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十章風雨來臨的前兆(4)


    第二十章【風雨來臨的前兆】(4)

    杜宇峰哈哈大笑起來。兩人在床沿坐下,張揚倒了兩杯白開水:“不用上班?”杜宇峰接過他手上的茶杯,笑道:“我隻要在所,周良順便不自在,我看他也煩,幹脆還是躲起來清淨,反正工資也不少我的。”

    張揚知道他在派出所不得誌,笑了笑道:“周良順是個小人,上次鄉『政府』鬧事的事兒,狗日的接到報警故意拖延著不去,否則我也不會跟那幫下清河村的村民幹起來。”

    杜宇峰卻道:“兄弟,其實你應該感激人家,他如果不這樣幹,你張主任也不會一戰成名。”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門外忽然響起了一個年輕的聲音:“什麼事情這麼好笑,我能跟著樂樂嗎?”

    張揚和杜宇峰抬起頭,門口出現了一位瘦瘦高高的青年,他叫吳宏進,是鄉財務科的幹事,未婚青年一個,也住在鄉『政府』的單人宿舍,跟張揚是鄰居。

    張揚見過他,不過還沒有過交往,杜宇峰和他倒是熟悉,笑著點了點頭:“小吳啊,來拜會新鄰居了?”

    吳宏進笑著走了進來,招呼了一聲張主任,眼光向張揚桌上的彩電瞥了瞥,不無羨慕道:“張主任到底是級別高啊,居然配了彩電,我等小民申請了一年,鄉還沒有任何表示呢。”

    張揚笑道:“以後你有空就過來看,大家一起也熱鬧。”

    小魏這會兒也買菜回來,吳宏進看到這陣勢已經明白人家是要喝酒慶祝喬遷之喜,有些尷尬的告辭,張揚熱情的勸他留下,吳宏進也是個厚道的小夥子,自己回屋又拎來了兩瓶郎酒,卻被杜宇峰揭穿這是春節受賄所得,杜宇峰之所以清楚這事兒是因為他也同樣收受了賄賂。

    他們把辦公桌搬到床邊,就成了臨時的酒桌,圍著熱騰騰的火鍋,四個年輕人喝了起來,小魏喝了一杯就臉紅了,居然呈現出平日少有的嫵媚,吳宏進的酒量也不行,二兩酒下肚話就多了起來,而且眼光時不時的向小魏看去,張揚和杜宇峰不但酒量大,而且都是眼明心亮的主兒,想不到這次溫居居然讓小吳同誌溫出感情來了,這小子十有八九是看上了魏淑芬。

    喝著喝著張揚就把話引到了計生辦罰款的問題上,這廝留吳宏進喝酒原本就動機不良,聽說吳宏進在財務科幹,就存了從他口中套出一點內幕的心思。

    誰都沒想到小吳同誌是個喝了三兩酒就什麼話都敢說的人物,他紅著臉道:“這事兒我說了不算,賬目都是科長讓怎麼做……就怎麼做……”

    在場的三個人都聽愣了,吳宏進這句話的意思分明就是說財務科的賬目有問題,這劉金成一手遮天啊!

    張揚低聲問:“可是罰款的數目都是知道的,最後總要上繳上級部門,他怎麼能隨便做賬目呢?”

    吳宏進傻傻笑了起來:“計生罰款這東西,彈『性』太大,你們計生辦開出三萬的條子,人家隻能拿出兩萬五,差不多也就行了,賬目卻是活的,賬麵上一萬五也就交代了,被罰的,隻求鄉不再找他們的麻煩,誰還想著來查賬,上級主管部門看得賬目是鄉的,這筆上繳罰款之中,還會有一部分拿出來做獎勵,其中的事兒太複雜了,小張主任,不是我說你,凡事都不能認真,錢這個東西不碰未必是壞事兒。想收回罰款權力的你也不是第一個,徐主任剛來的時候也很強勢,可結果呢……”

    張揚從吳宏進的話中已經把握到了某種玄機,他甚至以為這是吳宏進給他的某種暗示,難道徐金娣的被打跟計生罰款問題也有關係?可是看著吳宏進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又真的像是在說酒話。

    杜宇峰默默喝了一杯酒,對鄉的某些情況他是也有些耳聞的,今天聽到吳宏進這樣說,心更是鬱悶。

    張揚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這時候小魏起身告辭,這丫頭在政治上並不缺乏警惕『性』,當她意識到今晚的議題已經涉及到鄉的某些內幕,就感到危險了,不知者不罪,有些內幕還是越少知道越好,所以她理智的選擇告辭。

    吳宏進主動請纓要去送她,張揚笑著點了點頭:“去吧,我們哥倆再喝幾杯。”

    望著吳宏進和魏淑芬遠走的身影,杜宇峰忽然道:“這個吳宏進很不簡單。”

    張揚微微一怔,杜宇峰和他碰了一杯道:“別忘了,我是幹刑警出身,他口齒雖然含糊,聽起來像醉話,可是眼神卻清醒得很,人無論怎樣偽裝,眼神是偽裝不了的。”

    張揚仔細一想,今晚吳宏進的出現並非偶然,他一定聽說了什麼,利用今晚喝酒的機會,裝醉故意透『露』給自己一些消息,張揚又想到郭達亮,難道郭達亮偷查賬目的事情已經讓財務科的人發覺了?

    杜宇峰低聲道:“兄弟,鄉是不是出事了?”

    張揚並不瞞他,點了點頭道:“紅旗小學的事情,市要追究到底,這次必須有人出來承擔責任。”

    杜宇峰雙目一亮,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道:“鄉的消防一直是派出所代管,那晚紅旗小學失火的時候,並沒有任何警員在場,事發當晚,周良順正在四季香喝酒。”

    張揚微微一怔,隨即唇角浮現出一絲滿懷深意的笑容,他一直以為杜宇峰是個魯莽衝動的漢子,可是杜宇峰剛才的這番話已經全盤推翻了他對杜宇峰的固有印象,杜宇峰擁有著出眾的眼力和判斷能力,也許魯莽和衝動隻是他用來偽裝自己的方式,他也在等待著機會,機會到來之時,要給予對手致命一擊,一擊必中,絕不留情。

    杜宇峰已經將張揚當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他低聲提醒道:“兄弟,計生罰款的事情我看你也不要太過執著,這麵涉及的方方麵麵實在太多了,就像我們派出所的各項罰款,以賭博為例,入賬的全都是表麵的,背地那些村民用來打通關節的,賭場組織者用來確保平安的,全都是見不得光的黑錢,而這筆錢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存在,你說這是貪汙受賄,可是誰又拿得出證據?”他抽了一口煙道:“派出所上上下下又有誰敢說自己沒有分到好處?計生罰款的程序我雖然不清楚,可是也協助鄉計生辦工作了不少次,我相信跟我們派出所的工作內幕也差不到哪去,牽涉的人越多,你就越不能將這事兒挑明了,否則最後倒黴的隻能是你自己。”

    

Snap Time:2018-01-24 15:43:55  ExecTime: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