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六章強龍不壓地頭蛇(4)


    第十六章【強龍不壓地頭蛇】(4)

    劉大柱抄起一把菜刀,威風凜凜的出現在父親的身後:“誰敢銬我爹,老子活劈了他!”

    “誰敢銬劉支書,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寧靜的山村迎來了一個本不屬於它的喧囂清晨,包括謝誌國在內的每個人都深切感受到了群眾力量的強大,他們的武裝力量被包圍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中,竟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蓬!”地一聲,不知是哪個投擲出了一個石塊,正砸在前麵警車的大燈上,大燈被炸得稀爛,報警器開始不斷的囂叫。

    謝誌國因為憤怒一張臉漲得通紅,他的右手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示意手下警察一定要保持克製,千萬不要讓局麵進一步惡化。他向劉傳魁點了點頭:“劉支書,不好意思,我們工作的方式可能有些問題,不過,你也要理解我們的心情,可不可以把楚嫣然的下落告訴我們?”

    劉傳魁不無得意的看了謝誌國一眼,公安局長又怎麼了,到了我的一畝三分地你一樣要向我低頭,他低聲說:“工作方式有問題就要改正,我們郭副鄉長究竟犯了什麼罪?你們上來就銬他啊?”

    謝誌國心這個氣啊,這村支書太他媽囂張了,不過冷靜下來想想,自己的確沒有銬郭副鄉長的理由,人家都說自己是國家幹部了,他擺了擺手,示意手下人給郭達亮把銬子打開。

    郭達亮不明不白的被銬了老半天,早就窩了一肚子的火,更看到人家劉支書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的強勢一麵,兩相對比,自然覺著自己顏麵無光,手銬這邊一打開,他就衝到謝誌國的麵前,什麼冷靜,什麼大局觀早他媽扔到九霄雲外了,他怒吼著:“黨中央三令五申不許野蠻執法,你們就是野蠻執法,你們哪還算得上警察,簡直是一幫土匪,我要投訴你們,我要向你們的上級部門反應。”

    謝誌國冷冷看著郭達亮,心說給你臉你他媽還得理不饒人了,你給我等著,等今天的事情過後,還不知以後誰倒黴呢。他提醒郭達亮道:“郭副鄉長,既然搞清楚是誤會,大家最好還是冷靜下來先解決問題,至於這些誤會以後再說!”

    郭達亮發泄一通之後馬上冷靜了下來,對方的來頭和身份都要比他大得多,郭達亮平日是極其冷靜理智的一個人,剛才的表現也的確有些失常,一旦冷靜之後,他就開始考慮事情的前因後果,目光找到了一旁的張揚:“我想張主任會解釋這件事!”推脫,郭達亮雖然沒有搞清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可是有一點他已經認定,這一定是個不小的麻煩,自己還是盡量要牽涉進去的好。

    兜了一個圈子,謝誌國又聚焦到了張揚的身上,按照他得到的情報,昨晚有兩名劫匪開著牌號為*****的鬆花江小麵在清台山緊十八盤路段實施持槍搶劫,搶劫過程中導致楚嫣然車輛失控衝下懸崖,根據證人描述的外貌特征,十有八九就是杜宇峰和張揚兩個。

    張揚也明白見好就收的道理,通過剛才的一番折騰,他們這邊麵子也有了,氣勢也有了,再鬧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更何況昨晚楚嫣然的車輛失控事件的確和杜宇峰的追逐有著直接的關係,他點了點頭:“楚嫣然還活著,正在麵睡覺呢。”

    聽到張揚的這句話,謝誌國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隻要楚嫣然還活著,其他的一切都並不是那麼重要了,他指了指小院麵。

    張揚點了點頭:“這樣吧,你一個人跟我進去,她受了點傷,這麼多人去,好像有點不合適。”

    謝誌國有些納悶了,這廝現在好像也挺通情達理的,剛才又為什麼故意刁難他們,這事兒說開了不就結了,何必弄成水火不容的樣子,出現矛盾的時候,人往往自然的把原因歸結於對方,卻很少反思自己的問題,謝副局長也未能免俗。

    宣傳幹事朱川和農科所的董開正兩人都貓在了自己屋,兩人都是明哲保身的主兒,遇到這種麻煩還是敬而遠之為妙。

    張揚帶著謝誌國來到門前,輕輕敲了敲房門:“楚嫣然,醒了沒?我帶人來看你了!”

    麵傳來女孩子的驚呼聲:“別進來!等會兒!”

    謝誌國聽得真切,那聲音的確是楚嫣然所發,一顆心頓時放回了肚子,臉上的表情也輕鬆了許多,微笑道:“嫣然,我是你謝叔!”

    楚嫣然坐在床上,四處搜尋著,終於看到她的褲子被放在遠處的椅子上,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混蛋!”,然後清了清嗓子:“謝叔,你等會兒,讓張揚先進來!”

    雖然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可是讓謝誌國『迷』糊了,身為一個警界精英,他不難聽出其中的親切味道,難不成楚嫣然和眼前這小子本來就認識?作為一名優秀的警察謝誌國的推理能力很強,他馬上就推測到,楚嫣然騎著摩托車百奔襲來到清台山緊十八盤可能就是為了跟張揚見麵,可這事兒怎麼沒聽其他人提過?謝誌國真的有些『迷』糊了。

    張揚向他笑了笑,推門走了進去。

    楚嫣然咬牙切齒的看著他,仿佛眼前這位不是她的救命恩人,而是她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似的。

    張揚望著楚嫣然那張粉嘟嘟的俏臉,發現楚嫣然的美是夏花般的奔放,不經掩飾,落落大方,不同於左曉晴的含蓄和幽雅,可是這種美麗更讓人感到親切,雖然楚嫣然對他怒目而視,可是他卻從楚嫣然的明眸之中輕易就找到了溫暖和友善。

    “外麵有個叫謝誌國的警察要見你!”

    楚嫣然咬了咬櫻唇,小聲說:“把褲子給我拿過來!”

    張揚『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把楚嫣然的皮褲拿了過來,卻搖了搖頭:“沒用,你穿不上!”

    楚嫣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無埋怨道:“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出門?”

    張揚笑道:“我說楚嫣然,我對你好像沒啥義務吧?救你我那是慈悲為懷,幫你接骨我那是人道主義,現在你家也來人了,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如釋重負,我真的是如釋重負啊!”

    “合著你把我當瘟神了,是不是?”

    張揚笑道:“不敢!”

    楚嫣然一探手抓住了張揚的領子,低聲道:“誰讓你脫我褲子來著,怎麼脫下去的,你怎麼給我穿回來!”

    

Snap Time:2018-01-22 20:20:36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