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十二章山美水美人更美(下)


    第六十二章【山美水美人更美】(下)

    陳崇山正在石屋後麵擺弄著一個從山刨來的老樹根,看到張揚和秦清過來,還以為是香港電影公司的,微笑道:“張揚,你看看我這個樹樁怎麼樣?”

    張揚對樹樁盆景之類的沒有什麼研究,不過看外形古樸的確顯出幾分雅趣。

    秦清微笑道:“這是櫸木,其中有不少根須已經碳化,其質堅幾乎接近化石,是根藝的佳材。”

    陳崇山有些吃驚的看著秦清,想不到這女孩兒也懂得根藝,他笑道:“姑娘也懂得根藝?”

    秦清淡然笑道:“不敢說懂,不過我爸爸平日在家也喜歡擺弄根雕盆景之類的,所以多少聽他說了一些。”

    陳崇山饒有興趣道:“說來聽聽!”

    秦清道:“根材造型的選擇標準可概括為“稀、奇、古、怪”四種類型,此類素材在自然界中十分難得。一般生長在平原或土層較厚山地的樹根,因水和養分充足,生長快,木質纖維也較鬆,難以形成奇特形態。隻有生長在惡劣環境中的根材,如背陽生長或懸崖峭壁石縫中,並經雷劈、火燒、蟻蝕、石壓、人踩、刀砍而頑強生存下來的樹根,由於光照不足缺土少水乏養分,久長不大漸漸變形,年愈久,質愈堅,造型也愈奇崛遒勁,是根藝的理想用材。根藝創作的構思,必須著眼於最大限度地保護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而一切人為藝術的再創造的痕跡需藏於不『露』之中。構思中應對根材作多角度的全麵觀察,反複揣摩,依形度勢,深思熟慮後方能定型。”

    陳崇山哈哈大笑,秦清所說的的確是根雕的關鍵所在,他點了點頭道:“這樹根我去年就得到了,可是一直沒有考慮好如何下手,所以一直拖到現在,保護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說的容易做起來卻是很難!”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滿懷深意的看著張揚。

    秦清從陳崇山的話中察覺到了他的意思,輕聲道:“陳老先生這句話好像隱含深意啊!”

    陳崇山不由得又看了看秦清,微笑道:“張揚還沒有幫我介紹呢!”

    不等張揚介紹,秦清主動自我介紹道:“我叫秦清,是春陽縣新任的代理縣長!”

    張揚愕然,秦清幾番叮囑一定要為她隱瞞身份,想不到她自己居然主動說了出來,可他馬上就明白了,秦清一定是看出了陳崇山是個世外高人,所以才主動坦誠自己的身份,十有八九存著向陳崇山求教的心思。

    陳崇山也沒有想到秦清這麼年輕就能夠擔任春香縣縣長,他笑道:“貴客臨門,我反倒怠慢了。”

    秦清微笑道:“陳老先生不必客氣,我剛才聽到陳老先生的話好像別有一番含義,所以才想請教您。”

    陳崇山放下手中的樹根,站起身來,他示意秦清和張揚跟著他繞到石屋前,指著遠處剛剛搭建的外景基地道:“秦縣長有什麼看法?”

    秦清輕聲道:“我雖然並不了解具體的情況,可是我以為這外景基地破壞了青雲竹海的自然和諧之美。”

    張揚道:“現在提倡的是招商引資,建外景基地又不是搞工礦企業,應該算得上綠『色』環保吧?”

    秦清道:“做幹部一定要有前瞻『性』眼光,不能隻看重眼前的利益,港方既然想把清台山開發成全國一流的景區,就要拿出一個合理的方案,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是做不好工作的。”

    陳崇山深表欣賞的看著秦清道:“開發清台山是一件好事,可是開發也必須尊重自然的本來風貌,決不可胡『亂』開發,過度開發,秦縣長能夠從一開始就意識到這一點,是春陽縣老百姓的福氣啊!”

    張揚卻知道陳崇山很少對別人這樣欣賞,自己是一個,秦清又算一個,看來秦清對於景區開發的觀點和老爺子不謀而合。

    遠處忽然人群向正中跑去,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陳崇山和張揚同時注意到了這不同尋常的現象,低聲道:“好像出事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張揚已經向拍攝現場跑了過去。

    拍攝現場出了意外,吊威亞的時候因為鋼索崩斷,一名演員從近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了下來,人直挺挺躺在那不知是死是活,現場有一名醫生,是從鄉衛生院臨時借調過來的,可是他看到那演員的情況顯然也慌了手腳,哆哆嗦嗦道:“要……要趕緊送醫院。”

    王準臉『色』蒼白道:“這山高路遠的送到醫院還來得及嗎?”摔下來的是電影的二號男主角歐培國,他非要堅持親自上陣,誰想出了這個岔子。

    張揚已經來到了現場,沉聲道:“大家先閃開,我來看看!”

    圍成一圈的演員給他讓開一條空隙,張揚抓起歐培國的手腕探了探他的脈門,又檢查了一下他的四肢關節,確信他並沒有摔成重傷,隻是摔得閉過氣去,也放下心來,雙手裝模作樣的在歐培國的胸口上壓了壓,然後向王準道:“你過來幫他做人工呼吸!”

    “我?”王準哭喪著臉道。

    “快點!”

    王準隻能湊了過去,撩開歐培國嘴上粘著的一把大胡子,皺著眉頭對著歐培國的嘴巴吹氣。

    張揚這樣做的目的一是想捉弄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掩蓋自己救歐培國的真相,他的手指分別在歐培國的紫宮、玉堂、天池三處『穴』道點了下去。

    周圍人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王準的身上,雖然明明知道這廝是在救人,可看著一個男人抱著另外一個男人啃總讓人覺著十分的詭異。

    昏『迷』過去的歐培國忽然被胸口的劇痛驚醒,他睜開雙眼,正看到王準摟著自己狂親呢,他可不知道導演是在做人工呼吸,嚇得大叫一聲,一把就把王準推了出去:“非禮啊!”

    現場一片哄笑,不過這笑聲是善意的。

    張揚已經悄悄退了出去,正遇到秦清意味深長的目光,笑道:“清姐幹嘛這麼看著我?”

    “做了好事不留名,想不到你還有點雷鋒精神。”秦清一直留意著張揚的一舉一動,所以他瞞得過別人卻沒有逃過秦清的眼光。

    “做好事不一定要別人回報,我給清姐交了兩份檢查,也沒要你回報啊!”

    秦清聽到這廝又提起這件事,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不過有一點她無否認,張揚所開的『藥』方還真是有效,困擾她多年的痛經已經痊愈了。

    安語晨和她的五叔安德在這時候趕到了,聽說劇組發生了事故也是擔心不已,確信演員隻是摔得短暫昏『迷』,並沒有任何的大礙,這才放下心來。

    安德注意到和張揚站在一起的秦清,笑著向他們走了過來。

    不知怎麼,張揚對安德有些抵觸情緒,低聲道:“狼來了,清姐小心!”

    秦清小聲啐道:“胡說八道!”

    安德果然是朝著她過來的,臉上帶著彬彬有禮的笑容:“秦小姐,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麵了。”他已經打聽到秦清的身份,也知道秦清已經被任命為春陽的代理縣長,隻不過在青雲山能夠和她邂逅卻是意外之喜,安德家世富貴,年輕有為,相貌英俊,一直都是香港諸多佳麗眼中的鑽石王老五,可是他卻始終遊戲花叢,感情至今沒有歸屬,可是自從見到秦清之後,就驚為天人,萌生出愛慕之心。

    秦清禮貌的笑了笑道:“安先生好,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大!”

    安德道:“世界雖然不大,可是有緣分的人卻不多!”他主動向秦清伸出手去。

    張揚湊了上來,熱情洋溢的握住安德的大手:“我跟安先生也是很有緣分啊!”

    安德沒有想到從中殺出了這廝,微微錯愕了一下,然後笑道:“不錯,有緣,有緣!”

    秦清心中明白張揚的那點兒盤算,唇角不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正午的陽光下,更是燦若春花,看得安德不禁為之一呆。秦清已經來到安語晨的身邊,輕聲道:“安小姐,有時間的話,我想跟你談點事情。”

    安語晨對集美貌與氣質於一身的秦清有著相當的好感,再說她看出五叔對秦清有了追求的意思,趁機拉進一下雙方的距離也是她樂於去做的事情。

    安德望著秦清遠去的倩影,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癡了,張揚冷眼看著他,麻痹的又是一個花癡,居然敢打美人兒縣長的主意,這廝的占有欲極強,尤其是在女人的問題上,他看中的人是絕不肯和別人分享的,原本對安德的那點兒好感頃刻間變得煙消雲散。

    在安德的邀請下,張揚和秦清跟著劇組一起吃了午飯,劉大柱的廚藝讓包括秦清在內的諸多貴客還是讚不絕口的,席間每個人都能看出安德對秦清的殷勤之意,這讓張大官人極為不爽,看到秦清和安德談得頗為投契,從國內金融形勢談到國際經濟狀況,他們都是專業人士,其他人多數『插』不進嘴去,張大官人聽得氣悶,扒拉了一碗米飯,走到對麵的山坡上去透氣。

    安語晨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後,這丫頭對張揚始終憋著一股子氣,看到張揚站在那若有所思,以為他注意力並不集中,忽然產生了偷襲的念頭。一腳向他的膕窩踢去,幾次交手安語晨都沒有占到便宜,這次是想讓張揚栽個跟頭。可腳還沒有踢中張揚,眼前忽然一花,不知怎麼張揚就來到了她的身後,隻是在她的後腰輕輕一點,安語晨就感到身軀酸麻,軟綿綿撲倒在地上,怒道:“你要不要臉,就會欺負女人!”

    張揚苦笑道:“就你也算女人,我怎麼覺著你比多數男人都要野蠻呢?”

    安語晨隻是被輕輕撞中了『穴』道,肢體短暫的麻痹之後,又迅速恢複了知覺,她從地上爬起來,狠狠瞪了張揚一眼,不過她現在對張揚的武功已經是徹底服氣了,小聲道:“你練的是什麼武功?”

    張揚沒有理會她,目光仍然在望著遠處,安語晨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卻見秦清和她五叔正站在外景基地那談笑風生的說著什麼,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喂,你看我五叔和秦小姐是不是很般配啊?”

    “般配個屁!”張大官人冷冷丟下一句話,舉步遠去。

    安語晨在他身後憤怒的抗議道:“你是我見到過最沒有風度的家夥!”

    原本安德還想跟秦清結伴下山呢,不過被秦清婉言拒絕,她已經察覺到安德對自己非同一般的熱情,有些事情還是盡早斷了對方的念頭的好。

    兩天的考察,秦清已經對春陽未來的工作重點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在返回春陽的途中,秦清道:“張揚,聽安先生說,安老最近還會來春陽。”

    張揚早就知道了這件事,點了點頭道:“老爺子是來簽署正式合同的,原本這事兒不勞他親自動手,可人老了,總想出風頭。”

    秦清笑道:“人家安老才不會看重這樣的虛名,大概是出於對家鄉的感情吧。”她頓了一下又道:“我想再看一看安老開發清台山的合作意向書。”

    “沒問題,回頭我讓於小冬給送過來!”

    秦清之所以想看看合作意向,是因為她今天在青雲峰上看到了許多不盡人意的地方,陳崇山的那番話和她的觀點不謀而合,開發旅遊搞活經濟,也要掌握一定的尺度,符合一定的規律,這就要求在開發以前做出詳實的規劃。

    

Snap Time:2018-01-16 21:41:27  ExecTime: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