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八章突發事件(2)

  
  第二十八章【突發事件】(2)
  耿秀菊被第一時間送到了鄉衛生院,衛生院院長吳文凱就在現場,而且更不巧的是,今晚是他出麵請李振東喝酒的,所以他在這件事情上不可避免的要承擔連帶責任,現在吳文凱根本不敢去想後果,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耿秀菊平安無事,這樣興許他們今晚陪李振東喝酒的人能夠僥幸逃過一劫。
  張揚在幫耿秀菊點『穴』止血的時候,已經悄悄談查過她的傷勢,耿秀菊這次傷的不輕,頭部在牆上受到重擊,後腦出現頭皮血腫,估計顱內也受到了震『蕩』,這是她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張揚雖然有辦法弄醒她,可是轉念一想,現在讓耿秀菊蘇醒反而會讓事態的嚴重程度大打折扣,張揚存了一個看熱鬧的心理,他倒要看看,今晚這出戲到底會演繹出怎樣的精彩?
  吳文凱成立了一個搶救小組,自己親自擔任搶救小組的組長,鄉衛生院的醫療水準很落後,看到耿秀菊滿頭滿臉的血,加上看到她腦後又鼓起一個大包,煞是嚇人,幾名醫生都沒了主見,一人提出要給耿秀菊照個CT,可是在九十年代初期連春陽縣醫院也沒有那玩意兒,想做CT必須去江城市。這些醫生全都清楚自己擔不了這個責任,所以每人主動站出來提出治療方案,最後還是吳文凱做出了決定,他準備用救護車馬上將耿秀菊送往縣人民醫院,看著耿秀菊仍然昏『迷』不醒的樣子,他也打心底發『毛』,假如耿秀菊今天真的死了,王博雄肯定不會放過自己。吳文凱把這個決定通報給郭達亮和林成斌,他們兩個也表示同意,畢竟誰都對鄉衛生院的醫療水準沒有任何把握。隻有張大官人心堜明白白的,耿秀菊雖然表麵上看傷得嚴重,可其實應該沒有什麼大礙,止血後,隻要靜養幾天就會沒事。可張揚並不想參與太多的意見,他現在考慮問題比過去要全麵的多,李振東打傷耿秀菊涉及到的方方麵麵實在太多,這是一潭渾水,張揚不會盲目的牽涉其中。
  就在擔架進入病房內的時候,耿秀菊蘇醒了,看到這麼多人圍在病房前,馬上意識到自己受傷了,正在醫院堙C
  吳文凱看到耿秀菊蘇醒,驚喜萬分的湊了過去,拿起兜堛漱漡q筒裝模作樣的檢查了一下耿秀菊的瞳孔反『射』,然後殷勤道:“耿主任,你頭部外傷,我們正準備把你送到縣人民醫院去。”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鄉黨委書記王博雄邁著大步已經走入了病房,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默默閃開一條道路,於公於私人家王書記才是最有資格站在耿秀菊身邊的人。
  雖然王博雄對耿秀菊隻是抱著玩玩罷了的態度,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負成了這個樣子,王博雄早已是怒火填膺。耿秀菊看到王博雄,一雙丹鳳眼已經是淚眼朦朧,耿主任的表演天分並沒有因為這次的暴力撞擊而有絲毫減退,可憐兮兮的樣子拿捏的十分到位,不過在旁人眼中看起來他們兩人此刻的表情多少有些曖昧。
  王博雄怒吼道:“他李振東眼媮晹陸磢k嗎?隻是因為耿主任勇於指出他工作上的失誤,就用這樣的暴力手段報複,這樣的行為就是犯罪!”
  包括張揚在內的所有人都暗暗佩服,王書記說話的水平的確不同凡響,短短的一句話,將今晚的事情上升到工作問題,然後又指出李振東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耿秀菊舉報過他的工作失誤,又重點指出李振東是犯罪,將今晚的事件定『性』。其實所有人都明白,李振東之所以這麼做並不是因為他恨耿秀菊,而是因為他恨你王博雄王書記,耿秀菊多少有些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倒黴味道,是被你王書記連累的。
  吳文凱忙不迭的表示:“王書記,我們正準備把耿主任送往縣醫院,接受更好的治療。”
  王博雄的臉忽然沉了下來,因為他麵對耿秀菊的緣故,其他人都沒有看清他的表情變化,隻有耿秀菊看得清清楚楚,耿秀菊頓時明白了,王博雄為難了,他肯定不想這件事鬧大,害怕自己和他之間的關係會因此而暴『露』。耿秀菊原本看到王博雄第一時間趕到,內心中充滿著感動,可看到他此刻的猶豫表情,那些感動頃刻間被失望所取代。
  王博雄語氣溫和道:“小耿,你感覺怎麼樣?需不需要去縣人民醫院?”他太在意自己的完美形象,擔心這件事的影響繼續擴大化,所以這句話問得極其『露』骨,連圍觀眾人都聽出了其中的含義,原來王書記不想讓這件事繼續鬧下去。
  耿秀菊聽到這句話,心塈颽O難過,想想自己跟了王博雄這麼多年,兩人的情分竟然還不值得他為自己冒那麼一點點的風險,耿秀旭最脆弱的那根神經被觸動了,她咬了咬下唇,無比艱難道:“我沒事……別興師動眾的了,還是留在這塈a……”說到這婸韝l一酸竟然控製不住內心的情緒,失聲痛哭起來。
  王博雄當然明白耿秀菊為什麼會突然情緒失控,心中多少也有些歉疚,咳嗽了一聲道:“耿主任放心,你所遭受的委屈,我們鄉黨委鄉『政府』一定會幫你解決的。”
  還呆在屋媊悛煽X個人知趣的退了出去,留在這媄玨晰F什麼?還是留給人家公母倆一點空間的好。
  王博雄看到其他人都走了,這才低聲道:“秀菊,你放心,我讓他們去縣婼衪虒ㄔ~科主任回來!”
  耿秀菊抓起衛生紙用力揩了揩鼻子,眼睛通紅,鼻子也通紅,鼻翼用力抽動了一下道:“你走,免得人家說閑話!”
  王博雄做賊心虛的又向後看了一眼,這才小聲道:“那……你休息啊,我去給你出氣……”
  耿秀菊心中暗罵王博雄薄情寡義,長得高高大大,實則連個男人都算不上,心中滿懷怨念,頭也低了下去,感覺後腦又開始一陣陣疼痛,不由得呻『吟』了一聲,王博雄卻好像沒有聽見似的站起身來,耿秀菊越發感到傷心,正想抱怨一句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麵傳來殺豬般的慘叫聲:“殺人了!”。兩人的臉『色』都是一變,今晚究竟是個啥日子,怎麼走到哪堻ㄕ釣き△o生?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張揚知趣退出病房,留給王書記和耿主任單獨空間的時候,不經意看到一間病房內坐著一個熟人,就是當初和村民一起圍攻他的陳富強,陳富強早就該出院了,可是就快出院的時候,電視台海蘭的采訪又讓他打消了出院的念頭,他也看到了那則電視新聞,以為有了這則新聞撐腰,自己多少可以找鄉堶n點賠償。張揚路過他門口的時候,這倒黴的家夥正在跟一個狐朋狗友吹牛呢,說這次要讓小張主任不死也得褪層皮。
  張揚的耳力一向靈敏,聽到提起自己的名字自然就留了一個心思,當他聽到這廝向海蘭誣蔑自己的時候,頓時新仇舊恨湧上心頭,他衝入陳富強的病房,一把就把這廝從床上拽了起來,甩手就是倆大嘴巴子,陳富強被打懵了,當他看清眼前就是那個煞星的時候,嚇得沒命大叫起來,他的那個朋友也是當天圍攻鄉『政府』的成員之一,自然也吃過張大官人的苦頭,看到張揚衝了進來,嚇得連屁都不敢放一個撒腿就向外麵跑。
  陳富強拚著衣服也不要了,一個金蟬脫殼,褪掉衣服從床上爬了下去,還沒來得及跑,就被張揚照著屁股狠狠一腳,把陳富強踢得一個狗吃屎撲倒在地上,張揚冷笑道:“麻痹的,你他媽超生,居然還敢告我的黑狀,今天我就閹了你這狗日的。”
  陳富強的慘叫聲把一幫鄉常委全都吸引了過來,不過張揚生氣歸生氣,也沒當真要把他往死堨插A張大官人前程似錦,才犯不著跟一個刁民一般見識呢,拳腳上自然留了七分力道,饒是如此也已經把陳富強打得鼻青臉腫,鄉常委們趕到的時候,這廝已經成為了一個豬頭阿三。
  因為耿秀菊的事情王博雄心堨豪荋N鬱悶,看到張揚在這個節骨眼上還要生事,有些憤怒的斥道:“小張,你幹什麼?”
  張揚意猶未盡的在陳富強屁股上踢了一腳,然後懶洋洋道:“這孫子超生!我執法來著!”
  王博雄氣得臉『色』鐵青,可是礙於張揚的後台,他又不敢過於斥責,嘴唇動了動,丟下一句:“胡鬧!”轉身離開。
  郭達亮和林成斌對望一眼,臉上都是苦笑,這小張主任可真敢折騰,今晚已經夠『亂』的了,他非要在火上添把柴才肯甘心。
  陳富強看到幾位鄉領導,以為這下有地方伸冤了,哀嚎道:“郭鄉長,林主任,你們都看到了,他濫用職權,他打我!不是因為超生,是因為我如實向電視台匯報了一些情況,他就把我往死堨敦琚I”
  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郭達亮鄙夷的看了陳富強一眼,冷冷道:“你活該!”
  林成斌聳了聳肩頭:“我說你怎麼走路這麼不小心,摔成這樣啊?”人家這才叫會做人。
  陳富強終於悟了,我活該,我他媽腦子有『毛』病啊,官官相護,哪有我這小老百姓說理的地兒?想清楚了這個道理,他更覺得自己自不量力,現在悔得恨不能把過去說過的話全都咽回去。
  張揚眯起眼睛看著鄉衛生院院長吳文凱:“我說吳院,這小子什麼病啊,你留他住這麼長時間?你們家親戚?當這堿O旅社啊?”
  吳文凱臉『色』變的極為難看,這廝也太不給自己麵子了,倘若在平時吳文凱還敢跟他爭辯兩句,可今天出了耿秀菊的事情,剛才鄉奡X個常委對張揚的態度他也看在眼堙A跟人家鬥,還是先掂量掂量吧,吳文凱狠狠瞪了陳富強一眼,不等他說話,人家陳富強開口了:“張主任,我錯了!我改了還不行嗎?我這就出院,我再跟你作對,讓我在鬼見愁摔死!”
  張大官人寬宏大量的笑了起來,得饒人處且饒人,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改正還是好同誌,張揚點了點頭道:“別介啊,天黑路滑的,你真『摸』到鬼見愁下麵去咋辦呢,明兒再走吧,對了,醫『藥』費千萬別忘結了。”
  張揚這邊鬧騰的時候,副鄉長李振民也來到了鄉衛生院,發生了這種事,最惱火和鬱悶的就算他了,李振東是他的弟弟,現在把鄉黨委辦公室的主任打了,耿秀菊的鄉常委身份還在其次,關鍵是誰都知道她和王博雄的關係,打了王博雄的女人那還能討得了好去?在張揚鬧事的時候,李振民進去看了看耿秀菊,人家耿主任正在氣頭上,根本不願搭理他,李振民心中越發的忐忑,知道這次弟弟可捅了一個大漏子。
  李振民從病房堸h出來,和張揚一夥人打了個照麵,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招呼郭達亮道:“郭鄉長!”又朝林成斌點了點頭:“林主任也來了!”
  郭達亮和林成斌都淡淡的點了點頭,兩人都明白李振民這次又陷入麻煩中了。
  

Snap Time:2018-10-18 02:44:39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