把就揪住了張揚的耳朵:“臭小子,我覺著你怎麼這麼老實呢,懶得給我打電話,原來一直在這兒守著個大美女。”

    張揚苦苦求饒道:“你有沒有搞錯啊,人家是春陽的新任縣長,我是她的臨時助理。”

    楚嫣然放開他的耳朵,有些不解恨的在他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縣長怎麼了?縣長也是女人!”

    張揚看著楚嫣然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我說丫頭,你這是吃哪門子的幹醋?你是我什麼人?一不是我老婆二不是我女朋友,你管得是不是有點寬啊?”

    楚嫣然不依不饒道:“我是擔心你害人,張揚同誌,身為一個接受黨和國家教育多年的幹部,你能不能收起你的『色』狼嘴臉,別在殘害咱們國家原本就不多的花花草草。”

    “照你這麼說,合著我自宮算了,一了百了,省得我出去禍害人。”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的確是個好方法!”

    “我說楚嫣然同誌,我身體的每一部分不僅僅屬於一個人,而是屬於黨,屬於國家的,我要利用自己有限的身體,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我要用有限的身體資源盡可能的為社會創造財富。”

    楚嫣然目瞪口呆的看著張揚,努力了一會兒,歸結出一句話:“你真不要臉!”

    張揚對眼前局勢的認識絲毫不次於秦清,和秦清對現實局麵的默認不同,張揚卻是個不甘心失敗的人,雖然在表麵上看所有的一切可能都被幕後的對手全部切斷,可是張揚知道,還有一個機會。

    晚上十點多鍾的時候,張揚讓楚嫣然開車把自己帶到了縣人民醫院,他預先已經打聽清楚,那天在礦難現場被他打傷的四人全都在骨科住院。

    張揚和楚嫣然一起來到骨科病房,張揚過去在這呆過,可謂是輕車熟路,讓楚嫣然給他打掩護,趁著無人注意,溜到了醫生辦公室,弄了件白大褂套上,楚嫣然倒是顯得有些緊張,看到張揚穿著白大褂,大搖大擺的出來,這才稍稍放心下來,還別說這廝穿上白大褂還真有些醫生的樣子,張揚留意到有名警察在病房外抽煙,低聲對楚嫣然道:“你去引開他!”

    

Snap Time:2018-04-26 17:46:38  ExecTime: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