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一章美麗女主播(3)


    第二十一章【美麗女主播】(3)

    從這一刻起海蘭就開始逃避張揚的目光,反倒是張揚在成功馴服了小弟弟之後,仍然表現出一貫的淡定,談笑風生,引得幾名縣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不時發出善意的笑聲。

    招待宴會開始,熱騰騰的驢肉端了上來,海蘭為了和張揚保持距離,所以刻意選擇了遠離他的座位,可是誰曾想一番推來讓去的客氣之後,張揚坐在了她的對麵,這就讓他們彼此的目光不可避免的經常交匯在一起,我們的美麗女主播臉上也就一直籠上了粉紅『色』的羞赧。

    好在別人並沒有留意到海蘭的變化,多數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美味的驢肉上了,關於驢肉的美譽有很多,比如天上龍肉地下驢肉,寧舍爹和娘,不舍驢大腸,版本眾多無法一一綜述,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些縣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對驢肉還是表現出極大熱情的。

    看到他們狼吞虎咽的模樣,鄉宣傳幹事朱川暗笑城人饞嘴的同時又不得不善意提醒他們,驢肉是發物,有某些慢『性』疾病的要有所控製。

    大胡子司機是吃得最爽的一個,而且張揚驚喜的發現這廝好酒,作為一個司機喜歡喝酒可不是什麼好事,兩杯酒下肚,大胡子司機敞開了話匣子,他顯然是個粗人,談得事情也極其無趣,大家很少做出反應,隻有朱川時不時的幹笑兩聲作為響應,小張主任則埋頭苦幹,把電視台的其他幾名工作人員已經灌得暈頭轉向,那幫家夥想來已經忘了這次過來采訪的任務。

    海蘭始終表現的羞澀而矜持,她原本是個大方開朗的女『性』,可是剛才和張揚共同觀摩的那一幕實在太讓人尷尬,隻要張揚在場,這份尷尬必將持續下去,她對肉類也不太感興趣,隻挑了一小塊驢肉吃了,多數時候都是再吃那幾盤野菜和蘑菇。

    吃飯的氣氛在老板端上金錢肉的時候達到高『潮』,金錢肉就是驢鞭,這孫滿囤給這道菜還整了個雅致的名字叫家財萬貫,在場就海蘭一位女『性』,所以大家在上這道菜之後還是表現出一定的矜持和克製,這時候我們的小張主任出手了,利用一雙幹淨的公筷給美麗的女主播夾了一塊金錢肉,臉上還保持著頗有風度的笑容:“海記者,您嚐嚐!”

    所有男『性』都愣了,我靠,人家小張主任真是強悍啊,這是公然調戲啊。

    除了張揚以外,幾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海蘭,美麗女主播因為剛才的事情仍然沉浸在羞澀之中,還以為小張主任給自己夾菜是為了主動化解尷尬氣氛呢,根本沒有留意到同桌眾狼的眼神,夾住那圓圓的金錢肉,輕輕放入了花瓣般的柔唇之中,輕咬一口,頗有彈『性』,香辣可口,感覺不錯。

    所有男『性』下意識的,這美女吃驢鞭的動作實在是太誘人了,而且這其中的曖昧輕易就勾起了他們的聯想,幾乎所有人都感到血脈賁張啊!

    海蘭『露』出一個醉人的笑容:“好吃!這是什麼?讓我猜猜……嗯……是蹄筋?”她這才意識到一雙雙眼睛流『露』出的目光已經發綠,可是海蘭仍然沒有把金錢肉和驢鞭聯係在一起,那根東西她剛才看到,粗的像門閂一樣,而金錢肉看起來就像一塊錢的硬幣。

    張揚也夾了一塊塞入口中,笑著說:“金錢肉啊,就是驢鞭!”

    海蘭如同被人狠抽了一下,俏臉再度紅了起來,她充滿慍怒的看著張揚,終於意識到這廝真不是什麼好東西,故意出自己的洋相,可是海蘭畢竟是經過大場麵的人,很快就調整好了內心的情緒,紅著臉兒啐了一聲:“小張主任,小心我向你們領導投訴你!”雖然有種被人捉弄後的氣惱,可是海蘭的臉上仍然保持著嫵媚的笑意,心悄然安慰自己,身為江城市的知名主持是犯不著和一個農村幹部一般見識的,海蘭將張揚的行為總結為調戲,對付這種好『色』之徒最好的方法就是別跟他認真。他們隻是前來采訪,以後恐怕一輩子都不可能再來到這個窮鄉僻壤了。

    海蘭的忍耐在這些男人的眼成為了一種默許,他們開始肆無忌憚的聊起了笑話,對縣電視台來說,剛來的海蘭還是一個外人。

    張揚又打開了話匣子,他聊到:“話說從前啊,有一座孤島,孤島上有座火山,火山爆發之後,隻剩下了一頭老虎和一頭驢子,幸運的是,有無數動物的屍體和青草讓它們實用,不幸的是它們兩個都是公的。”

    所有人同時笑了起來,大胡子司機的眼神有些猥褻的向海蘭看了一眼,在平時他是不敢的,可是喝了兩杯酒後,膽子居然大了起來。

    海蘭正準備出去,卻看到張揚有些得意的眼神,心頓時生出些許的怒意,當我是個女人,所以故意聊這些低級笑話想『逼』我走,我偏不走,姑『奶』『奶』什麼場麵沒見過?還會怕你這個鄉計生辦主任,女人生氣的時候往往會很倔強,一旦倔強起來就不會考慮後果,海蘭很不幸的中了張大官人的圈套。

    在眾人的鼓勵下張揚繼續聊道:“開始還好,可是終有一天,它們再也忍不住蓬勃生長的欲望,老虎說:我說驢子,這樣下去非得把咱倆憋死,不如咱倆那……啥吧……,驢子也早就有這個意思,所以它們一拍即合,老虎建議說,為了增加點氣氛,一方要不停叫喚,驢子爽快的答應了。猜拳的結果由老虎先來,老虎爬到『毛』驢身上,這驢子為了營造氣氛十分配合的不停大叫,響聲可謂是震徹山穀,老虎折騰兩下很滿意的下來了。”

    一群人已經開始大笑了,海蘭一雙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張揚,她就是不笑,今天硬是要裝出冷若冰霜的樣子讓這廝難堪。

    張揚喝了口茶繼續道:“論到驢子的時候,無論這驢子怎樣動作,老虎都不吭一聲,驢子很鬱悶,好不容易完事之後,就開始埋怨了:我說老虎,你他媽忒不夠意思了,我剛才多配合啊,從頭叫到尾,把你叫的多爽,怎麼到我的時候,你咋就不出聲呢?我這心拔涼拔涼的!老虎滿腹委屈,緩了半天勁兒才嘶啞著聲音說:你還他媽說呢,你從後麵一下就捅到了人家的嗓子眼兒,我叫得出來嗎我?”

    張揚說完,所有人捶胸頓足的笑了起來,大胡子司機笑得最為誇張,滿口的驢肉都噴到了地上,海蘭強忍著笑意,可是終忍不住笑出聲來,起身笑罵道:“張揚,你真是個混蛋!”這房間是呆不下去了,海蘭紅著臉兒來到門外。

    來到門前,看到磨碾子上拴著的那條小黑驢,臉兒又熱了起來,黑驢也抬起頭看著這位美麗女主播,海蘭咬牙切齒的斥了一句:“滾!”

    身後響起張揚帶著笑意的聲音:“海記者,怎麼發這麼大的火?”

    海蘭白了他一眼,這厚顏無恥的家夥居然還好意思問。她仰起頭看著張揚,毫不留情的拆穿張揚的把戲:“小張主任很厲害嘛,中途截我們到這兒,又灌了我同事這麼多的酒,是不是想拖延時間,破壞我們的采訪啊?”

    “我哪兒敢呢,隻是略盡地主之誼,海記者不要想到別的地方去。”

    海蘭道:“現在是一點四十五分,兩點鍾我會開始采訪。”

    張揚指了指麵:“大家還沒喝盡興,海記者別掃興啊!”

    海蘭瞪了他一眼道:“滿腦子的鬼主意,我警告你啊,今天我還就不走了,這紅旗小學我必須要采訪!”

    “成,向西走兩地就是。”

    “你少糊弄我,我來之前不是沒做過調查,紅旗小學這黑山子鄉有十多座,我要采訪的是鄉『政府』旁邊的那個,張主任,看來有些傳言並不是假的,你們紅旗小學失火事件的背後一定大有文章。”

    

Snap Time:2018-04-20 22:50:29  ExecTime: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