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十一章機緣(上)


    第四十一章【機緣】(上)

    王博雄臉『色』鐵青,他已經意識到今天的事情恐怕麻煩了,郭達亮發瘋的事情並沒有傳到縣去,所以劉繼文和邱廣誌他們不清楚內情,隻是有些好奇,這位黑山子鄉的代鄉長怎麼剛才沒在『主席』台上就坐?

    林成斌慌忙站起身,他握住郭達亮的手臂:“老郭,咱們到後麵說話。”

    郭達亮微笑著搖了搖頭,他來到於秋玲的麵前:“小於啊,今天票選的結果怎麼樣?得票率是多少?”

    於秋玲臉『色』蒼白的看著他,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

    郭達亮走向於秋玲,於秋玲嚇得避到一旁,郭達亮就勢在她的位置上坐下,屁股下暖暖的還帶著於秋玲的體溫,郭達亮微笑道:“各位領導,各位代表,我來說兩句!”

    台下變得鴉雀無聲,郭達亮發瘋的事情在黑山子鄉已經廣為人知,每個鄉代表都意識到他的出現意味著什麼。

    郭達亮道:“感謝大家能夠給我這個說話的機會,作為黑山子鄉曾經的副鄉長,作為黑山子鄉曾經的代鄉長,我也曾經將為黑山子鄉老百姓謀福利視為己任,我想帶大家脫貧,可是我沒有這樣的機會,我想帶領大家走上富裕的道路,可是我沒有這樣的權力,我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可回頭看看,我究竟為老百姓做了什麼事,我究竟為黑山子謀到了多少的福利?每當我捫心自問的時候,我就感到羞愧難言,這些年,我的精力全都放在如何去更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官職,反而忽略了自己本來要做的事,黨和國家給我這樣一個位置,並不是讓我有機會向上更進一步,而是要我服務於人民,我甚至忘記了一個公仆的本分!我辜負了國家的培養,我辜負了老百姓的期望,我不配公仆這兩個字的稱號!”

    郭達亮站起來深深向會場中的代表們鞠了一躬。

    會場中劉傳魁第一個鼓起掌來,然後周圍的鄉代表也鼓起掌來,掌聲宛洶湧澎湃的『潮』水一浪接著一浪,郭達亮雙目發紅,兩點晶亮的淚光在他的眼眶中閃爍,忽然他身子晃了晃直挺挺倒了下去,會場之中傳來陣陣驚呼尖叫之聲。

    救護車離開學生禮堂的時候,張揚仍然在外麵準備著紀念品,他對這種大會沒有任何的興趣,到麵轉了一圈就偷跑了處理。聽到救護車的尖叫聲,這才抬起頭,喬四氣喘籲籲跑了過來,壓低聲音對張揚道:“出大事了,郭代鄉長突然衝入會場之中,發表了一番言論之後,就突發腦溢血昏倒了過去,現在已經送縣人民醫院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郭達亮對權力的狂熱竟然到了這種地步,正是對官位的極度執著才讓他有了現在淒慘的下場。

    耿秀菊臉『色』蒼白的向他們走了過來,遠遠朝張揚招了招手,張揚走到她身邊,耿秀菊道:“幾位領導已經退場了,分發紀念品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張揚本想問問郭達亮的事情,可是耿秀菊已經匆匆走了。這時候看到不少鄉代表已經開始退場,張揚慌忙組織去分發紀念品。

    這次的鄉人代會在轟轟烈烈中開場,卻在悲涼的氣氛中結束,雖然還有後續會議要開,可是很多人已經失去了開會的心情,比如上清河村的劉傳魁,他就是最先退場的一個,叼著旱煙從張揚的手中接過屬於他的紀念品,低聲道:“都是扯淡!”

    張揚笑道:“劉支書,今晚別走了,我把杜宇峰叫來,咱三人喝上幾杯。”

    劉傳魁歎了一口氣:“算了,想想剛才郭鄉長的事兒,我這心拔涼拔涼的,算了,等有機會再喝吧!”

    鄉『政府』會議室內煙霧彌漫,所有人的內心都籠罩在低沉而壓抑的氣氛中,新當選的鄉長於秋玲眼圈兒紅紅的,顯然剛剛哭過,郭達亮的突發事件讓她備受刺激,在許多鄉人大代表的心中,是她一手造成了郭達亮的悲劇,於秋玲已經感覺到自己成為了千夫所指,甚至預感到她未來任職的三年都要背負這樣的罪名。

    王博雄和林成斌的臉『色』都不好看,王博雄默不作聲的抽煙,他向林成斌看了看,示意林成斌先展開話題,林成斌是這幾天的當然主角,鄉人代會上出事,他應該第一個站出來說話。

    林成斌這把目光望向了派出所所長周良順,安防工作是周良順負責,郭達亮神不知鬼不覺的溜上『主席』台跟他工作的疏忽具有直接的關係。

    周良順咳嗽了一聲,借以調整了一下語調,以沉痛的聲音道:“今天大會上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跟我工作疏忽有關,我……”

    王博雄卻突然打斷了他的話:“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我想問問你們在座的每一個人,郭副鄉長的那番話有沒有給你們敲響警鍾?國家給我們權力是讓我們為老百姓謀福利,是讓我們做人民的公仆,而現在又有多少領導幹部以官為本、以權為綱,以仕途為個人事業的選擇導向,一切服從於官級地位,一切為了做官和升官,把做官、升官看作人生最高價值追求,一切為了做官,做官為了一切,而忽視了我們本來應該去做的事情,本來應該做好的事情?”王博雄的胸口因為激動而劇烈起伏著。

    可是他的話卻沒有引起太多人的共鳴。

    林成斌表情漠然的看著桌麵,嗤!地一聲劃亮了一顆火柴,點燃香煙的時候,目光從王博雄的臉上迅速掃了一下,你狗日的說的是自己吧!

    於秋玲抽了一下鼻子,她咳嗽了一聲,實在有些受不了這會議室繚繞的煙霧,她始終認為今天自己是最為無辜和不幸的一個,真正讓郭達亮發瘋的絕非是自己,而是這個體製,她本想說兩句話,可是會議室的門卻被人從外麵猛然踢開了。

    郭達亮的老婆杜春芬發瘋般向於秋玲衝了上來,周良順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抱住,大聲道:“嫂子,您這是幹什麼?”

    杜春芬一邊哭號著一邊大罵:“於秋玲,你是不是人啊!我們家老郭沒得罪過你,你為什麼害他害得這麼慘啊?你非要把他害死你才甘心!”

    耿秀菊慌忙過去勸她,杜春芬拉著耿秀菊的手,鼻子一把淚一把的罵著:“於秋玲,你不是人啊,你幹得那些事誰不知道?你給香港那邊打電話,搞掉了胡鄉長,然後又到處散發小字報,還把王書記和耿主任告到了紀委,現在你嫌我們家老郭擋了你的路,你又害我們家老郭……你不是人啊!你有沒有人『性』啊!”

    王博雄和耿秀菊的臉『色』都是青一塊紅一塊,這杜春芬情緒激動之下竟然把他們兩人的事情也拖了進來,這事兒真是越鬧越『亂』。

    於秋玲一張麵孔毫無血『色』,眼淚連珠串般不停的落下,她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盯上這個勞什子鄉長的位置,剛剛當選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這麼多的麻煩,她以後的路該怎麼去走。

    耿秀菊和周良順好不容易才勸杜春芬離開。

    於秋玲趴在會議桌上低聲啜泣起來,從肩膀不斷的抖動可以看出她現在的情緒相當激動,王博雄歎了一口氣,他和林成斌對望了一眼,誰都沒有上前勸說的意思,兩人極為默契的退出了會議室,掩上房門。

    王博雄低聲道:“讓她冷靜一下也好。”

    林成斌意味深長道:“有些事還真很難說!”

    王博雄明白他的意思,這句話指的可能是剛才杜春芬罵於秋玲時所說的那些事。其實王博雄也早已做過這樣的推測,鄉的幾個常委先後倒下,胡愛民的倒下自己雖然起到不小的作用,可真正的誘因還是那個打給安老先生的電話,自己和耿秀菊的事情雖然已經度過了危機,可王博雄仍然心有餘悸,郭達亮的下場更是可以用慘痛來形容,最終的受益者隻有一個,那就是於秋玲,所以她無法擺脫嫌疑,如果換作以前,王博雄一定會想辦法對付這個在背後描黑自己的女人,而現在他已經即將遠離這方山水,心胸也變得豁達起來,居然學會了從局外人的視角來看問題,這已經是一個不小的進步,他淡淡笑了笑:“女同誌的話,不可以全信!”

    林成斌看著他,然後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林成武卻笑不出來,他也是這次的鄉代表,從開會到現在都處於忐忑不安的狀態中,他花錢讓史家三兄弟對付張揚,可是現在史家三兄弟不知所蹤,張揚卻好端端的在自己眼前晃悠,林成武現在寧願史家三兄弟帶著他的一萬塊逃跑了,可是張揚看到他時的笑容總是說不出的邪惡,這讓林成武『毛』骨悚然。死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死,林成武真想衝到張揚麵前問個究竟,可他卻不敢。

    以張揚的能力,大可以將林成武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可他不屑於這樣做,林成武既然敢買凶殺人,張揚就不會讓他有好日子過,他要讓林成武在這種惶恐不安的狀態下活著,一點點的折磨他,直到他傾家『蕩』產。

    周日一大早,天還沒亮,趙新偉就帶著他的姐姐來到了黑山子鄉。張揚和杜宇峰早早就在計生辦辦公室等著,看到趙新偉的汽車開進來,兩人迎了出去,杜宇峰嚷嚷著:“真早啊!”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趙新偉下車後給了杜宇峰和張揚分別一個熱情的擁抱,然後掏出張揚的駕證交到他的手中。

    張揚喜孜孜的看著駕證:“以後我就能光明正大的開車去縣城了,再也不怕那幫馬路橛子了!”

    趙新偉和杜宇峰同時對他瞪起了眼睛:“你跟警察有仇啊?”

    張揚樂把駕證放到口袋,湊到汽車前敲了敲窗戶。

    後車窗緩緩落下,趙新紅蒼白的麵孔『露』了出來,一陣不見,她比起過去又瘦弱了許多,雙目無神的看了看張揚。

    張揚甜甜叫道:“趙姐,您來了!”

    趙新紅勉強『露』出一絲笑容。

    杜宇峰也過來打招呼。

    趙新偉招呼他們兩人上車,這才道:“我姐聽說青雲峰紫霞觀的香火很靈,所以起了個大早陪我姐去上香!”

    杜宇峰當仁不讓的坐在了駕駛座上,別看趙新偉是駕校校長,可論到真正的駕駛技術,他杜宇峰才是老大。

    趙新偉不忘提醒他道:“開車悠著點啊,我姐身體弱。”

    趙新紅咳嗽了一聲道:“我沒事!”

    張揚在副駕坐好了,向杜宇峰道:“青雲峰我前一陣才去過,紫霞觀十分的破舊,沒看出香火怎麼旺盛!”

    杜宇峰道:“你小子就會突然襲擊,原本打算安排你去吃驢肉的,這下可好了,還是讓劉支書幫忙準備一頓飯吧。”

    趙新偉坐在後座上拍了拍藍布袋道:“帶了,你們的飯我都帶了,我姐吃素!”

    張揚是存著幫助趙新紅的心思,隻有得到了趙新紅的好感,才有可能搞定他妹妹大學保送的事情,其實這件事他也想過李長宇,隻要李長宇給宋思德打個招呼,這廝應該會給幾分麵子,不過張揚輕易不想勞煩李書記,尤其是像這種他力所能及可以辦到的事情。

    

Snap Time:2018-07-21 23:42:30  ExecTime:0.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