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一章美麗女主播(1)


    第二十一章【美麗女主播】(1)

    林成斌和於秋玲直到現在都沒有說話,一是因為他們從外地剛剛考察回來,對鄉最近發生的事情知道的並不詳細,二是眼前的局勢已經逐漸明朗,形成了以王博雄為中心的四名常委圍攻鄉長胡愛民的架勢,讓他們為難的是,他們並不清楚王博雄發動這場圍攻的動機何在?

    郭達亮此時又拋出了一個重型炸彈:“在於副鄉長外出考察期間,我代管紀委工作的期間,有人向我舉報,鄉的財務存在相當大的漏洞,而且提供了當初紅旗小學工程中存在問題的相關證據。”

    胡愛民再也忍不住了,這郭達亮太不是東西了,當初負責紅旗小學工程的就是自己,沒錯,涉及到三百萬港幣的工程不可能不存在一點貓膩,可是鄉當時的幹部又有誰沒得到一點好處,郭達亮這樣說等於指證自己貪汙。胡愛民冷冷道:“郭副鄉長,有些話說出來是要負責任的,沒有確實的證據,會影響到他人的名譽,身為一個國家幹部,怎麼可以為了撇清自己的責任而『亂』說話!”胡鄉長現在的語氣已經相當嚴厲了,他是一鄉之長,再不發威人家會把他當成病貓啊!

    王博雄笑了起來:“愛民同誌不要生氣嘛,郭副鄉長隻是反映情況,又不是針對你個人的。”

    胡愛民臉『色』鐵青,不是針對自己的?狗日的就快指名道姓了,這件事決不能善罷甘休,他正要耍點威風,鄉宣傳幹事朱川氣喘籲籲的衝了進來。七名鄉常委臉『色』都『露』出慍『色』,你朱川是什麼身份?竟然敢打斷常委們的會議。可馬上他們就被朱川下麵的話驚呆了:“重建紅旗小學的工地倒了一座牆頭,砸傷了兩名工人。”

    胡愛民愣了,重建工作可是他負責的,這下麻煩大了,怎麼那麼湊巧呢?他想起一句老話,禍不單行,這次自己就是想推卸責任恐怕也推卸不掉了,更讓胡愛民煩惱的是,朱川接著道:“春陽縣電視台剛打了電話,說他們要過來采訪,采播車已經在路上了。”

    王博雄咬牙切齒大吼道:“胡鬧,縣電視台來做什麼?”

    “說是采訪紅旗小學失火的事情!”朱川惴惴不安的回答說。

    王博雄殺氣騰騰的向胡愛民看了一眼:“胡愛民,你捅得漏子你自己收拾!”圖窮匕見,王博雄再也顧不上什麼情麵,撕破了他和胡愛民之間脆弱的那層紙。

    胡愛民再也按捺不住了:“該我承擔的責任我不會推脫,作為黑山子鄉的一把手,你王書記也該反思一下你自己的問題!”

    王博雄怒氣衝衝的瞪著胡愛民,胡愛民寸步不讓的和他對視著。一直沒有說話的林成斌歎了口氣:“我看還是散會吧,大家先處理一下工地的事故,隻要沒有傷亡,就好辦。”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冷靜了下來,王博雄將還沒點燃的香煙『揉』碎了憤然丟在地上,第一個走出了小會議室,走到二樓的時候看到張揚正站在陽台上看著遠處的風景,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向張揚招了招手。

    張揚看到鄉的七名常委全部出動,而且臉『色』多半不善,知道一定有出了事情,偽裝出謙虛謹慎的樣子來到王博雄麵前:“王書記!”

    王博雄道:“縣電視台要突擊采訪,你和朱川一起去迎接他們,務必要在半路上截住他們,中午飯就讓他們在外麵吃!”王博雄對記者向來都沒有什麼好感,這年頭防火防盜防記者,那幫人不是要錢就是拉讚助,麻煩得很,惹不起他們,不滿意了動不動就給你曝光,煩!所以才動了讓張揚出馬拖延他們的心思。

    張揚並沒有馬上領會王書記的意思,不由得愣了愣,王博雄又補充道:“你酒量大,最好讓他們忘了采訪這件事。”

    張大官人這才明白過來,初聽這酒量大和采訪沒有任何關係,可王書記既然把兩者組合在一起,就有了特別的意思,敢情是這幫電視台記者要來找麻煩,王書記讓自己出馬把他們全部攔在半道上,最好把他們全都灌趴下。

    七名常委走後,朱川才陪著笑臉來到張揚的麵前:“張主任,這次你無論如何都要幫我。”

    張揚打心底不待見這家夥,陰陽怪氣道:“啥時候你們宣傳科劃歸計生辦管理了?”

    朱川的臉皮也真夠厚的:“小張主任能者多勞,能者多勞。”

    兩人叫上司機老鄭開著鄉新買的那輛金杯麵包就上了路,張揚本不想多管閑事,可既然是王書記下得命令,就要當成政治任務來辦,那個啥……咱不是還要指望在王書記的幫助下入黨嘛。

    路上朱川老老實實將鄉發生的事情說了,張揚這才聽說紅旗小學工地發生事故的事情,心想好嘛,這紅旗小學的事兒也太多了,這事要是傳到縣恐怕連王博雄都要吃不了兜著走了,可隱約又覺著這件事極有可能被某些人利用。

    朱川的話打斷了張揚的思索:“小張主任,這次咱們一定要把電視台的那幫記者給纏住,紅旗小學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知道。”

    老鄭忽然減慢了車速,前麵果然有一輛銀灰『色』的豐田麵包緩緩駛來,車身上噴著春陽電視台的標識,朱川又做了一個拜托的手勢。

    老鄭把車停在了道路中央,這條盤山路原本就隻能讓兩輛車勉強錯開,他這麼一停,電視台的采播車肯定過不去了,對方並不知道金杯車就是衝著他們來的,司機有些惱火的摁響了喇叭。張揚和朱川先後下了車,笑眯眯向對方的豐田車走去。

    豐田車的司機是個一臉絡腮胡子的壯漢,落下窗戶大叫著:“我說哥們,哪有這麼停車的?還讓別人走不?”

    朱川樂的解釋道:“我是黑山子鄉的宣傳幹事朱川,這位是我們鄉的領導張主任!”因為張揚在職務上是計生辦主人,朱川很討巧的向別人介紹說他是鄉的領導。

    這記婉轉的馬屁拍得張大官人舒服無比,臉上很自然的配合出些許的官威,隻可惜這幫電視台的無冕之王顯然沒有把一個鄉幹部看在眼,就算是王博雄親來,他們也不會當一回事兒,更何況你這個小張主任呢。

    張揚也意識到了這種被蔑視的尷尬,咳嗽了一聲向老鄭揮了揮手:“鄭師傅,你先回去吧,我和小朱跟電視台的同誌一起過去。”

    他已經決心打入敵人內部,鄭師傅點了點頭,一個漂亮的轉向掉頭,車子在電視台司機羨慕的眼神中揚長而去。那大胡子司機雖然心底有些不情願,還是打開了車門,張揚率先走了上去。電視台這次連司機在內一共出動了六個人,其中隻有一位女『性』,所以小張主任的注意力自然而然的集中在這位女『性』的身上。

    這是一位二十出頭的女郎,乍看長得一般,可是仔細觀察,卻是越看越有味道,她體型絕佳,身穿淺黃『色』束腰風衣,緊身褲襪,黑『色』高筒皮靴,『性』感又不失莊重,瓜子臉,眉彎如月,睫『毛』如簾,眼睛雖然小了一些,卻秋水般明澈,她的皮膚很白,就像溫潤的羊脂玉般細膩。

    張揚之所以盯著她看,不但是因為這女郎有種說不出的風韻氣質,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覺著見過她。

    張大官人對美『色』的欣賞從來都是不經掩飾的,就像灰太狼盯上了美羊羊,給人的感覺是差點口水就要流出來了,雖然這廝高高大大的長得也算討喜,不過這表『露』出的神態實在太『淫』『蕩』了一點,讓人很難和一個國家幹部聯係在一起。

    女郎雖然從心底感到不快,可是仍然保持著相當的風度,淡然笑道:“小張主任,我們之前見過嗎?”她的聲音很好聽,就像一支羽『毛』在撩撥著別人的心底,軟綿綿的極為舒服,張揚卻恍然大悟般驚歎起來:“你是海蘭!我在電視上見過你!”

    

Snap Time:2018-01-24 19:49:19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