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十七章麻痹的政治

  
  第三十七章【麻痹的政治】
  李長宇要見張揚主要是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個喜訊,張揚的編製問題已經落實了,李書記利用他的權力不聲不響的已經把張揚運作到了體製內,而且成功把黑山子鄉代主任中的代字給去掉,現在張揚已經是名副其實的計生辦主任了。可張揚也明白自己這個主任論級別還是個科員,不過他還是感到十分的開心,萬事開頭難,自己畢竟已經在真正意義上混入了體製,現在可以算得上堂堂正正的官場中人了。在此過程中李長宇顯然是出力不小,證明李書記對自己還是很看重的,話說回來也不由得他不看重自己。
  李長宇位於薇園的書房已經成了他和張揚密談的固定場所,李長宇說完這個喜訊,話題自然而然的回到了自己身體的問題上:“張揚啊,你幫我號號脈,看看我的身體還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張揚笑眯眯點了點頭,伸出一根手指搭在李長宇的脈門上,他知道馬上風的陰影仍然籠罩在李長宇的內心中,李長宇剛才向自己示好是要求回報的,這就是政治,很多時候就是哪麼赤『裸』『裸』的交換關係,張大官人並不是一個隻懂得索取不知道回報的人,他故意裝出一副臉『色』凝重的樣子,李長宇看到這廝的神情,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要知道李長宇這種在政治上處於上升期的人最害怕的就是身體出了『毛』病,可他越是患得患失,張揚越是保持沉默,這廝存了惡作劇的心理,我倒要考校一下你李書記的耐『性』。
  李長宇終於還是沉不住氣了,低聲道:“怎樣?”
  張揚苦笑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李長宇一顆心涼了半截,蒼天啊,大地啊!老子不會這麼倒黴吧?
  張揚道:“你最近跟那誰……又……那啥了吧……”這廝純粹是八卦之心作祟,張大官人雖然神通可是單從脈象上也看不出人家有沒有做過那檔子事。
  李長宇卻不知是詐,心中後悔不迭,早知道那種事情會影響身體,自己肯定會堅持陣線,可你張揚之前也沒跟我說不能再做那事兒不是?他緊張的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就一次……”
  張揚心中暗笑,那葛春麗怎麼說也是一個妖嬈尤物啊,李書記啊李書記,你這真是浪費糧食啊,他笑道:“太少了!”
  李長宇一雙眼睛瞪得滾圓,充滿錯愕之『色』,我他媽該不是聽錯了吧,這小子說啥?
  張揚笑眯眯重複道:“你是氣血淤滯,所以必須多做這種事情才能疏通精血!”
  李長宇這才知道這廝剛才是故意捉弄自己,哭笑不得道:“年紀大了不比你們這些年輕人!”
  張揚一臉壞笑道:“有道是老而彌堅,隻要調養得當,你的身體比年輕人也不遑多讓!”放眼整個春陽縣敢在李書記麵前如此放肆的也隻有這廝一個了。
  偏偏李長宇在張揚的麵前也沒有任何的官架子,就算張揚說得如此直白,他也不以為忤,反倒感到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李長宇忽然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放下了對張揚的那種敵視,兩人之間更像是無話不談的老朋友,李長宇低聲道:“怎樣調養?”
  張揚索『性』做了一件好事,教給了李長宇一套打坐養身的功夫,這套功法隻要勤於修行,不但可以怯病強身,而且可以增強男『性』機能,對李長宇這種長期坐辦公室的幹部極其適用,李長宇的悟『性』還真是不錯,張揚指點了兩遍之後,他已經把握到了修煉的竅門,體內氣息運行一周之後,果然感到神清氣爽精神抖擻,對於張揚神乎其技的醫術李長宇早已心悅誠服,所以對他傳授的這套養身功夫也是如獲至寶,張揚所說的神奇效果不禁讓他悠然神往,心中已經存了回頭找葛大隊『操』練『操』練的念頭。
  張揚想起昨晚海蘭的提醒,便想從李長宇的嘴堨棠巨鴗@些消息,低聲道:“李書記,黑山子鄉就要召開鄉人大代表大會了。”
  李長宇頓時警覺了起來,他知道張揚是個一心想往上爬的家夥,提起這檔事該不會想讓自己給他『操』作個鄉長幹幹吧?他微笑道:“你還年輕,各方麵的經驗還不足,這次剛好是個學習鍛煉的機會。”
  張揚知道李長宇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不過李長宇的推脫又讓他感到有些不滿,他有些不服氣的反駁道:“諸葛亮出山前還沒帶過兵呢,你憑啥一定要我有工作經驗啊!”
  李長宇不禁笑了起來,他隻是想提醒張揚要有耐『性』:“年輕人要耐得住寂寞,隻有紮穩根基才有希望長成參天大樹!”
  張揚這才明白他的真正用意,笑道:“合著你是害怕我找你要個鄉長幹幹!”
  李長宇被他說中了心思,隻是微笑。
  張揚道:“你放心吧,不勞而獲的東西就算得到了也沒什麼意思,我隻是對黑山子的未來變動有些興趣,你肯定知道一些內幕。”
  李長宇饒有興致道:“先說說你的看法!”
  張揚低聲道:“於秋玲最近出鏡頻繁,該不是你們縣領導安排的一匹黑馬吧?”
  李長宇有些驚豔的看了看張揚,這句話充分體現了張揚敏銳的政治嗅覺,對一個剛剛進入仕途沒有幾天的年輕人來說,能有這樣的悟『性』的確難能可貴,李長宇卻並不知道,此前,張揚已經先行接受過美女主播的言傳身教。
  李長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慢條斯理道:“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次的鄉人大代表會議,你隻需做一個規規矩矩的看客,至於發生什麼事情並不需要你去過問。”
  張揚默默咀嚼著李長宇的這番話。
  李長宇又道:“這次從上到下的變動很大,郭達亮隻是一個代理鄉長,紅旗小學失火的事情,雖然胡愛民主動承擔了責任,可是他作為分管消防的副鄉長是不能推卸掉責任的,更何況根據組織部調查的情況,此人雖然是個實幹家,可是缺乏做事的魄力和勇氣,作為一把手並不合適。”
  張揚心中暗笑,郭達亮不合適,難道於秋玲就合適了?那女人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隻怕當了鄉長也很難服眾。
  李長宇道:“你不要小看一個鄉鎮,中國的政治結構在鄉鎮之中已經體現的淋漓盡致,在基層呆的時間越長,你學會的東西也就越多。”
  張揚可不願意在黑山子鄉那個窮鄉僻壤塈b一輩子,有些鬱悶的皺了皺眉頭:“我聽說李書記要去江城了?”
  李長宇笑了起來,這件消息已經傳得很廣,張揚聽說也極為正常,他點了點頭道:“市堿O有這個想法,不過我的工作調動並不會影響到你的未來發展。”這句話等於明確的告訴張揚,你隻要踏踏實實的幹,我以後還會繼續罩著你的。
  張揚其實很想早日離開黑山子,可他又不想向李長宇提出這個要求,其中固然有自尊心在作祟,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張大官人想做出一點成績給別人看看,證明自己也是有工作能力的,也是很適合在官場中繼續走下去的,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連黑山子這塊窮鄉僻壤都玩不轉還談什麼做大事做大官呢。
  李長宇提醒張揚道:“你既然主動把紅旗小學重建的任務承擔了下來,就要把工作落到實處,務必做到最好,安誌遠老先生最近會回春陽一趟,我估計可能是在清明以前,假如你的工作不讓他滿意,後果想必是嚴重的,不過假如你的工作得到了他的嘉許,那麼對一個年輕幹部而言,這是一筆相當珍貴的政治財富。”李長宇開始的時候對郭達亮將重建任務交給張揚還是有些惱火的,可是後來看到張揚如火如荼的幹勁,他才意識到這次的紅旗小學重建對張揚意味著一個機會,假如張揚能夠圓滿的完成這件事,加上張揚新近的一係列政績,自己就能夠獲得足夠的『操』作空間,張揚在官途上更進一步也絕不是癡人說夢。
  李長宇本不想過多的提起自己即將麵臨的升遷問題,可吃飯的時候蘇老太還是主動提起了這件事,現在蘇老太已經完全把張揚當成了自家人看待,說這些敏感的事情也沒有任何的避諱,看得出老太太的情緒有些低落:“長宇,我考慮過了,我不跟你們去江城,在這兒住的挺好,我哪兒都不想去。”
  李長宇和張揚對望了一眼,老太太的這句話等於把他即將前往江城上任的事實說了出來,李長宇無奈的笑了笑:“大嫂,等到了那堙A你就會喜歡上那堛滿C”
  老太太居然放下了飯碗,抹著眼淚到沙發上坐下,李長宇看到大嫂哭了,頓時有些手足無措了,慌忙放下飯碗,來到嫂子身邊:“大嫂,有什麼話你隻管跟我說,您別哭啊!”李長宇急得就像一個孩子。
  張揚望著李長宇用手絹幫助蘇老太擦拭眼淚的情景心中不覺生出一陣感動,他看人的標準以孝義為先,無論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既然是人就要懂得最基本的孝義,就要懂得感恩,李長宇在這方麵的表現還是讓張揚欣賞的。
  蘇老太抽了抽鼻子道:“長宇啊,我真不想去什麼江城,反正江城離這兒也不遠,你要是想我就多來看兩趟,總之我是不會跟你去的。”
  李長宇知道大嫂之所以表現的如此抗拒,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老婆朱紅梅,初到江城難免是要住在一起的,蘇老太和朱紅梅之間那是水火不能相容,李長宇想到這一層,也打消了讓老太太和他一起前往江城的念頭,輕聲道:“大嫂,我答應你,你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他這是緩兵之計,等到了江城安頓好了,再找一處清淨宅院把大嫂接過去。
  蘇老太這才高興起來,在李長宇和張揚的勸說下回到桌旁吃飯,老太太和張揚極為投緣,聽張揚聊著鄉堛瑤鴩ヾA不禁勾起了過去的回憶,輕聲道:“清明我也要回老家去看看了。”
  李長宇點點頭,他也存著清明前回老家祭掃先人的念頭,畢竟這次從縣奡ㄓ禸鴠持堙A在政治上又是一個飛躍,按照慣例也是應該祭掃一下先人,向他們在天之靈禱告一番。
  蘇老太忽然想起了左曉晴:“張揚,你那女朋友怎麼沒來?”
  張揚被問得一怔,隨即笑了起來:“大娘,你說哪一個啊?”
  蘇老太笑著用筷子在張揚的頭上輕輕敲了一記:“臭小子,我可警告你,人家曉晴那女孩這麼漂亮,你可不能三心二意的對不起人家。”
  張揚笑道:“大娘,您這是哪跟哪啊!我跟她八字都沒一撇,您別『亂』點鴛鴦譜了。”
  李長宇有意無意道:“那小姑娘的家世不錯,聽說她爸爸是江城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叔叔這次可能要提副市長,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追吧!”李長宇之所以對左家的動向如此關注,主要是因為左曉晴的叔叔左援朝這次也鐵定提升副市長,李長宇已經意識到左援朝肯定會成為自己日後仕途上的潛在對手。
  蘇老太道:“我看她跟咱們張揚蠻般配的,她家世好,咱們家世也不差,她叔是市長,你不是要當市長了嗎?幹脆你認張揚當幹兒子,那不就是門當戶對了嗎?”
  李長宇和張揚同時被嗆了一口,兩人都轉身大聲咳嗽起來,老太太的創意可真不是蓋的!
  再回黑山子張揚明顯感覺到了別人對他的不同,前往鄉『政府』上班的途中,有不少陌生人主動跟他打起了招呼,張揚很快就想明白了,都是那則新聞專訪給他鬧得,不過當政治明星的感覺還是很舒服的,張揚臉上保持著矜持的笑意,既要讓人感到親切,有要和別人保持一定的距離,這種不即不離的感覺很難拿捏,張揚保持這種表情到鄉『政府』門口已經累得不行了,老孫頭眉開眼笑的迎了出來:“小張主任,你現在可成了咱們黑山子鄉的大名人了!”
  張揚笑著扔給了他一盒石林,老孫頭樂接了過去:“上周六開會的時候,王書記還專門點名表揚你呢。”
  張揚心說王博雄的表揚,老子現在根本不稀罕,可表麵上還是謙虛謹慎的樣子:“不過是本職工作,有什麼好表揚的。”
  老孫頭笑道:“小張主任的本職工作是計劃生育,修路那可不是您的工作!”
  張揚想了想的確是那麼回事,不禁啞然失笑。
  回到計生辦馬上聽小魏給他報告了一個好消息,張揚給計生辦換辦公室的申請郭代鄉長已經批下來,隻要張揚發話,他們隨時都可以搬家。
  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拿起小魏給他剛剛泡好的龍井茶抿了一口:“我離開的這段時間鄉埵酗偵繵岍R?”
  小魏笑道:“倒是沒什麼大事,不過張主任提出的那個獎勵方案通報給各村之後,各村的『婦』女主任都反映強烈,她們說過去拖欠的獎金都沒有兌現呢,這次是不會相信咱們計生辦了。”
  張揚笑道:“小魏,你去傳達一個通知,明天咱們在會議室召集各村的『婦』女主任開會!”
  小魏答應了一聲正要去執行,張揚又叫住她:“對了,你姨的情況怎麼樣了?”
  “出院了,說好今天要來上班的!不知為什麼沒來!”
  這時候吳宏進從外麵走了進來,看到張揚慌忙招呼了一聲,小魏關上房門出去了。
  吳宏進關切道:“張主任的傷沒事吧?本來還想去縣堿搷A呢,又不知道你去了哪堙I”
  張揚罵道:“虛情假意,連個傳呼都沒打,這會兒跟我上眼『藥』水來了。”
  吳宏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原本想打的,可是後來看到張主任上了電視新聞,我害怕給您打電話有溜須拍馬之嫌,所以還是當麵問候的好。”這小子的口才的確很不錯。
  張揚眯起眼睛:“工地那堳蝏羆芊H”
  吳宏進笑道:“王書記第二天就兌現了五十塊獎金,還給當天參予搶險的隊員放了一天假,喬四又每人追加了二十塊,現在他們的幹勁可足了!”說起這件事他想起鄉媦勵張揚的五十塊錢還在自己兜堙A慌忙拿出來交給他。
  張揚看都不看就裝在兜堙G“林成武最近沒鬧事吧?”
  吳宏進小聲道:“好像老實了,先前提出的那些材料問題,他乖乖都換回了指定標準材料,工程方麵也很認真細致。”
  兩人正說著話,房門被輕輕敲響了。
  得到張揚允許後,宣傳幹事朱川走了進來,他滿臉堆笑向張揚道:“張主任,林主任請你去小會議室開會!”
  林成斌召開這個小範圍的會議是為了成立選舉委員會的事情,與會者有派出所所長周良順、鄉辦公室主任耿秀菊、計生辦主任張揚、財務科科長劉金成、宣傳幹事朱川、鄉中學校長林子遠。
  張揚知道了會議的主題,馬上就明白看來自己要被吸收到選舉委員會中了,不由得暗暗感歎,老子的能力那不是蓋的,鄉堣j小事情還真離不開我。
  林成斌首先強調了一下即將到來的鄉人大代表大會的重要『性』,然後念了十多分鍾的條條框框,這才轉到會議的主題上:“大家都是黑山子鄉的骨幹,通過代表的推舉,我初步選定你們作為這次選舉委員會的成員。初步的安排是這樣的,由我擔任選舉委員會主任,副主任由耿秀菊同誌擔任,周良順、張揚、劉金成、林子遠、朱川擔任選舉委員會委員,大家有什麼意見?”林成斌透過老花鏡看著眾人。
  朱川率先鼓起掌來,其他人也跟著象征『性』的鼓了幾下。
  “既然沒有意見,那我就接著分配一下選舉委員會的具體工作。”林成斌雙手放在桌上:“周良順同誌負責這次鄉人大代表會議的安防工作,確保這次的會議在平穩和諧安定的氣氛下進行,杜絕一切突發事件的發生!”
  周良順已經不是第一次接手這樣的工作,『摸』出一支煙悠閑自得的點燃。
  “劉金成同誌負責這次人代會的財務統籌支出,所有的運作經費和讚助資金務必要在大會前一周到位,你能夠做到嗎?”
  劉金成的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林主任,你也知道咱們鄉堛滌]務情況……”
  林成斌瞪大了眼睛,煞氣十足的掃了劉金成一眼,將他接下來的話給壓了下去,冷冷道:“所有支出都要給鄉人代會讓路,對黑山子鄉來說,這是我們眼前的頭等大事!”
  聽到林主任這樣說,劉金成不說話了。
  林成斌繼續他的工作安排:“耿主任負責接待工作還有和各村人大代表的溝通工作,這可是重中之重啊!”
  耿秀菊顯然已經從前一陣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愉快的點了點頭道:“林主任放心,我一定把工作做到最好!”
  林成斌『露』出滿意的微笑,轉向張揚道:“小張,我想讓你負責這次會議的後勤保障工作!”
  張揚頗有點受寵若驚的味道,這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差啊,後勤保障顧名思義也就是購購物,打打雜啥的,既不要承擔什麼責任,還有足夠的油水可撈,須知現在鄉『政府』隻要掌握采購權的那幫家夥,無疑不在發票上做手腳,所有人都羨慕的看著張揚,這廝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鄉堛煽X個頭頭對他都是青眼有加。不過張揚卻沒有在公款上做手腳的打算,那點銀子根本入不了張大官人的法眼,他看上的是政績。林成斌把這事兒交給他證明對他的尊重,張揚還是會認真的幫他做好這件事的。
  林子遠負責提供會場,鄉堻怞X適開會的地方就數鄉中學的學生禮堂,每次開大會基本上都要征用他的地盤,朱川負責他的老本行宣傳,這自然沒有任何的問題。
  選舉委員會正式成立之後免不得還要吃一頓飯的,錢自然是鄉堛滌]政撥款,算到會務費中,從這一刻,本年度的鄉人代會算是正式拉開了序幕。
  張揚雖然混到了選舉委員會堙A不過他謹記李長宇的教誨,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紅旗小學的重建工程搞好,做好這件事才是他的最大政績,那位遠在香港素未謀麵的安誌遠老先生對春陽乃至江城和整個平海省都有著相當的影響力,假如伺候不好這位老爺子,恐怕自己剛有起『色』的仕途生涯就要麵臨第一次重大的挫折。
  王博雄和郭達亮都已經知道張揚轉為正式編製的事情,感歎張揚和李長宇親密關係的同時,又對張揚更多了幾分關照,正是張揚的到來,才讓黑山子鄉的政治麵貌大為改觀,讓王博雄和郭達亮分沾了李長宇的雨『露』,不過王博雄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果實,而郭達亮卻仍然處在盲目的喜悅和期待中。
  王博雄不會主動點醒郭達亮,縣堿J然決定把於秀菊作為鄉長的候選人,那就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他不想管,也沒有這個能力管,他雖然還擔任著黑山子鄉的黨委書記,可卻已經學會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問題。
  張揚也不會主動點醒郭達亮,雖說上次他的及時提醒,讓郭達亮躲過了一場災難,可現在看來郭達亮仍然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該他承擔的責任早晚還是要承擔的,更何況張揚已經初步了解官場上的規則,在官場上最忌憚的一件事就是同情心,你保持沉默不害別人就算是仁慈了,至於去幫他,根本沒有必要,提醒他就等於和未來的鄉長於秋玲作對,就等於和未來的副縣長徐兆斌作對,張大官人雖然不怕得罪人,可這種無意義的樹敵他還是不屑於去做的。
  於秋玲更不會提醒郭達亮,在她看來郭達亮從來都不是一個對手,每次看到郭達亮沾沾自喜的樣子,她從心底偷偷發笑,等這廝知曉真相的那一天該會是何等的滑稽,女人的心腸往往和她外表的柔弱成反比,沒錯,於秋玲想到的是滑稽,卻從未想過這個事實會對郭達亮是怎樣殘酷的打擊。
  該來的終歸還是要來的,在距離鄉人代會召開還有十天的時候,縣組織部將候選人的名單最終確定,除了早已經知道內情的王博雄和於秋玲、張揚寥寥幾個人以外,幾乎所有人都被這份候選人名單深深震驚了。鄉長的候選人隻有一個,那就是原黑山子鄉副鄉長兼紀委主任於秋玲,上頭空降了兩位副鄉長,至於郭達亮仍然會繼續擔任他的副鄉長,這份候選人名單也把林成斌弄得目瞪口呆,他甚至專門打電話去縣組織部詢問是不是弄錯了,可最終證實縣堛獄熅阞滌祁六滑f是他這等鄉鎮小吏無法領會到的。
  林成斌畢竟和郭達亮私交不錯,他考慮再三,這樣的事實對郭達亮實在太殘酷了,他擔心郭達亮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想了想先去了鄉黨委書記王博雄的辦公室。
  王博雄聽說是這事兒,馬上就有了推諉的意思,他微笑道:“老林啊,你是人大主任,你是選舉委員會主任,這件事怎麼也輪不到我去向達亮同誌解釋,再說了上級三令五申要黨政分開,我這個搞黨務工作的書記於情於理也不該涉足『政府』的選舉吧?”
  林成斌笑道:“王書記你可不能推卸責任啊,這人代會你也要參加,我隻是主持,真正當家說了算的還是你。”心中暗罵王博雄滑頭。
  王博雄故意板起麵孔:“老林啊,你這個認識有錯誤啊,人代會當然是人民代表說了算,我怎麼能說了算呢?真是,讓別人聽到還以為我搞專政獨裁呢!”
  林成斌鐵了心要拖王博雄一起下水:“王書記,要不咱還是上個會吧,這件事我害怕達亮同誌接受不了。”
  王博雄抽出一支香煙,卻沒有點燃,他正要說話,電話響了,於是向林成斌充滿歉意的笑了笑,拿起了電話,電話是縣組織部打來的,讓他在人代會召開以後做好去稅務局上任的準備,在此期間要安定情緒,做好黑山子鄉人代會的工作,爭取交出一份圓圓滿滿的答卷。王博雄根本沒想到幸福會來得如此之快,嘴塈t著的那支香煙也顫抖著掉了下去,他聲音激動地回答道:“賈部長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組織的期望……”這句話是站起來回答的。
  聽話聽音,林成斌何等的老道,從王博雄的表情和這番話中已經推測到這廝一定遇到了什麼大好事,可人家不願說,自己總不能開口問,心中對王博雄也升起不小的佩服,此前從未聽說過他有什麼風吹草動,這位王書記隱藏的果然夠深。
  王博雄放下電話,臉上的激動和興奮仍然沒有完全褪去,好一會兒才想起旁邊坐著林成斌,咳嗽了一聲,拿起煙盒給林成斌上煙。
  林成斌也不跟他客氣,接過香煙點上,話題又扯到郭達亮身上:“王書記,達亮這件事你看……”
  王博雄現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一改剛才推諉的態度,點了點頭道:“這樣吧,咱們倆一起去找達亮同誌談談,希望這件事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郭達亮聽林成斌宣布完縣組織部的決定,整個人默默坐在那堙A王雄深表同情的給他上了一支煙,郭達亮想要去『摸』火機,可哆哆嗦嗦『摸』了幾次都沒有『摸』出來,林成斌慌忙拿出自己的火機給他點上,郭達亮用力抽了一口香煙,頭低了下去。
  王博雄和林成斌臉上都帶著深表同情,愛莫能助的表情,這種表情無需偽裝,兔死狐悲,看到郭達亮被人玩弄到這種地步,誰都不會興起取笑他的心思。林成斌是要退的人了,什麼事情都已經看開了,越是過來人越能體會到郭達亮此時心中的悲痛和絕望。王博雄的提升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所以他已經開始學會從上到下來看問題,想想自己的幸運,更感到郭達亮命運的悲慘,都是一個鄉的幹部,咋命運的差距就這麼大呢?
  郭達亮手中的煙灰留了老長,直到煙灰悠悠『蕩』『蕩』飄落在地上,他才抬起頭,臉上帶著驕傲和自信的笑容,他認真的對林成斌和王博雄道:“謝謝各位領導,謝謝組織對我的信任,我以後一定會在鄉長這個位置上兢兢業業,認認真真的做好工作,我會帶領鄉『政府』的全體幹部,帶領黑山子鄉各村基層幹部,踏踏實實的做好上級領導布置的工作,利用現有資源,有效的開發黑山子鄉的傳統優勢,讓我們黑山子鄉的七萬多老百姓早日摘掉貧窮這頂帽子,我會帶領他們一步步富起來,在我任職的未來三年間,我會讓黑山子鄉的麵貌有一個根本上的改變。”
  王博雄和林成斌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絲惶恐,郭達亮的這番話好像是在進行著鄉長的就職演說,郭達亮這是怎麼了?
  郭達亮伸出手去用力和林成斌握了握:“林主任,謝謝你多年來對我的幫助,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林成斌目瞪口呆的看著他。郭達亮放開林成斌的右手,又握住了王博雄的雙手,用力搖晃著,他充滿熱忱的說:“博雄書記,我主持鄉『政府』工作後,希望咱們能夠成為工作上的好搭檔,好夥伴,……不……咱們一定可以成為工作上的好搭檔,把黑山子鄉的麵貌徹底改觀!”
  王博雄感覺到心堜艙M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他說不出現在的感受,可是他腦子堳o清清楚楚的認識到,郭達亮瘋了!
  林成斌也明白郭達亮出了問題,可是他並不願意相信郭達亮發瘋的事實,他苦口婆心的勸慰著:“達亮同誌,你冷靜一下!”
  郭達亮臉上保持著謙和的微笑:“兩位領導放心,我不會因為組織上對我的信任而感到驕傲,在鄉長這個位置上,我一定會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隻有做好自己的帶頭作用,才能調動各位副鄉長的積極『性』……”
  王博雄再也不忍聽下去了,他拍了拍郭達亮的肩膀,轉身走出門去,來到走廊迎麵一股涼風吹到他的臉上,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內心中一股前所未有的苦澀宛如大地龜裂的裂紋一般迅速蔓延到他身體的每一部分,剛才升遷帶給他的快樂已經變得無影無蹤,王博雄閉上眼睛,假如自己和郭達亮易地相處,自己能不能承受住這樣的打擊呢,他一直都知道官場的殘酷,卻從未見過眼前活生生血淋淋的一幕,他將永生難忘……
  

Snap Time:2018-10-18 22:08:04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