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十一章找虐我就滿足你(2)


    第三十一章【找虐我就滿足你】(2)

    林成武是含著眼淚把剛才的屈辱經曆告訴林成斌的,林主任不吭不響的喝著他的鐵觀音,等林成武說完,這才罵了一句:“你出息了,翅膀硬了,做任何事之前都不用跟我商量了?”

    林成武以為他哥說的是他給張揚送錢的事情,他有些委屈的說道:“以往都是這個路子,原本這件事是鄉定下來的,最早是胡愛民負責,我當然少不了他的好處,可誰成想一轉眼鄉長變成了郭達亮,我也沒虧待他,誰又能想到郭達亮收了我的好處卻把這件事交給了張揚,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腦子是不是被驢踢了,紅旗小學重建的事兒跟計生辦挨得上嗎?”

    “你腦子才被驢踢了呢!”林成斌怒不可遏的罵著,他重重把茶杯頓在桌上,站起身指著林成武的鼻子:“讓我怎麼說你,你給人家送錢,人家不搭理你,你心還不明白?還不知道趕快到我這兒說一聲?居然自作主張把工程給停了,你以為你是誰?那紅旗小學的事情牽涉麵多大?胡愛民是怎麼下去的?李振東是怎麼落到現在的下場?郭達亮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推給張揚?你有沒有想過啊?”

    林成武小聲嘟囔著:“不就是蓋個小學嗎,哪有那麼多的麻煩事,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接這個工程,又沒幾個錢賺。”

    “你不接最好,麵的事兒已經夠『亂』了,你跟著摻和什麼?非得把我禍害進去才甘心嗎?”

    可現在讓林成武罷手,顯然是不可能的,他心有不甘的叫喚著:“我前期工程都已經開始了,材料也進場了,他張揚不能這麼幹啊,說讓人頂替我就頂替我,以後咱們兄弟倆臉還往哪兒擱?”

    林成斌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是你我是我,別什麼事都帶上我啊!”

    林成武的口氣完全軟了下來:“哥,我看這次還得你出麵,你是鄉人大主任,他再怎麼著也得給你麵子是不是?”

    林成斌罵歸罵可心還是向著自家人的,仔細想想自己和張揚之間一直都沒有什麼矛盾,而且通過郭達亮的引薦彼此間表現的還算友善,再說了,馬上縣鄉召開人大會議,張揚的代表名額不還得靠自己張羅,如果自己開口求他,想來張揚應該給他這個麵子。可林成斌又想起自己是人大主任,張揚隻不過是一個沒有編製的計生辦代主任,要是主動找他,豈不是讓這廝以為自己怕了他,考慮到最後還是給郭達亮打了個電話,假如不是郭達亮想推卸責任把這件事推到張揚的身上,也不回造成現在的局麵。

    郭達亮聽說這件事也是一怔,因為正逢星期天的緣故,鄉發生的情況並沒有及時傳到他的耳朵,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後果,郭達亮忍不住埋怨了兩句:“我說老林啊,你那個兄弟也太不懂事了,紅旗小學重建工程的重要『性』不要我提醒了吧,現在趕工期都怕不能及時完成,他倒好,居然敢停工,這不僅僅是給小張作對,這是不給我們鄉『政府』麵子!真要是鬧出事情來,最後不還得咱們鄉『政府』來埋單?”

    林成斌聽出郭達亮與日俱增的官威,心中有些不爽,這他媽才當上了一個代鄉長就成了這個樣子,日後要是成了鄉黨委書記那還了得?心中腹誹著,嘴卻是不能說出來的。他咳嗽了一聲道:“老郭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剛才已經狠狠說了成武一頓,可小張主任把合同給撕了也太……”他本想說猖狂來著,可想起郭達亮和張揚的關係,這個詞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郭達亮可能是也覺著剛才自己的口氣有些過了,畢竟林成斌是他的老領導,他低聲道:“這樣吧,我給張揚打個電話,把這件事說開了,至於你兄弟那邊,由你負責,總而言之一定要在規定的時間內,保質保量的把工程給幹完了!”

    林成斌聽郭達亮這麼說,知道這件事應該可以解決,這才放下電話,忍不住罵了一句:“什麼東西,真以為自己如何了?”

    林成武聽出大哥的心情不好,也就沒敢追問。

    林成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方才道:“明天你老老實實給我開工,別再給我添『亂』了。”

    林成武很鬱悶的點了點頭。

    郭達亮還是打電話給林成武求了情,臨了還提出人家林主任正給張揚忙活人大代表的事情呢,張揚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個麵子一定要給他。不過張揚剛剛把喬四的工程隊請進來,總不能轉眼就讓人家走。於是提出讓林成武分給喬四他們一些活幹。郭達亮並不想過多的摻和到紅旗小學重建的事情中來,他表示讓張揚自己看著辦。

    有了郭代鄉長的這句話,張揚當即作出了決定,紅旗小學的教學樓仍然交給林成武繼續建設,至於其他的教室修繕工作全都分給了喬四,這樣一來能加快工程進度,二來對雙方都有了交代。

    林成武鬧了這麼一出,誰成想到最後落得了一個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下場,心自然恨上了張揚,可是表麵上還得和和氣氣的。

    在這件事上張揚覺著自己給足了林家兄弟麵子,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惦記著那個代表的名額,也是因為林成武做建築的確比喬四的工程隊專業。

    周三的例會因為王博雄仍然在縣的緣故,所以由郭達亮主持召開,黑山子鄉現在所有的視線都聚焦在王博雄和耿秀菊的關係上,王書記沒有及時返回工作崗位其中也有躲避風頭的意思。會議的氣氛沉悶而謹慎,除了郭達亮幹巴巴的發言外,與會者都沒有表現出太多的熱情,這種沉悶的氣氛讓郭達亮從心底感到不舒服,如同夏日雷雨前的悶熱,他暗自估『摸』著,希望這場暴風驟雨不會落在自己的身上。

    近期鄉唯一的工作亮點就是在計生辦小張主任的身上,張揚接管紅旗小學重建指揮工作後,建設工作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喬四的中途加入雖然讓很多人感到不解,可是大家也看到正是因為喬四隊伍的加入,大大加快了紅旗小學的重建進度,這也是為了完成在規定的時間內重建紅旗小學的任務。

    林成斌在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做了總結『性』的發言,並著重指出接下來的重點任務是迎接即將到來的縣人大、政協兩會,以及在此之前要召開的黑山子鄉第十屆鄉人大代表會議。

    所有人都清楚對他們而言,縣人大、政協隻不過是走個過場,真正的角逐還是鄉人大代表會議,這屆會議會選出一名鄉長,兩名副鄉長,從現在的形勢來說鄉長的人選已經毫無疑問,肯定就是郭達亮,而這兩名副鄉長的歸屬相對變得撲朔『迷』離起來。按照以往的規矩,副鄉長會由縣指定三名候選人,從三名候選人中行差額選舉,選出其中的兩個,胡愛民的離職,讓黑山子鄉的領導層出現了空缺,而新近黑山子鄉層出不窮的事情,也引起了縣領導的注意,所以這次黑山子鄉的選舉前所未有的牽動了許多人的注意力。林成斌又宣讀了一些鄉人大代表的選舉章程,指出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成立選舉委員會,由選舉委員會籌備選舉工作,最後著重指出這次人大代表大會所有開支由鄉財政支出。

    張揚對即將到來的鄉人大代表會議並沒有任何的興趣,一個鄉長兩個副鄉長,這種好事怎麼也不會落在自己的頭上,畢竟自己根基尚淺,連黨員都隻是一個預備的,隨著他對體製的了解,也清楚了凡事不能一步登天的道理,就算縣委書記李長宇一心一意的幫他,也得做出成績才能破格提拔他,不過以張揚現在的職位和權力,當選鄉人大代表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例會結束以後,張揚抽空去了趟鄉衛生所,探望了仍然在住院養傷的耿秀菊。

    在病房門外就聽到耿秀菊爽朗的笑聲,看來她恢複的不錯,走入病房看到耿秀菊和小魏坐在床上,兩人不知聊著什麼不停開心大笑著,看到張揚,小魏怯怯站起身來,臉兒居然有些紅了,叫了一聲張主任,慌忙給他搬凳子。

    張揚笑道:“聊什麼那麼開心?”隨手將帶來的一袋水果放在床頭櫃上。

    小魏紅著臉道:“我去打水!”拿著熱水瓶逃了出去。

    耿秀菊笑眯眯道:“在說小吳呢!”

    “哪個小吳?”

    “就是你們計生辦的吳宏進!”

    張揚經她一提醒馬上明白了,笑道:“怎麼?這麼快兩人就勾搭到一起去了?”

    “呸!你說話怎麼那麼流氓?”耿秀菊顯然又恢複了過去的潑辣『性』子。

    張揚笑了笑:“耿姐,身體好些了嗎?”

    耿秀菊點了點頭:“基本上已經好了,隻是人在這呆久了反倒不想出去,害怕聽外麵的人『亂』嚼舌根子。”

    “有些事情早晚都要去麵對的。”張揚一語雙關的說。

    耿秀菊歎了口氣,充滿感激道:“上次的事情多虧了你了,幸虧你幫我瞞住了陳雪。”

    “小事一樁,別老是掛在嘴上,對了,馬上就要召開鄉人大代表會議了,你難道就打算在這窩一輩子嗎?”

    耿秀菊低下頭去,沉默了好一會方才道:“鄉最近『亂』成一團糟,很多事情看來都跟選舉有關。”

    “這次要選出一個鄉長,兩個副鄉長,耿姐也有機會啊!”

    耿秀菊笑了起來:“我是沒什麼希望的,這個鄉委辦公室主任已經當得天怒人怨,假如我要是當了副鄉長,恐怕有人更要把大字報貼到春陽電視台了。”

    提起春陽電視台,張揚不禁『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算起來他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和海蘭見麵了,所謂的見麵是麵對麵那種,每天晚上張揚都會在電視前收看海蘭主播的夜新聞,不知那位美麗的女主播是否已經淡忘了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一切。

    耿秀菊道:“每次召開鄉人大,都像是打一場仗,這次也不會例外。”她停頓了一下又道:“上屆搞差額選舉,非讓我出來當那個差額的候選人,鄉人管這叫相公,叫望蛋,差點沒被人笑話死,這次我無論如何不受他們擺布了。”

    “什麼叫差額選舉?”張揚有些『迷』『惑』的問。

    耿秀菊從床頭拿出一本《選舉法》:“送給你,自己回去看吧,麵的彎彎繞繞我也糊糊塗的,反正就是一句話,三個人中有個是相公,純粹是陪綁的。”

    張揚道:“郭代鄉長這次可以把代字去掉了。”

    這時候張揚的傳呼響了,他看了看留言署名居然是劉海濤,知道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和李長宇有關,他向耿秀菊匆匆告辭,馬上回到計生辦辦公室內回了一個電話。

    劉海濤接到電話之後說:“下午李書記要去你們那突擊檢查工作!”

    張揚微微一怔,馬上意識到這個電話十有八九是李長宇讓他打的,低聲道:“要不要通知鄉準備一下?”

    “不用,該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李書記最討厭別人弄虛作假。”

    

Snap Time:2018-06-18 23:10:00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