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十三章官場小人

  
  第五十三章【官場小人】
  張揚最近的運氣真的很不錯,安老剛剛答應在春陽投資,這邊趙新紅又傳來好消息,保送名額的事情已經定下來了,讓他去學校找宋思德拿表格填好交上去就行,其他的事情都由宋思『操』作。張揚拿到表格後已經是學生放學的時候,直接去趙靜的班級找到了她,趙靜看到張揚,欣喜的跑了過來:“哥,您怎麼有空來啊!”
  張揚伸手去『摸』她的頭發,卻被早有準備的趙靜一低頭躲了過去,張揚『摸』了一個空,不由得笑道:“行啊,長本事了!”
  趙靜得意的昂起小臉:“那是,最近我每天都在練習你教我的那套功夫,感覺厲害多了!”
  張揚哈哈大笑:“走,我帶你去吃飯!”
  趙靜搖了搖頭道:“不行啊,馬上要晚自習,就快高考了,沒多少時間了,小哥,要不我帶你去我們食堂吃吧!”
  “走,有好事跟你說!”張揚不由分說的拉著趙靜向校門外走去,途中遇到正返回宿舍的陳雪,張揚雖然知道這丫頭『性』子冷淡,還是跟她客客氣氣的打了一個招呼:“陳雪,吃飯了沒有?一起去吧!”
  不出意料,陳雪搖了搖頭,淡然道:“吃過了,你們去吧!”
  望著她的背影,張大官人不由得感歎道:“小靜,你說我是不是挺不招人待見的,怎麼她看到我連眼皮都不翻一下?”
  趙靜格格笑了起來:“哥,其實陳雪心底很好的,人家女孩子害羞啊!”
  “那你怎麼不知道害羞?”
  “!敢說我,找打是不是?”
  兄妹兩人一個逃一個追向吉普車跑去,趙靜在吉普車前抓住了張揚,伸手扭住了他的耳朵:“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
  張揚慌忙討饒,兄妹倆上了汽車,張揚這才神神秘秘把表格遞給了趙靜。
  “什麼?”趙靜拿過表格看了看,一雙明澈的大眼睛瞪得滾圓,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愣了好半天,她方才發出一聲尖叫:“真的?”
  張揚笑眯眯點了點頭道:“填好交上去,你的雙腳就邁入了東江師範大的門檻,小丫頭!”他伸手在趙靜的頭頂輕輕『揉』搓了一下,趙靜這次可沒有顧及頭發被他弄『亂』了,眼圈兒紅了,又看了看那表格,這才發出一聲歡暢的尖叫,摟住張揚的脖子狠狠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哥!你太偉大了!”
  張揚笑著擦了擦麵頰:“還要不要去晚自習?”
  “去他的晚自習,去他的高考,我早就受夠了!”趙靜一張俏臉興奮的通紅。
  張揚笑道:“丫頭,別興奮過度啊,這件事一定要保密,太早傳出去你們學校肯定要炸鍋!”
  趙靜激動地連連點頭,幸運突然來臨,現在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表達此刻的心情了。
  傳呼聲響起,張揚拿起看了看,卻是蘇老太讓他晚上去薇園吃飯,母親徐立華也在那兒。張揚想都不用想,這次肯定李長宇找自己,他臨時改變了帶趙靜出去吃飯的主意,反正母親也在薇園,帶妹妹過去蹭頓飯也沒什麼。
  徐立華沒想到趙靜也會一起過來,她多少覺著張揚有些冒失,畢竟這堿O李書記家,不經允許,隨便就帶人過來不好,可是看到蘇老太樂的好客樣子,再看到李長宇表情和藹,心中頓時釋然了,看來人家李書記對己的兒子真的像自家人一樣,這讓她為張揚感到慶幸,同時又生出歉疚,比起人家,似乎自己為兒子做得太少了。
  張揚和李長宇心領神會的走入書房,李長宇拉開公文包從中取出一張入學通知單:“下個月市黨校有個年輕幹部培訓班,我給你要了個名額!”
  張揚喜孜孜的接過通知單,心堜白,人家李書記這是論功行賞呢,話說自己幫他搞定了安老投資的事情,這點兒獎賞也隻是『毛』『毛』雨。
  李長宇指了指對麵的沙發,張揚坐下道:“李書記,安老的合作意向書怎麼樣?”
  李長宇微笑道:“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安老的算盤打得很好,這次的投資如果能夠落實,我看應該會在平海省樹起典型,合作意向我已經仔仔細細的看過,大致上還是公平合理的,這兩天我會和安老把合作意向簽署下來。”
  看得出李長宇現在的心情很好,唇角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有一點他並沒有告訴張揚,去江城後他分管的不僅僅是文教衛生,還有旅遊這一塊,可以說安老的投資以後還在他分管的範圍內,這閃亮的政績不會落在別人的手中。
  張揚道:“李書記什麼時候去江城?”
  李長宇微笑道:“一周以後,不過我們很快就會在江城見麵了!”他指了指張揚手中的入學通知書。
  張揚笑道:“這黨校上出來有啥用?”這廝是在暗示,你李長宇拍拍屁股高升了,我還在黑山子鄉窩著呢,怎麼也要給我活動活動吧。
  李長宇那能聽不出這廝話堛漣t義,心中暗笑,臉上卻平靜無波,低聲道:“安老答應在春陽投資以後,招商辦的工作會漸漸變得繁重起來,你雖然編製在黑山子鄉,可主要的任務是招商,協助安老盡快把投資的事情落實,至於計生工作,隻要起到監管作用就行了,這件事我會向有關領導強調一下。”
  張揚在意的是級別,看到李長宇始終不提級別的事情,心中不由得有些焦躁,終忍不住道:“那……啥……我那個副科……”
  李長宇早就知道他在惦記落實副科的事情呢,不禁笑道:“你知道上黨校的意義嗎?”
  張揚看了看那張通知書,心中這才明白了過來,感情人家李書記是讓自己去鍍金呢,在黨的熔爐媮頝狾^來咱就是名正言順的副科了,心中不由得多了幾分喜悅,笑眯眯把通知書收好了:“謝謝李書記!”
  李長宇忍不住教育他道:“年輕人要求進步是好的,可也不能整天把目光盯在官位上,趁著年輕多為黨和人民做點事,而不要總是想著當多大的官。”
  張揚暗自冷笑,你他媽不想往上爬幹嗎急著把安老的投資意向簽下來?說穿了還不是為了政績。臉上卻拿捏出謙虛受教的姿態,經過這段時間的錘煉,張大官人的演技進步了不少,至少謙虛的樣子已經做足了八分,李長宇很是滿意,可張揚卻看不得李長宇躊躇滿誌的樣子,最近李書記可謂是春風得意啊,得意容易忘形,忘形就會忘本,麻痹的,忘誰也不能忘記老子這個大恩人啊,張大官人恰當時間問道:“最近那啥……還過得去吧?”
  李長宇老臉不禁有些發燒,這狗日的東西,老子跟你談正事呢你居然把話題扯到我的房事上,可人家李書記的政治覺悟就是不一般,腦筋兒一轉就知道自己表現的太得意了,人家這是提醒我呢,想起張揚神鬼莫測的本領,李長宇有些昏昏然的頭腦馬上清醒了過來,跟誰拿姿態也不敢跟眼前這位拿姿態不是,不過說實話,最近他跟葛春麗的那……啥……還真的是如魚得水,葛春麗走得這幾天,他居然一改往日的清心寡欲,連多年未動的老婆朱紅梅,也連續恩幸了兩次,這種生猛的表現全都拜張揚所賜。他咳嗽了一聲:“好多了……”這句話說完不免又有些懊悔,麻痹的啥叫好多了,這不等於承認自己過去不行嗎?
  好在張揚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李書記,楊守義這個人怎麼樣?”,知道楊守義會接替李長宇的位置,張揚內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鬱悶的,畢竟過去自己和他的兒子楊誌成發生過衝突,現在楊守義上位,會不會舊事重提,利用職權打壓自己?
  李長宇當然明白張揚顧慮什麼,他笑著點燃一支香煙道:“我還在江城,再說安老的投資是你爭取下來的,別說是江城,就是在省堙A安老也是很有影響力的。”這句話等於挑明了,你小子擔心什麼?隻要我在江城,諒他楊守義也不敢動你,你小子如果能把安誌遠哄好了,單憑你跟他的這層關係,楊守義又怎麼敢得罪你。
  張揚笑道:“以後看來我要叫你李副市長了!”
  李長宇心媮鷁M高興,嘴上卻斥道:“就會胡說八道,什麼書記市長的,在家堳平抴N是一家人,你叫我李叔就成……”衝口而出的一句話把李長宇自己都弄愣了,自己怎麼會對這廝產生這麼大的親近感呢?
  張揚也有些感動,不知不覺中,他和李長宇之間的關係從威脅被威脅,利用被利用,變成了默契的互利互惠,官場上唯有這種關係最為持久最為穩固,這也是他和李長宇都想要的一種結果。
  ******************************************************************************************************
  晚飯的時候,徐立華原本不敢上桌的,蘇老太和李長宇非要勉強她們母女兩人一起坐,她們這才答應下來,李書記表現的極其和藹,詢問了趙靜的學習問題,並婉轉的表示需不需要他給學校打個招呼,張揚這才得意的將保送名額的事情告訴了李長宇,李長宇不由得重新審視了張揚一番,這廝混入體製內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顯然已經在其中混得如魚得水樂此不疲,想想自己這個伯樂,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李長宇道:“東江師範大學是我的母校,我有幾名同學都留校任教,以後如果有需要,我會跟他們打招呼。”作為春陽縣的縣委書記未來的江城副市長,能夠說出這番話已經是難能可貴,徐立華和趙靜都顯得有些誠惶誠恐。
  蘇老太特別喜歡趙靜,趙靜口齒伶俐頭腦靈活,和老太太聊得極為默契,李長宇望著眼前的情景,內心中忽然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溫暖,這種溫暖的感覺已經久違了,他清楚的意識到,這就是家庭的溫暖,一個人越是見多了官場中的殘酷搏殺,對這種溫暖越是渴望,他充滿感激的望著張揚,正是這個少年讓他的人生發生了再次的改變。
  李長宇微笑道:“趙靜這個女孩兒不錯,以後啊,沒事常過來玩。”
  蘇老太慫恿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個女孩兒,小靜這麼聽話,你幹脆認個幹女兒吧!”老太太是直爽的『性』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徐立華誠惶誠恐道:“大娘別這麼說!”
  李長宇笑道:“我倒是想認,就是不知趙靜的意思!”
  趙靜愣了,想不到人家縣委書記要認自己當幹女兒,一雙大眼睛求助似的望向張揚,張揚明白李長宇的那點兒心思,他是想跟自己親上加親呢,趙靜認他當幹爹,這不等於正式占了自己一輩的便宜,張揚倒是沒啥意見,對於趙靜這個妹子他也是十分的疼愛,能認李長宇當幹爹,以後找他幫忙,李長宇自然是責無旁貸的事情,也省卻了自己的不少麻煩,於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蘇老太樂得眉開眼笑:“靜兒,還不叫幹爹!”
  趙靜這才紅著臉叫了一聲幹爹,李長宇也是笑逐顏開。
  徐立華臉上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張揚卻道:“這幹爹白叫了!”
  李長宇哈哈大笑道:“你啊!我像這麼小氣的人嗎?”他返回書房拿了一支派克金筆回來送給趙靜:“拿著,希望你能用這支筆,書寫自己人生燦爛的篇章!”到底是領導,說起話來一套套的。
  趙靜握著金筆很激動,今天這一天跟做夢似的,有件事她心堬M楚,能夠得到這一切,最該感謝的就是小哥。
  李長宇在離開江城以前和安老簽訂了關於香港世紀安泰集團投資發展清台山旅遊項目的意向書,初期投資就已經達到兩億港幣,這件事在江城市的政壇引起了巨大的震動,當然震動最厲害的還要數春陽縣的領導層。
  春陽縣的縣委縣『政府』的諸多官員已經不再將李長宇視為春陽的一員了,所有人都被這個消息深深震撼著,李書記的手腕那不是一般的高妙,安老投資春陽的事情之前根本沒有泄『露』半點的風聲,可一轉眼,連協議書都簽好了,表麵上看這是造福春陽的大好事,可細細那麼一品就會發現,李書記這一手真是漂亮啊,在他的任期內簽下協議,以後這件事若是做成了,功勞是他李長宇的,可是如果這件事發展不順,那麼責任卻是後任領導的,把政績留給自己,把責任留給別人,做官的境界到了這一步,又怎能不讓春陽的大小官員佩服啊。
  可是李長宇的做法對新任縣委書記楊守義來說這就是殘忍、自私、絕情,他的辦公室內已經是煙霧繚繞,楊書記很惱火,安老投資春陽這麼大的事情,他事前竟然沒有得到一點兒風聲。這證明李長宇從一開始就準備瞞著他,可是這廝保密的工作做得也太好了,楊守義心情極差,假如這件事能夠在他上任伊始搞定,這該是怎樣的榮譽,頂著這樣的政治光環,他可以在風頭上輕易蓋住李長宇,你李長宇三年都沒搞定的事情,老子上任就辦成了,可是現在這件事隻能成為一個夢想罷了,人家李長宇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楊守義需要找一個人發泄,想來想去,這個發泄點鎖定在縣經貿委主任趙成德的頭上,麻痹的,你狗日的是招商辦主任,招商辦副主任背著你幹了這麼大的事情你會不知道?知道也不提前給老子透個風聲,存心瞞我是不是?
  趙成德很快就明白了楊書記的意思,他苦著臉道:“楊書記,你知道的,這個招商辦是李副市長人在春陽時讓成立的,而且現在招商辦就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張揚,招商辦隻有一個空頭帳戶,根本就是一個架子,他是黑山子鄉的編製,我對他隻是一個名義上的領導,他根本無需對我負責,這件事我也是簽過協議之後才知道。”
  楊守義餘怒未消道:“身在其位,不謀其政,真不知道你這樣的幹部是管什麼吃的?國家給你發工資,就是讓你白吃幹糧嗎?”
  趙成德被罵得無言以對,心中暗罵,你麻痹的幹不過李長宇,衝我發什麼火,過去怎麼不見你問過招商辦的事情?現在功勞被人搶去了,這才著急了,你他媽早幹什麼去了?心媮鷁M這麼想,可嘴上卻是不敢說出來。
  楊守義憤然把煙頭扔到了地上,用腳狠狠碾滅:“那個張揚搞什麼?一個招商辦副主任,這麼大的事情就自作主張了?啊!連上級領導都不要請示了?如果每個人都像他這樣越級做事,咱們的幹部體製豈不是形同虛設?你這個做領導的應該好好管管他了!”
  趙成德連連稱是,心中卻為難起來,這春陽縣誰不知道小張主任的背後是李長宇,過去的李書記,現在江城市的副市長,你楊守義不帶那麼玩兒的,李長宇剛走,你就拿我當槍使,老子混體製也很多年了,得罪人的事兒我也不想幹!
  楊守義又抽出一支香煙,趙成德慌忙湊過去給他點上,楊書記用力抽了兩口,情緒似乎平靜了一些,他低聲道:“安老很快就會投資春陽,招商辦的工作肯定會變得越來越忙,隻靠你們兩個人肯定是忙不過來的,有什麼需要,隻管說,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趙成德馬上悟了,人家楊書記就是楊書記,整人的方法那是層出不窮,他是擺明了看張揚不順眼,擴大招商辦隻是一個幌子,楊書記是要利用這次機會把張揚從招商辦中踢出去,就算踢不出去,也要將他邊緣化,這樣的方法趙成德倒是能接受,不顯山不『露』水。李長宇雖然是江城市副市長,可現在春陽是楊書記當家,不說人一走茶就涼吧,可李長宇在春陽的影響力肯定是大不如前。春陽這地麵上的事兒,楊書記想動誰,就算李長宇也沒轍。
  想透了這個道理趙成德馬上心頭坦然,反正自己做好本分就行,兩邊都客客氣氣的,老子誰也不得罪,你楊守義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楊守義這才把他真實的想法吐『露』出來:“老趙啊,我打算調稅務局的宋樹誠過去給你打打副手,你那一塊的工作實在太繁雜了,讓他去給你分擔一下壓力,順便把招商辦搞起來。”
  趙成德心頭有點不爽,可是當著楊守義的麵也不敢表『露』出來,誰都知道稅務局副局長宋樹誠是楊守義的人,這次春陽縣內的變動也不小,原本都以為稅務局長葛育才退休後,宋樹誠穩穩當當的接班,誰曾想中途殺出了一個王博雄,把稅務局局長的寶座硬生生給搶了過去,王博雄無論是年齡還是手段都強於宋樹誠,這就讓宋樹誠現在的處境變得相當的尷尬,楊守義過去曾經默許過宋樹誠,所以在這件事上對宋樹誠還是有些內疚的,讓他去經貿委擔任副主任是個補償。
  趙成德也不是個一味讓人宰割的老好好,你楊守義這麼幹分明是連我也要牽連進去了,心中有了怒氣,嘴上自然表『露』出了一些:“楊書記這樣安排也好,經貿委的工作實在太繁重,我平時也沒有經曆顧及招商辦的事情,不如讓樹誠同誌負責招商辦的事情吧。”
  他這是怨氣使然,想不到楊守義順著他的話道:“也好,就這麼定了,你還是負責原來那一塊,讓老宋過去主要負責招商辦,附帶著幫助你管理經貿委的工作。”
  趙成德其實剛才說完就後悔了,招商辦雖然眼前還是個默默無聞的小單位,可是一旦安老投資落實,招商辦的影響力可以預見,不過別的,單單是那一大筆資金就已經讓各部門瞠目結舌,所以說官場上不能意氣用事,一句話就讓楊守義抓到了把柄,現在後悔也晚了。
  李長宇走後春陽發生的一係列變動,張揚還是聽牛文強說的,這廝雖然不是體製眾人,可是有個當財政局長的老爹,所以消息反而來得比普通幹部靈通。
  張揚一聽宋樹誠搖身一變成了經貿委副主任,招商辦主任,也不禁微現錯愕,這個宋樹誠他是知道的,當初他兒子宋大明因為得罪了自己,而被他折斷了兩根手指,張揚雖然和宋樹誠沒有見過麵,可是這仇恨卻是早已種下了,聽到這廝成為自己的直接領導,馬上張揚就明白了,楊書記上任伊始就開始著手對自己的打擊報複了,張揚以為是上次打他兒子的事情,卻不知道人家楊書記是為李長宇搶走政績惱火呢,張大官人這次可謂是代人受過。
  牛文強道:“張揚,別怪哥哥沒事先提醒你,宋樹誠那人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在春陽官場上名聲很臭,以後你要小心了。”
  張揚咧咧嘴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老子的編製在黑山子,大不了我不去招商辦,想惡心我,你宋樹誠還沒有那個資格。
  這時候王博雄和薑亮、趙新偉先後都來到了歌廳的包間,通過張揚的橋梁作用,他們幾個現在已經十分熟悉了,不知不覺中他們也在畫著圈子。
  牛文強發給每人一瓶啤酒:“我讓金凱越準備了,中午咱們都不能走啊,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趙新偉笑道:“我給杜宇峰打過電話了,他中午也趕過來!”
  薑亮笑道:“他來了正好,中午就讓他安排!”
  幾個人同時把目光轉向薑亮,這話堣@定有文章。薑亮樂笑道:“城關鎮派出所所長,定下來了!你們說這狗日的該請客不?”
  說話的時候杜宇峰就進來了。
  氣氛頓時變得熱烈了起來,其實他們這圈子塈蠾t峰應該是最弱的一個,現在多年的心願總算得償,心中的那份激動已經無法抑製,他抱拳表示:“哥兒幾個放心,今天吃喝拉撒睡全都包在我的身上!”
  牛文強笑道:“這個睡字可是大有學問,杜所,您打算怎麼安排來著?”
  薑亮罵道:“你小子少腐蝕我們人民警察,再他媽搞歪風邪氣小心我專政了你!”一群人同時笑了起來。
  王博雄把張揚拉到一旁,低聲道:“張揚啊,這次縣堛瘍黹坅雂j,知不知道新任工商局長是誰?”
  張揚搖了搖頭,對他而言這些上層的變動距離他似乎很遙遠,更何況他也沒有這個消息來源不是。
  王博雄喝了一口啤酒低聲道:“胡愛民!”從他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他的不滿,胡愛民在黑山子鄉的政治鬥爭中是王博雄的手下敗將,可一轉眼人家又爬了起來,而且爬升的速度一點都不次於他,坐上了工商局長的寶座。王博雄已經看的更遠,他的目光已經放在了未來副縣長的寶座上,可以預見的是,在將來的仕途上勢必麵臨和胡愛民的一場新的血腥搏殺,他私下已經感歎過,看來老天爺製造他和胡愛民兩個就是為了讓他們爭來鬥去的。
  張揚並不擔心胡愛民,畢竟自己和他之間能夠產生交集的地方很少,有一點他已經感覺到,春陽縣的政局遠比黑山子鄉要複雜得多。
  王博雄提醒張揚道:“徐兆斌兩口子跟楊書記走得很近,以後你凡事要小心一些。”
  這已經是今天第二個提醒他要小心一點的人了,張揚點了點頭,微笑道:“我這人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搞我也沒什麼意思。”
  王博雄意味深長的看了張揚一眼,這廝的品『性』他是最清楚不過的,假如誰要是惹了他,恐怕沒什麼好果子吃。有一點所有人都想不明白,李長宇既然去了江城,為什麼不把張揚帶走,在他的庇護下,這廝豈不是更有發展的空間,他們並不知道李副市長目光遠大,張揚是他布在春陽的一顆棋,他要力求在春陽挖掘到最大的政治利益。
  張揚很快就領教到了宋樹誠睚眥必報的『性』情,在宋樹誠擔任招商辦主任後的第三天,召集招商辦全體人員開了第一次會議。
  會議在縣經貿委小會議室召開,張揚原本以為招商辦隻有他和宋樹誠、趙成德三個人,可當他來到會議室才發現參加會議的有七人之多,趙成德因為心堣ㄩ◎谷u義在這件事上的處理,所以借故沒有參加會議。其實宋樹誠也隻是礙於形勢才邀請他列席會議,他不來正合宋樹誠的心意。
  除了宋樹誠和張揚,其他的五個人分別是,經貿委財務科的蘇岩,經貿委宣傳科副科長王莉,旅遊局市場規範科於小冬,原稅務局辦公室副主任康國強,司機梁在和。這兩位是宋樹誠在稅務局時候的親信,這次跟著主子一並跳槽過來了。
  真正讓張揚留意一下的是於小冬,這位旅遊局的美女科長在春陽很有名氣,過去是春陽戲校的演員,後來某位省級領導來春陽視察的時候,臨時被征用當了導遊,這導著導著,就倒到了領導的床上去了,領導對春陽之行很滿意,於小冬也就理所當然的從戲校的小演員轉變成為旅遊局市場開發科的科長,開始的那一年於小冬大有取代現任局長的勢頭,可後來那位領導離開後就得了健忘症,我們的於科長也隻能哀歎命運不公,雖然她姿『色』不俗,縣領導中也不乏覬覦她的美『色』者,可是想起這位是被上層領導臨幸過的主兒,誰也不敢輕易去觸這個黴頭,一來二去我們的美女科長的門前就冷落下去,如今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呆了四年,旅遊局長的位置卻變得越發遙不可及了。
  張揚挨著於小冬坐下,目光少不得又在於小冬鼓漲漲的胸膛上溜了一眼,真大!麻痹的,跟籃球似的!
  於小冬似乎覺察到張揚『色』『迷』『迷』的眼光,胸膛有意無意的向前挺了挺,這下把所有男士的眼光都吸引了過來。
  宋樹誠暗罵了一句『騷』貨,可心底也不得不承認於小冬真的很有吸引力,他咳嗽了一聲,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大家都認識了,今天是咱們招商辦成立之後的第一次會議,以後我們就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了!”他自以為發言很風趣,笑眯眯環視眾人,康國強和梁在和慌忙鼓掌,這倆跟班當然知道宋樹誠的脾氣。蘇岩和王莉也跟著鼓掌,於小冬和張揚也勉為其難的跟著意思了兩下。
  宋樹誠帶上老花鏡:“下麵我宣布一下招商辦的工作分配……”他習慣『性』的咳嗽了一聲道:“上級派我來領導招商辦的工作,我將工作細分了一下,啊……”他的目光從老花鏡上透過來,落在張揚的臉上:“招商辦第一副主任蘇岩,負責主持常務工作,副主任王莉分管財務工作,副主任於小冬負責接待招商工作,副主任康國強負責後勤保障,副主任梁在和負責車輛管理工作……”說到這堨L故意停頓了一下,笑眯眯看著張揚:“小張還是負責基層聯絡工作。”
  張揚心堻o個怒啊,麻痹的合著今天除了你是主任其他人都是副主任了,到我這個招商辦的元老這堙A連副主任都給我省了,負責基層聯絡工作不就意味著讓我哪兒來還上哪兒去,讓我回黑山子老老實實當我的計生辦主任。張揚沒有說話,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宋樹誠道:“鑒於招商辦剛剛成立,辦公條件還很簡陋,所以不能照顧到每一位同誌,我在招商辦就沒有辦公室,小梁啊,你和小張兩個都年輕,做個表率作用吧。”
  梁在和馬上表白道:“我不要辦公室!”
  張揚冷笑,狗日的,你一個司機辦公室就是你駕駛室,你要個狗屁辦公室,張揚過去在招商辦的辦公室也幾乎沒怎麼用過,可是沒用歸沒用,現在宋樹誠明擺著要把他掃地出門,這已經上升到麵子上的問題了,張大官人冷冷看著宋樹誠,心說,你狗日的給我跳吧,老子看你今天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宋樹誠道:“咱們招商辦當務之急就是落實安老的投資計劃,這件事我想大家各負其責,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爭取港商的資金到位!”他看了看張揚道:“小張你把招商辦的前期工作做個匯報,讓大家對招商辦的工作有個進一步的了解。”
  張揚微笑道:“招商辦過去的主任不是我,我隻是掛個虛職,具體工作您還是去問趙主任!”
  宋樹誠臉『色』馬上沉了下來:“小張你這是什麼態度嘛!對待工作怎麼可以這樣消極呢?”
  張揚站起身向門外走去。
  宋樹誠愣了:“你這是什麼態度?”
  張揚還是滿臉的微笑:“對不起宋主任,我『尿』急!真憋不住了!”
  於小冬嗤!地一聲笑了起來,可又意識到現在笑得不合時宜,慌忙強忍住笑,周圍的幾位也忍得很辛苦,張揚根本不理會宋樹誠氣得鐵青的臉『色』,轉身出門去了。
  張揚並沒把宋樹誠的打壓當成一回事兒,你現在再牛『逼』,早晚還得過安老那一關,隻要我張揚不在招商辦,你想落實投資,落你媽『逼』!
  張揚從廁所出來,迎頭碰上了經貿委主任趙成德,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
  趙成德笑道:“怎麼?會開完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趙主任,你可有點不仗義,說走就走了,連個招呼都不打!”
  趙成德臉上的表情頗為無奈:“上頭的決定,我有什麼辦法,不過我這一走,你們招商辦的規模可擴大了不少。”這句話多少包含了挑唆的意思,宋樹誠想把張揚邊緣化的目的太明顯,所有人都看出來了。趙成德的心底深處是想讓張揚跟宋樹誠轟轟烈烈的幹上一架的,可現在的張大官人已經不像初混體製的時候那樣衝動,他也看出宋樹誠有故意『逼』自己發火的念頭,可越是如此,老子越不讓你如意,雖然他有李長宇作為後台,可現在李長宇遠赴江城,山高皇帝遠,這種小事總不能也去麻煩人家。明確了宋樹誠對自己的態度,張揚已經想好了對策,你想玩,盡管玩,老子還沒閑工夫陪你鬧呢。
  他向趙成德笑了笑道:“宋主任把您分給我的辦公室全都征用了,招商辦領導太多,一個主任,六個副主任,那點地方實在不夠住。”
  趙成德也不禁笑了起來:“要不我在我辦公室給你加張桌子!”
  張揚笑道:“算了,以後這地兒我也少來,省的給人家添堵,您也看好了自己的位子,宋主任還是很有能力的。”
  這也是趙成德現在最擔心的事情,臉上的笑容不由得變得有些生硬。
  這時候於小冬從會議室中走出來了,遠遠向張揚喊著:“張揚,宋主任喊你開會呢!”
  張揚擺了擺手道:“你們開吧,我回鄉媮晹釣い鄔O!”
  

Snap Time:2018-10-22 16:18:32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