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二章女主播的反擊(5)


    第二十二章【女主播的反擊】(5)

    春寧小區距離電視台也就是一公多的距離,平時她都是步行上班,小區雖然不大,可是勝在寧靜,麵綠地眾多,修整的極為幹淨。

    張揚扶著海蘭下了汽車,搶先把錢給付了。

    海蘭擺了擺手,讓張揚現在就回去,張揚看著她沒走出兩步,腳下卻是一滑,海蘭發出一聲嬌呼,左腳不慎扭到了,人如果倒黴了真是喝涼水都塞牙,她躬下身子,痛得好半天直不起腰來,可是也沒見身後的張揚過來扶她。

    海蘭咬了咬牙,忍著痛向前方跳著走了一步,卻無法繼續堅持下去,求助地轉過身去,卻見張揚向麵的走去,海蘭心中無名火起,這廝還算人嗎?一點助人為樂的精神都沒有,還有臉說自己是國家幹部。女主播居然忘了,剛才可是人家把她送到家門口的啊。

    麵的車開走了,張揚卻留了下來,張大官人可沒有女主播想象中那樣不堪,遇到這樣的天賜良機,他又怎會錯過,臉上裝出非常關心的表情:“怎麼了?扭到腳了?”可惜這廝的演技在海蘭這個專業人士的麵前實在不值一提,海蘭一眼就看出了他表演的痕跡,她知道這小子根本不關心自己是否扭到腳,他所關心的是找到了一個可以接近自己的機會。海蘭點了點頭:“我住502!”

    張揚抬頭看了看,這座小區中五樓已經是最高的樓層,不過這難不倒張大官人,他笑眯眯道:“給你兩個選擇,是讓我背你上去,還是抱你上去?”

    海蘭選擇了前者,張揚老老實實在她前麵蹲下身去,海蘭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確信海蘭摟好了自己的脖子,張揚站了起來,雖然背著海蘭,可是爬五層樓也耗費不了太多的體力,不知為何忽然想到前些日子背著楚嫣然爬上懸崖的情景,海蘭的身軀似乎比楚嫣然要輕盈一些,不過相比起楚嫣然當時對自己的依賴,海蘭好像從心底在抗拒著自己,她的手臂雖然扒在他的肩頭,可是身體卻並未和他相貼,張揚雙托著海蘭充滿彈『性』的秀腿用力向上鬆了鬆,這個動作全無征兆,海蘭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摟緊了他的脖子,她的身體自然而然的貼近了張揚的後背,馬上猜到了張揚的卑鄙用意,穩定身形之後,馬上雙手支撐在張揚的肩膀上,和他又分開一定的距離。

    張揚笑了起來:“你是我背過的第二個女孩子。”

    海蘭笑道:“別用女孩子稱呼我,我得慌,有功夫去還是去騙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吧。”

    張揚鬱悶的發現,自己說實話的時候往往沒人願意相信。

    來到502,海蘭打開房門,這是一套兩室兩廳的房子,客廳很大,房間內鋪著深紅『色』的木地板,圓木『色』的家具帶有一些複古的味道,顯得很溫馨,客廳的西南角有一個螺旋扶梯通往上方的閣樓,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間奢侈了一點,張揚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黑山子鄉的單人宿舍,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

    張揚扶著海蘭在沙發上坐下,然後蹲了下去:“我看看你的腳!”,話剛一說完,已經麻利的把海蘭左腳的靴子給脫掉了。

    海蘭還從沒有見過這麼冒失的家夥,阻止的話還沒說出來,腳上的白襪已經讓他給拽了下來,海蘭啐道:“你這人這麼這麼霸道?做事不考慮別人感受嗎?”

    張揚意味深長笑道:“彼此彼此!”

    海蘭馬上意識到他是在影『射』自己偷偷曝光他的事情,底氣登時弱了許多。

    海蘭細嫩的左足被張揚的大手承托在手中宛如一朵潔淨的白蓮花,五隻勻稱的白嫩足趾宛如並肩開放的花瓣,仔細修剪過的趾甲上塗上了一層淡粉『色』的指彩,在窗外透入天光的籠罩下彌漫出柔和誘人的光澤。足弓很美。足踝圓潤晶瑩和曲線柔美的小腿組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妙不可言的弧線。她『裸』『露』在外麵的一截小腿雪白『迷』人。海蘭從張揚突然變得灼熱的目光中忽然意識到了某種危險的存在,自己今天多少有些引狼入室的意思,有些嗔怪道:“你看夠沒有,小孩子家家的,思想這麼不健康。”

    張揚笑了起來:“你的腳居然不臭哎!”

    海蘭啐道:“你才臭呢!”想要收回左腳,卻被張揚猝不及防的用力扳動了一下,痛得她尖叫了一聲,可隨即腳上的痛感就完全消失了。

    張揚放下她的左足,拍了拍雙手道:“沒事了,隻是扭到了腳筋,你現在走兩步試試!”

    海蘭半信半疑的放下左腳,試探著原地走了兩步,果然感覺不到疼痛了,想不到這廝居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張揚道:“你不用擔心,我這次來春陽隻是想向你解釋黑山子鄉的事情。”他從懷掏出一個文件袋,麵裝著的是關於那天他和下清河村村民發生衝突的卷宗,張揚把文件袋放在茶幾上:“你好好養病吧,有時間的話可以看看,還有,我到黑山子鄉工作還不到半個月,之前發生的那些糊塗賬不能算在我的身上,那對我可不公平。”

    海蘭仍然充滿『迷』『惑』的看著他,原本她已經準備把這小子當成一個壞蛋來著,可是剛才他的表現又的確讓她的觀感有點動搖。

    說完這通話,張揚起身告辭,海蘭大概被他不按常理出牌的方法弄得有點糊塗了,居然沒有起身送行。直到房門蓬!地一聲關上,海蘭方才如夢初醒,她用力搖了搖頭,看了看自己赤『裸』的玉足,俏臉不知為何有些發燒,『揉』了『揉』眉頭,今天自己實在太失常了,她把剛才的一切歸結於生病的緣故。目光落在茶幾上的文件袋上,想了想終於還是打開了卷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海蘭終於將卷宗看完,從上麵黑山子鄉派出所的公章來看,這份卷宗應該不是偽造,倘若麵記載的一切屬實,那麼自己可能真的被人誤導了,不過海蘭很快就想起官官相護這四個字,身為『政府』機構部門,鄉計生辦和派出所之間自然會有所默契,可當她看到文件袋中張揚個人資料的複印件,心中開始意識到自己大概選錯了目標,張揚今年二十歲,前往黑山子鄉擔任計生委主任才不到半個月,也就是說,就算黑山子鄉計劃生育出現了諸多的問題,哪些問題也和張揚無關,海蘭的心底忽然生出一絲歉疚,看來自己真的誤會了他。她沒有想到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居然擁有這樣的智慧和油滑,海蘭開始意識到,也許自己即興發揮的這通新聞專題,恐怕會毀掉一個剛剛走入仕途年輕人的前途和未來,想到這,海蘭再也坐不住了,她馬上撥通了電視台新聞部的電話,要求撤下這則新聞第二部分的播出計劃,可是得到的回答卻是決定權在台長手。台長辦公室的電話卻始終處在無人接聽狀態中。

    海蘭起身準備前往電視台解釋的時候,卻感覺到周身已經虛弱的沒有任何力量,她硬撐著取出體溫計量了一下,發現自己已經高燒39°,透過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麵的雨似乎下得越來越大了,海蘭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她甚至覺得整個世界都已經拋棄了自己,這樣的感覺讓她心酸,她不知何時開始落下了眼淚。

    就在海蘭越哭越傷心的時候,電話鈴響了,她並沒有理會,可是那鈴聲仍然頑強的響著,海蘭抽出紙巾擦去眼淚,整理了一下情緒,這才拿起電話:“喂!”

    “是我,你感覺好點沒有?”張揚低沉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

    聽到張揚的聲音,海蘭竟感覺到無法形容的溫暖,她甚至又產生了一種想哭的衝動:“我很不好……”

    “哦!”電話居然就此掛斷,海蘭握著聽筒,呆呆聽著麵的忙音,她原準備著聽這廝說兩句安慰人的話來著,讓她相信這世上畢竟還有人關心著自己,海蘭此時的心情真是鬱悶到了極點,欲哭無淚啊。一個生病的女人,一個這樣的雨季,麵對著這樣一間空『蕩』『蕩』的房子,多愁善感的情緒已經如排山倒海般向她壓迫過來,海蘭抓起沙發上的墊子狠狠向大門扔了出去,然後又抱起一個墊子,把臉深深埋在墊子,無聲的哭泣。

    可沒過幾分鍾,就響起了!!!的敲門聲,海蘭從墊子抬起頭來:“誰啊?”

    “查水表的!”

    海蘭從聲音中已經聽出那是張揚,站起身罵了一句:“小神經病!”汲著拖鞋跑到洗手間迅速洗了一把臉,看著鏡中的自己,眼睛居然哭得有些紅腫了,有些鬱悶的撅了撅小嘴,這才去給張揚開門。

    張揚樂走了進來,手拎著一大塑料袋東西。

    海蘭有些詫異道:“你不是走了嗎?”

    “聽說你這兒發水災,所以特地來幫忙抗洪搶險的。”張揚看著海蘭紅腫的雙眼充滿戲謔道。

    看到張揚,海蘭低沉壓抑的情緒居然轉眼間就好了許多,她發現這廝也有長處,至少能夠給人帶來那麼一點點的歡樂。

    張揚又伸出大手,這次被早有準備的海蘭輕輕巧巧的躲了過去,她坐在沙發上:“我量過體溫了,39°,今天真是倒黴的一天……”話未說完,又接連打了兩個噴嚏。

    張揚拎著那一大塑料袋東西已經進了廚房。

    海蘭好奇的看著他,不過眼神中的無精打采還是掩飾不住的。

    張揚買了一些草『藥』,還買了一個煎草『藥』的砂鍋,他微笑道:“你先休息一會兒,等會兒我把草『藥』煎好,你喝下去馬上就能痊愈。”

    “哪有那麼神奇啊!”海蘭雖然懶洋洋的,可還是抑製不住好奇心,跟著走進了廚房。

    張大官人並不是無所不能,單單是點煤氣這麼簡單的事兒就把他難住,看著海蘭啪!地一聲點燃了煤氣,張揚還真是好奇,他洗淨砂鍋,將中『藥』店買來的『藥』材按比例配置好了,然後開始煎『藥』。煎『藥』的空隙又下了一碗雞蛋麵,海蘭本來就餓了,聞到香味兒居然食欲大開,將一碗雞蛋麵吃了個幹幹淨淨。

    飯後接過張揚煎好的草『藥』,湊到唇邊的時候忽然停頓了一下,聞了聞方才道:“你該不會在麵下毒了吧?”

    張揚不懷好意笑道:“毒倒是沒下,隻是加了點春『藥』。”

    “去死!”海蘭被他說了一個紅臉,捏著鼻子將草『藥』喝了,隻覺著肚子暖烘烘一片,身體也似乎舒服了許多。坐了一會兒,身上居然發起汗來,體溫也開始下降,海蘭到房間內測量了一下,37.5°,想不到張揚煎得草『藥』如此靈驗!體溫漸漸恢複正常之後,頭腦也變得清醒了許多,她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自己的家的電話很少有人知道,張揚是如何得知的?

    張揚指了指她電話旁的一張繳費單,海蘭這才明白他是通過這種途徑得到自己的電話號碼,這廝的頭腦和城府根本不像一個二十歲的少年,海蘭歎了口氣:“真想象不出,你一個小孩子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鬼主意。”

    張揚笑道:“你以為自己很大嗎?”目光盯著的地方卻是海蘭的雙峰,海蘭隻穿著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衣,上身玲瓏有致的輪廓十分的誘人,這廝的眼神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欣賞美『色』的機會的。

    海蘭瞪了他一眼,下意識的向後含了含胸:“我可比你大五歲,五歲啊!一代人了。”她在刻意強調著兩人間的距離。

    “你是不是想讓我叫你阿姨才甘心呢?”

    “假如你願意,我並不反對!”海蘭的精神明顯恢複了許多。

    張揚厚顏無恥道:“還是叫你姑『奶』『奶』吧!”這廝的一雙眼睛還是忍不住海蘭峰巒起伏的胸口遊移,海蘭不得不又含了含胸,這才悟到他想叫自己姑『奶』『奶』的曖昧含義,這小子真不是什麼好東西。她決定盡快結束和張揚之間孤男寡女相處一室的過程,這麼做雖然有些不夠厚道,可是畢竟有防患於未然的先知先覺,美麗女主播雖然沒有具體證據,可是她心底已經堅定的認為,眼前這位黑山子鄉計生辦主任有相當的危險『性』。

    海蘭拿起文件袋:“麵的卷宗我都看過了,看來我在黑山子鄉的新聞采訪上有些疏忽。嗯……我正式向你道歉,新聞專題的第二部分,我會向台申請停播,希望小張主任不會因為這件事而對我,對春陽電視台產生看法。”

    張揚微笑道:“我不在乎電視台的看法。”這句話說得的確太直白了些。

    海蘭當然能夠聽出他的言外之意,他在乎的是自己的看法,海蘭開始有些慌長了,這小孩子該不會是對自己產生非分之想了吧?身為江城市著名的女主播,海蘭的身邊從不缺乏傾慕者的存在,所以她也有一套自己的處理方法,可是她悲哀的發現,自己的方法對眼前的家夥似乎並不好用,有必要拉遠彼此間的距離了,海蘭正準備說出送客的話。

    張揚的傳呼此時響了起來,張揚看了看上麵,寫著一行小字——哥,我在青年路翰林閣對麵的公話亭,有人追蹤我,我好怕!

    張揚霍然從沙發上站起身來,臉『色』頃刻間變得鐵青。

    海蘭也看出他的變化,輕聲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青年路翰林閣在哪?”張揚對春陽縣城的地理環境算不上熟悉。

    海蘭雖然也是剛來,可恰巧去過翰林閣,距離她所在的春寧小區並不遠,她小聲道:“出了春寧小區的大門向右拐,一直向前走,見到第一個紅綠燈左拐,不到一公!”

    張揚點了點頭,拎起掛在衣架上的皮衣,拉開房門就衝了出去,海蘭有些詫異的睜大了雙眼,她意識到一定有重大的變故發生,起身來到後陽台,低頭望去,卻見張揚以驚人的速度衝出了樓道向小區的大門外飛奔而去。

    

Snap Time:2018-04-22 05:24:18  ExecTime: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