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七章紅顏就是禍水(3)

  
  第十七章【紅顏就是禍水】(3)
  女主人舒曼麗端著剛剛燒好的鯉魚放在桌上,笑道:“老杜,你可別把人家小張主任灌多了!”她長得白白淨淨,讓人很難相信她就是杜宇峰平時口中的那個母老虎。
  杜宇峰笑道:“所以說看人不能隻看表麵,知不知道鄉衛生院的吳文凱,一斤半的酒量,硬讓張揚給喝得萬堛曮陞瓣ㄜ芊A千媔尷e水滔滔!”
  舒曼麗笑得越發大聲了,一雙眼睛異常的明亮。
  張揚笑道:“嫂子,你可別聽我杜哥瞎掰,那些都是江湖傳言!”
  舒曼麗接了一句:“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原本平常的一句話卻讓杜宇峰含到嘴堛漱@口酒噴了出來,舒曼麗白了他一眼,白淨的俏臉浮上一層紅暈。
  張揚看到兩口子的曖昧神態已經猜到這句話必然大有來曆,不過精明如他自然不會打破沙鍋問到底,以免惹人尷尬,熱情的招呼舒曼麗坐下一起喝酒。
  舒曼麗笑道:“還有幾個菜,我炒好再來!”
  說是幾個,卻又端上來三燒四炒,小方桌已經擺滿了碗碟,張揚感歎著太隆重了。
  舒曼麗端起了杜宇峰的酒杯:“張主任,我敬你一杯!”
  張揚故意裝出害怕的樣子:“嫂子,咱不帶這麼玩兒的啊!你們兩口子打算給我車輪戰吧?”
  杜宇峰笑罵道:“我可是幹公安的,你的那點底細我早就『摸』得清清楚楚,跟你車輪戰,我們兩口子不是找虐嗎?”張揚出到黑山子鄉的那場酒戰,早已名聲在外。
  張揚樂端起酒杯跟舒曼麗幹了一杯。
  舒曼麗笑道:“張主任真是年輕有為,二十歲就當了計生辦主任!”
  “嫂子,您還是叫我張揚,我跟杜哥挺投緣的,叫主任太生分了。”
  杜宇峰連連點頭,又端起杯子跟張揚喝了一杯,幾杯酒下肚,話自然就多了一些:“兄弟,上次的事兒多虧你了。”想起發生在清台山緊十八盤的事件,杜宇峰仍然心有餘悸。
  張揚笑道:“客氣歸客氣,老說可就沒勁了,沒這事兒,咱們兄弟倆也不能這麼近乎不是?這就叫患難見真情!”
  “對!患難見真情!”杜宇峰又和張揚碰了碰杯子,舒曼麗奪過去喝了,惹得杜宇峰向她瞪起了眼睛:“咋地,我跟兄弟喝酒幹你這老娘們屁事?”
  在客人麵前舒曼麗還是很給杜宇峰麵子的,居然沒有反駁,嬌滴滴道:“人家不是怕你喝多嘛!”
  張揚笑了起來:“拜托,都知道你們兩口子恩愛,別在我這兒現場表演行不?”
  杜宇峰呸!了一口,自己又倒了一杯酒補上,樂道:“說起來,那個楚嫣然好像跟你挺對眼的,對了,兄弟,你們那天晚上,究竟幹啥了?”
  女人對於這種事情的八卦心理遠比男人要強烈得多,舒曼麗雙目發亮的看著張揚,期待著這廝酒後吐真言。
  張揚那是什麼酒量,這點兒酒休想從他嘴堮M出話來,再說了,那晚壓根就沒發生什麼事情,這種白開水情節說出來,恐怕要被人家笑掉大牙,幹脆保持神秘,留給別人想象空間的好。
  兩口子期待了天高低沒從張揚嘴堮M出話來,舒曼麗掩飾不住內心的失望:“嘴巴真緊,不愧是黨的幹部!”
  杜宇峰聽到老婆的這句話,忽然想起了一個笑話,他笑眯眯道:“我給你們講個故事!話說一隻小熊去山堻郱~,農夫給了他一把鐮刀,木匠給了他一把錘子,小熊來到山媢J到老虎,嚇得把鐮刀、錘子舉在頭頂,老虎說:沒看出來,就你這熊樣還是個黨員來!”說完他率先笑了起來。
  舒曼麗沒覺著怎麼好笑。
  張揚問:“嫂子,你是黨員嗎?”
  舒曼麗搖了搖頭,張揚也搖了搖頭:“我也不是!”兩人都把目光轉向了杜宇峰,同時道:“就你這熊樣還是個黨員來!”張揚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舒曼麗笑得趴在桌子上,杜宇峰也回過想來,合著說了半天自個把自個給罵了,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端起那杯酒:“來為了我們的友誼,幹杯!”
  張揚端起了杯子,心中感到一種溫暖在流動,他的世界在一天天變得美好起來……
  周六的例會上午十點就結束了,張揚對這種程序上的會議原本就沒有太多的興趣,在加上這麼多書記鄉長啥的,根本輪不到他這個計生辦代主任發言,同樣是開會,坐在『主席』台上和坐在下麵有著天壤之別,上麵講得眉飛『色』舞唾沫橫飛,下麵聽得是萎靡不振昏昏欲睡。
  胡鄉長這邊一宣布散會,張揚就率先鼓掌,少不得又讓胡愛民冷冷看了一眼,人心真是奇怪的,要是看誰不順眼了,怎麼都覺著對方要跟自己作對,胡鄉長就是如此。
  張揚並沒有跟他一般見識,在黑山子鄉呆了一個星期,這廝現在是歸心似箭,走出會議室的大門,耿秀菊在身後喊著他的名字。
  張揚停下腳步,笑眯眯道:“耿姐,找我有事?”
  耿秀菊向周圍看了看,拉著張揚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中,拿出一個藍印花布的包裹,媊悕騊菑@些衣物,張揚慌忙擺手:“別啊,我又不是一去不回,送什麼禮啊!”
  “呸!”隨著認識的加深耿秀菊已經深刻領教到了小張主任的一張利嘴,笑罵道:“別臭美了你,你呆會不是回縣城嗎?把這包東西給我女兒帶過去,她在縣中,讀高三,學習緊張,這周沒辦法回來,我剛巧有事也沒辦法過去,這個忙你一定得幫我。”
  張揚爽快的點了點頭:“小事一件,耿姐盡管放心,我一定給您送到。”心中卻嘀咕著,自己現在回春陽的事情隻有王書記知道,怎麼這麼快就傳到了耿秀菊的耳朵堙A不禁想起鄉媄鰫韞L們兩人之間的種種傳聞,果然空虛來風未必無因。
  耿秀菊又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百塊錢交給張揚。
  張揚嬉皮笑臉地說:“報酬就不要了。”
  “美得你,這是我女兒下月的生活費,別貪汙啊!”耿秀菊笑著說。
  張揚把錢收好。
  耿秀菊又囑咐道:“我女兒叫陳雪,春陽縣中高三一班。”
  

Snap Time:2018-10-16 11:36:38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