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三章衝冠一怒為紅顏(1)


    第二十三章【衝冠一怒為紅顏】(1)

    風雨正疾,張揚身上的衣衫全都被雨水浸透,他顧不上考慮其他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翰林閣前,張揚抬頭望去,果然看到馬路的對麵有一座公話亭,可是話亭內卻沒有人,張揚拉開公話亭的玻璃門,看到電話聽筒垂落在半空,地上還有幾滴鮮血,內心頓時揪緊了,張揚的直覺告訴自己,小妹趙靜一定出事了。

    他驚慌不已的推開玻璃門,雨天的午後,街道上隻有寥寥幾個行人,他一把抓住一名從公話亭旁經過的路人,大聲道:“請問,你有沒有看到剛才有個女孩在這打電話?”那人慌忙搖了搖頭,張揚又攔住另外一個,然而讓他失望的是,連續問了五名路人都說沒有看到有女孩打電話。

    張揚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看到了對麵的翰林閣,然後飛快的跑了過去,一輛紅褐『色』桑塔納轎車高速衝來,那司機沒想到道路的中心突然衝出來一個人,嚇得一腳把車踩到底,車輪在雨後濕滑的馬路上摩擦出刺耳的尖嘯聲,四條輪胎都冒出縷縷輕煙,然而速度卻仍然無法降低下來。

    張揚騰空跳起,從高速衝來的汽車上騰躍過去,落地時已經來到馬路的對麵,轎車的突然急,讓後麵尾隨的麵的猝不及防,麵的撞在桑塔納的尾箱上,更倒黴的是,後麵還跟著一輛小奧拓,緊跟著麵的的屁股啃了上去,三車追尾,燈光報警器不停閃爍著,現場狼藉一片。

    張揚卻根本沒有留意身後發生的變故,大步走入翰林閣中,他徑直來到櫃台前,向值班的售貨員道:“大姐,請問,您剛才有沒有留意到對麵公話亭有位十七八歲的女孩打電話嗎?”

    胖胖的售貨員目光正注視著門外追尾的三輛車,根本沒有聽清張揚的問話,張揚心急如焚,他憤怒地拍了拍櫃台:“我問你話呢!”

    那售貨員看到張揚凶神惡煞的樣子不禁有些害怕,可是嘴上仍然頂撞道:“你這人怎麼那麼沒禮貌?”

    張揚雙目一瞪:“快說!”

    售貨員嚇得打了一個激靈,這時候追尾的三名司機全都下車走了進來,張揚是這次追尾事件的罪魁禍首,他們這是要找張揚理論來了。三人中要數桑塔納司機最為鬱悶,心窩著火,脾氣自然也就衝了一些,加上這廝長得高高大大,平日也是個一言不合,馬上出手的人物,右手重重在張揚肩頭拍了拍:“我說,你他媽是不是活膩歪了?”

    張揚霍然轉過臉去,布滿血絲的雙目之中流『露』出凜凜殺氣,饒是那幾人強悍,也被張揚的目光嚇了一跳,張揚冷冷道:“滾開!”

    “我『操』,我看你是欠揍!”

    另外兩名司機一旁煽風點火道:“揍他!”

    桑塔納司機也動了真怒,一把抓住張揚的衣領子,張揚左手拿住他粗壯的手腕,右手卡住了他的脖子,稍一用力,竟然將對方魁梧的身體整個舉了起來,一個翻摔,重重砸落在鋁合金玻璃櫃台上,隻聽到嘩啦一聲,玻璃櫃台四分五裂,麵的文房四寶印章水彩滾得到處都是,嚇得售貨員高聲尖叫起來。

    另外那兩名司機看到情況不妙,轉身就向門外逃去。

    張揚衝著那售貨員怒吼道:“快說!”

    那售貨員嚇得哭了起來。

    就在這時,海蘭從門外走了進來,她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張揚也太能惹事了,人家賣文房四寶的小店招他惹他了,怎麼一上來就砸人家的店鋪?

    海蘭因為來買過幾次東西,所以認得那名售貨員,輕聲道:“劉大姐,到底怎麼回事?”

    那胖售貨員嚇得隻是哭。

    張揚怒吼道:“我妹剛才在公話亭給我打傳呼,她可能出事了!”

    海蘭內心咯一下,難怪張揚會表現的如此失常,原來是這樣,那胖售貨員聽到張揚的話,忽然停下了哭聲,抬起頭:“剛……剛才……是是有一個小姑娘在對麵打電話來著……不過……不過有一輛凱迪拉克過來,車上下來四個男青年,把她拉上車了……大概……走了十五分鍾……”

    張揚猛然想起上周前往縣中給陳雪送東西的時候,邂逅的那群人,為首的那小子『騷』擾陳雪,是自己為陳雪解得圍,難道是他們因為那件事記恨上了自己?所以報複到了小妹身上,想到這,張揚更是不寒而栗,鐵青的臉『色』變得蒼白一片,他竭力控製住情緒,焦急問道:“大姐,你有沒有注意那輛車往那邊去了?”

    胖售貨員指了指正東的方向。

    張揚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皮夾,從中掏出一疊錢放在殘破的櫃台上,轉身就向門外衝了出去。那名被打的桑塔納司機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你他媽……有種別走……”話雖這麼說,可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去阻攔張揚了。

    海蘭看到張揚殺氣騰騰的樣子,料定今天要出大事了,顧不上跟售貨員解釋,跟著張揚追了出去,張揚站在路邊攔了夏利,剛剛進入汽車,坐下,海蘭也跟了進來。

    張揚看了她一眼,卻沒有搭理她,向司機道:“向東開!”

    汽車向東駛去,海蘭輕聲道:“張揚,你要冷靜一些!”

    張揚怒吼道:“我怎麼冷靜?現在是我妹妹被那幫流氓劫走了!”

    “去報警,你這樣漫無目的的找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張揚忽然想起那輛凱迪拉克的車牌號碼——平D8888,他低聲道:“我想起來了,那輛凱迪拉克的車牌號應當是平D8888。”海蘭也來到春陽不長時間,對這個車牌號並無印象,隻是憑直覺感到對方的來頭可能不小。

    出租車司機『插』口道:“平D8888,那是咱們春陽太子爺的凱迪拉克。”

    張揚微微一怔:“太子爺?”

    司機點了點頭道:“就是咱們楊縣長的公子楊誌成啊!”張揚並沒有想到對方還有這麼深厚的背景,可是對張揚而言,有沒有背景都是一樣,隻要敢欺負他妹妹,他就絕不會放過那個混蛋。太子爺,麻痹的一個縣令的兒子也敢叫太子爺,狗日的欺君犯上,在大隋朝那會兒應該誅九族的!

    張揚請求道:“師傅,你既然知道那輛車,能不能幫我找到它,我可以給你一筆豐厚的報酬。”

    司機猶豫了一下。

    “我妹妹被他們給劫走了!”張大官人很少用這樣請求的語氣跟別人說話。

    司機重重點了點頭:“那幫狗日的沒一個好東西,不過,我隻能盡力試試看!”,他們的出租隸屬於天出租,每輛車上都有對講設備,這位司機叫魏軍,也是一個頗有正義感的漢子,平時沒少聽說楊誌成那幫惡少的卑鄙行徑,聽說張揚的妹妹被他們劫走,自然激起了同情心和正義感,他利用對講機向同公司的幾十名司機兄弟通話,看看他們有沒有誰看到了那輛牌號為平D8888的凱迪拉克。

    人多力量大,春陽原本就沒多大點地方,再加上那輛凱迪拉克在春陽本來就引人注目,很快就有了下落,一名司機提供了凱迪拉克現在所在的地點,他在三分鍾前看到牌號為平D8888的凱迪拉克停在愛神卡拉OK的樓下,有了具體的下落,張揚忐忑的內心才稍稍平複了一點。

    魏軍開著夏利高速向位於春陽城東的愛神卡拉OK駛去,他一邊開車一邊向張揚介紹,愛神卡拉OK是縣財政局長牛學東的兒子牛文強開的,此人號稱通吃春陽黑白兩道,在春陽極有名氣,很少有人敢去他的場子鬧事。

    海蘭聽到這一層層錯綜複雜的關係已經明白今天這件事肯定要鬧大了,不知最後張揚要如何收場。

    來到富民路的路口,魏軍就停下了汽車,前方已經可以看到愛神卡拉OK的招牌,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兄弟,我不能繼續送你過去了,讓那幫人看到,以後我就別想在春陽混了。”

    張揚倒也體諒他的難處,從錢夾中抽出三張老頭票放在駕駛台上,魏軍慌忙道:“用不了這麼多……”可張揚和海蘭已經下了汽車,頂著風雨快步向愛神卡拉OK走去。

    海蘭看了看張揚,小聲建議道:“我去報警!”

    張揚搖了搖頭,那輛車牌號為平D8888的凱迪拉克已經出現在他的視野中,他一言不發的向汽車走去,卻被海蘭抓住手臂:“別衝動,愛神卡拉OK這麼大,你知道去哪兒找他們嗎?萬一驚動了他們,豈不是更加麻煩。”

    “你說怎麼辦?”

    海蘭咬了咬櫻唇,短時間內做出了一個決定:“我去!”她躬身從地下拾起半塊紅磚,然後向那輛黑『色』凱迪拉克走去,來到車前,揚起紅磚狠狠砸在車子的引擎蓋上,凱迪拉克的報警器尖銳響了起來,車身燈光不斷閃爍。

    張揚站在海蘭的對麵遠遠看著她,流『露』出欣賞的目光,這的確是一個最直接有效的找人方法。

    很快就從愛神卡拉OK的大門中走出一名高大壯實的漢子,他憤怒地叫道:“臭娘們,你他媽瘋了……”頭皮忽然一緊,頭發被身後一隻大手緊緊揪住,一個陰冷的聲音道:“楊誌成在哪?”

    那漢子沒有說話,屈起手肘想要突襲對方,卻被張揚抓住頭發狠狠撞擊在玻璃大門上,現在的張揚如同一頭憤怒的雄獅,下手自然重了許多,那壯漢碩大的頭顱撞擊在玻璃門上,把玻璃大門撞得碎屑遍地,頭上滿是鮮血,不過這廝的身體素質也是極好,馬上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卻被張揚一腳又踹中胸口,踢得他四仰八叉的倒了下去,麵傳來男男女女驚慌失措的聲音,張揚抓著他的衣領:“楊誌成在哪?”

    那漢子隻有出氣的份兒了,張揚的強悍已經完全摧垮了他的勇氣,他指了指上麵:“318……”

    幾名保安拿著電警棍湊了過來,張揚雙眼一翻:“不想死的滾!”他的王八之氣顯然沒有將這幫保安震住,他們同時揮舞著電警棍衝了上來,張揚根本沒有將這些尋常的打手放在眼,三拳兩腳把他們幾個打翻在地,然後在眾人的尖叫和驚呼聲中衝上了樓梯。

    318包房內音樂的聲音開得很大,燈光閃爍,旋轉燈球不斷變換著五彩繽紛的『色』彩,楊誌成和他的四名死黨隨著音樂不斷扭動著,他們發出得意的大笑聲,被圍在中間的兩個女孩兒,趙靜和陳雪都是臉『色』蒼白,她們緊緊依偎在一起。趙靜的眼中都是淚水和恐懼,陳雪沒有哭,目光充滿了仇恨和冷酷。這樣的目光讓楊誌成很不爽,他伸手去撩撥著陳雪的秀發,被陳雪厭惡的打開,楊誌成發出狂妄的大笑,他和同伴們交遞了一個眼神,然後五人圍成一個圈同時撲了上去,兩名女孩發出尖叫。

    房門忽然被從外麵一腳踹開,所有人都是一愣,張揚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被推倒在沙發上的趙靜看到親人,一邊哭著一邊大叫著小哥。她用力掙脫開那名抓住自己的胖子,拚命向張揚奔跑過去,馬尾辮卻被那胖子一把給揪住,用力拖了回去。

    張揚看到眼前的情景,心中的憤怒已經達到了極點。看到兩個女孩衣服還穿得整整齊齊,他知道自己來得還算及時,這幫雜碎沒有來得及對她們造成更大的傷害。

    楊誌成看到隻有張揚一個人進來,從最初的驚慌中馬上鎮定了下來,他居然厚顏無恥的罵道:“你他媽不要命了,給我滾出去!”

    張揚此時居然收斂起臉上的怒容,唇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他的表情中找不到任何憤怒的影子,他沒有理會楊誌成,而是走向那個胖子,輕聲道:“她是我妹妹!”

    胖子叫宋大明,父親是縣稅務局的副局長宋樹誠,這胖子平日是楊誌成最忠實的跟班兼走狗,他凶神惡煞的瞪著張揚:“老子玩得就是你妹妹!”

    張揚笑了,笑容中再也掩飾不住森森寒意,他仍然站在門口,隻要他堵在這房的人就一個都出不去,張揚對著宋大明輕輕說了一句:“你倒黴了!”

    

Snap Time:2018-01-17 03:47:06  ExecTime: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