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八章突發事件(1)


    第二十八章【突發事件】(1)

    當晚張揚做東在四季香請客吃飯,受邀前來的有,代鄉長郭達亮,他也是今天的主角,張揚打得就是恭喜他升遷的旗號請客。派出所副所長杜宇峰,現在他是張揚的鐵杆兼酒友,喝酒自然少不了他,鄉『政府』辦公室主任耿秀菊,計生辦的小魏和新成員吳宏進也在邀請之列,郭達亮也帶來一位至交好友,鄉人大主任林成斌,林成斌又帶來了他的辦事員兼秘書小崔,八個人剛好湊成了一桌。

    客氣了一番之後,還是由郭達亮坐在首位,林成斌挨著他的右手坐了了,耿秀菊坐在他的左手邊,他們三個都是鄉常委,這樣做也是理所當然,其餘人都按照順序坐了,門口的位置被張揚占了,笑眯眯道:“這是結賬的位置,誰也別跟我搶!”

    林成斌和張揚雖然沒怎麼打過交道,可是對這個突然空降的計生辦代主任卻是聞名已久。他在基層混跡多年,早就修煉出一雙火眼金睛,王博雄和郭達亮對張揚的客氣他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雖然他至今都沒有搞清張揚的來路,可是從以上兩人的態度上就能夠猜到張揚的背後一定有相當強硬的靠山,這種人林主任輕易是不敢得罪的。所以酒宴開始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林成斌都表現的低調而謹慎,其實他在悄悄觀察著形勢,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這位小張主任是位活躍份子,而且酒量驚人,他幾乎和每個人都幹了兩杯。

    郭達亮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他是今晚的主角,酒自然是少喝不了的,臉『色』已經喝得通紅,郭代鄉長向來都是一個很有自製力的人,他知道在這麼喝下去一定要喝醉,右手捂住酒杯,不讓小崔繼續倒酒了,微笑道:“我可不能喝了,再喝準保當場出洋相,老咯,不但精力不行,連酒量也不行了。”

    林成斌笑眯眯端起酒杯:“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我比你大!”

    杜宇峰聽到這句話卻想到了歪處,轉過身,噗!地噴出一口酒來,喘了口氣道:“咱們一起洗過澡,我看還是郭鄉長大些!”

    林成斌和郭達亮都知道杜宇峰是個沒上沒下的『操』蛋脾氣,而且這廝在酒桌上喜歡說葷段子,沒想到這一開口就把話直接奔著他倆來了。雖然平日兩人都是端著架子,可現在算是私下喝酒,他們也禁得起玩笑,林成斌笑罵道:“杜宇峰啊,你就能在這張破嘴上了,滿口的黃腔黃調,下次掃黃應該把你這張嘴帶走關上幾年。”

    郭達亮附和道:“最好判個無期,讓他永遠都不能開口說話。”

    小崔、小魏和吳宏進都是小字輩,他們三人級別又低,就是覺得好笑也不敢笑出聲來,神情很是窘迫,張揚笑眯眯看著郭達亮,心說你再大能有我大?這廝對自己的局部還是相當的自信。耿秀菊紅著臉兒笑罵道:“杜宇峰我真服了你,當著這麼多的小青年你也是滿嘴跑火車,真不知道你媳『婦』兒平時跟你是怎麼受的?”

    林成斌也來了興致,恰到好處的接了一句:“當然是享受!”

    一桌人同時哄笑起來,小魏畢竟沒結婚,麵子薄,借口去洗手間出去了,吳宏進也跟了出去。耿秀菊白了林成斌一眼道:“又是一個老不正經的。”

    林成斌此時卻開始興致高漲,這位人大主任咳嗽了一聲道:“這次我去華西參觀學習,聽到一個笑話,是說山人的……”他故意停頓了一下,很有技巧的吸引別人的注意力。

    郭達亮笑道:“老林,你少賣關子,快講!”

    張揚和杜宇峰也是滿臉期待,人大主任講葷段子水平應該不同凡響,耿秀菊流『露』出一抹嬌羞,可是從她發亮的眼神能夠看出,她對林成斌的笑話也充滿了期待。

    林成斌道:“山人到深圳一家酒店吃東西,山人問:喂!小姐,饃多少錢? 服務員答曰:『摸』,100! 山人問:下麵呢? 服務員曰:下麵200! 山人:我暈!不是吧?那水餃呢? 服務員曰 :睡覺,400! 山人愣了,媽呀這麵咋恁貴呢:一碗400? 服務員曰:不!一晚800。 山人暈菜了:天哪!這麼貴!為什麼一碗要800? 服務員曰:整晚的,都這價,大哥!山人:要是不在這帶走呢?服務員:帶出去要1000!”

    說到這所有人又同時笑了起來,張揚也樂得捂著肚子,在場唯一的女『性』耿秀菊俏臉之上布滿紅暈,越發顯得嬌豔欲滴,她啐道:“老林啊,老林,原來你去華西村考察學習就學了這個啊!”

    林成斌笑道:“凡事都有他的兩麵『性』,小耿啊,不是我說你,同樣的一件事在不同人的眼中會有不同的含義,我之所以說這個故事,是想告訴大家,咱們不能把目光局限在黑山子鄉這個山溝溝,目光要放的遠大,這樣才能更快的促進黑山子鄉的經濟騰飛,才能早日改變咱們家鄉貧困落後的麵貌。”他的政治修為果然不淺,居然能把葷段子跟黑山子鄉的現實狀況聯係起來。

    郭達亮點了點頭道:“很有道理,咱們的確太閉塞了,必須了解外界的情況,才能跟得上時代的發展。”

    杜宇峰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道:“林主任的故事滿懷哲理啊,不過我怎麼聽著這位要跟服務員睡覺的山人這麼耳熟呢?”

    所有人都把目光對準了林成斌,林成斌笑道:“我是黑山子鄉黨齡最長的老黨員,我禁得起考驗!”

    耿秀菊不輕不重的跟了一句:“我相信林主任的革命純潔『性』,有咱們紀委秋玲同誌看著,就算他有那想法,也不敢付諸行動!”

    郭達亮哈哈大笑起來,其實林成斌和於秋玲之間啥都沒有,這林主任和杜宇峰某些方麵有個共同點,兩人都喜歡聊葷段子調節氣酒桌上的氣氛,這樣的談話方式雖然稍顯粗俗了一點,不過誰讓咱們黑山子鄉領導都愛這一口,喝著小酒,吃著野味,聊著葷段子,不知不覺就將彼此的距離拉近了。

    郭達亮和林成斌之所以能相處融洽,那是因為他們兩個在過去都沒有野心,林成斌身為人大主任已經是馬上退休的人了,其人想做的就是安安穩穩混日子,圓圓滑滑做好人,混到退休保持晚節,郭達亮過去沒有野心那是因為他被王博雄、胡愛民兩座大山壓得抬不起頭來,現在胡愛民已經被停職了,郭達亮鬆了口氣的同時,心眼兒也開活絡了,欲望和野心也開始重新萌芽,他暫時沒有和王博雄爭奪權力的心思,他也不敢,胡愛民這個鮮活的例子就在麵前擺著,可是他更清楚,這次王博雄之所以順利扳倒了胡愛民,小張主任功不可沒,假如可以和小張主任拉近關係,未來的一切還很難說。

    耿秀菊也覺察到郭達亮對張揚的拉攏之意,聽說他將紅旗小學的重建任務交給了張揚指揮,心中一時搞不清這廝葫蘆究竟賣得什麼『藥』,室內煙霧繚繞,讓她覺得有些氣悶,借口上洗手間,出去透透氣。

    誰曾想這一出門竟然惹出一樁事端來,耿秀菊在院子迎頭碰上了紅旗小學的原校長李振東,李振東因為紅旗小學失火時間被免了職,而且給予行政記過處分,他心情鬱悶啊,晚上他過去的幾個老友,黑山子鄉中學的校長林子遠,鄉衛生院的吳文凱幾個在這請他喝酒表示安慰,原本也請了李振民,可是李副鄉長最近變得更加低調,為了避嫌,根本沒有來,這群人聚在一起,免不得勾起了李振東的傷心事,不知不覺就喝多了。

    耿秀菊來到院子的時候,可巧李振東剛剛在洗手間吐了剛出來,一雙醉眼乜視耿秀菊,咬牙切齒罵了一句:“『騷』貨!”李振東原本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可是他也有個最大的特點,隻要喝醉了,那就是天大地大我最大,就是他親爹來了也一樣敢罵,更何況他把這次被免職的事情全都歸咎到了鄉黨委書記王博雄的身上,所以看到了他的老相好耿秀菊,自然而然遷怒到了她的身上。

    耿秀菊從來都是個不饒人的『性』子,仗著王博雄給她撐腰,在黑山子鄉還真沒有多少人敢當麵惹她,至於背後的閑話她自當沒有聽見,可是李振東竟然當麵罵她是『騷』貨,耿秀菊豈能忍耐,她柳眉倒豎,一雙丹鳳眼瞪得滾圓:“李振東,你罵誰?”

    滿身酒氣搖搖晃晃的李振東指著耿秀菊的鼻子一字一句罵道:“老子罵的就是你,罵的就是你這個抱王博雄大腿的臭婊子……”

    耿秀菊眼睛都紅了,她和王博雄的那點事雖然是半公開的秘密,可是沒有人敢當麵這麼罵她,任何人都需要自尊的,耿秀菊雖然可以作踐自己的身體,可是她不能作踐自己的靈魂,耿秀菊感覺到內心中一直守護的最嬌嫩純潔的部分被李振東撕裂開來,然後用他的臭腳死命的踐踏。她咬了咬下唇,忽然尖叫著衝了上去,揚起右手結結實實給了李振東一個耳光。

    這一記耳光把李振東瞬間打懵了,也激起了李振東骨子的凶『性』,在酒精和恥辱的雙重作用下,李振東發狂了,他一把揪住耿秀菊的頭發把她死命向後麵撞去,歇斯底的大吼著:“麻痹的,你個臭婊子也敢打我……”

    聽到動靜眾人慌忙從包間衝出來,可來到院子中,看到李振東失魂落魄的站在那,耿秀菊臉『色』蒼白的癱倒在地上,殷紅『色』的鮮血正沿著她的腦後汩汩流出,在灰白『色』的地麵上已經形成了一條蜿蜒的紅『色』小溪。

    張揚因為坐在門口所以第一個衝到耿秀菊的身前,他『摸』了『摸』耿秀菊的脈息,迅速封住了她身上的幾處要『穴』。

    杜宇峰憑著警察特有的直覺馬上鎖定了犯罪嫌疑人,一把抓住李振東的手臂把他反扭了起來,怒吼道:“給我蹲下!”

    李振東嚇傻了,他剛才隻是氣急攻心,根本沒有考慮到後果,誰想到這一撞,竟然把耿秀菊撞成了這般模樣,望著滿地的鮮血,耿秀菊蒼白如紙的麵龐,還不知她是死是活,李振東眼前一黑,酒瞬間全醒了,雙腿軟綿綿的毫無力量,心中一個聲音反複叫著,完了!我成了殺人犯……

    郭達明和林成斌看到眼前血腥的場麵都不禁皺了皺眉頭,當看到這件事的主角時,兩人的表情都是異常沉重。

    李振東喝酒的包間中林子遠、吳文凱也聞聲出來,當他們搞清究竟怎麼回事的時候,兩人恨不能自己根本沒出現過,這事兒麻煩大了,李振東喝醉殺人,從根本上來說,那是和他們一起喝多的,耿秀菊和王博雄那是什麼關係?黑山子鄉大大小小的幹部沒有不知道的,得罪了王博雄的後果,誰都不敢想象。

    郭達亮率先反應了過來,他怒不可遏的手指林子遠和吳文凱,近乎咆哮般怒吼道:“今天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林成斌臉『色』凝重的對小崔道:“馬上聯係王書記,嗯……所有鄉常委都要通知。”

    

Snap Time:2018-01-18 06:02:02  ExecTime:0.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