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一章美麗女主播(4)

  
  第二十一章【美麗女主播】(4)
  張大官人和海蘭鬥智鬥勇的時候,黑山子鄉的七名常委內部的紛爭也已經達到了白熱化,紅旗小學重建工地發生的事故,完全是因為農民工『操』作不當造成的,不過好在兩名農民工傷得都不是很重,隻是一些皮外傷,都被及時送到了鄉衛生院。
  王博雄和胡愛民站在小學『操』場的中央,他們距離其他的常委都有相當的距離,這可以確保他們之間的談話不被別人聽到。
  胡愛民道:“王書記,上次你開會時曾經說過紅旗小學的事情要低調處理,盡量減小失火事件對鄉堛獐v響!”胡愛民已經覺察到王博雄想對付他的真正用意,不過還是嚐試進行最後一次溝通,就算找不到兩人之間的平衡點,也可以發現王博雄發動這次針對自己政治圍攻的真相。
  王博雄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笑意:“愛民同誌,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有人給遠在香港的安老先生通風報訊,通過安老先生向江城有關領導施加壓力,現在這壓力已經被傳達到了縣堙A李書記很生氣,這件事的後果很嚴重。”
  胡愛民倒吸了一口冷氣,暗罵王博雄這廝的口風之緊,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不第一時間通知自己這個鄉長兼黨委副書記,可轉念一想,人家想動的就是自己,所以才沒給自己交代,讓自己沒有任何的準備,鼓動一幫常委無聲無息的打響了這場政治圍殲戰,王博雄啊王博雄,你他媽的夠狠!想把紅旗小學失火的責任全都推到我的身上,沒門!
  王博雄歎了口氣,意味深長道:“這件事總得要有人來承擔,愛民同誌還是及早表個態度。”
  胡愛民冷冷看著王博雄,心說有人承擔那個人也應當是你,你是鄉堛漱@把手。老子表什麼態?他從牙齒媕膝X了一句話:“黑山子鄉是你王書記說了算!”說完這句話就揚長而去。
  王博雄冷笑著看著胡愛民走遠,他知道胡愛民不服氣,至今胡愛民也不願意承擔紅旗小學的責任,可是這件事並不是他想推脫就能推脫過去的,鄉堛漱C名常委多半已經達成了默契,這次的主要責任已經鎖定在胡愛民身上。
  胡愛民之所以敢跟鄉黨委書記王博雄硬抗,不單單因為他是鄉長,他在春陽縣也不是毫無根基的人物,胡愛民返回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給縣長楊守義打了一個電話,
  胡愛民是楊守義一手提拔起來的,可以說是他的嫡係人馬,所以胡愛民認為自己遇到了麻煩,首先要請示楊守義,而楊守義按理說是不會坐視不理的。
  楊守義聽到是胡愛民打來的電話,聲音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波瀾不驚:“愛民啊,我昨天才從東江回來!”
  胡愛民一聽這話就感覺到好像有點不對,可一時間又琢磨不出到底不對在哪堙A楊守義上省城這事他知道,不過楊守義開頭就這麼說,好象有撇清嫌疑的意思,胡愛民也顧不上太多了,就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楊守義,最後帶著哭腔道:“老領導,這次你一定要幫我討個公道啊。”
  楊守義歎了一口氣,低聲道:“愛民啊,不是我說你,當了這麼多年的國家幹部,怎麼政治覺悟還是沒有什麼提高呢?”
  胡愛民愣了。
  “我剛回來就聽說了這件事,紅旗小學的失火事件傳到了安老先生那堙A他直接給市委許書記打了電話,市媊挴ㄓU來,讓我們也不好辦,一件小事何必要把它鬧大呢?”
  胡愛民聽出了楊守義言語中的責怪味道,滿腹委屈道:“老領導,我敢對天發誓,安老先生那邊的消息絕不是我傳過去的,有人想借著這件事搞我!”
  楊守義滿懷深意的笑了起來:“愛民啊,你已經不再年輕了,說話怎麼還那麼幼稚?這件事肯定要有人出來交代的,否則李書記那一關就過不去。”
  “可鄉堛漱@把手是王博雄啊!”胡愛民依然存在著僥幸逃脫責任的想法。
  楊守義道:“愛民啊,你過去一直跟著我,所以我跟你說話從不拐彎抹角,最近縣媄鰫顜A不利的消息很多,還有人往紀檢委送來了匿名信,讓我暫時給壓了下來,我看人家就算要搞你,也是謀劃已久的,愛民啊,紅旗小學的失火事件並不是什麼大事,過了這陣子,隻要安老先生不再追究,風頭自然就過去了,可能你要考慮動一動了。”
  胡愛民並不想一直在黑山子鄉呆下去,可他希望中的離開不是以這樣一種窩窩囊囊的方式,假如這樣走,別人會怎麼看他?他又帶著哀求的語氣叫了一聲老領導。
  楊守義語氣溫和道:“愛民啊,須知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啊,黑山子鄉的事情既然這麼『亂』,你幹脆就放手得了,韜光隱晦個一年半載,時候到了,自然可以揚眉吐氣。”
  胡愛民算是明白了,這次楊守義壓根就沒有打算保自己,人家也在勸自己背了這個黑鍋呢,胡愛民也不敢再說什麼負氣的話,楊守義是他翻身的唯一希望,隻要楊守義還在春陽縣,自己應該還會有翻身的一天。
  放下電話心堣w經有了決定,既然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出來頂雷,那麼自己就順從大家的意思吧,從楊守義的語氣中還是能夠聽出來的,這件事雖然影響不好,可是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嚴重。真正讓胡愛民感到麻煩的是李書記親自過問,他甚至聯想到最近王博雄的一係列動作是不是和幕後的李長宇有關,倘若王博雄真的靠上了縣委書記李長宇,那麼這黑山子鄉還真沒有呆下去的必要了。
  人一旦選定了立場,心情也會馬上變得不一樣,郭達亮從過去的中立已經徹底倒向了王博雄,現在正悄悄向王博雄匯報著鄉堛滌]務問題。
  王博雄卻沒有表現出應有的關注,淡淡笑了笑:“郭副鄉長,這件事暫時不要折騰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搞清紅旗小學的責任問題。”王博雄的確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對付胡愛民,可是他也沒有一棍子把胡愛民打死的打算,『逼』狗入窮巷固然可喜,但是狗急跳牆卻不能不防。身為鄉黨委書記,鄉堛滌]務狀況王博雄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王博雄更知道拔出蘿卜帶出泥的道理,真要查起來,恐怕沒有幾個人是幹淨的,出問題不怕,最怕的就是問題失去控製,領導的能力體現在何處?就是體現在對大局的掌控能力上,王博雄這次的目的是對付胡愛民,『逼』迫他出來承擔紅旗小學失火事件的責任,而不是要將黑山子鄉的領導層翻一個底兒朝天。郭達亮雖說也是一個副鄉長,可論到政治素質,他和自己的差距那可不是一星半點。現在的郭達亮已經完全『亂』了方寸,他所想的就是盡量撇清自己的責任,因此也不可避免的墜入落井下石的下乘套路之中。
  王書記清醒的意識到,這件事不能讓郭達亮繼續搞下去,否則紅旗小學的失火事件將會越演越烈,涉及的範圍也會越來越廣,到最後,隻會變得無法收拾,身為黑山子鄉的一把手,這種事是王博雄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王博雄才會及時提醒郭達亮,雖然是鄉鎮幹部,可是也要保持足夠的冷靜。
  

Snap Time:2018-10-18 02:39:30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