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九章寡婦的智慧(1)


    第二十九章【寡『婦』的智慧】(1)

    郭達明閉上眼睛,剩下的隻有一個胡愛民了,胡愛民雖然主動承擔了紅旗小學失火事件的責任,可是他未必會甘心失敗,在這件事上,胡愛民肯定對鄉黨委書記王博雄抱有相當的仇視,想到胡愛民,郭達明終於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釋,一定是胡愛民為了報複,所以找人策劃了匿名信和大字報事件,這是一場報複,這一定是一場報複。

    想通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之後,郭達明很快就明確了自己的態度,那就是以不變應萬變,越是暗『潮』湧動的時候,自己越要做到穩如泰山,對任何事都要本著公平公正的處理態度,千萬不可以讓別人看出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王博雄不在鄉的時候,他要盡量把鄉『政府』內部的混『亂』氣氛給壓下去,這就是氣魄,這就是胸懷,這就是一個代鄉長應有的大將風度。

    可事情往往都是一波三折的,郭代鄉長想得如意,可是計劃畢竟不如變化,這邊他剛剛召開鄉『政府』工作會議,提醒『政府』工作人員不要相信那些毫無證據的謠言,更不可以訛傳訛,正講到激動之時,衛生院副院長王偉驚慌失措的跑進來,尖聲道:“耿主任割脈了!”

    這個消息宛如晴天霹靂般炸響在每一個人的頭頂,耿秀菊『自殺』了!

    耿秀菊的『自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郭達亮馬上中斷了會議,事態變得的越發撲朔『迷』離了,耿秀菊這時候的『自殺』把黑山子鄉原本混『亂』的局麵推向失控的邊緣,郭達亮前往衛生院的途中,腦海始終閃爍著一個疑問,耿秀菊為什麼要『自殺』呢?

    張揚和耿秀菊的私交還算不錯,從來到黑山子鄉以來,這位老大姐對他一直都算照顧有加,於情於理都應該去看看。

    耿秀菊是在病房中用手術刀片割開了左手的脈門,流了很多血,可是幸虧被及時發現,現在左手的傷口已經被包紮好了,臉『色』蒼白的坐在床上,她的外甥女小魏和衛生院長吳文凱分別站在床的兩旁,吳文凱是真的怕了,這位耿主任雖然沒什麼名份,可誰都知道她王博雄的人,一天沒有出院,一天就要保證她平平安安的,否則追究起來,自己隻怕要吃不了兜著走。

    郭達亮走入病房,看到耿秀菊沒事,這才鬆了一口氣:“耿主任,你是一個國家幹部,怎麼可以做出這麼幼稚衝動的事情呢?”

    耿秀菊似乎根本沒有給他麵子的打算:“你出去,讓我靜一靜!”

    郭達亮愣了,當著這麼多人被耿秀菊擺了這麼一道,掉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尷尬到了極點,再說他的身後還跟著林成斌、張揚幾個,隨著職務的上升,麵子也會變得越來越重要,郭代鄉長很鬱悶的發現,這娘們讓他失了麵子。

    耿秀菊猛然轉向他們,雙目之中流『露』出讓人膽寒的光芒,她尖叫道:“你們一個個還不是想看我的笑話?我一個寡『婦』,值得你們這樣陷害嗎?值得你們這樣誣蔑嗎?是不是把我『逼』死了你們才能甘心啊!”她捂著臉大聲嚎哭起來。

    耿秀菊激烈的反應徹底把這幫人給震住了,林成斌率先退了出去,然後是張揚,郭達亮最後一個離去,這並不是他想落在最後,是因為剛才他來的時候衝在第一,想要充分表現出對同誌的關心愛護,麻痹的早知道要挨罵,孫子才衝在第一呢。

    衛生院院長吳文凱也灰溜溜跟了出來,可是剛到樓梯口,郭代鄉長猛然停下腳步,憤然轉過頭來,臉『色』鐵青的斥道:“吳文凱,你這個衛生院院長是怎麼當的?鄉把耿主任交給你是讓你治好她,你連她的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我看你幹脆回家種地去吧!”

    吳文凱一張臉被訓的青一陣紫一陣,委屈的連死的心都有了,麻痹的,耿秀菊『自殺』能跟我商量嗎?幹我屁事啊?可委屈歸委屈,卻是不敢頂撞半句,誰讓自己職位比人家低呢?

    林成斌一臉同情的看著他,張揚卻是一臉幸災樂禍的壞笑,他對吳文凱一直都沒有什麼好感。

    郭達亮一行剛剛走到衛生院大門前,計生辦小魏在後麵追了上來,有些怯怯的叫道:“張主任!”

    張揚停下腳步,微笑道:“小魏啊,什麼事?”

    小魏等到郭達亮幾人走出一段距離,這才小聲道:“我姨想要和你單獨說幾句話!”

    張揚不覺有些愣了,他自問和耿秀菊之間的關係還沒親密到這種地步,論私交他們隻是剛剛認識,論工作關係,人家級別也比自己高,就算是做心理工作也輪不到自己,帶著滿心的『迷』『惑』,張揚還是跟著小魏回到了病房。

    耿秀菊短時間內已經平靜了下來,跟剛才歇斯底的模樣判若兩人,這更證明張揚的猜想,耿秀菊剛才是故意作戲,以『自殺』來挽救自己貞節烈女的形象。難怪說女人是天生的表演家,耿秀菊這次的『自殺』行為根本就是為了扭轉劣勢的一個手段,看清了這一點,張揚對黑山子鄉的領導層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任何職位都不是輕易得到的,這些人能有今日的位置全都有各自的手段和本領。

    耿秀菊使了一個眼『色』,小魏退出病房反手把門帶上。

    病房內頓時沉寂了下來,這氣氛多少讓張大官人感到有些壓抑,他輕輕咳嗽了一下:“那啥……耿姐……我覺得你不該這樣做!”

    耿秀菊拿起手絹揩了揩鼻子,眼圈兒仍然有些發紅:“小張主任,鄉的這些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別看他們表麵上道貌岸然人五人六,可心別提有多肮髒多醜陋!”

    張揚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耿秀菊這句話不是連自己也一起罵進去了吧?

    耿秀菊滿懷感激的看了張揚一眼:“小張主任,你是好人,上次雪兒的事情多虧了有你。”

    張揚這才明白,原來耿秀菊已經聽說了他救陳雪的事情,看來這春陽縣城果然是小的很,其實張揚救陳雪也是純屬意外,他對陳雪這個冷冰冰的女孩兒並沒有太多的好感,這次妹妹趙靜也是因為陳雪的緣故而被無辜連累,雖然張大官人也承認陳雪長得美麗動人,可是這小丫頭表現出的拒人於千之外的冷傲的確讓他不爽,微笑道:“小事情!”

    耿秀菊也是剛剛聽到的消息,張揚從太子爺楊誌成的手中救出了女兒,這可不是小事情,對她們母女倆可謂是一件大大的公德。關於那件事的版本有許多,隻有一點可以確定,張揚在那件事上完全占據了上風,這更證明了王博雄對張揚的推崇不是平白無故的,耿秀菊從他的口風中明白,張揚的背後就是縣委書記李長宇。耿秀菊歎了口氣道:“小張主任,我想求你一個事兒!”

    張揚頓時警惕了起來,耿秀菊既然知道自己解救陳雪的事情,說不定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和李長宇的關係。難道她求自己的事情和李長宇有關?張揚暗自琢磨著,自己和她的關係顯然還沒熟到那份兒,假如她說出的是讓自己為難的事情,還是幹脆一點拒絕的好。

    耿秀菊道:“小張主任,我女兒明天一早就要回來了,我不想她知道這幾天的事情,我知道,她對你還是信任的,你看能不能幫我把她勸回去,假如她不願意回去,你就送她去青雲峰她爺爺那,總之無論想什麼辦法也要把我的事情瞞下來,千萬不要讓她知道。

    張揚愣了,這事情比讓他開口去求李長宇還難,雖說自己是陳雪的大恩人,可人家未必把自己當成恩人待啊,再說了,明天左曉晴要來黑山子,自己肯定要把所有時間奉獻給她的,怎麼抽出時間去理會陳雪呢?

    耿秀菊已經看出了張揚的為難表情,她歎了口氣道:“小張主任,我知道自己是沒資格開這個口的,可是我家雪兒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你救過她,說話對她還有些用,換成其他人她根本不會搭理,小張,我求你了,我不想女兒知道我的事情,我不想她看不起我……”耿秀菊說到這眼圈兒不由得紅了,鼻子一酸,兩行淚水滾滾流下。

    張揚一向見不得女人落淚,耿秀菊雖然作風上有點那啥……可人家畢竟也是做母親的,她付出的這一切還不是為了陳雪,再說了天下間哪有一個做母親的不想在女兒麵前留下一個美好的形象。想到這張揚終於點了點頭:“我試試看,不過我可不敢保證能夠完成耿主任的任務!”

    耿秀菊聽到他答應,抹幹眼淚,『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你一定有辦法的,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的。”

    張揚就納悶了,連他自己都沒有一點把握,卻不知這個耿秀菊為何對他如此信任。

    耿秀菊從枕頭後麵取出一個布包,展開後麵放著兩百塊錢,這是李振東賠款的一部分:“小張主任,這錢你拿著,畢竟招呼雪兒也要開銷不是?”

    張揚馬上板起了麵孔:“我說耿姐,你這是啥意思啊?我既然叫你姐,陳雪就是我外甥女兒,我這做弟弟的幫姐姐做件事還要報酬嗎?把錢收回去,別寒磣我啊!”張揚裝出生氣的樣子站起身來,生氣是假的,可想走是真的,他一刻也不想留下了,保不齊耿秀菊又會提出什麼非分的要求來。

    耿秀菊居然被張揚說紅了臉,有些尷尬道:“是我錯了,我不該跟兄弟見外!”

    張揚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她,目光落在她裹著白『色』紗布的左手上:“耿姐,以後別做傻事了!”雖然他心雪亮,耿秀菊這次的『自殺』行為隻不過是做戲,可能讓一個女人豁出去做出這樣的事情,證明耿秀菊現在的處境的確很艱難。

    耿秀菊道:“你放心,我不會做傻事,我不為別人也會為我女兒著想。”這句話等於明白的告訴了張揚,她從來都沒有真的想過要『自殺』。

    回到計生辦,張揚這才想起還沒有給左曉晴打電話呢,電話撥過去,左曉晴卻不在,接電話可巧還是上次的石燕,張揚跟她逗了幾句,看到吳宏進走進辦公室這才掛上電話。

    吳宏進一開門,隨著他進來的就是一股廁所的『尿』『騷』味,張揚皺了皺眉頭,眼看天氣越來越熱,這隔壁女廁所的味道也越來越濃了,這計生辦隻要一開門廁所的味道就往麵飄,張大官人很鬱悶。

    吳宏進看到張揚的表情,已經猜到他煩惱的是什麼事情,笑道:“張主任,這味兒不好聞吧?”

    “廢話!趕緊關門!”

    吳宏進關上門,張揚拿起桌上的空氣清新劑噴了兩下,這才感覺舒服了一些:“他大爺的,這地兒沒法呆,回頭我要打一報告,說什麼都要讓鄉給換個地方辦公。”

    吳宏進腦子靈光,笑道:“郭副鄉長那間辦公室空下來了,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張主任去申請申請。”胡愛民被停職以後,郭達亮理所當然的搬進了他的鄉長辦公室,自己原來的辦公室就空了下來,現在還沒有做出安排。

    張揚點了點頭,憑他和郭達亮的關係,要間辦公室應當是一句話的事兒,笑道:“就你小子鬼主意多。”

    吳宏進這才把手的報表放在他麵前:“張主任,重建紅旗小學的施工隊,和他們所進的材料我都審核過了,紅筆標出的全部都是有貓膩的地方,還有建築采用的樓板水泥雖然是指定的品牌,可都不是頂級,不過用來蓋小學足夠了,估計不會出問題。”

    張揚看都不看就推回到吳宏進的身邊:“不是說過了嗎?所有的材料都要用最好的,有貓膩的地方讓他們改,不願改的讓他們滾蛋,黑山子鄉大大小小的建築隊多了,我還不信沒人想接這活兒。”

    

Snap Time:2018-04-22 05:25:20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