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十二章縣來了考察團(1)


    第三十二章【縣來了考察團】(1)

    張揚應了一聲,對李長宇不覺又生出幾分好感,說實話,李長宇除了身體的某方麵有點差勁,總體來看還是一個做實事的好官。張大官人始終認為,評判一個官員的標準不應該以作風來衡量,人家有幾個老婆有幾個情『婦』,那是人家的自由,隻要人家能踏踏實實的為群眾做事,這點兒『毛』病根本不算啥,再說了,官場中壓力這麼大,總得讓人家領導找到舒緩壓力的方式不是?想想大隋朝那會兒,哪個七品縣令不是三妻四妾,誰成想現在管的人多了,權力大了,老婆卻隻需找一個了,別說老婆,就是孩子也隻能生一個,不然還要自己這個計生辦主任幹啥?放下電話張揚的腦子就開始胡思『亂』想著,忽然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鄉黨委書記王博雄並不在黑山子,這種關鍵的時候,他不在場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張揚想起不久前王博雄還專門向自己暗示要和李長宇單獨見麵,這下可好,不等他去見人家,李長宇親自來黑山子見他了。

    考慮再三,張揚還是決定給王博雄打個傳呼,畢竟從他到黑山子工作以來,王博雄一直都很關照他,於情於理都應該通知他一聲,而且王博雄正處於困境之中,自己通知他,也就有施恩的成分在內,得人恩果千年記,王博雄和自己的關係肯定會更近一層。

    王博雄收到這個傳呼的時候還在春陽縣城的家,他馬上給張揚回了個電話,確信消息屬實,二話沒說,出門打了輛車直奔黑山子鄉而來。

    李長宇是吃完午飯以後才動身的,這給王博雄充分的準備時間,可是王博雄從平時對李長宇的了解就知道,這位李書記十分低調務實,平時最討厭的就是下級官員做表麵文章,而且張揚特地囑咐自己,要做到該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想必這是李書記的原話,王博雄通過今天的事情更對張揚多出了一份感激,看來自己平日對張揚的關照沒有白費,關鍵的時候,人家恰到好處的幫了自己一把。

    李長宇一行一共乘坐兩輛車來到黑山子鄉,一輛是李長宇的桑塔納,還有一輛是十二座的豐田麵包,李長宇也坐在麵包車內,桑塔納麵反倒是劉海濤一個人開著空跑。

    郭達亮等一幫鄉幹部完全沒有接到通知,剛才隻是覺得王博雄回來的突兀,現在看到檢查團來到鄉,這才知道王博雄為什麼會突然回來,一個個對王博雄都頗有微詞,這王書記也太那個了,縣來檢查團竟然連招呼都不打,難道我們被抓了『毛』病,你這個一把手臉上能好看?他們又怎麼知道,王博雄是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才做出的這個決定,現在王書記一心想的是攀上李長宇的高枝,黑山子鄉他已經不想再呆下去,這次的大字報事件把他搞得筋疲力盡,隻要留在黑山子鄉,他和耿秀菊的關係就可能隨時被別人拿來做文章。王博雄覺得自己還年輕,還有更進一步的可能,他不想因為這段曖昧的關係,毀掉自己未來的仕途。多數男人都會在事業和感情之中選擇前者,畢竟一個沒有事業的男人更沒有資格去談感情,事業是一個男人在社會上立足容身的根本,有了事業才會有其他。

    王博雄迎向的是那輛桑塔納,不過可惜李長宇卻是從後麵的麵包車中走出來,所以王博雄和黑山子鄉的幾名常委很尷尬的錯過了第一時間迎接縣委書記的機會。

    這次和李長宇同來的還有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劉繼文,負責農業工作的副縣長邱廣誌,縣財政局局長牛學東,縣教育局局長王虎,縣計生委主任王紅霞,隨便哪一個來到黑山子都是讓這抖一抖的人物。

    郭達亮才是真真正正的沒有準備,這次被檢查團搞了個措手不及,心對王博雄越發不滿了,假如這次檢查團找到了什麼『毛』病,說不定自己剛剛當上的代鄉長,就要被去掉,去掉的恐怕不是代字,可能連鄉長兩個字也要一並抹掉。

    好在李長宇的表情並沒有任何不愉快的地方,站在鄉『政府』的院子中間,看了看鄉『政府』的辦公樓,轉向隨同前來的財政局局長牛學東:“黑山子鄉『政府』的辦公條件的確太艱苦了。”

    白白胖胖的牛學東笑了笑道:“這樣艱苦樸素的革命作風是要在廣大幹部中提倡和推廣的。”

    李長宇『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暗罵牛學東滑頭,這個財政局長當得膘肥體壯,下麵的財政所一個個餓得瘦骨嶙峋,如果他繼續在春陽幹幾年,說不定會動心思敲打敲打這個牛胖子,可他升遷在即,對於樹敵打壓已經沒有了太多的興致。

    王博雄終於湊到他的麵前,滿臉謙恭的笑容道:“李書記,你們怎麼突然來了,也不通知一聲,我們也好作出準備。”

    李長宇笑著向同行人道:“你們看看,你們看看,這才是廣大幹部的普遍作風,通知你們幹什麼?通知你們作假啊?我們要看的就是黑山子鄉真實的情況,原汁原味,不經加工的。”

    一群人同時笑了起來。

    笑聲衝淡了緊張拘束的氣氛,王博雄和郭達亮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李長宇的突擊檢查並不是來找他們『毛』病的。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按照縣委縣『政府』的預定計劃,是要突擊檢查春陽某個鄉鎮的工作情況的,李長宇忽然想到了張揚,自然也就想到了黑山子,所以就將檢查地點定在了黑山子,原本他都沒打算給張揚打招呼,可是後來又想到這廝的『操』蛋脾氣,害怕他在檢查團麵前鬧出什麼笑話來,於是才讓劉海濤給張揚打了一個傳呼。

    看到這幫鄉鎮官員錯愕驚奇誠惶誠恐的表情,李長宇知道張揚並沒有提前泄『露』他們要來的消息,心中對這廝的欣賞又增加了幾分,每個官員心中都會有幾個自己人,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的自己人,對李長宇而言,在黑山子,計生辦代主任張揚就是他的自己人,盡管他們的相識並不讓人那麼的愉快,可現實已經一步步把他們兩個聯係在了一起,李長宇想起一句話,生活就像強『奸』,既然不能反抗那麼就自由享受,現在他曾嚐試著一步步把他和張揚之間的關係變成一種享受。他和張揚之間的關係是一個求同存異的過程,李書記已經做好了長期鬥爭的準備,生存於官場之中,他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大大小小的鬥爭,也已經學會了去享受鬥爭的過程,他深信在他和張揚的鬥爭之中,自己會成為最終的勝利者。

    短暫的寒暄過後,李書記馬上把話題轉到了這次前來的工作上,在前來黑山子的途中,他已經針對這次的檢查做過明確分工人大常委會主任劉繼文負責檢查黑山子鄉代表大會和選舉委員會的準備情況,副縣長邱廣誌負責抽查春種情況,其他幾人也各司其職,李長宇最關心的還是紅旗小學的重建情況,他提出去紅旗小學看看。

    王博雄自然要陪同左右,反倒是原來主抓紅旗小學重建工作的代鄉長郭達亮靠邊站了,不過他也沒閑著,陪著副縣長邱廣誌去臨近的幾個村莊檢查農業情況。

    一行人來到紅旗小學的工地,看到麵正如火如荼的幹著,張揚帶著一個橙黃『色』的安全帽,站在工地正在和喬四裝模作樣的討論圖紙。

    李長宇和王博雄幾乎同時產生了一個想法,這廝在裝『逼』。

    與此同時昏沉沉的天空中劃過一道閃電,然後一個悶雷就在張揚的頭頂炸響,嚇得張大官人慌忙縮了縮脖子,難怪說做人莫裝『逼』,裝『逼』被雷劈。轉過臉來,看到李長宇,臉上變幻了從驚詫到欣喜的表情,這廝的表情雖然做出來了,可惜有點過火,有道是過猶不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跟李長宇之間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

    李長宇暗罵,讓你狗日的還裝,剛才打雷怎麼沒把你劈死!

    以張大官人現在的級別在官麵上是根本偎補上去的,隻能眼巴巴站在那看著王博雄陪同李書記視察整個工地。

    李長宇一邊傾聽一邊點頭,看來對目前的工作進度還十分滿意,他低聲道:“以現在的進度,月底能夠竣工嗎?”

    王博雄愣了愣,這重建工作他都交給了郭達亮,而郭達亮又把權力下放給了張揚,具體的事情必須問張揚才能知道,他向張揚招了招手,張揚這才樂跑了過去,雖然他在心底沒把李長宇當成一盤菜,可是在外人麵前必須把戲演足了,張大官人笑得陽光燦爛:“王書記有事嗎?”

    周圍不少人已經開始腹誹這廝,麻痹的,難怪年紀輕輕就當上了重建總指揮,原來擅長溜須拍馬,多數人並不知道人家小張主任靠的那是李書記。

    王博雄向李書記笑道:“李書記,具體的工作都是小張負責的,工期的事情你可以問他。”

    李長宇何許人也,從開始看到張揚擔任總指揮腦子就開始轉悠,此時心已經完全想明白了,王博雄啊王博雄,合著你們這幫狗日的怕在紅旗小學的事情上擔責任,所以把這個燙手山芋交給了張揚,別人不知道張揚背後有我罩著,你他媽能不知道嗎?知道還讓張揚頂雷,那不就是等於間接把雷撂在了我頭上,麻痹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李長宇這邊聽著張揚的介紹,臉上的笑容卻突然收斂了,表情也如同此時的天氣一樣陰鬱下來:“月底之前能夠竣工嗎?”

    張揚回答道:“李書記,現在我們是兩支施工隊同時在進行重建工作,月底之前應該能夠完成鄉紅旗小學的重建工作,至於其他各村的紅旗小學,我們也會隨後進行重建。“

    李長宇晴轉多雲的臉上已經變得陰雲密布,他疾言厲『色』的斥道:“你是怎麼幹工作的?效率如此低下?你知不知道,你這邊耽誤一天的工期,孩子們就一天要在外麵上學,耽誤一天重建,孩子們就要在危房中多上一天,我看你這個小同誌工作的熱情有問題!”

    張揚一開始並沒有反過味來,麻痹的我找你惹你了,老老實實陪著笑臉給你匯報工作還挨了你一頓罵,當著這麼多人,你也太不給我麵子了,他就沒想到一個鄉計生辦代主任在縣委書記麵前根本沒有麵子可言。

    李長宇怒氣衝衝的轉向王博雄:“博雄同誌,大膽啟用年輕幹部不錯,可是也要考慮到他們的工作經驗尚淺,如何能夠擔當這麼重要的責任?萬一出了事情還是一樣要追究你們的責任。”這句話明白的告訴了王博雄,你他媽不是想通過張揚來捆綁我頂雷嗎,休想做夢!

    王博雄的臉青一陣白一陣,讓張揚頂雷的主意可不是他出的,他畢竟政治上的修為遠勝於張揚,李長宇罵張揚那會兒,他就悟了,感情人家是指桑罵槐呢,明著罵的是張揚,暗威脅的是自己,王博雄在這件事上的確很冤枉,不由得恨起了郭達亮,你狗日的有『毛』病啊,也不稱稱自己的斤兩竟然想拖李書記下水。

    張揚也明白了,原來人家李書記這是關心自己,有個詞兒叫啥……指桑罵槐,對!就是指桑罵槐。

    

Snap Time:2018-01-17 19:20:48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