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十一章找虐我就滿足你(1)


    第三十一章【找虐我就滿足你】(1)

    吳宏進建議道:“不如給郭鄉長和林主任打個電話。”

    張揚皺了皺眉頭,郭達亮把這件事交給他,這才幾天就弄出了這麼大的紕漏,假如自己回頭去找他或者林成斌,一定會讓他們覺著自己被林成武折騰的沒有了辦法,這等於是一種變相的示弱,張揚才不會那麼幹呢。他想了想道:“黑山子鄉還有其他的工程隊嗎?”

    “有倒是有,可林成武簽下來的活誰敢接手?”

    張揚冷笑道:“好!沒人敢幹是吧,反正林成武留在這也是跟我『操』蛋,我不如盡早把他請出去,吳宏進,給我去雇幾名農民工,把林成武的設備材料全都給我扔出去。”

    “啥?”吳宏進頓時意識到小張主任動了真怒,這次是明刀明槍的跟林成武幹上一場了。

    “另外給我查查那些建築工人,他們麵究竟有誰超生,每人給他們開一張罰單,狗日的,我還不信治不了他們。”

    吳宏進哭笑不得,這都是哪跟哪,人家罷工你就要在計生上打擊報複人家,可轉念一想,張揚是計生主任,除了在計生上有權利,其他的地方還真不成。

    正說話的時候,杜宇峰走了過來,大老遠就嚷嚷著:“我說小張主任,這車您都用兩天了,也該完璧歸趙了吧?”來到指揮部看到張揚臉『色』不善,不由得愣了愣,一問之下原來是這檔子事,杜宇峰道:“林成武那個人還是有些本事的,這兩年通過他大哥的關係基本上把黑山子鄉的建設工程都拿下來了,錢掙了不少,心卻越辯越黑了。”

    張揚又提起找工程隊取代的事情,杜宇峰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一批人,這人叫喬四,過去因為打架鬥毆蹲過局子,光棍一條,去年才放出來,因為沒有事情好幹,就糾集了一幫小弟兄幹起了建築,不過他蓋的多數都是民房,工程質量一流,此人雖然蹲過監獄,可為人還是有良心的,從不掙昧心錢,在鄉的口碑還算不錯,不過因為沒什麼背景所以鄉『政府』是從來都不用他的。”

    張揚一聽就動了心,讓杜宇峰馬上聯係喬四,可巧喬四正在鄉買東西呢,接到電話就騎著他的挎鬥摩托車趕到了,喬四身高體胖,加上皮膚黝黑,看起來就像一頭站立的黑熊,刮了一個光頭,頭上還留著幾道刀疤,一臉的凶相,難怪不受鄉『政府』待見。

    當年就是杜宇峰把他一手送進的監獄,不過喬四並不恨杜宇峰,在他被關的一年多時間,還多虧杜宇峰照顧他瞎眼的老娘,所以還把杜宇峰當成自己的恩人,一年半的監獄生涯,居然徹底讓喬四接受了洗禮,出來後他洗心革麵做個好人,踏踏實實幹活,老老實實侍奉瞎眼老娘,是個遠近聞名的孝子。

    張揚對孝子從來都是有好感的,眼前的喬四無疑是一個,春陽的李長宇也能算一個,雖然蘇老太不是他親娘,可是長嫂比母啊,張大官人始終認為,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母親都不孝敬,那麼就不用指望他對別人付出真心了。

    杜宇峰給喬四引見了張揚,然後張揚將自己的意思簡略的說了一遍。

    喬四雖然長得人高馬大,可並不是一個傻大個,很快就弄明白了,人家小張主任讓自己來接手根本就是想對付林成武,這分明是拿自己當槍使啊!

    喬四雖然膽大,可遇到這種官麵上的事兒總得有些顧慮,他『摸』了『摸』光禿禿的後腦勺道:“林成武那貨我從來都不待見他,可他哥畢竟是鄉人大主任,而且紅旗小學的重建工程已經簽過了合同,聽說預付款都給了,我半路上殺進來恐怕不太好吧?”喬四畢竟是第一次和張揚打交道,他並不知道張大官人的真正實力,對他的了解僅限於張揚以寡敵眾勇戰下清河村四十三名村民的事情,就是那件事喬四也沒有全信,隻有親眼看到的才是真的,和張揚談話的時候他也在掂量著張揚的份量,心想如果單對單,自己肯定分分鍾可以把張揚拿下。

    張揚的話直截了當:“假如你答應接受這個工程,明天我一準讓吳會計給你把第一批工程款劃過去,如果你害怕那就算了。”

    喬四點了點頭:“讓我考慮考慮。”

    杜宇峰忍不住罵道:“你考慮個屁啊,就你那大腦袋瓜子能考慮出什麼花樣來?”

    喬四笑道:“我怎麼聽都覺著好像是讓小張主任利用了呢?”

    張揚笑道:“其實讓人利用未必是件壞事,就怕你沒有被利用的價值!”他這句話說得直白無比。

    喬四聽得熱血上頭,人家這話說得在理,如果不是自己還有些本事,人家根本不會答理自己,利用就利用,哥怕過誰?喬四抬起頭,大眼珠子轉了轉:“得,這件事我答應了!”

    張揚比他更加痛快:“答應了現在就給我拉隊伍開工,工程圖紙材料什麼的都是現成的,合格的先用著,不合格的全都給我放在一邊等著退貨。”

    吳宏進忍不住提醒張揚道:“張主任,那些材料都是林成武進的!”

    張揚白了他一眼,這吳宏進太謹慎了一些,瞻前顧後,跟自己的行事風格不同:“什麼林成武的?鄉給了他二十萬預付款,你好好給我算算,去掉這些材料,他還欠我多少,明天我讓這狗日的把錢送來。”

    喬四忍不住向杜宇峰看了一眼,心說好嘛,罵林成武狗日的豈不是連林成斌也一並罵進去了,這小張主任究竟是什麼來頭,連人大主任的麵子都不買?看到杜宇峰平靜無波的表情,似乎對張揚擁有著十足的把握,喬四心莫名其妙就有了信心,他點了點頭:“衝小張主任這句話,我馬上就開工。”

    張揚不忘叮囑道:“有件事你務必給我記住,你要做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蓋好樓,工程質量,建築材料不能有一分一毫的馬虎,其他的事情全都不要你去過問。”

    “那……工程款……”喬四就算再爽快也得事先把錢的事說清楚了。

    張揚眯起雙目,大氣磅的表情讓喬四忍不住感到有些後悔,看人家這氣勢,自己提出工程款的事情是不是有點太小家子氣。

    張揚道:“竣工當天,工程款會全部劃撥到你的賬戶上!”

    杜宇峰也目瞪口呆,這樣的大話放眼整個黑山子鄉也隻有張揚敢說出來,誰他媽不知道鄉捉襟見肘的財政狀況,就算是林成武擁有這樣的關係,也隻不過先拿走了二十萬的預付款,杜宇峰也不禁心打鼓,自己該不會幫張揚把喬四坑了吧?

    林成武其實並沒有回縣城,他一直都留在黑山子鄉的家中靜候著鄉的反應,可是傳來的消息卻讓他目瞪口呆,紅旗小學開工了,負責傳遞消息的手下苦著臉拿著一張超生罰款單:“林總,這狗日的太囂張了,我們隻不過是停工,他給我們七名生二胎的工人都下了超生罰款單,還有一份是您的……”

    林成武看到超生罰款單上清清楚楚寫著自己的名字,罰款金額那一欄上居然寫了兩萬,他咬牙切齒道:“真不明白,怎麼會有這種國家幹部,竟然公報私仇,流氓!無賴!”

    “怎麼辦?”

    林成武抓起電話,正想給大哥打個電話,可轉念一想現在麻煩他好像不太好,自己反正是跟鄉事先簽過合同的,張揚這麼胡搞從任何方麵都是站不住腳的,他慢慢放下電話,站起身:“把兄弟們叫上,我們去工地看看!”

    夜幕已經降臨,紅旗小學工地上卻是燈火通明,原本重建小學也不是什麼複雜的工程,加上工地上任何東西幾乎都是現成的,隻要工人入場,馬上就能夠開工。

    晚飯張揚就留在他的臨時指揮部中吃得,喬四和杜宇峰也留下來喝酒,吳宏進按照張揚的吩咐發完了計生罰單,也回到指揮部,向張揚匯報了一下進展情況,張揚笑了起來:“林成武居然有四個孩子,隻繳過一次罰款,這次我讓他把欠款全都給我補齊了!”

    外麵忽然傳來吵嚷之聲,幾人都是愣了愣,喬四拉開房門率先走了出去,正看到林成武拽著他手下一名工人的衣領子,喬四眼睛登時就紅了,他從來都是把手下的這幫工人當成兄弟看待,絕不容許任何人欺負他們。他大叫了一聲:“林成武,有事你衝我說,跟他們發什麼急?”

    林成武鬆開那名工人的衣領著,冷笑著走了過來,眯起眼睛充滿不屑的看了看喬四:“我當誰這麼大頭呢,原來是你喬四啊,懂規矩不?這工地是誰的?你半路殺進來算什麼事?”

    喬四雖然不怕林成武,可這件事畢竟有些理虧,任何行當都是有規矩的,喬四也曾經是半個江湖人,對規矩一向都很看重,正不知如何解釋的時候。

    張揚從指揮部走了出來:“!林經理啊,這麼快就從縣城回來了?”

    林成武怒視張揚:“張主任,你什麼意思?這合同上白紙黑字都寫好了,由我負責紅旗小學的重建工程,你讓喬四他們這幫人來究竟想幹什麼?”他揚起手中的文件袋,麵裝著鄉跟他簽署的合同。他以此想告訴張揚,自己才是合法的建築商。

    張揚忽然伸出手去,他出手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一轉眼功夫合同已經到了他的手上,然後張大官人做了一個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行為,他幹脆利索的把合同撕了個粉碎,然後隨手丟到地上:“現在沒了!”

    林成武氣得渾身發抖,這他媽什麼人是,我本來覺著自己無賴,可眼前這位『政府』官員怎麼比我還要無賴?林成武被徹底激怒了,他指著張揚的鼻子吼叫道:“我要去法院告你!你不講信用,你公然撕毀合同,我要讓你賠償!”

    張揚在鼻子前扇了扇,做出厭惡萬分的表情:“我靠,你他媽從來不刷牙嗎?口氣真大!”

    林成武火了,局勢已經鬧到這種地步,已經不由得他半點退縮了,他轉身向後麵的工人命令道:“把咱們的工程機械,建築材料全部拉走,明天我到法院跟他說理去。”

    張揚冷冷看著林成武:“我看誰敢動,這紅旗小學麵的任何東西全都是國家財務,誰敢動就是搶劫,搶劫就是犯法,犯法就要坐牢!”

    林成武帶來的那幫工人頓時被張揚嚇住,沒有一個人敢主動上前。

    林成武怒道:“這些東西全都是我的,我拉走自己的東西犯哪門子的法?”

    張揚冷笑道:“你拿了鄉的二十萬預付款,你和你的工程隊中一共有七個超生的,按照最低罰款額賠付,也要拿出來十多萬,一共是三十多萬,這的東西加起來還不到二十萬,林成武,我沒找你要錢都便宜你了!”

    杜宇峰為了避免麻煩一直躲在指揮部,聽到張揚的這番言論差點沒笑破肚皮,心說林成武你他媽不是找虐嗎?沒事招惹小張主任幹嘛?

    林成武今天才算見識到張揚外歪攪胡纏的本事,他在黑山子鄉啥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他重重點了點頭:“你最好給我記住今天說的話。”

    張揚笑眯眯道:“你也給我記住,等我回頭算好了帳,明兒給我把錢補上來啊!”

    

Snap Time:2018-01-19 13:37:22  ExecTime: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