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八章突發事件(3)

  
  第二十八章【突發事件】(3)
  張揚對李振民兄弟的下場並沒有太多興趣,耿秀菊的事情已經從私人恩怨上升到政治鬥爭的層麵,任何事情隻要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就會變得敏感而複雜,正如張揚最初的判斷,這是一潭渾水,自己還是不要牽涉進去的好,不但是他這樣想,郭達亮、林成斌都是這樣想。
  李振東被派出所關押了一夜,說起來這還是李振民的意思,表麵上看是他弟弟李振東打了耿秀菊,可實際上王博雄憎恨的一定是自己,現在耿秀菊在鄉衛生院養傷,吳文凱第二天一早就從縣人民醫院請來了腦外科主任會診,複診後證明耿秀菊隻不過是頭皮下血腫合並輕微腦震『蕩』,沒有什麼大的妨礙,不會落下任何的後遺症。
  確信耿秀菊沒事,李振民也長舒了一口氣,然後他徑直來到王博雄的辦公室請假。
  王博雄看了看李振民的請假條,眼睛卻沒有向他看上一眼:“老李啊,現在正是鄉堻怞ㄙ漁伬唌A下個月鄉媮棜n召開人代會,你這個關頭請假,豈不是給我撂挑子嗎?”
  李振民歎了口氣道:“我身體實在撐不住了,糖『尿』病,高血壓,最近視力也不行了,準備去江城找我外甥好好做個全麵的檢查,工作我是想幹,可總不能為了工作丟掉『性』命吧?王書記,您就準了吧。”
  王博雄笑道:“我說老李啊,你就算是請假,你也應該去找達亮同誌,他才是鄉『政府』的領導,我主管的是黨員工作,你是不是有些職責不分啊?”他話鋒一轉終於提到昨晚發生的事情:“老李啊,你是不是因為李振東的事情,心埵陰◇?”
  李振民用力搖了搖頭,解釋道:“王書記,振東作為一個成年人,他理應為自己的衝動付出代價,應當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雖然是他親大哥,可是我也是黑山子鄉的副鄉長,我懂得國家的法律,大義滅親的事情我不忍心去做,可護短的事情我也絕不會去做。”這句話說得擲地有聲正義凜然。
  王博雄抬起頭,雙目中流『露』出欣賞的目光:“老李啊,你能有這樣的覺悟,我很欣慰!”他雙手把玩著鋼筆,低聲道:“耿主任那媮鷁M受了些傷,可是應該沒有大的妨礙,上午縣醫院的腦外科主任來看過了,我和耿主任談過,這件事她不會追究李振東的刑事責任。”
  李振民暗自鬆了一口氣,假如王博雄拿著這件事做文章,他弟弟的麻煩肯定就大了,現在王博雄主動提出不將這件事鬧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對李振東而言未嚐不是一件好事。
  王博雄道:“耿主任住院期間的醫『藥』費,誤工費,營養費,李振東必須負責。”
  李振民連連點頭:“王書記放心,我一定讓耿主任滿意!”
  這件事情最後,以李振東賠償耿秀菊所有的損失結束,當然對於精神損失這塊沒有任何人知道,李振民代表他的弟弟,一次『性』給耿秀菊送去了三千塊錢,作為這次意外的精神賠償。
  耿秀菊雖然對這件事仍然耿耿於懷,可是考慮到王博雄不想讓這件事的影響擴大化,也隻能忍下了這口氣。在鄉衛生院的精心看護下,她的病情也一天天好轉起來。
  李振民也請了長期病假,一是害怕王博雄的打擊報複,二是為了撇清自己和這件事的關係,在外人看來他距離退休已經沒多少日子,李副鄉長實在不想再牽涉到這無休止的是非中了。
  作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李振東除了被派出所關了一夜,然後就是損失了一筆讓他肉疼的金錢,李振東從派出所放出來後,就帶著老婆去縣城女兒家暫避風頭,整件事看起來似乎已經完全平息了下去。
  可事情往往就在人們以為風頭過去的時候會突生枝節。
  周五的清晨,張揚剛剛走入鄉『政府』大院,這幾天他多數時間都呆在紅旗小學工地,既然擔任了重建總指揮,就要有個總指揮的樣子,張揚花費了一番功夫,大概弄懂了其中的流程和枝節,在會計小吳的幫助下,拿出了一個初步的預算方案,說到這堙A不能不誇一下小吳這小子,的確是個人精,張揚把他從財務科要出來還真選對人了。
  剛進大門就看到老孫頭正拿著一摞傳單走了過來,看到張揚,神神秘秘的向周圍看了看,然後向張揚使了個眼『色』,張揚心領神會,跟著他的腳步來到了傳達室中,老孫頭臉上流『露』出異常興奮的神情,將一張傳單抽出來遞給張揚。
  張揚拿起一看,才發現這是一份揭發男女不正當關係的大字報,主角竟然是王博雄書記和耿秀菊主任,張揚不由得有些愣了,對王博雄和耿秀菊之間的關係他也有所耳聞,可是張大官人並沒有想到真的有人敢用這種方法擄王書記的虎須,看來這黑山子鄉雖然是窮鄉僻壤,可是草莽之中也臥虎藏龍不可小覷!
  老孫頭充滿興奮道:“不但但是鄉『政府』,連工商所、學校、郵局、滿大街散的到處都是,小張主任,你說說,究竟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弄出這份大字報來?”
  張揚表現出少有的謹慎和理『性』,微笑道:“無論是誰弄出來的,總之跟你我都沒有關係,我說老孫頭,捕風捉影的事兒你可別跟著摻和,否則說不定那會兒這黴運就落在了你的頭上。”
  老孫頭聽到小張主任這句話,馬上意識到自己興奮的有些過頭了,這也難怪,他一個看門的老頭兒,成為鰥夫已經十二年了,對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兒當然很感興趣,看到大字報上那些刺激『性』的言語,居然產生了很強的代入感,好像跟耿秀菊睡覺的是自己一樣,張揚的這番話把他兜頭澆醒,老孫頭這才感覺到手中的這一摞大字報根本就是一個定時炸彈,慌忙填到爐膛媬N了。
  張揚笑了笑,平心而論他對王博雄和耿秀菊公母倆的事情並沒有任何的興趣,張大官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不相信男女之間會有純潔友情的存在,上天給了你一根東西除了『尿』『尿』以外難道是為了畫畫的?物盡其用才符合天道。
  張揚走出傳達室的時候傳呼響了,電信局終於架好了信號塔,張揚的傳呼也終於有了用武之地,據聽說這次一共在黑山子鄉架了六座高塔,除了遠山他拿起看了看,心中不由得一陣驚喜,原來是左曉晴發來信息,明天一早坐首班車來黑山子鄉玩,張揚三步並作兩步的向計生辦走去,準備給左曉晴回個電話過去,上樓的時候遇到了郭達亮,不知為了什麼,今天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顯得有些曖昧神秘,郭達亮向張揚笑了笑道:“小張啊,回頭來我辦公室一趟!”
  張揚點了點頭,反正也沒什麼要緊事,這就跟著郭達亮來到了他的辦公室,郭達亮想去上衣口袋『摸』煙,張揚手腳麻利的拿出了一盒萬寶路拆開。
  郭達亮接過一支抽了一口:“還是外煙有勁!”
  張揚把那盒剛才拆封的萬寶路放在他辦公桌上:“郭鄉長喜歡抽,回頭我再給你弄幾條!”
  郭達亮暗讚這小夥子眼皮兒活絡,嘴上卻裝模作樣道:“小張啊,你這可是公然賄賂上級領導啊!”
  張揚笑道:“這可算不上賄賂,郭鄉長對我這麼好,我送點小小的禮物也是應該的。”
  郭達亮滿意的點了點頭,湊在煙灰缸上彈了彈煙灰,看似漫不經心道:“王書記去縣堣F,回頭你召集一下,我們去會議室開個會。”
  張揚微微一怔,王博雄在這樣的緊要關頭居然去了縣堙A難道是為了大字報的事情。
  郭達亮的目光投向窗外:“今天早晨大字報的事情你應該知道吧,有人存心不想讓黑山子鄉素淨啊,有封匿名信直接送到了縣紀委,王書記這次去縣堣Q有八九是為解釋這件事去了。”
  張揚忽然想起杜宇峰兩口子餐桌上說的話,那啥……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王博雄這次想要解釋清楚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郭達亮歎了口氣道:“現在鄉堙y亂』成了一團,胡鄉長被停職,陳副鄉長病假,耿主任還在住院,王書記和於副鄉長去了縣堙A現在隻剩下我和老林了,小老弟啊,你可得多幫幫我。”
  張揚總覺著郭達亮這句話後麵還藏著其他的含義,轉念一想,這次匿名信加大字報事件把王博雄搞得焦頭爛額,真正得到利益的卻隻有郭達亮,難道這些事情是他搞出來的,這一想法讓張揚感到不寒而栗,我靠,假如真的被他猜中了,這姓郭的可夠陰的。
  張揚嘴上應承著,心堳o意識到這黑山子鄉表麵上看簡單,可是內部卻是暗『潮』湧動,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初看簡單,可是仔細一琢磨,這每一件事卻似乎有著絲絲縷縷的聯係,從紅旗小學失火事件開始,鄉領導層內部就開始一場無聲的戰鬥,先是胡愛民的停職,現在又輪到王博雄被個人作風問題弄得焦頭爛額,唯一沒有受到牽累,而且從中獲利的隻有郭達亮,張揚可以看到,別人一定也可以看得到。張揚對郭達亮不覺起了提防之心,他對黑山子鄉的內部權力爭鬥並沒有太多的興趣,通過這些日子的鍛煉,張大官人對體製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剛開始的時候,他對李長宇把自己放在黑山子鄉還是有些抱怨的,可現在卻發現越是基層越是貧困的地方幹部的內部鬥爭就越是激烈,而且這種鬥爭的殘酷『性』和直接『性』恐怕是在其他部門找不到的,張揚已經確立了自己的初步目標,首先要在黑山子鄉轉為正式編製,尋找機會混入黨員隊伍中,然後就可以理所當然的要求李長宇書記給他提升一個等級。黑山子鄉在他的眼中隻是一個跳板,而他就像清台山上的一個過客,無論黑山子鄉內部鬥得如何熱烈,隻要不觸犯他的利益,他都樂得坐山觀虎鬥。
  張揚並不知道,現在郭鄉長的心中極是高興又是擔心,假如王博雄因為匿名信的事情倒下,肯定是郭代鄉長樂於看到的結果,可是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匿名信不是自己寫得,那些大字報也和他沒有任何關係,聯想起之前把紅旗小學捅到香港安老先生那堛漕き﹛A郭達亮更加感覺到不安,究竟是誰在一步步『操』縱著這些呢?看得出這個潛在的陰謀者一定進行了周密的計劃,先對付胡愛民,然後又將矛頭轉向王博雄,下一個呢?郭達明忽然意識到假如王博雄真的倒下,黑山子鄉的領頭人就是自己了,內心中忽然感到一陣寒意,下一個會不會將矛頭指向自己呢?郭達明雖然是當局者,可是他並不『迷』糊,他幾乎可以斷定,這個背後的陰謀者一定是黑山子鄉七名常委中的一個。
  李振民?郭達明搖了搖頭,他首先否定的就是李振民,身為主管文教衛生的副鄉長,李振民隻是僥幸躲過了紅旗小學事件的責任,他的弟弟李振東現在又出了這件事,李振民簡直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從他請病假的事情上就能夠看出,這廝急著撇開自己的關係,他應該不是這個陰謀者。
  林成斌?也不像,拋開林成斌和自己的關係不談,林成斌明年就到點了,他搞這些事情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從利益的角度上來看,林成斌是最不可能的一個。
  剩下的隻有一個於秋玲了,從於秋玲平時的為人來看,她為人謹慎,心地也算得上善良,這個紀委主任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她的丈夫是縣工商局局長徐兆斌,於秋玲來黑山子鄉隻不過是前來鍍金的,在紅旗小學事件發生之前,已經傳出了她很快要被調去縣紀委的風聲,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可能。
  

Snap Time:2018-10-20 03:46:04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