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六章亂(1)


    第二十六章【『亂』!】(1)

    邢濟民離開以後,海蘭這才回過臉來,看到張揚一臉得意的樣子,禁不住笑道:“小張主任果然好本事,這麼困難的事情,你一出馬頓時迎刃而解。”

    張揚笑道:“是人家識時務,我可沒威脅他!”他並不知道邢台長之所以低頭,全都是因為忌憚海蘭的緣故,任何男人都喜歡在女人的麵前展示自己的能量,睿智如張大官人也未能免俗,能讓邢濟民在海蘭的麵前向自己低頭,讓他感到賺足了麵子。

    海蘭看著張揚微笑不語,張揚流『露』出的得意讓她從心底感到欣慰。

    張揚提出邀請道:“我請你吃飯,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很普通的一句話在海蘭的耳中卻有著不同尋常的味道,她居然違心的沒有拒絕。

    午飯兩人在明珠賓館內吃的,張揚本想要瓶酒,可是被海蘭婉拒,張揚笑道:“不喝也好,酒能『亂』『性』!”

    一句話讓海蘭的俏臉紅了起來,她輕聲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兩人靠窗坐著,午後的陽光從窗格中投『射』進來,落在身上暖融融的好不舒服,海蘭白皙的肌膚在陽光下籠罩上一層美麗而朦朧的金『色』光澤,張揚凝視著她,由衷稱讚道:“你真美!”

    “你真虛偽!”海蘭反唇相譏道,她品了一口清茶,小聲道:“剛才見到你和邢濟民說話的樣子,我才知道這世上的男人一個比一個虛偽。”

    張揚的大手伸了出去想要握住海蘭的小手,海蘭卻機敏的逃開,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她可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和張揚親昵的樣子。

    張揚的手落了空,訕訕地笑了笑:“上去坐坐?”

    海蘭搖了搖頭:“不了!”拒人於千之外的表情,讓張揚下麵的話不知如何繼續,他實在無法理解,按理說他和海蘭之間發生昨晚的事情後,兩人應該親密無間,無所不談才對,可是怎麼感覺比原來還要生分許多?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海蘭自然覺察到了張揚情緒上的微妙變化,可是她清醒的意識到必須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張揚就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而她卻要做一顆拒絕融化的冰,冰與火的相逢注定是兩敗俱傷,在她的眼中張揚太年輕,年少輕狂的他甚至想要將整個世界踩在腳下,而她卻已早就看透了這個世界的殘酷,倘若可以選擇,她寧願將自己冰封。

    “我還要上班!”海蘭起身告辭,張揚淡淡笑了笑,落寞的表情無法掩飾內心中的失落。

    電視台的事情已經解決,張揚這次的任務就算順利完結,他本想和杜宇峰一起返回黑山子鄉,可臨走之時卻突然改變了主意,他決定去縣人民醫院看望一下被人打傷住院的前黑山子鄉計生辦主任徐金娣,張揚到黑山子鄉以後,工作一直還算順利,至少鄉黨委書記王博雄對他還是十分關照的,可是他對計生工作從何抓起卻還是懵懵懂懂,不過在鄉『政府』和下清河村民一戰,讓小張主任的惡名傳遍黑山子鄉,就目前來看上繳的罰款比起過去已經有了本質上的提高,可張揚依然沒有任何見到工作成績的喜悅感,畢竟這罰款全都進了鄉『政府』的財務帳戶,自己的計生辦隻是落了一個罵名而已。

    徐金娣作為前任領導,對黑山子鄉的計生狀況要比自己了解得多,張揚這次一是為了探病,二是為了從徐金娣口中了解一些情況,更重要的是,他想順便去看看左曉晴,還別說,幾天不見還真有點想得慌。

    張大官人從來都不是一個濫情的人,可這廝也不是一個專情的主兒,否則又怎會幹出這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事情,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是重生後張揚的夢想,兩者權衡,好像前者對他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徐金娣住在縣人民醫院骨科,左曉晴恰恰在骨科實習。張揚拿著一束紅玫瑰走進骨科病房的時候剛巧在走廊中與左曉晴相遇,左曉晴沒想到他會出現,更沒有想到這廝居然如此招搖的拿著紅玫瑰過來,心中羞澀難耐,卻又夾雜著一絲驚喜,咬了咬下唇,小聲嗔道:“你幹什麼?現在是上班時間!”

    張揚笑了笑:“我來看徐金娣徐主任,她在幾床?”

    左曉晴瞬間經曆了從高峰滑入低穀的巨大落差,心別提多失落了,望著張揚那張沒心沒肺的笑臉,登時氣不打一處來:“你自己不會去護士站問啊?”

    張揚笑了一聲:“咱倆不是熟嗎?還是你帶我過去。”

    左曉晴看了看他手中那一捧嬌豔欲滴的玫瑰花,心中著實有些羨慕那個徐金娣,因為羨慕而眼熱,因為眼熱更看著這廝不順眼,有『毛』病啊,居然給老太婆送玫瑰花,神經病,大笨蛋!左曉晴這邊在心罵著。甚至連張揚第一次給她送花的情景都想了起來,那朵花還是自己買給自己的呢,說起來真是沒有麵子啊!

    這時一個相貌清秀的小護士推著治療車經過他們的身邊,目光也自然被張揚手中的玫瑰花吸引了過去,不無羨慕道:“左曉晴,好漂亮的玫瑰花啊!”

    左曉晴又羞又急:“不是給我的!”

    張揚卻笑眯眯看著那位小護士:“你好,石燕!”

    他能夠叫這小護士的名字並不稀奇,畢竟人家胸牌上寫著,可那口氣熱情的好像跟人家是老朋友一樣,這就不能不讓石燕奇怪了,她充滿『迷』『惑』的看著張揚:“我認識你嗎?”

    張揚笑道:“你的聲音真好聽,跟中央廣播電台播音員似的!”

    石燕這才想起來上次有人打電話找左曉晴,就是自己接的電話,兩人還聊得頗為投機,一雙眼睛笑成了月牙形:“原來是左曉晴的哥哥啊!”

    左曉晴瞪了張揚一眼:“就他那德行!”左大小姐今兒氣明顯不順,說出來的話都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她轉身向前方走去。

    張揚和石燕對望,同時吐了吐舌頭,石燕格格笑了起來,示意張揚還不趕快追上去。

    看到左曉晴生氣,張揚心底卻樂了,這證明人家在乎自己,比起午間海蘭對自己流『露』出的冷漠和距離感,此時的左曉晴讓張揚從心底生出一縷溫馨,他忽然發現,自己原來也很在意別人的感受。

    左曉晴雖然有些生氣可還是把張揚帶到了徐金娣住院的房間。

    徐金娣在黑山子鄉的人緣並不好,因其強硬的行事風格,被人戲稱為黑臉主任,當然這也和她長得很鄉土有一定的關係。

    張揚的來訪讓徐金娣多少有些意外,望著那一捧鮮豔的玫瑰花,徐金娣眼『露』出的那是失望,在她看來,一捧鮮花遠不如一籃子雞蛋來的實惠。

    徐金娣的丈夫是個老實巴交的工人,熱情的請張揚坐下,又拿出他的紅山茶給張揚抽,張揚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會,眼前徐金娣的模樣的確有些可憐,兩條腿都打著厚厚的石膏,臉上還有不少的傷痕清晰可見,當計生辦主任當到這個份兒,也真夠鬱悶的。

    徐金娣沒想到張揚那麼年輕,跟張揚客氣了幾句,歎了口氣道:“黑山子鄉的計生工作不好搞啊,我這次差點把命都給打進去了。”

    張揚深表同情的點點頭:“我雖然到黑山子鄉時間不長,可是對這些鄉民的蠻橫也已經有所了解,徐主任受苦了!”

    徐金娣畢竟在體製中混了不是一年兩年,當然明白張揚今天來主要的目的是向自己取經的,她並沒打算保留什麼,反正發生這件事後,就算八抬大轎抬她回去,她也不打算回那個民風彪悍的窮鄉僻壤了。徐金娣道:“小張啊,我剛開始去黑山子鄉主持計生工作的時候,也懷著極大的工作熱情,想要把黑山子鄉混『亂』的計生狀況徹底改變一下,可是工作真正開展起來才發現,難度之大超乎我的想象,黑山子鄉位於清台山中,地理情況特殊,鄉民素質低下,別說是普通的老百姓,就是基層幹部對計生工作也存在著排斥態度,工作中幾乎處處都遇到阻力。”

    張揚道:“想要做好計生工作,的確需要其他部門的配合。”

    徐金娣憤然道:“不說別的,單單是鄉派出所,每次有任務的時候,所長周良順帶頭推三阻四,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一個『婦』道人家怎樣去執法?”她對黑山子鄉派出所存在著相當大的怨念,如果不是派出所工作不力,她也不會落到現在的下場。

    張揚領教過周良順消極怠工的本事,對徐金娣的憤慨表示理解,其實他這次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詢問計生罰款的事情,耐心的聽完徐金娣的牢『騷』,這才低聲將自己的疑問說了。、

    徐金娣歎了口氣道:“小張啊,原本咱們計生辦是應該有一個單獨的帳戶的,計生款項專款專用,可是鄉常委會議決定,計生款項要統籌管理,到後來就變成了我們隻有罰款權,沒有確認權,罰多少,最後上繳多少,最終的決定權都在鄉。”

    張揚低聲道:“可是我們最起碼應該有知情權。”

    徐金娣苦笑了一聲:“鄉財務不是會返給我們一個條子嗎,那就是給計生辦的交代,其實黑山子鄉計生工作開展困難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缺錢,假如有錢,我們可以利用獎勵措施鼓勵村計生工作的積極『性』,開始的時候我曾經向鄉申請過一筆款項用於這件事,可鄉給的錢實在太少,起到的效果不大。”

    張揚不由得想起了剛到黑山子鄉時遇到的下清河村『婦』女主任謝月娥,就是因為她才引出了後來下清河村村民圍攻鄉『政府』的一幕。

    這時候醫生進來換『藥』,張揚也趁機告辭,臨走的時候,他留了兩百塊錢給徐金娣,徐金娣說什麼不願接受,最後張揚隻能作罷,徐金娣對這個小夥子還是很有好感的,張揚臨行前,又提醒他道:“小張啊,我現在才明白,單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跟一群人去鬥的,有些時候做事跟做官根本就是兩碼事,想要做好事就做不成一個好官,可想要做好官,未必需要去認真做事。”

    徐金娣的話雖然樸素可是卻令張揚心頭一震,望著徐金娣神情黯淡的麵孔,他忽然意識到這句話是徐金娣遭受重創之後對人生的感悟,也許以後再也見不到那個作風強硬的黑臉主任了。

    張揚出門去找左曉晴,左曉晴在辦公室內寫著病例,高偉站在她身邊笑著指點著什麼,張揚對這廝從來都沒有什麼好感,身為師長居然打起了學生的心思,簡直是衣冠禽獸。

    “左曉晴!你出來一下!”

    左曉晴和高偉同時轉過臉去,看到張揚,兩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左曉晴是一種幽怨,高偉流『露』出的那是敢怒不敢言的矛盾表情。

    左曉晴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出去,張揚咧著大嘴陽光燦爛的笑著:“跟你說點事兒!”

    左曉晴點了點頭。

    “左曉晴,病曆還沒寫完呢!”高偉鼓足勇氣,終於說出了一句帶有戰鬥意義的話,畢竟在心儀的女孩子麵前咱不能太慫。可他馬上發現自己這是純屬自找難看,張大官人居高臨下的看了他一眼:“我說高偉,你能不能把心思都用在鑽研業務上?”

    滿屋的實習生忍不住哄笑起來,高偉漲的滿臉通紅:“你……你……”你了半天也沒你出個所以然來,再看張揚和左曉晴已經走了,高偉憤然拂了拂衣袖:“素質真是太差了!”這廝的阿Q精神運用的還是爐火純青的。

    

Snap Time:2018-01-17 03:47:29  ExecTime: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