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十五章寡婦清

  
  第五十五章【寡『婦』清】
  場麵陷入僵持之中,牛文強趕到包間門外的時候剛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他不由得有些頭大,可看到張揚仍然安之若素的在那堻黹s,心中頓時又明白了過來,人家張揚都不急,自己急什麼?田斌、安語晨這兩人隨便哪個都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他倆人掐起來了反倒好了,這件事田斌十有八九討不了好去,不過作為歌廳的老板,牛文強還是必須要出麵的,盡管他內心很不情願,他慌忙道:“誤會,全都是誤會!田大隊,這位是香港考察團的團長安語晨小姐,安老的孫女!”
  田斌聽到最後一句心奡h了,麻痹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邵衛江的意思是讓自己敲打敲打牛文強,說他賣假酒給香港考察團,怎麼兜了一圈,安語晨會在他的歌廳堻黹s?田斌是個疑心很重的人,眼前的情況也由不得他不去多想,他感到自己被人利用了,慢慢放下手槍,臉上擠出一絲生硬的笑容道:“安小姐,原來都是誤會!”
  安語晨卻沒有移開他脖子上的軍刀:“我不覺得這是誤會!”
  張揚這才走了上來,笑著拉開安語晨的臂膀道:“田大隊說是誤會就是誤會,道理肯定在田大隊的這邊!”
  田斌臉『色』鐵青,這廝居然敢諷刺挖苦自己。
  田斌在安語晨的軍刀上掃了一眼,低聲道:“刀不錯!”,心說你要不是香港投資商,單憑攜帶管製刀具,老子就能拘你。說完這句話,他揮了揮手,兩名警察架起被擊倒的那名同事灰溜溜向門外走去,田斌就快出門的時候,安語晨冷冷道:“你好像還忘了道歉!”
  田斌魁梧的身軀停頓了一下,終於還是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然後繼續向門外走去。
  田斌帶領那幫警察剛走,牛文強就接到了薑亮的電話,薑亮提醒他注意,牛文強有氣無力道:“晚了,狗日的砸完場子就走了。”
  薑亮不禁緊張了起來,聽牛文強說沒事,這才放心下來,可當牛文強告訴他田斌差點把安語晨和張揚當成『妓』女嫖客給抓起來,薑亮忍不住大笑,事情的發展真可謂峰回路轉,他低聲把這件事的背後主謀告訴了牛文強。
  牛文強忍不住罵道:“我早就看宋樹誠那孫子不順眼了,他這次根本是趁機整我。”
  薑亮提醒他道:“上次太子爺在你的歌廳出事,咱們書記也不是不記仇的人!”
  牛文強咬牙切齒道:“老楊我惹不起,狗日的宋樹誠我是記住了!”
  回到包間悄悄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告訴了張揚,張揚微笑著點了點頭,今天晚上他始終以局外人的觀點來看整件事,田斌分明是被人利用了,宋樹誠想搞的原本就是牛文強,誰也不會想到安語晨會來到牛文強的歌廳喝酒,看來牛文強還真有些福氣。
  經過這幫警察的鬧騰,安語晨已經沒有了喝酒的心境,起身離開了歌廳,張揚負責護送,經過晚上的交流,再有這場風波,兩人不覺產生了同仇敵愾的心情。
  安語晨關上吉普車的車門,憤憤然道:“我不會放過那個田斌!”
  張揚笑道:“得饒人處且饒人,田斌也是被人利用,再說,今晚的事情也不是針對你,宋樹誠因為假酒的事情想找牛文強的晦氣,所以才策劃了這家事,說穿了人家是想給你出氣呢。”張大官人陰著呢,看似輕描淡寫的把這件事說了出來,其實是將幕後的主謀宋樹誠給交代了出來。
  安語晨皺了皺眉頭:“這個宋樹誠我很不喜歡,是個小人,老是在背後搞小動作!”
  從安語晨的反應張揚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他把安語晨送回明珠賓館,開車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發現遠處駛來一輛紅『色』桑塔納,張揚一眼就認出那輛車是經貿委的。
  桑塔納直接在明珠賓館前樓停下,宋大明從媊悃咫F出來,然後他拉開了車門,媊悀S出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女郎,那女郎姿『色』中等,不過勝在豐滿,下車的時候,宋大明還在她豐滿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那女郎嬌滴滴道:“討厭!”兩人手挽手向賓館走去。
  宋大明也算倒黴,這廝趁著香港考察團入住明珠賓館,也讓康國強幫他訂了一個房間,走招商辦的招待經費,晚上就帶著女伴來顛鸞倒鳳,這也算得上搭招商辦的順風車。
  張揚原本就記恨著宋樹誠呢,現在看到了他的兒子,這筆帳自然算在了宋大明的身上,父債子償,打大隋朝就是這個理兒。
  梁在和很快意識到這可能是個苦差,張揚的真正用意是要讓自己當一個搬運工,也在提醒他的身份就是個司機,劇組是要進山的,自己以後豈不是要長期在春陽和黑山子之間往返,想想那盤旋的山路就不由得有些頭大,他低聲道:“小張,這工作有些繁重,我一個人可能應付不來……”
  張揚斬釘截鐵的打斷他的話:“如果你現在覺著應付不來可以及早提出離開招商辦,我們絕不勉強!”
  梁在和愣了,可馬上又憤怒起來,老子也是招商辦副主任,你憑什麼對我呼來喝去,他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張揚,你這是什麼態度?招商辦還輪不到你說話!”
  這個時候就顯示出趙成德的威力來了,他冷冷掃了梁在和一眼:“梁在和,有你這麼跟領導說話的嗎?你什麼態度?”這句話充分表明,你他媽不過是一個司機算個鳥領導,縣堨縝﹞U文的也就是宋樹誠和張揚兩個,你們這群人全都是臨時抓過來的,叫你們主任,你們還真當自己是盤菜啊!
  梁在和懵了,他雖然知道趙成德和張揚是一夥的,可也沒想到趙成德會旗幟鮮明的站在張揚一邊,趙成德道:“經貿委共有四名司機,你覺著不能勝任工作,可以要求調職!”
  梁在和咬了咬嘴唇終於還是坐了下去,他敢跟張揚拍桌子,可是卻不敢跟趙成德對著來。
  張揚的目光又落在了康國強身上:“老康,你工作的很努力,大家都看到了,可是招商辦畢竟不是你自己的家,有些人情是不可以隨便做的,否則人家會說我們以權謀私,假公濟私!”
  康國強也是個人精,馬上聽出張揚在暗指他上次借著香港考察團的名義給宋大明開房的事情,為這事他已經被宋樹誠狠罵了一頓,想不到張揚也拿這件事做文章,他畢竟是在體製中打拚多年的老人,也是名正言順的副科級,對張揚骨子堿O看不起的,雖然被張揚抓住了短處,嘴上卻仍然是不服軟的:“小張,那件事我已經做過檢討,房款宋大明也已經補上了,人誰能沒有錯誤,難道犯了點錯誤就要一棒子打死?”
  張大官人極其得意的笑了笑:“老康,咱們是同事,我怎麼舍得把你打死,可是香港方麵卻因為這件事很生氣,認為宋大明的行為抹黑了他們考察團的形象,他們要追究你的責任,我看你還是暫時回避一下,以免矛盾激化,趙主任會為你做出新的工作安排。”
  康國強明白了,人家這是擺明了要把自己從招商辦中踢出去啊。
  趙成德之前雖然已經和張揚交流過初步的想法,可是也不禁為張揚的手段擊節叫好,招商辦塈瑣薷菛u正的親信也就是康國強和梁在和,有他們在媊悕l終都是不安定因素,把他們踢出去無疑是最為正確的選擇,可趙成德也發現,自己被張揚綁到了一條船上,這讓他頗有些無奈,可是既然開頭做出了選擇,隻能力撐張揚到底。
  康國強憤然道:“我的工作是縣堜e派的,你無權對我做出這樣的安排!”
  張揚仍然笑眯眯道:“假如港方代表知道你仍然留在招商辦的話,以後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威脅,赤『裸』『裸』的威脅,可是康國強卻明白,小張主任想讓香港方麵投訴自己,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連宋樹誠都不願繼續趟招商辦的渾水,自己勉強留下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他沉默了下去,既然不能抗爭,那就隻有保持沉默。
  張揚的目光掃過蘇岩、王莉和於小冬,他們三個跟自己也沒有什麼矛盾,不過張揚目光掃過他們的時候,一個個內心中都感到忐忑不安,每個人都意識到,這招商辦並不是什麼好地方,真正的權力還是掌握在張揚的手堙A現在的張揚更像一個香港方麵的代言人,張揚笑道:“你們還是負責原來的工作,我下周要去江城黨校學習,在此期間還請各位同仁團結一致,共同努力,爭取把香港方麵的第一筆投資做得漂漂亮亮的,讓春陽,乃至整個江城,整個平海都看到我們招商辦的真正實力!”
  這次不用動員,熱烈的掌聲就已經響起來了,利用這次會議,張揚成功的排除了異己,也讓招商辦的每一位成員打心底產生了危機感,他們都清楚地意識到這招商辦的真正主人是誰!
  宋樹誠在辦公室內默默品味著他茶杯中的清茶,他的目光注視著窗外,樹枝在不斷晃動著,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低聲道:“樹欲靜而風不止……”
  張揚周日抵達了江城,考慮到最近可能要頻繁來往於春陽和江城之間,他選擇自己開車前往,不過這廝的路感的確不怎麼強,一路之上不時的停停問問,到江城不過八十五公堛熄Z離他開了整整兩個小時,等進入江城城區,川流不息的車流,錯綜複雜的路口更讓這廝眼花繚『亂』,雖說他去過北原的省會靜安,可那畢竟是在楚嫣然的帶領下,江城雖然不是省會,卻是平海北部最大的城市,北方經濟的中心,城市麵積並不次於靜安,而且因為曆史悠久的緣故,城區道路十分複雜,張揚一邊開著車,一邊四處張望著,看看能不能找到買地圖的地方,可在二環路上挪了老半天,也沒找到一個。
  一不留神闖了個紅燈,交警指著他示意他把吉普車靠邊停下,張揚暗叫晦氣,把車慢慢靠在路邊,把本兒掏了出來。
  交警走到他麵前敬了一個禮,禮貌的說:“同誌,請你出示您的駕駛證,行駛證!”
  張揚慌忙把本兒遞了過去,行駛證倒是有,隻不過是過期的,畢竟這輛車是駕校的報廢車,張揚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妙了,所以就沒把行駛證拿出來。陪著笑臉道:“交警同誌,我沒留神,我承認錯誤,您開罰單吧,我認罰!”心說你開多少罰單我都不怕,反正車是報廢的。
  交警堅持道:“請出示您的行駛證!”
  張揚裝模作樣的看了看包,一驚一乍的道:“壞了,我這行駛證忘帶了,你看你看,我隻顧著來江城辦事,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請下車,按照規定,車輛沒有行駛證是不能上路行駛的。”
  “同誌你看我還有急事兒,能不能通融通融?”張揚從後座上拿出一條阿詩瑪想塞給那交警。
  想不到這交警還十分認真,神情頓時嚴肅了起來:“同誌你不要搞這種事情,請下車!”
  張揚這時候才意識到有電話的好處,假如手上有部手機,給李長宇打個電話這種事情應該很容易解決。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張揚道:“警察同誌,我真有急事兒,我是來找你們新來的李副市長匯報工作的。”
  “你認識許書記也沒用,違章就要處罰!”
  張揚欣賞堅持原則的人,可是卻不喜歡這種毫無底線堅持原則的人,他點了點頭,忽然開動了汽車重新向主幹道駛去,交警怒吼道:“你幹什麼?給我站住!”
  張揚也沒有開走的意思,車子剛剛駛入主幹道就停了下來,然後推開車門笑眯眯望著那個臉漲得通紅的小交警:“不好意思,一不留神把油門當車踩了!”
  “鑰匙!”
  張大官人手一揚,一串亮光閃閃的東西準確無誤的從下水道的格柵中漏了進去:“嚇死我了,壞了,鑰匙掉陰溝堣F。”
  這下可麻煩了吉普車停在道路中間,很快就造成了路堵,交警怒氣衝衝的用對講機聯係拖車,可他聯係拖車這功夫路堵已經變得越發嚴重起來,張揚抱著膀子樂看著他。
  一名年紀稍大的交警走了過來,向那名交警吼叫道:“秦白,你搞什麼名堂?”
  那名叫秦白的交警憤然道:“他沒有行駛證,還抗拒執法!”
  張揚做了個無辜的手勢:“我可沒抗拒執法,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本兒還在你手堙A車我也沒開走!”
  老交警到底經驗豐富,他低聲詢問秦白發生了什麼事情,然後走向張揚:“走吧!別跟我這耍無賴了!”他已經看出張揚肯定是在玩心眼兒,這種報廢車顯然是從駕校下來的,凡是能開這種車的多少都是有些關係的主兒,江城這片地方隨便找找關係搞不好就找到了自己人的頭上,又不是什麼大事,造成了交通路堵可就麻煩了。
  老交警把本兒交到張揚手堙G“下次注意點!”
  “噯!”張揚樂接過駕照,上了車,從兜堮野X鑰匙啟動引擎就走了。
  那小交警急了:“他明明有鑰匙!”
  老交警笑道:“兔崽子有一套啊!”他轉向秦白道:“執法也要靈活,現在正是下班的點兒,造成了路堵,最後領導還不是要追究我們的責任。”
  “可是也不能不堅持原則啊!”
  “原則幾分錢斤?為了他一輛車,你造成這麼多車堵在後麵,這筆經濟賬你算過沒有?真是幼稚!”
  張揚在城內『摸』索了一個多小時才來找到江城黨校,黨校位於江城的南區,毗鄰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對麵就是青龍潭公園,說起來他走了不少的冤枉路,從東區繞到北區,然後折轉西區最後才找到地方,等於圍繞江城轉了一圈,進入黨校大門的時候,張大官人自然又受到傳達室警衛的詢問,對付他們,就容易了許多,張揚扔了兩盒阿詩瑪,然後又出示了自己的入學通知書,警衛小陳熱情的指給他黨校招待所的位置,又親自指揮張揚把車倒好。
  張揚這次學習經費由鄉堨X,不過他也沒有浪費公款的習慣,黨校為這幫學院安排了食宿,住宿是兩個人的標間,和張揚同屋的是沂南縣茶樓鄉副鄉長周占元,今年三十三歲,也算得上一個年輕幹部,可是跟張揚比起來卻是不折不扣的老同誌了,相互介紹的時候,張揚自然不好意思把計生辦主任的牌子亮出來,還是春陽縣招商辦副主任聽起來威風些,周占元聽說張揚這麼年輕已經是縣招商辦副主任,目光中就多了幾分羨慕和敬佩,可他並不清楚這廝的底細,連副科都沒有落實呢。
  周占元在製度堨援擐h年了,這種黨校學習班也不是第一次參加,所以各方麵的見識都要比張揚強上許多,從他的口中張揚知道,這次主要是學習老爺子的南巡講話,所以各鄉鎮各縣都選出了一批年輕幹部骨幹來參加這次的學習班,明天市委書記許常德還會親自前來參加他們的開學典禮。
  張揚原本還計劃著去李長宇那堿搰搳A這次臨來的時候蘇老太讓他給李長宇捎了一些東西過來,可是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於是就打消了這個念頭,餐廳也已經關門,隻能草草在黨校門外吃了碗麵條,回來的時候正遇到周占元和幾名沂南縣的老鄉出去喝酒,周占元招呼張揚同去,張揚謝絕了他的好意,畢竟人家這個圈子自己不適合摻和進去。
  張揚洗漱之後,百無聊賴的打開電視,屏幕上忽然閃現出一個熟悉的身影,當海蘭親切柔和的聲音在張揚的耳邊響起,他整個人呆立在那堙A望著屏幕中海蘭美麗的俏臉,一段時間不見,她似乎也清減了一些,海蘭正在直播著平海夜新聞,張揚靜靜望著她,內心中忽然生出一種咫尺天涯的感覺。
  這一夜張揚輾轉難眠,他發現自己始終未能忘懷海蘭,雖然他已經將這種感情深深埋在心堙A可是一旦看到海蘭的音容笑貌,那深藏的感情便如同雨後春筍般迅速萌生了出來,這感覺讓他失落,他不知道一個女人何以會如此理智,她為何能夠這樣輕鬆放下?
  臨近天明的時候,張揚才『迷』『迷』糊糊的睡去,夢中似乎海蘭回到了他的身邊,他們兩人瘋狂親吻纏綿著。
  朦朧中有人用手輕輕推著他的肩膀:“醒醒!”
  張揚睜開雙眼,眼前的景物從朦朧漸漸變成清晰,這是一張美麗的麵孔,長發梳理的整整齊齊,在頭頂挽了一個發髻,兩道柳葉長眉展『露』出女人中少見的勃勃英氣,寬邊黑框眼鏡下,一雙大眼睛如同秋水般明澈,充滿了理『性』和睿智的光芒,鼻梁高挺,嘴唇豐厚,充滿了一種西化的美感,可是張揚雖然承認她的美麗,卻感覺到這種美麗中欠缺一種生動,一種女人應該具有的嫵媚。
  她的身材很高,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身穿黑『色』套裝,有著模特兒般絕佳的輪廓,白『色』襯衣的箭領翻在外麵,彰顯出職業女『性』的高貴與典雅,張大官人恍惚間仿佛回到過去麵見皇後的時候,這女人身上有種說不出的氣勢和威壓。可他實在想不清,自己的房內為什麼會出現一個女人?
  沒等張揚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氣質美女語氣嚴肅的訓斥道:“你怎麼回事?都九點半了?為什麼還沒有起床?”
  張揚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他打了個哈欠道:“你有沒有搞錯,這是私人地方,你是我媽還是我女人,管得著嗎?”
  氣質美女咬了咬嘴唇,抓住張揚的被褥一把給掀開了:“給我起來!”
  張大官人愣了,麻痹的這啥事兒,老子兩世為人還沒遇到過這麼彪悍的女人!楚嫣然和安語晨雖然都很有『性』格,可她們兩個也斷然不會做出掀男人被子的事情。
  氣質美女也有些愣了,她掀被子的時候已經看到張大官人是穿著襯衣襯褲的,可掀開才發現,這廝雖然穿著襯衣襯褲,可胯下的那根東西卻把襯褲頂出了一座高峰,一張俏臉頓時漲得通紅,恨恨點了點頭道:“穿好衣服,馬上給我出來!”
  張揚心說你不好意思,麻痹的我才害羞呢,晨勃我也控製不住啊,想想自己被她弄醒那會兒正做夢跟海蘭XXOO呢,張揚一麵想著這女人的來路,一麵穿上了衣服,慢條斯理的去洗手間刷牙洗臉,足足有十多分鍾才晃出門外,發現那女人仍然站在門外虎視眈眈的等著自己,張揚這才發現走廊上還站著十六名來黨校學習的同期學院,其中就有周占元,一個個耷拉著腦袋跟小學生見到老師似的,張揚就納悶了,這女人幹什麼的?怎麼都這麼怕她?
  “現在馬上去禮堂開會!你們的行為我會讓黨校寫在你們的結業評語中!”她說完轉身走了。
  十多名黨校進修生這才如釋重負的直起腰來,張揚一臉『迷』惘道:“她誰啊?怎麼那麼牛『逼』?”
  周占元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團市委書記秦清!”
  “什麼?”張揚驚愕的睜大了雙眼,是凡江城市的幹部沒有不知道秦清大名的,她十九歲就畢業於北京大學,而後赴美留學哈佛,三年之內拿到博士學位,未婚夫李振陽是哈佛的高材生,他們在國外認識相戀,李振陽回國後便進入官場,擔任市長黎國正的秘書,可就在他們婚禮的當天早晨,李振陽死於一場車禍。秦清也是從那時起開始從政,短短的五年內已經登上了團市委書記的高位,別說是江城,就是整個平海也少有這樣的先例,秦清處事作風果斷幹脆,頗有大將之風,可是在同事和手下看來,卻有些不近人情,時間長了,有人給她起了外號,寡『婦』清,一來二去,在江城的官場內已經眾所周知。
  張揚默默在心寊i量了一下,寡『婦』清,團市委書記,那可是正處級幹部,人家是跟縣委書記平級的,自己這個春陽縣招商辦副主任、黑山子鄉計生辦主任屬於被人家秒殺的一列,想想剛才自己的反應,張揚不覺有些汗顏。
  周占元苦著臉道:“這下麻煩了!”
  張揚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剛才一定是這廝開的門,不然寡『婦』清也不會闖入自己房內。
  周占元從張揚的目光中馬上意識到了什麼,紅著臉道:“她『逼』我開門,我沒辦法!”
  張揚笑了笑:“沒事兒,還是去開會吧!”
  這幫晚起的進修生灰溜溜的走入會場,場內這時候響起歡聲雷動的鼓掌聲,把張揚嚇了一跳,一看前麵才知道,原來市委書記許常德到了。
  陪同在許常德身邊的還有市委秘書長劉勁,團市委書記秦清,此外還有黨校的一幫領導,他們來到『主席』台上就坐,先是黨校校長兼書記進行了一番慷慨陳詞,然後引出了許常德書記的講話。
  張揚對江城大佬的講話並沒有太多的興趣,更多的時間在打量著許常德的樣子,許常德今年五十一歲,因為保養得當,看起來比實際上要年輕一些,滿頭黑發,濃眉大眼,不過皮膚有些過於白皙,在水銀燈和鎂光燈的不停照『射』下顯得更加的蒼白,他的聲音並不洪亮,卻充滿了力度和鼓動『性』,如果單從臉譜上判斷,這位許書記應該屬於白臉,張揚端詳了一會兒許常德,就感到陣陣倦意,居然靠在椅子上睡了起來。
  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會議已經散場了,鼻息間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他愕然轉過身去,看到秦清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
  張揚無奈的笑了笑:“怎麼巧,又見麵了?”
  秦清緊繃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笑意:“你跟我出來一下!”
  張揚看了看身邊的幾名同學,包括周占元在內的幾個全都躲得遠遠的,張揚心中暗罵,麻痹的,一幫狗日的東西沒一個講義氣的,秦清過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提醒我一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官場作風被這幫孫子帶到了學校堙C
  張揚鬱悶的跟著秦清走了出去,官大一級壓死人,秦清的官比張揚大了不止一級,氣勢上壓壓他那根本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作為這次學習班的負責人秦清在黨校也有一間臨時的辦公室,不久前她剛剛參加完省委黨校的學習班回來,這次還會有她的課程,而且她會參加最終的考評打分,在進修班諸多幹部的眼中,秦清的位置儼然相當於他們的班主任。
  張大官人的目光聚焦在秦清套裙包裹的玉『臀』之上,秦清的腰身很細,『臀』部曲線很優美,跟出眾的身高相比,『臀』部稍嫌小了一些,不過這是張揚的個人觀點,這樣的『臀』部更符合模特兒的標準體態,秦清穿著一雙黑『色』的平跟鞋,小腿的曲線完美,張揚品評了一下她身材的比例,這位團市委書記真的很適合做模特兒。
  秦清率先走入辦公室,在大班椅上坐下。
  張揚看了看,整間屋子隻有一個座椅,也就是說他不得不站著。
  秦清柳眉倒豎,鳳目含威,怒道:“張揚,你從春陽基層過來,可是身為一個國家幹部你應該懂得織紀律『性』,黨和『政府』給你們組織這次學習的機會有多麼難得?你怎麼不懂得珍惜?你這樣的懶散態度,怎麼能夠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怎麼能對得起老百姓對你的期望。”
  張揚對她動不動就上綱上線有些反感,皺了皺眉頭道:“我隻不過是晚來了一會兒,你不至於懷疑到我的工作能力吧?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你總得給我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不能把我一棒子打死啊!”
  秦清想不到這廝對自己非但沒有任何的畏懼反而說起道理來一套一套的,怒道:“你不僅僅是晚來的問題,會場上睡覺那是對領導的不尊重……”
  張揚笑道:“我尊不尊重他跟工作有什麼關係?黨教育我,我們是人民的公仆,又不是領導的仆人,我尊重人民就行了。”
  “你……”秦清被這廝噎得說不出話來。
  張揚又道:“話說回來,許書記講話的時候,大家都尊重他,也不缺我這一個,人家許書記也不會留意我這個小角『色』,應該是秦書記注意我,我承認,我對秦書記不尊重,以後我保證加倍的尊重你!”
  秦清警告他道:“你少給我在這兒油嘴滑舌,什麼樣的幹部我都見過!”
  張揚聽出她這句話中的威脅成分,笑了一聲,向秦清走進了一步,低聲道:“秦書記,眼中帶有血絲,皮膚有些幹燥,舌質暗紅,應該是有些氣血不調,我學過中醫,要不幫你把把脈!”這廝言語中透著關切,臉上拿捏出一副阿諛奉承的獻媚表情。
  

Snap Time:2018-10-18 22:15:45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