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七章風水輪流轉(2)


    第二十七章【風水輪流轉】(2)

    會後,張揚被王博雄叫到了辦公室,簡略的把電視台的處理結果告訴了王博雄,王博雄並沒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他看來有李長宇在背後撐腰,就算是春陽電視台也不會不給麵子,他低聲道:“很好,這件事處理的很恰當,下個月縣就要召開人大代表會議了,在此期間,這些不必要的曝光還是能免則免。”說完他話鋒一轉道:“這次見到李書記了沒有?”

    張揚搖了搖頭,王博雄的內心掠過一絲失落,這並沒有逃過張揚的眼睛,張揚心中暗笑,我見不見李長宇幹你屁事,這王博雄投機鑽營的心思也太渴了點。

    王博雄之所以打聽李書記的事情是因為他惦記著升遷呢,兩會召開,縣的很多部門都要發生變動,而且這次會議可能是李長宇擔任春陽縣縣委書記的最後一屆會議,對很多人的意義都很重大。看到張揚並沒有領會自己的意思,王博雄心有些急了:“小張啊,你看有沒有機會安排我和李書記一起坐坐,黑山子鄉最近發生了許多事情,我想當麵向他解釋解釋。”

    張揚何許人物,還能看不出王博雄的真正心思,淡淡笑了笑道:“王書記放心,我會盡快安排!”,對他來說安排李長宇和王博雄見麵還不是小菜一碟,隻要他開口,對於這種並不違反原則的事情李長宇會拒絕才怪,不過王博雄想見到李長宇無非是為了挪動挪動,他想得到好處,首先要讓張大官人心舒服才行,到目前為止王書記表現的還算中規中矩,不過張大官人對幹部一向是本著嚴格要求的態度。

    張揚最擅長的就是討價還價,馬上把話題扯到了計生辦沒有財務權的問題上,他想要財權其實並不過分,畢竟計生辦想要開展工作沒有錢是寸步難行的。

    王博雄聽到張揚的要求顯得十分為難,他並沒有馬上答應張揚的要求,而是說:“這件事我需要考慮考慮。”

    張揚道:“鄉的計生工作成績不好,反映到縣也會影響整個鄉黨委鄉『政府』的形象,王書記,其實我說需要的無非是一點兒財權,有了錢我才能更大限度的調動各村『婦』女主任的積極『性』,你知道的,黑山子鄉這麼大,單靠我一個人計生工作根本開展不起來,現在計生辦也隻有兩個人,難道要我帶著小魏去漫山遍野的抓超生孕『婦』嗎?”

    王博雄聽他這樣說不禁笑了起來,他指了指張揚道:“你啊!你啊!雖然是為了工作,可也不能『性』子這麼急啊!什麼事情都要有程序,這件事涉及到很多的層麵,我會在常委會的時候提出來。”

    張揚心中暗罵,鄉常委會還不是你王博雄一個人說了算,現在唯一敢跟你唱反調的胡愛民也被停職了,你跟我說上會,豈不是擺明了要敷衍我?

    王博雄並沒有敷衍張揚的意思,隻是張揚提出這件事太過突然,又是要錢又是要人,雖然他是鄉的一把手,可總得要考慮一下啊,王博雄本來就沒打算在黑山子鄉這個窮鄉僻壤長期幹下去,這次縣召開人大會對他是個極好的機會,隻要通過張揚搭上了李長宇的順風車,就算無法被提升一級,也很可能換一個相對富庶的鄉鎮,想到這王博雄忽然意識到自己在張揚的問題上並沒有任何猶豫的必要,反正已經在這廝麵前做了好人,既然做好人幹脆就做到底,何必惹他人不痛快呢?

    有了這個念頭,王博雄微笑道:“要不這樣,我讓鄉財務為你劃撥一筆專門用於計生工作的基金,這樣就可以方便你們計生辦的工作開展,至於人員方麵,你可以考慮發展基層人員,畢竟現在到處都在提倡精簡『政府』機構,我們總不能和國家的大政方針背道而馳。”王博雄這番話已經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他的身份不大不小也是個鄉黨委書記,而張揚隻是一個正式編製都沒有的計生辦代主任,說是代主任,其實連個科員都算不上,拋開身後的李長宇,張揚這種人是根本入不得王書記法眼的。

    張揚道:“我看財務科的吳宏進挺機靈的,我也不懂財務上的事情,不如把他調過來給我把把關?”

    王博雄微微一愣,隨即就想到張揚之所以點吳宏進的名,可能是因為他和吳宏進住在一起的緣故,反正鄉財務科人員眾多,再加上財務科長劉金成一直都是胡愛民的人,王博雄想動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所以根本無需顧及他的感受,王博雄當場就拍案定論,劃撥十萬給計生辦作為工作啟動基金,吳宏進作為負責會計被一並調入計生辦。自從將胡愛民成功拿下之後,王博雄的辦事風格開始有點雷厲風行的味道,這種事說辦就辦,當著張揚的麵給財務科長劉金成打了個電話。

    鄉長胡愛民的突然被停職讓劉金成正處於惶恐不安之中,現在接到了鄉黨委書記的命令,自然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不但要辦,而且保證要辦得完美,辦得周到,辦得讓王書記開心高興。

    張揚雖然進入官場的時間不長,可是也明白政績的重要『性』,他現在是的的確確想做出一些成績,無論李長宇讓他擔任這個黑山子鄉計生辦代主任的初衷如何,對張揚而言既然做了就要把事情做到最好,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張揚從王博雄這得到了滿意的答複,這才想起鄉批給他的兩萬塊活動經費,電視台邢濟民那雖然遇到了一些小小的波折,可是還算得上順利,除了吃住往來的費用外,兩萬塊基本沒動,他將這件事老老實實告訴了王博雄,畢竟張大官人要做個清廉的好官,雖然他對於官場的真諦感悟尚淺,可也知道想向上走得越遠,就要做到清清白白不留把柄,貪汙受賄,那都是鼠目寸光的人幹的事兒,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占點便宜還成,可是涉及到政治『性』質上的問題,最好還是要保持頭腦清醒,再說張大官人有一身的本事,也不缺那點銀子,牛文強賠償的一萬塊還在他兜裝著呢。

    王博雄對張揚的坦白還是很欣慰的,其實這筆錢張揚想吞沒再容易不過,隨便找個名目,弄點發票過來就能搪塞過去,可人家沒那麼幹,證明張揚這個年輕人麵對金錢的誘『惑』還是有自製力的,這也是一個國家幹部需要擁有的最基本的素質。

    王博雄微笑道:“剩多少一並都劃到計生辦的啟動基金上去,反正這筆錢也是你幫鄉省下來的。”王書記在張揚麵前充分表現出一個領導人應有的氣魄和胸懷,這讓張揚對他生出了不小的好感,就衝在王博雄這麼支持自己工作的份上,也應該考慮安排李長宇和他見個麵了。

    張揚滿心歡喜的離開了王博雄的辦公室,剛剛回到計生辦,還沒有來得及將好消息告訴小魏,這邊郭代鄉長已經跺著八字步走了過來,郭達亮搖身一變已經成為了黑山子鄉的代理鄉長,雖說是代理,可畢竟由副轉正也是早晚的事情,再說了,馬上就要召開縣人大會議,鄉人大會議,隻要做好工作,別說是轉正,就算是成為鄉黨委書記也有可能,人在相應的位置會考慮相應的事情,郭達亮就是這一種人,當副鄉長的時候,整天想著的是轉正,現在當上了代鄉長,就開始琢磨什麼時候能把這個代字去了,什麼時候能夠成為鄉黨委書記,看來人的欲望總是無止境的。

    成為代鄉長之後,郭達亮的腰杆前所未有的直了起來,他中年發福,肚子本來就有些大,現在看起來更是明顯,不過看上去倒也有幾分氣派,很多鄉『政府』的工作人員都暗自奇怪,過去怎麼沒有發現郭鄉長這麼有派,仔細琢磨後方才明白,原來人家過去都是弓著腰的,看來做人低調真的有好處啊。

    郭代鄉長自然明白周圍人的酸葡萄心理,心中暗自得意,心說,都看到賊吃肉,誰看到賊挨打?如果不是過去摧眉折腰事權貴,怎有今日開心顏?老子這個代鄉長是受出來的!不過郭代鄉長是個懂得感恩的人,他忘不了,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全都要靠小張主任的及時提醒,如果沒有小張主任的預警,現在被停職的恐怕是自己,當然他也不得不慶幸自己的運氣實在好,不但有張揚這樣的貴人相助,還鑽了王博雄和胡愛民政治鬥爭的空子,否則這樣的好事兒怎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郭達亮此前來張揚的辦公室還說得過去,可在成為代鄉長後仍然主動登門,充分表現了他對張揚的尊重,臉上『露』著謙和的笑容:“小張啊,我有件事找你幫忙,有空的話陪我出去走走。”

    張揚從來都是人家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人家郭代鄉長肯屈尊下顧,自己怎麼也要表示出相應的尊重,點了點頭道:“有事兒也得放下,什麼事能比郭鄉長找我更重要?”

    郭達亮也覺著得了麵子,原本滿麵紅光的臉上更顯得油光發亮,張揚跟著他出了鄉『政府』的大門。

    出門後張揚才知道郭達亮喊他是去紅旗小學工地的,對這位郭代鄉長的做法,張揚一時間還『摸』不著頭腦,心想這紅旗小學的事情不是已經告一段落了嗎?他又把自己拉過來做什麼?

    郭達亮和張揚在紅旗小學工地的土墩上站了遠遠看著工地的進展情況,低聲道:“小張,現在縣把這個擔子交給我,我有些力不從心啊!”

    張揚這才想起還忘了恭喜人家了,當下笑眯眯道:“郭鄉長,我還忘了恭喜您高升了!”在郭達亮麵前張揚並不拘束,這主要是因為在前些日子的鄉『政府』鬥爭中,張揚始終扮演著郭達亮恩人的角『色』,自然也以他的恩人自居,麵對郭達亮他比對著王博雄還要隨意的多。

    郭達亮歎了口氣道:“有什麼好恭喜的?小張啊,咱倆不是外人,這兒隻有你跟我,你別把我當成代鄉長,我也不把你當成代主任,咱們有什麼說什麼,哥倆兒好好聊聊。”

    郭達亮的這句話讓張揚感到驚豔,這廝居然能用代鄉長代主任準確切入他們之間的共同點,然後自降身份和他以兄弟相稱,這樣的人物必須具備兼備睿智和無恥兩大特點,張揚也不客氣:“那……郭鄉長,你有啥話盡管直說!”

    郭達亮絲毫沒有覺著他有犯上的嫌疑,低聲道:“胡鄉長是怎樣被停職的,你應該比我清楚,這紅旗小學現在就是黑山子鄉的雷區啊,安老剛才一個電話直接打到了鄉,說近期要從香港過來,他要看看紅旗小學的重建情況,這件事對我而言就是一座壓在心頭的大山,更像一個定時炸彈,他老人家來到這,隻要看到重建工作有任何的不滿意,恐怕我這個黑山子鄉的代鄉長,連屁股都沒坐熱就要被人趕下來。”

    他轉向張揚,雙目中充滿殷切之『色』:“小張,我想讓你擔任紅旗小學建設總指揮一職。”

    張揚愣了,雙眼瞪得滾圓,我靠,老子怎麼說都算是你的恩人,你狗日的不知恩圖報就罷了,沒想到你居然倒打一耙,合著這定時炸彈你不想要,就想丟我頭上,老子長得好欺負嗎?

    郭達亮看到張揚的神情就知道他一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慌忙解釋道:“我沒有想往你身上推卸責任的意思,這個總指揮落在我身上是個定時炸彈,那是因為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我,就算我做得再好,也是份內的事情,自然談不到什麼工作成績,假如我有任何的差錯,就會被無限放大,而你就不同了,不但王書記欣賞你,而且你是一個年輕富有朝氣的幹部,你是預備黨員,你是黑山子鄉計生辦代主任,可是我看過你的人事檔案,你並不在編,恕我直言,正因為你特殊的身份才決定你最適合擔任這個職務,你想想紅旗小學重建的事情雖然可能招來安老的不滿,也存在著讓他滿意的可能,假如他滿意的話,那這次就是大功一件,對你來說這就是政績!”

    張揚聽到政績二字內心不由的一動,不能不承認這政績對他的誘『惑』力的確很大,有了政績他就可以轉為正式編製,有了政績就可能從預備黨員轉成正式黨員,有了政績他就可能從黑山子鄉計生辦的代主任轉成正式主任,甚至可能更進一步,張揚已經開始覺得郭代鄉長正在向他送上一份無形的厚禮了。

    郭達亮低聲道:“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安老不滿意,大不了你甩手不幹,你現在的身份遊離於體製邊緣,就算是上頭怪罪下來,也拿不出懲罰你的具體方案,等安老離開春陽,風頭過去,你換個地方一樣可以重新開始。”郭達亮還有一層深意,他已經知道張揚的背後是縣委書記李長宇,把張揚拉下水,等於和這廝一起坐在了李長宇的大船上,萬一真有什麼事情,最後還有李長宇照顧不是。

    張揚審視著眼前的郭達亮,老狐狸,麻痹的,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都說政壇是個磨練人『性』的地方,連鄉的一個基層幹部都已經修煉成精,張揚對自己的仕途之路更增添了幾分驚喜幾分期待。

    郭達亮看到張揚仍然沒有點頭,他不失時機拋出誘餌道:“下月縣召開人代會,我會想辦法幫你活動個代表名額。”

    張揚由衷感歎,過去還以為郭達亮的政治修為遠遠遜『色』於王博雄和胡愛民,現在看來此人隻不過是因為職務的限製一直保持低調罷了,其人的眼光不可不謂老辣,比起王博雄和胡愛民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紅旗小學的重建工程涉及到的範圍很廣,鄉為了對安老先生有個完美的交代,這次可謂是不惜血本,要將當年安誌遠投資修建的十多座紅旗小學全部整修一遍。假如做好了這件事,絕對是一個拿得出手的政績,比起抓幾個超生孕『婦』造成的影響可要大得多,張揚似乎看到有一條康康大道在自己的眼前蔓延開來,雖然這件事的確有些風險,可是通過郭達亮的分析,張揚看到對自己還是利大於弊,張大官人暗暗想到,就算是糖衣炮彈,老子把糖衣扒下來,炮彈給你打回去!

    

Snap Time:2018-08-20 04:52:15  ExecTime: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