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十七章安老的考察(上)


    第四十七章【安老的考察】(上)

    楚嫣然上車也馬上撥了一個電話:“外公!張揚鄉出了點事兒,要連夜趕回去處理,我這就送他回去。”

    張揚哭笑不得的看著楚嫣然,他算明白了,這楚嫣然肯定和他老子不對乎,剛才那個姓孫的十有八九會把她的情況通報給她爸爸,所以楚嫣然直接選擇離開。

    張揚百無聊賴的躺在座椅上:“我說你爸是幹什麼的,至於怕成這樣?”

    楚嫣然抿起嘴唇,美眸中蒙上一層說不出的憂傷味道:“不是怕,是恨!”

    張揚也沒那種愛好打聽人家的隱私,低聲道:“真要連夜趕回去?”

    楚嫣然點了點頭道:“我一刻都不想在靜安呆了,這讓我感到氣悶,感到壓抑。”

    張揚打了個哈欠:“那我隻有舍命陪君子了,得!我先睡覺,你願帶我去哪兒就去哪兒,事先聲明,財我是沒有,『色』你真要是想劫,我也就勉強從了。”

    靜安市市委書記宋懷明這一夜輾轉難眠,掛上孫國平的電話,他猶豫了許久,這才拿起電話撥了幾個號碼,又重新放下,抽出一支香煙點燃,深深抽了一口,神情落寞的靠在大班椅上,抽完這支香煙,他終於鼓起了勇氣,剛要拿起電話,電話卻先響了起來。

    宋懷明拿起電話,沒等他開口說話,電話那頭已經傳來楚鎮南怒吼的聲音:“宋懷明,我警告過你,不要再靠近嫣然,你還嫌對她的傷害不夠?她好不容易才肯過來看我,你又要把她『逼』走!”

    “爸……”

    “我不是你爸,我是嫣然的外公,我是靜芝的父親,卻不是你爸,我們楚家跟你姓宋的沒有任何關係!”

    “爸,靜芝的死是個意外……”

    “宋懷明,你給我記住,無論你官多大,無論你經營出怎樣的公眾形象,有一點永遠改變不了,你是殺害我女兒的凶手!”楚鎮南說完便狠狠掛上了電話。

    宋懷明失魂落魄的拿著電話,足足愣了五分鍾方才慢慢放下了電話,他伸手去『摸』煙,房門被輕輕敲響,他的妻子靜安第一中學校長柳玉瑩走了進來,手中端著為他剛剛煮好的蓮子羹,她把蓮子羹放在桌上,來到宋懷明的身後為他輕輕按摩著雙肩,柔聲道:“是不是老爺子又打電話過來罵你了?”

    宋懷明苦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背,低聲道:“你怎麼知道?”

    “若非為了他的事情,你怎麼會如此的苦惱?”

    宋懷明歎了口氣道:“十年了,這十年來我沒有一天感到好過,我無數次回想當時的情景,假如那場地震發生的時候,靜芝沒有參加搶險醫療隊,假如我能夠多關心她一下,假如……”宋懷明緊緊閉上了雙眼,已經感到了眼中的『潮』熱。

    柳玉瑩從身後輕輕抱住了他的身軀,俏臉緊貼在他的麵孔上:“懷明,那是一個意外,你不要自責了!”

    宋懷明握住妻子溫軟的小手:“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嫣然!”

    柳玉瑩小聲道:“我相信總有一天她會理解你的苦心……”

    汽車猛然一個轉向將張揚從夢中驚醒,楚嫣然在即將和對麵貨車相撞的時候,一個大幅度的轉向躲了過去,饒是如此,後背上也冒出了冷汗。

    她把吉普車停在路旁,忽然趴在方向盤上低聲啜泣起來。

    張揚充滿同情的看著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想哭就大聲哭出來!我不介意借你一個肩膀!”

    楚嫣然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大聲哭了起來,單靠哭泣似乎不能完全發泄她心中的悲傷和鬱悶,她的拳頭一下又一下的捶在張揚的胸口,小張主任苦著臉默默承受著,這他媽什麼事兒,大老遠的跟著來就是為了給她當人形沙包。

    楚嫣然的淚水很快就把張揚的衣服沾濕,張揚小聲提醒她:“眼淚就算了,鼻涕可別往上麵抹!”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起來,狠狠在他胸口捶了一拳:“你才流鼻涕呢!”

    張揚輕聲勸道:“我看咱倆也別趕夜路了,你神情恍惚的,萬一出了啥事,那多麻煩。”他指了指遠處的河灘:“要不咱開過去,湊合著在車再同居一宿?”

    楚嫣然抽了抽鼻子,居然順從的點了點頭,把車開到空曠的河灘之上,兩人合力拆下頂棚,放平座椅,躺在車內看著天空中閃爍的群星,夜風送來小河流水歡快的流淌聲,星光毫無遮攔的照『射』在他們的身上,他們如此真切的融入自然之中,楚嫣然的心情輕鬆了許多。

    張揚默默數著星星,雖然平日這廝沒心沒肺,可在楚嫣然心情低落的時候卻不會做在傷口上撒鹽的事兒。

    楚嫣然小聲道:“我小時候媽媽就去世了,如果不是我爸提出,她不會拋下我參加什麼搶險醫療隊,也不會有那次的意外……”

    張揚沒有說話,轉身靜靜看著楚嫣然。

    “餘震來的時候,本來醫療隊已經開始轉移了,可是我爸卻讓她留到最後照顧傷員……”晶瑩的淚水順著楚嫣然的俏臉緩緩滑落,張揚伸出大手為她抹去臉上的淚珠,楚嫣然抓住張揚的手臂,枕在頭下:“他這麼做是因為他是縣長,他想要以身作則,他要在別人的麵前樹立起一個大公無私的形象,做官難道就不可以有親情,做官難道就要犧牲自己親人的生命,一個連自己身邊人都保護不了的男人又有什麼資格去做官……”

    張揚充滿憐惜的看著楚嫣然,雖然他並不明白做官的真諦,可是這樣大公無私的行為,他自問做不出來。

    楚嫣然坐起身,抽出紙巾擦去臉上的淚痕,呼了一口氣道:“說出來心好受多了,憑心而論,我並不恨他,可是我也不想見他,這樣對我和他都好!”

    張揚也坐了起來,用肩膀碰了碰楚嫣然:“有些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要麵對現實,總不能在痛苦中過一輩子。”

    楚嫣然『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我不喜歡約束,其實他去年已經幫我安排去英國讀書,我不想去,我不想跟他再有一絲一毫的牽扯。”

    張揚歎了口氣拍了拍座椅道:“你心情不好不喜歡約束,就可無所事事吃喝玩樂,那是你有靠山,你有基礎,向我們這種窮人家的孩子就算心情不好,也得老老實實去幹活,否則就得餓肚子,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楚嫣然道:“我外婆是美籍華人,建國不久就跟我外公離了婚,後來去了美國,現在在美國擁有不小的產業,我現在的一切都是她給我的。”她看了張揚一眼道:“所以不要把我跟貪汙腐敗聯係在一起。”

    張揚笑了起來。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現在輪到你說說自己了……”

    兩人躺在車中漫談著,一直聊到深夜,不知何時他們依偎在一起悄然睡去。

    周一上班的時候,張大官人回憶起和楚嫣然同居的三個夜晚,他們之間就那麼清湯寡水,居然沒做出任何越軌的舉動,張揚不禁感歎,我真是一個正人君子,新時代的柳下惠,我他媽怎麼就這麼純潔,我他媽意誌咋就那麼堅定。

    敲門聲打斷了張揚的懊悔,卻是吳宏進走了進來,他是來匯報紅旗小學通過驗收的事情,張揚點了點頭,想起最近也沒顧得上去紅旗小學看看,他下樓開了吉普車直接來到紅旗小學看看竣工以後的情況。

    小學大門也重修完畢,上麵鑲著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紅旗小學,這四個字是安誌遠老先生88年過來的時候親筆題寫,小學兩旁的黃『色』牆壁上分別用紅漆刷著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標語。

    因為小學還沒有正式交付使用,院子隻有一個老頭兒負責看門,大門還沒有來得及安裝,不過平日也沒什麼人過來。張揚沒有開車進去,而是把吉普車停在校門外,步行進入校區,這次鄉花大力氣重建紅旗小學,為的就是迎接安老的返鄉之旅,讓他看到自己的錢花在了實處,感受到家鄉人對他的那種尊敬,說穿了還是想哄安老高興,讓他老人家大發慈悲在春陽投資。

    張揚檢查了一下外牆粉刷和道路鋪設的情況還算十分滿意的,想想他和紅旗小學也算有緣,剛剛來到黑山子鄉的第一天,就發生了紅旗小學失火的事件,這件事也直接造成了黑山子鄉領導層的劇烈震動,先是胡愛民因為這件事下台,李建民也因為這件事的牽累而病休,郭達亮的大起大落,於秋玲的悄然殺出,無一不是從紅旗小學失火開始,對他而言,沒有紅旗小學的失火,就沒有他現在亮眼的政績,這場火災對他個人而言卻是一個吉祥的兆頭,一個在仕途中更上一步的良好契機。

    張揚正胡思『亂』想的時候,看到前方一個身穿褐『色』夾克的老頭背著手慢慢從教學樓中走了出來,張揚看得真切,那老頭分明是他在青雲峰上遇到的安老,想不到這老頭兒行蹤如此神秘,不吭不哈的又跑到了黑山子鄉,過去可能是做諜報工作的吧?

    想起上次在他麵前諷刺安大胡子的事情,張揚頭皮不禁有些發麻,可迎麵碰上了總不能視而不見,再說了他現在是春陽招商辦副主任,醜媳『婦』總得見公婆,跟安老的交道早晚都得打,自從海蘭給張揚詳細分析過利害關係之後,張揚也不像過去那般心虛,畢竟自己也算得上功過參半,雖然罵了安大胡子,可畢竟也幫安老找到了他爹的埋骨之地,相比較而言好像功勞更大一些。

    張揚『露』出一臉陽光燦爛的笑容,迎上前去道:“安老,怎麼來黑山子也不通知一聲啊?”

    安誌遠自然認出了張揚,他樂道:“張主任啊,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他熱情的伸出手去和張揚握了握,張揚看到他親切的樣子,心中原本存在的顧慮也減輕了不少。從安老對他的稱呼可以看出安老已經知道了張揚的身份。

    張揚笑道:“安老好像特別喜歡微服私訪,我們隻知道您老這幾天要過來,鄉連歡迎儀式都彩排過無數次了,可您偏偏不給我們表演的機會。”

    安誌遠的笑聲十分洪亮,他壓低聲音道:“我最討厭別人搞那些表麵功夫,這樣過來才能看到最真實的一麵,否則上次我也不可能領教到小張主任的率直和坦誠啊!”

    提起上次的事情張揚也不禁有些臉熱,幹咳了一聲道:“我這人平時就喜歡胡說八道,安老不要跟我一般計較才好。”

    安誌遠神神秘秘道:“那你可要答應替我保密,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張揚點了點頭,指了指前麵的教學樓道:“安老對鄉的重建工程還滿意嗎?”

    安誌遠歎了口氣道:“當初我捐資修建紅旗小學的初衷,不僅僅讓這些山的孩子能夠有個地方念書,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我想用我的行動引起當地領導對山區教育的重視,不過現在看來,他們顯然沒有領會到我的意思。”

    張揚心中暗笑,安誌遠恐怕並不知道因為紅旗小學的事情已經讓多位領導下馬,黑山子領導層短短的時間內就上演出多場人間的悲喜劇,安老雖然沒有『插』手政治的意思,可是他的一個電話卻引起了黑山子鄉前所未有的政治風暴。

    兩人沿著校園內的道路向前漫步,安誌遠道:“聽說不久前這座小學失火了?”

    

Snap Time:2018-04-20 22:40:43  ExecTime: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