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九章大紅燈籠高高掛(3)


    第十九章【大紅燈籠高高掛】(3)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左曉晴卻誤以為洪玲看到了他們在黑暗中牽手的一幕,臉紅得越發厲害,螓首微微垂了下去。

    張揚笑道:“陳老太爺是個廢物,換成是我,就這幾個姨太太啊,全都讓她們掛上紅燈!”一句話鬧得幾名女生臉都紅了起來,洪玲啐了一聲:“張揚,你太不要FACE了!”

    左曉晴瞪了張揚一眼,這廝臉皮的厚度沒有最厚隻有更厚。

    張揚笑道:“我說著玩玩,你們別一臉鄙夷的看著我,那個……啥,好像該吃中午飯了,我請!知味居怎麼樣?”

    洪玲率先響應:“你說的啊,今天為了批鬥你的封建殘餘思想,幫助你這個小同誌進步,我豁出去了。”

    一名臉兒圓圓的女生笑道:“豁出去什麼?難不成你要當他的姨太太?苦了你一個幸福十億人?”一群女孩兒同時笑了起來,洪玲紅著臉兒道:“就他……”神態頗為不屑。

    張揚心有些不舒服,我怎麼了?你他媽想給我當姨太太,我還看不上你呢。

    帶著幾名女生離開電影院,可剛剛融入人流,後麵就有幾名穿著綠『色』軍裝的小痞子衝了上來,春陽縣的治安並不好,九十年代初期,最不缺少的就是浮躁衝動的年輕人,看到幾名女孩長相不錯,就一哄而上擠過來占便宜,這種事兒在電影院中並不少見。

    可是張揚他們原本就是等最後才走的,散場通道中已經沒有多少人,幾名混混兒衝上來的目的是在太明顯,張揚首先想到的是左曉晴,伸出臂膀擋在左曉晴身後,寬闊的肩膀將左曉晴庇護在他的懷抱之中,兩名小痞子惡意的衝撞原本不可能傷害到張大官人,可是這廝卑鄙的利用了借勢之道,借著他們的衝擊力趁機貼緊了左曉晴。

    其他的幾名女生可就沒那麼幸運,洪玲最慘,前胸和『臀』部都被幾隻手侵犯了幾下,她發出驚天動地的尖叫,這震撼的大叫聲頓時把還在場內的觀眾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幾名小痞子顯然也被她的叫聲震懾了,最鬱悶的是伸手『摸』她的那兩位,這妞的胸部『臀』部還不如自個兒豐滿呢,麻痹的燈光害死人,自己怎麼就那麼眼拙。

    張揚已經冷笑著轉過臉來,一把掐住撞他後還沒有來得及逃開那位的脖子:“你他媽找死啊?”右手稍一用力,那小子就被他推得騰雲駕霧般向後方飛去,接連撞中了兩名同伴,三人抱成團兒摔倒在了地上。

    張揚還不解恨,又揮出一拳,放到了一個想衝上來偷襲他的痞子,罵咧咧道:“有種的再上來!”,耳邊響起一聲慘叫,卻是洪玲揚起她的七寸高跟鞋狠狠踩在一名小痞子的手上。

    那幫小痞子灰溜溜向後退去,張揚本以為這事兒就此結束,可出了電影院大門,就聽到一聲大吼:“就是他!”,張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真他媽邪『性』,每次跟左曉晴出門準保遇到點麻煩,難道說他們兩人八字相克?不過張揚馬上就找到了理由,洪玲在身邊,想想幾次發生事情的時候這丫頭全在現場,看來十有八九她才是一瘟神。

    二十多個小青年手拿棍棒氣勢洶洶的向張揚衝了上來,為首那位先是看到了左曉晴,這也難怪,左曉晴到哪兒都是讓人注目的中心,那位微微一愣,然後才看到了張揚,他認出張揚的同時,張揚也認出了他,不是冤家不聚頭,這小子分明就是上次在夜市被自己修理過的常七斤。

    一陣子不見,常七斤的長『毛』居然又燙出了卷兒,春風一吹,飄飄灑灑,倒也顯出幾分與眾不同的氣質,凶神惡煞的表情看到張揚之後,頓時僵在那,上次張揚一招之間就把他的胳膊給弄脫臼,常七斤至今記憶猶新,別人不知道,他可清楚張揚的厲害,想不到在電影院自己的幾名小兄弟又惹上了這魔頭,心中這個懊悔啊,麻痹的,今天啥日子?我怎麼出門沒看黃曆?兩名不知死活的小兄弟已經揮舞著棍子衝了上去。

    張揚冷冷看著常七斤,他的目光讓常七斤不寒而栗,常七斤大吼道:“媽的!都給我回來!”身邊的那幫小兄弟都愣了,這究竟是咋回事兒?

    常七斤臉上頃刻間已經是笑容滿麵:“兄弟,原來是你啊!”

    張揚淡淡點了點頭:“是我!”

    常七斤看了看他身邊的那幾名女孩子頓時猜到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那幾個不開眼的揩油開到了他的頭上,真是不知死活,他轉過臉去,一把抓住身後一人的耳朵:“鐵蛋,你他媽瞎眼了,這是我兄弟!”

    叫鐵蛋的那個正是剛才被張揚一拳打飛了的那位,他滿臉鬱悶的望著常七斤,自己哪知道對方和常七斤還有這層關係。

    張揚知道常七斤怕了自己,所以才在自己麵前買好,他也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反正左曉晴也沒有什麼損失,微笑道:“誤會,算了!”和左曉晴幾人準備離去,常七斤舍了那幫手下又追了上來:“兄弟,不好意思啊!”

    張揚笑了起來,覺著常七斤這人有著痞子中少見的玲瓏心思:“說開了就沒事了,算了,反正我們也沒有什麼損失。”

    常七斤聽到損失二字,心中想起了什麼,笑道:“要不我做東,今兒中午我請客,德勝樓怎麼樣?”

    左曉晴不喜歡和這些市井無賴打交道的,微微皺了皺眉頭,張揚自然明白她的心意,婉言謝絕道:“謝了,改天再說吧,今天我們還有事兒。”

    常七斤看到張揚拒絕也就不再強求,掏出一張名片雙手遞了過去:“這是我的名片,春陽若是遇到什麼麻煩,盡管打我傳呼……”說完方才想起,人家是一深藏不『露』的高手,自己能幫上人家什麼忙,這話說得有些大了,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

    張揚收起名片,人家敬他一丈,他自然也要回敬一尺:“我叫張揚!”

    “我知道!聽我韓哥提過您!”常七斤點頭哈腰道。

    張揚這才知道常七斤對自己為什麼表現出這樣的尊敬,原來常七斤和韓傳寶認識,想必從韓傳寶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威風,也知道了不少自己的背景,微微一笑,拋下一句:“以後聯係!”,轉身和左曉晴幾人離去。

    

Snap Time:2018-04-22 13:00:16  ExecTime: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