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十三章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1)


    第三十三章【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1)

    外麵的雨絲毫沒有見小的跡象,王博雄找了一個機會提出讓李書記先回黑山子鄉休息,這樣的狀況不知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李長宇以沉默表示同意,反正道路暢通之前是無法返回縣城了,臨行之前在傘下向遠方滑坡的地方望去,卻見張揚打著赤膊正和幾名民工一起分離撬起一塊巨石。李長宇不禁『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他轉向留在現場指揮的王博雄道:“一定要讓他們注意安全!”王博雄點了點頭,恭敬地把李長宇送上汽車,

    因為山體滑坡幾乎堵塞了整個路麵,再加上其中有不少的巨石,清理起來十分的麻煩,雨越下越大,臨近天黑的時候,發生了二次滑坡,雖然沒傷到人,可是剛剛清理出的那點兒路麵又被堵上了。

    張揚和他的搶險敢死隊也暫時回到商店中休息,工作暫時由周良順和那些警察頂上,張揚喝了口熱水,王博雄笑著向他走了過來,張大官人不禁有些納悶,鄉出了這檔子事這廝怎麼還笑得那麼陽光燦爛?該不是腦子受不了刺激吧?他哪知道人家王博雄正想著不久以後稅務局局長的位置,心美呢。

    王博雄拍了拍張揚濕漉漉的肩膀道:“小張啊,辛苦了!”然後又向那十多個赤膊上陣的民工道:“大夥兒辛苦了!”

    喬四大笑道:“不如王書記陪領導辛苦!”,身後一群人全都笑了起來。

    王博雄現在心情大好,自然不會跟他一般見識,笑道:“這叫各盡其責,你們奮戰在第一線,我負責做好你們的後勤工作,有什麼需要,隻管說!”

    這邊正說著話呢,副鄉長於秋玲帶著一輛麵包車趕過來了,因為知道了於秋玲即將成為鄉長的事情,王博雄不覺重新估量了一下這女人的能力,看來這次她能夠突然冒頭十有八九和她男人工商局長徐兆斌有關,王博雄想到自己在黑山子鄉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可呆,當然不會興起和於秋玲鬥爭的念頭,笑著向於秋玲打了個招呼。

    於秋玲臉兒紅撲撲的多少有了幾分媚『色』,她大聲道:“同誌們,你們辛苦了,我們從鄉給你們帶好吃的來了!”

    一提到吃,那幫民工都歡呼起來,喬四大聲道:“於副鄉長,有酒嗎?”

    “有,咱們春陽的春陽大曲,兩箱呢……”她的話又被歡呼聲打斷。

    隨車前來的幾名鄉幹事已經把食物和酒帶到了小商店,於秋玲不忘提醒道:“喝酒暖身子,可不能喝多,喝醉了可撬不動石頭了。”

    大夥兒同聲笑了起來。

    望著這群赤膊漢子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的情景,王博雄心也不禁升騰起一股暖意,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王博雄也曾經是一位熱血澎湃的青年,可是在長期的官場生涯之中,他昔日的熱血已經不知不覺冷卻,他過往的棱角也已經被歲月磨平,想起自己在黑山子鄉的為官經曆,王博雄竟然找不到任何的亮點,他忽然感到有些慚愧,端起一碗酒:“來!我敬大夥兒一杯!”

    張揚率先響應,喝完這碗酒,張揚抹了抹嘴唇,大聲道:“兄弟們,往大說咱們不能辜負國家和人民的期望,往小了說,咱們也不能辜負了鄉的這頓酒肉,都知道啊……那個咱們鄉『政府』的財政困難,擠出這點錢犒勞咱們不容易!”

    眾人同聲大笑起來,王博雄笑道:“你小子就會寒磣鄉『政府』!”他清了清嗓子道:“隻要今晚能夠清除路堵,我做主,鄉每人給你們發五十塊獎金!”歡聲雷動,要知道在九十年代初五十塊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這點錢自然不會入得張大官人的法眼。

    於秋玲考慮的相當周到,還從鄉給他們帶來了一些紅背心,這是去年鄉召開幹部運動會時候剩下的,當然這並非是出於作秀的目的,紅背心比較醒目,於副鄉長更多的是從安全上考慮,再說這幫彪悍的漢子一個個赤『裸』著上身總不是那麼回事。

    張揚穿上背心,大聲道:“兄弟們,為了黑山子的老百姓,咱們幹!”

    喬四跟著喊了一嗓子:“使出你們吃『奶』的勁,隻要這狗日的路通了,我再給你們每人加二十塊獎金!”

    “好!”

    王博雄被這群漢子表現出的粗獷雄『性』和激情感染了,他激動地跟了出去,冒雨加入了搶險隊伍之中,可能是太激動的緣故,剛走出兩步一腳踏到水坑之中,腳脖子一陣劇痛,居然把腳給崴了,張揚苦笑著看著這位王書記,狗日的出師未捷身先死,看來政績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本錢去撈的,喬四向王博雄大聲道:“王書記,你回去休息吧,天塌下來,有我們這幫爺們兒頂著!”

    王博雄苦著臉點了點頭,心卻罵喬四頭大無腦,瑪麗隔壁的,合著你們都是爺們,老子是老娘們嗎?

    張揚的搶險敢死隊一上來,周良順和他的部下馬上撤退,他們雖然是警察,可是真正幹起活來遠遠不及喬四手下的這幫民工利索,卻見風雨之中,二十個高大魁梧的漢子昂首挺胸走向前方,身上的紅『色』小背心早已被風雨濕透,包裹著他們健美而有充滿力量的體魄,這是怎樣一幅激『蕩』人心的場麵。

    張揚大吼一聲:“嗨!”,眾人同聲應和,這一刻他們的血『液』沸騰了,雄渾的聲音在空山風雨之中久久回『蕩』。

    晚上八點鍾的時候,他們終於清理出了一條一米多寬度的路麵,照目前的進度恐怕要奮戰兩三個才能將這條道路完全貫通。開始的時候派出所的人還能跟他們輪班,到了後來那幫警察都撐不住了,幹脆跑到車區躲懶,張揚把搶險隊分成了兩組施工。

    有了這條一米多寬度的通道,滯留在商店內的乘客已經開始轉移,通過電話聯係,春陽縣派車在另外路堵的另外一邊把乘客接走。周圍漸漸變得冷清了下來,春雨仍在沒完沒了的下著,九點鍾的時候一輛來自春陽電視台的采訪車抵達,因為滑坡路段還無法允許汽車通行,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扛著采訪設備來到了搶險現場。

    負責這次采訪的居然是美女主播海蘭,她身披紅『色』雨衣,望著風雨中正在燈下搶險的那群漢子,海蘭心中感慨著,這個世界上畢竟還有願意無私奉獻的人們,很快她就發現了張揚矯健的身影。

    此時張揚正和七八個漢子一起撬動著石塊,大聲高喊著口號:“一、二、三!”健美的肌肉輪廓隨著身體的力量不斷起伏著,擋在道路上的巨石終於開始鬆動。

    海蘭望著張揚的身影,明澈的美眸中流『露』出一絲暖意,其實今晚這個外出采訪任務本來並不屬於她,可是誰都知道這是一個苦差事,海蘭卻主動提出要過來,因為她聽到事件的發生地點在黑山子鄉,頓時就想到了張揚,自從上次在春陽分手以後,這家夥果然按照自己的叮囑,沒有給她打電話,也沒有主動上門找她,更過分的是這廝居然連個傳呼都不知道打,看到張揚那種莫名的溫馨,讓海蘭意識到,其實她對這位小弟弟還是很牽掛的。

    “可以開始了嗎?”攝像大聲問。

    海蘭點了點頭,除下雨衣的帽子,稍稍整理了一下發型,在風雨中麵對鏡頭開始聲情並茂的直播:“各位觀眾,你們好,現在我是在黑山子鄉清台山204國道路段向您直播報道……”

    說是直播,可受到轉播條件的限製,這段新聞是要放在明天播出的。

    海蘭說完了開場白,向搶險現場走去,下麵她要進行現場采訪。

    巨石在那群漢子的努力下終於被成功撬起,緩緩滾動著落下了山崖,張揚和喬四興奮地同時跳起,雙掌重重擊打在一起,就在這時他看到了正向自己走來的海蘭。

    她身穿紅『色』雨衣,深藍『色』雨靴,黑『色』的短發被雨水已經完全淋濕,雨水沿著她的發梢一滴滴往下流淌,秀眉彎彎,兩泓如同山泉一樣動人的美眸『蕩』漾著溫情和嫵媚,柔唇彎起矜持的笑意,宛如一朵雨夜中綻放的嬌豔玫瑰,一幫漢子都看得傻了。女人美到了一定的程度再想提高那就要靠氣質和風情,海蘭無疑是最具風情的那種。

    張揚清晰地聽到喬四幾個咽口水的聲音,不得不感歎女人美貌的殺傷力之強大。

    海蘭正要說出原本想好的那段話,可是忽然發現張揚的笑容收斂了,目光中流『露』出關切和緊張,突然他獵豹一般竄了上來,展開臂膀向海蘭撲去。

    海蘭懵了,心說這廝有『毛』病啊,現在是當著攝像頭,等於當著春陽幾十萬老百姓的麵,你怎麼就學不會低調呢?

    喬四和那幫漢子心卻是對小張主任無比的佩服,麻痹的,人家小張主任這才叫純爺們,看到女人漂亮就他馬上就撲過去,有種,夠爺們!真漢子!可是他們馬上就看清一個拳頭大小的石塊從山崖上滾落下來,雖然石塊不大,可是從這麼高的地方滾下,砸在人的身上後果也會不堪設想。

    張揚用身體護住海蘭,原地一個旋轉,海蘭紅『色』的風衣在靜夜中無聲綻放,石塊擊中了張揚的後背,發出蓬!地一聲悶響,其實以張大官人的身手,他是完全可以避過這塊石頭的,可是在他勇敢的衝出去英雄救美的時候,腦海中卻瞬間產生了一個主意,既然做英雄就要做到底,必須讓自己的形象更加的完美感人,最好感動的海蘭眼淚稀嘩啦的,從此以後一顆芳心非君莫屬,這廝多少有點故技重施的意思,其實他上次對左曉晴的苦肉計並沒有起到太好的效果,可是他還是樂此不疲。

    擁住海蘭柔軟的嬌軀,張揚鼻息中飄入海蘭淡淡的體香,他忽然想起某本書上說過,體香每個人都存在,不過隻有天然適合交配的異『性』才能夠聞到對方的體香,這樣的異『性』可以達到陰陽互補,水『乳』交融的地步,聯想起他和海蘭之前的瘋狂纏綿,張揚更加確認這個說法的合理『性』。接下來張大官人要裝模作樣的倒下了,隻可惜他抱著海蘭柔軟的嬌軀,石頭的衝擊力更加劇了他們身體的摩擦,張大官人在這種關鍵時刻很不巧的發生了本能反應。

    海蘭圓潤豐滿的玉『臀』敏銳的覺察到突然挺起的硬度,然後看到張揚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雖然明明知道這廝在做戲,可看到他一動不動的樣子心中仍然有些緊張,顧不上地麵的泥濘,跪倒在張揚的身前:“張揚!張揚!”

    喬四和那些搶險隊員也圍了上來。

    張揚仍然繼續著他的表演,可是在海蘭這位專業級人士麵前,他的破綻幾乎無處不在,尤其是褲襠上鼓起的那塊硬度仍然沒有完全軟化,雨水早已浸透了他的褲子,盤踞在兩腿之間顯得有些猙獰,好在也隻有美麗女主播注意到了這個細節變化。

    喬四大驚小怪的叫道:“麻煩了,看來得人工呼吸!”幾十雙眼睛同時望向了海蘭,海蘭被這群漢子看得有些發『毛』,總不成讓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給小張主任做人工呼吸啊,她輕輕搖晃著張揚的肩頭,趁著周圍人不注意,左手狠狠在張揚的手臂上掐了一把,張揚痛得悶哼了一聲,這才明白自己的表演已經被海蘭撕破,隻能見好就收,裝出如夢初醒般睜開雙目,這廝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險情排除了嗎?兄弟們,我們繼續幹,一定要在天亮前打通道路……”

    海蘭看著這廝小兒科的表演簡直是哭笑不得,什麼人這是,這種時候居然用這種誇張的表演手法,傻子都能看出這是假的。

    

Snap Time:2018-07-18 08:42:39  ExecTime: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