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章風雨來臨的前兆(6)


    第二十章【風雨來臨的前兆】(6)

    周三的時候,這幫鄉常委總算聚齊了,在小會議室開了一個碰頭會,列席的有鄉黨委書記王博雄,鄉長兼黨委副書記胡愛民,鄉人大主任林成斌,主管文教衛生的副鄉長李振民,主管鄉鎮企業、消防安全的副鄉長郭達亮,副鄉長兼紀委書記於秋玲,鄉黨委辦公室主任耿秀菊。

    七名常委坐在小會議室中,會議由鄉長胡愛民主持,他洋洋灑灑的說了一通開場白後,將接力棒交給了王博雄:“下麵,咱們請王書記針對黑山子鄉最近發生的情況說說看法。”

    程式化的掌聲過後,王博雄咳嗽了一聲道:“最近黑山子鄉出現了不少的問題,這些問題大家已經多次拿出來討論,相信你們多少都了解了一些,作為鄉黨委的領導人,我覺著有必要說幾句話,這些問題和鄉『政府』最近的工作不力有關,我希望相關領導要主動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是不是有問題?”

    整個會場的氣氛頓時因為王博雄這句話而變得劍拔弩張,郭達亮心神一振,他原本以為王博雄會采取中庸的手段,卻想不到王博雄上來就開始向鄉『政府』的工作發難,當然這句話除了發難以外,還包含著撇清自身關係的成分,他是在告訴所有人,出現問題的是鄉『政府』,而不是我鄉黨委,你胡愛民想把屎盆子扣在我頭上,門兒都沒有。

    胡愛民的臉『色』頓時變了,王博雄和他之間雖然互有不滿,可是那些都是藏在心底的事兒,像今天這樣放在明麵上的挑戰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王博雄強勢的態度讓胡愛民不能不反思,究竟是什麼事情改變了王博雄過去的態度,讓他如此旗幟鮮明的舉起了聲討大旗?而王博雄的公然挑釁又讓胡愛民不得不應戰,平時鄉的一把手是你,現在出事了就想把所有的責任推到鄉『政府』的頭上,想得倒美,談到責任,你他媽才是第一責任人。胡愛民手習慣『性』的玩弄著火機,目光並沒有望向王博雄,而是看著對麵的人大主任林成斌,這讓林成斌感到很不舒服,你們她媽掐架幹我鳥事,老子才不會跟你們攪和。

    胡愛民道:“鄉出了事情,身為領導我是不會想著推卸責任的,有了責任要承擔,有了問題要解決,這才是一個『共產』黨幹部最基本的素質!”表麵上是說著自己,可實際上卻將矛頭指向王博雄,最後一句『共產』黨幹部更是直接點名了王博雄這個鄉黨委書記。

    其餘的幾個常委全都聞到了空氣中濃烈的硝煙味道,劍拔弩張啊,看來一場高手間的博弈就要開始了。

    王博雄道:“愛民同誌的覺悟『性』很高,主動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們其他同誌也要像愛民同誌學習嘛!”

    胡愛民心這個怒啊,學你媽『逼』,老子什麼時候承認錯誤了,你狗日的想陰我,隻怕還差點道行。他的臉上仍然帶著淡淡的笑容:“是啊,我建議趁著這個機會咱們都做個批評和自我批評,從王書記開始!”

    王博雄心頭冷笑,胡愛民你終究還是沉不住氣了,跟我鬥,你還不夠資格,王博雄在表麵上對待同誌那仍然是春天般的溫暖:“愛民同誌的這個提議很好,就從我開始,大家都不要有顧忌,認為我工作上的不足都可以提出來,暢所欲言!”王博雄說完,目光掃視在場的常委,心說看看那個不開眼的敢第一個蹦出來。

    胡愛民的目光望向郭達亮,在他的概念,郭達亮極有可能成為被王博雄推出去承擔責任的那個,至於李振民,那個老好好,他分管教育,這次估計是怎麼都脫不開幹係,屬於被胡愛民無視的範圍內。

    第一個站出來的果然是郭達亮,讓人意外的是,他並不是站出來給王博雄提意見的,而是首先做了自我批評:“最近鄉的管理出現了很多的問題,尤其是紅旗小學的事情,作為分管消防的副鄉長,我是負有一定責任的。”

    胡愛民聽到郭達亮這樣說不免有些失望,暗笑這廝的幼稚,這種時候他還想著解釋清楚這件事簡直是愚蠢,倘若上頭追究下來,他們想看到的肯定是結果,至於原因沒有人會關心。

    郭達亮道:“可是我也有我的難處,鄉組建專職消防隊這件事我已經申請了多次,各個小學的消防器材問題,我也打過報告,可是這些建議和報告並沒得到上級領導的認同和重視!”所有人都聽出來了,這郭達亮攻擊的目標已經明朗,竟然是鄉長胡愛民。

    胡愛民愣了,他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所有人的眼光又分明在看著自己,郭達亮是在拖他下水呢。

    王博雄掩飾不住內心的得意,卻強裝無奈的歎了口氣:“我們部分領導的官僚作風也很嚴重。”

    胡愛民的憤怒已經寫在了臉上,他望著郭達亮:“郭副鄉長,據我說知你好像沒有針對消防問題向我做過專門的報告。”

    郭達亮的目光寸步不讓的和胡愛民對視著:“我的報告和建議全部都是書麵的形式,這一點耿秀菊主任可以為我證明!”

    耿秀菊恰到好處的『插』言道:“這一點我可以為老郭作證!”她還負責鄉『政府』的檔案管理,這句話說出來相當有權威『性』。

    胡愛民開始感到不妙,今天不對啊,郭達亮雖然一直保持中立,可是私下應該向自己靠攏的更緊一些,怎麼今天跳出來第一個向自己開炮,耿秀菊不用說了,這女人壓根就是王博雄的姘頭,王博雄往那指,她自然往哪打,原本的批評與自我批評成了追究紅旗小學責任的事情,胡愛民意識到王博雄的目的可能不僅僅在於此。

    李振民也站了起來:“說到報告,為了修建小學的事情我可報告可沒少打過,耿主任應該有記錄吧?”

    耿秀菊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會場上的風向已然不對了,胡愛民並沒有第一時間發動反擊,麻痹的串通好了圍攻我啊,他不急於反擊的原因是,必須冷靜下來,找到對方最弱的一環給予擊破。

    

Snap Time:2018-01-18 18:11:29  ExecTime: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