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十五章感情是把雙刃嬌(1)


    第三十五章【感情是把雙刃劍】(1)

    刁德誌還沒悟,四名旁觀的保鏢卻已經悟了,感情咱們老板隻是在西樓鄉牛『逼』,離開了那一畝三分地啥也不是。

    海蘭把張揚送到了電視台門口,不無嗔怪道:“你啊你,到哪兒都改不了惹是生非的脾氣,人家說了幾句不該說的話而已,至於把人打成那個樣子嗎?”

    張揚微笑道:“我不許任何人侮辱你!”

    海蘭心頭一種異樣的感覺流過,又有如一團棉花堵在嗓子眼,癢癢的十分難過,她早已認為自己不會再為任何人任何事感動,可是張揚看似蠻橫的作為實則是為了保護她,她明白此刻心中的那種感覺就是感動,海蘭看著張揚年輕而真誠的麵孔,微笑道:“傻小子,別忘了你是國家幹部!”

    “一個連女人都不願保護的人又有什麼可能去做好國家幹部?”

    海蘭黑長如簾的睫『毛』低垂下去,用幾不可聞的聲音道:“今晚我在家等你……”說完轉身就向電視台逃去。

    張大官人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隻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我還就不信不能通過那啥……到達你的內心深處。

    薑亮和手下的兩名警察開著警車經過張揚的身邊,他落下半截車窗,笑著對張揚道:“小張主任,上哪兒啊,要不要我稍你一段。”

    張揚笑著向他敬了一個禮道:“薑隊,不好意思啊,老是給你添麻煩,改天有空我請你喝酒,咱哥倆好好聊聊。”

    薑亮暗想道,你不給我添麻煩我就謝天謝地了,微笑著點了點頭道:“沒問題!”

    張揚經過了這幾次爭端也明白了警務係統多倆朋友的必要『性』,很真誠的把自己的傳呼號留給薑亮,薑亮也把傳呼號留給了他,這就算聯係上了,張揚原沒打算上薑亮的車,薑亮也隻是跟他客套客套,隊還有其他任務,寒暄了兩句就開車走了。

    張揚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鍾,正準備打輛車去縣人民醫院找左曉晴,卻看到一輛黑『色』豐田佳美從麵開了出來,車是刁德誌的,他從窗口『露』出那張紅腫不堪的麵孔,用大哥大的天線指著張揚罵道:“你他媽給我記住!”

    張揚笑了起來,這廝真是不長記『性』,剛剛那頓看來沒把他打改,他俯下身從地上撿了半截磚頭,然後瞄準了佳美車,刁德誌已經意識到他要幹什麼,嚇得大聲叫道:“快走,快走!”

    汽車提速快,張大官人扔出的磚頭更快,半截磚頭結結實實砸在佳美車的車頂上,隻聽到!地一聲,車頂被砸出了一個大大的深坑,刁德誌雖然心疼可是考慮到張揚強悍的戰鬥力,也不敢下車跟他理論,隻能窩著一肚子的火灰溜溜走了。

    張揚來到縣醫院的時候在門前居然又遇到了宋思德,因為惦記著趙靜保送名額的事情,所以張揚主動走了過去,笑著跟他打招呼:“宋校長,這麼巧啊?”

    宋思德顯得有些愁眉苦臉,看都沒看張揚就匆匆走了進去,張揚受到如此冷遇自然有些惱火,麻痹的不就是一個校長,有什麼可牛『逼』的,張揚望著宋思德遠走的背影,暗自腹誹了一通。不過這件小事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來到門前公話給左曉晴打了一個電話。

    左曉晴一直都在等著張揚的電話,接到電話後第一時間從醫院出來,她今天出科考試成績不錯,心情也相當的好。

    張揚站在馬路的對麵,看著身穿黃『色』帥甩帽衫藍『色』牛仔褲的左曉晴走出醫院的大門,張揚笑著迎了上去。

    左曉晴看著他,紅潤的雙唇彎出一個可愛俏皮的弧度,美眸之中『蕩』漾著溫柔的眼波,兩人雖然沒有什麼親切的表示,可是心中都感受到來自對方潤物無聲的溫情,左曉晴的睫『毛』垂了下去,看著腳尖,小聲道:“你沒回去?”

    “想見你所以就沒走!”張揚輕聲道。

    左曉晴並沒有感到肉麻,心中反而感到一陣難以描摹的欣喜:“我餓了!”

    張揚笑了起來:“知味居怎麼樣?”

    左曉晴點點頭。

    張揚揮手想要欄車,左曉晴卻柔聲道:“沒多遠,走過去吧!”

    兩人肩並肩沿著人行道靜靜走著,道路旁的樹木已經在春風中變得鬱鬱蔥蔥,張揚內心的情竇也如同吐嫩的新芽般迅速萌生和成長著,他伸出手去,輕輕握住左曉晴的小手,左曉晴咳嗽了一聲,望向遠方的美眸中『露』出的卻是會心的笑意。

    春風輕柔,這樣的季節,這樣的天氣原本就容易讓人們的心中滋生出溫馨雋永的情意,尤其是像張揚和左曉晴這樣的年輕男女,春風帶給他們溫情,春風帶給他們希望,左曉晴在心底深處已經悄然決定要去迎接這段開始萌芽的感情,可是她臉上的甜蜜卻因為一個人的出現而突然消失。

    田斌身穿黑『色』真皮獵裝,軍綠『色』的警褲,迎麵走來,臉上『蕩』漾著溫暖的笑容。

    左曉晴宛如被灼傷般迅速掙脫開張揚的手掌,咬了咬下唇,怯怯的叫了一聲:“哥!”

    張揚這才明白左曉晴為何會如此慌『亂』,原來不期而遇的這位就是她的表哥田斌,張揚很有禮貌的向田斌笑了笑:“你好,我是張揚!”既然是左曉晴的表哥,張大官人就必須要表現出應有的禮貌和尊重。

    田斌虛情假意的和張揚握了握手:“我叫田斌,是曉晴的表哥!”他然後將目光望向左曉晴:“曉晴,我有件事想跟你談!”他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了,張揚識相的話應該選擇回避。

    張揚有些氣悶,今天這是怎麼了,老子以禮待人,可結果全都是熱麵孔貼了個冷屁股,瞧田斌的做派和氣勢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換句話來說人家當自己不存在呢。倘若在平時張揚肯定不會咽下這口氣,可當著左曉晴的麵,他總不能把這種不快表現出來,張大官人很有涵養的看著左曉晴,他是等左曉晴的反應呢。

    左曉晴猶豫了一下,還是和田斌向前方走去,田斌低聲道:“曉晴,你媽來了!”

    左曉晴一雙美眸睜得滾圓,目光中充滿著錯愕和惶恐,心頭剛剛升起的那點兒柔情和希望頃刻間變得煙消雲散,剛剛萌生的夢想就被現實抽打的支離破碎。

    田斌歎了口氣道:“你上周沒有回家就是跟他一起去了清台山吧?”

    左曉晴沒有承認也沒有否定,美眸之中已經『蕩』漾起了晶瑩的淚光。

    田斌道:“今天小姨『逼』著我帶她過來看你,你放心,有些事我不會跟她說!”

    左曉晴轉身向張揚走去,雖然隻是很短的時間,她的臉『色』卻已經變得蒼白如雪,望著左曉晴突然憔悴的麵容,憂傷而惶恐的目光,張揚內心中充滿了憐惜。

    “對不起……我晚上有事……”左曉晴的聲音如此蒼白無力。

    張揚還給她一個燦爛的笑容:“巧得很,我剛剛收到傳呼,讓我回黑山子開會……”他的謊言很蹩腳,已經下班的點了誰還會找他開會。

    左曉晴眼圈紅了,想說什麼,卻終於還是沒有說出口,轉身跟著田斌上了他的汽車。

    田斌關門的時候遠遠看了張揚一眼,目光中充滿了冷酷和鄙夷。

    望著絕塵遠去的藍鳥車,張揚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他忽然發現,有些事情並不能用拳腳來解決,正如田斌之流對他的鄙視,那是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天生的優越感使然,現在的他還沒有引起別人重視的理由,更談不上任何的尊重,傳呼機響了,上麵顯示出海蘭的留言——等你吃飯!

    其實張揚有一點估計錯了,假如田斌過去沒有對這個黑山子鄉計生辦代主任產生過足夠的重視,可現在田斌已經牢牢記住了他,甚至在田斌知道左曉晴有這麼一位朋友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沒有往男女情意這一範疇上去想,因為張揚的條件和左曉晴相差實在太遠,優秀如左曉晴又怎麼會看上一個鄉的土豹子?田斌錯誤的判斷讓他沒有及時將這一信息反饋給左曉晴的父母,而今天他看到左曉晴和張揚牽手的一幕證明,左曉晴這隻高傲的天鵝竟然對一隻山溝溝土生土長的癩蛤蟆低頭了。

    透過車內的後視鏡,田斌發現左曉晴正望著窗外,雖然看不清她此刻的麵容,可是田斌相信,她一定在哭。身為左曉晴的表哥,他並沒有幹涉她感情的權力,田斌想要舒緩車內壓抑的氣氛,輕聲道:“小姨脾氣不好,你別跟她鬥氣!”

    左曉晴聲音冷漠道:“表哥,你時常來春陽就是為了跟蹤我嗎?”

    田斌無言以對,雖然他有足夠的理由證明自己絕不會無聊到跟蹤一個小女孩的地步,可是他最終選擇了沉默,也許沉默能讓左曉晴的內心好過一些。

    水越喝越冷,可酒呢?張大官人坐在橫跨春水河的拱橋之上,一瓶二鍋頭已經見底,他將空空如也的酒瓶扔到了河,望著漂浮在水麵上的酒瓶,忽然感到無盡的空虛和寂寞,一直以來他都在嚐試著融入這個全新的世界,可是現在卻發現,有些差距並非是短期內可以消除的,無論他擁有怎樣的能力,無論他擁有怎樣的信心,在時間的麵前卻不得不折戟沉沙。

    張揚覺得自己很失敗,努力了這麼久,在左曉晴的心中甚至還不如她的表哥更有分量。

    皓月當空,照著張揚孤零零的身影,連他自己都搞不明白,為什麼要在左曉晴的身上投入這麼大的精力和感情,有句話好像是這麼說的,投入的越深,傷得也就越深,張揚閉上眼睛,暗暗提醒自己,女人沒什麼特別,這時候他再次收到了海蘭的傳呼。

    張揚是在九點一刻來到海蘭的家中,海蘭專門準備的一桌菜都已經涼了,打開的一瓶紅酒被她自己喝了個精光,假如不喝醉她是不會再給張揚打這個傳呼的。

    海蘭的這個夜晚無疑也是鬱悶的,她原本想把張揚白天帶給自己的感動委婉的表達出來,卻沒有想到長時間的等待讓心中的感動完全化成了幽怨和憤怒,海蘭搖搖晃晃的打開了房門,一雙赤『裸』的白嫩玉足腳步虛浮,美眸中『蕩』漾著朦朧的醉意,看到門外的張揚,她想要關門,房門卻被張揚抵住。

    海蘭無奈隻能放他進來,端起茶幾上的那杯紅酒還沒有湊到唇邊,酒杯就被張揚奪了過去,海蘭憤怒道:“給我!”

    張揚搖了搖頭,仰起脖子湊在杯口海蘭紅唇殘留的印記上把酒喝幹了,然後低聲道:“我很煩!”

    海蘭看著他,憤怒的目光忽然變得溫柔起來,伸出潔白的手臂,將他高大的身軀摟入自己的懷中,輕輕摩挲著他短短的黑發,就像一個母親撫『摸』著自己的孩子。

    張揚將麵孔埋在海蘭豐挺溫暖的胸膛上,心中的失落漸漸散去,他並不孤獨,海蘭的肉體如此溫暖如此真實,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彼此依偎著,彼此安慰著,海蘭說著含含糊糊的酒話,張揚不搭調的回答著,兩人都沒有聽清對方在說什麼,卻時不時的發出陣陣放肆的笑聲,他們覺得此時很快樂。

    

Snap Time:2018-08-18 01:32:33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