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六章強龍不壓地頭蛇(3)


    第十六章【強龍不壓地頭蛇】(3)

    杜宇峰的手還沒有落在腰間的槍套上,四名警察已經將黑洞洞的槍口同時對準了他,杜宇峰幹警察這麼多年,什麼風浪沒見過,可是被自己人用槍指著頭還是第一次遇到。

    張揚那邊也被兩名警察用槍指著,雖然張大官人武功蓋世,可也不敢在這種時候輕舉妄動,拳腳再快也快不過子彈,張揚已經在電視上,書上多次認識到這個問題。

    “下了他的槍!”一級警督麵無表情道。

    杜宇峰不樂意了,右手緊緊捂著槍套:“幹什麼?你們這次行動經過平海公安廳了嗎?”北原省的這幫警察實在欺人太甚,竟然不通知平海警方,跨越省界過來抓人,而且抓得這位還是平海省的警察。

    那名一級警督向杜宇峰走了一步:“我叫謝誌國,北原省荊山市公安局副局長,我現在懷疑你和一宗持械搶劫,涉嫌殺人案有關,請你配合調查!”

    聽到動靜的副鄉長郭達亮跑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一驚,陪著笑臉解釋說:“各位,各位……我看這件事是不是有誤會……”

    “銬起來!”謝誌國的語氣毫無任何的緩和餘地,一名警察衝上前去,一把擰住郭達亮的手腕,郭副鄉長哪會是這名訓練有素的警察的對手,被擰得彎下腰去,殺豬般慘叫起來,那名警察已經幹脆利落的把他的雙手銬上,郭達亮憤怒的吼叫著:“我是國家幹部……”話沒說完,已經被那名警察一腳踹在膕窩,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杜宇峰一雙濃眉擰了起來,開始的時候他還抱著盡量配合的態度,可對方一上來不分青紅皂白先用槍指著自己和張揚,又把郭達亮給銬了,根本沒有給他們辯駁的機會,這他媽也太欺負人了。

    “放下槍!”謝誌國命令道。

    杜宇峰冷冷看著他:“這兒是平海!”

    “平海怎麼著?平海也是中國的!”謝誌國大清早火氣就很大:“下了他的槍!”

    一名警察衝上來去下杜宇峰的手槍,被杜宇峰反手一拳打了個仰麵朝天,馬上四支槍同時抵在杜宇峰的腦袋上:“老實點!”杜宇峰雖然惱火,可是麵對這黑洞洞的槍口也的確沒有什麼辦法,隻能接受了眼前的現實。

    張揚笑了一聲:“你們是為了楚嫣然來的吧?”

    謝誌國明顯愣了一下,他的目光轉向張揚:“你認識她?”

    張揚歎了口氣:“我說你們這些警察,就不懂得講道理?楚嫣然還好端端的活著,你們興師動眾大動幹戈來做什麼?”

    謝誌國的聲音變得有些激動,他向張揚走了一步:“楚嫣然在哪?”

    張揚眯著雙眼看著他,眼神中充滿了不屑:“我憑什麼告訴你?你一上來就用槍指著我的頭,誰他媽不害怕啊,我這一怕,就給忘了!”

    謝誌國馬上看出這小子根本就是在故意刁難自己,這時候聞聲趕來的村民已經越來越多,近百名男女老少他們都圍在中心。謝誌國威脅道:“這件事『性』質十分嚴重,已經驚動了省公安廳,你最好老老實實把問題說清楚,告訴我楚嫣然現在究竟在哪?”

    張揚冷笑了一聲:“這兒是平海,北原的警察管不到我們這塊兒,你少威脅我!”

    謝誌國沒耐心和張揚糾纏下去:“好,銬起來再問!”

    兩名警察伸手去擰張揚的手臂,張揚雙臂稍稍用力,力量雖然不大,可是發力的角度極其巧妙,兩名警察腳下一個踉蹌,身體居然撞在了一起。

    張揚出手如閃電,已經用手銬分別銬住兩人的一隻手。

    謝誌國看出這廝身手不凡,命令剩下的警察向他圍攏過來,張揚原本沒有和他們鬧僵的打算,向後退了一步:“我說,臉都是自己給的,假如你們再這麼蠻不講理,回頭萬一出什麼事兒我可不敢保證。”

    這時候劉傳魁也來到了門外,他慌忙分開張揚和那群警察:“我是上清河村的黨支書,有什麼話,都和我說。”

    謝誌國雖然打心瞧不起這個村支書,可是他卻不能忽視村支書在這座鄉村的影響力,周圍越聚越多的村民肯定會站在村支書的立場上,雖然他們手有槍,可總不能真的向老百姓開槍。謝誌國先後在杜宇峰和張揚那碰了兩個釘子,已經意識到這幫人絕非善類,開始他過來的時候之所以態度強硬,是因為認定楚嫣然已經遇難,可從張揚的話中他已經覺察到,楚嫣然並沒有死去,心境在短時間內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一時彼一時,謝誌國身為荊山市公安局副局長也不是魯莽無腦之輩,他揮了揮手,示意手下的這幫警察暫時退下,控製住內心中的情緒:“昨晚是不是有一個女孩子騎摩托車在緊十八盤路段衝下了山崖?”

    劉傳魁一臉的糊塗狀:“不知道,真要是有人衝下山崖肯定摔成肉泥了。”他對謝誌國這幫人的囂張跋扈也是大為不滿,故意繞起了彎子。

    謝誌國意識到眼前的這位是個老油子,心中這個怒啊,可有件事他不得不顧忌,那就是黑山子鄉屬於平海省,自己這次出任務已經是跨省作業了,無論事情的起因如何,在警察係統內部來說,自己都是壞了規矩,自己理虧啊,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楚嫣然的下落,隻要是楚嫣然沒事,什麼事情都好說,假如楚嫣然真的出了大事,那後果……謝誌國脊背上已經冒出了冷汗,他甚至都不敢想下去了。他咳嗽了一聲,繃得緊緊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笑意:“老同誌,既然你是村支書,就應該明白事情的利害,昨晚那件事你一定知道吧,有位叫楚嫣然的女孩失蹤了,希望你能夠配合我們的工作,盡早幫我們找到那個女孩。”

    劉傳魁吧唧了一口旱煙,忽然吐了一口濃痰在地上:“我說你有啥事不能好好說,非要拔刀弄槍的?大清早的,你就把我們郭副鄉長給銬了,你讓我這個村支書的臉往哪兒擱?”劉傳魁雖然隻是一個村幹部,可也是極愛麵子的人物,工作組來到上清河村,遇到這檔子事,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杜宇峰為自己出頭的緣故,無論理在那一方,在劉支書的概念,我的地盤我做主,你們警察怎麼著,拿槍怎麼著,老子還真沒把你們看在眼。

    謝誌國被劉傳魁當眾數落了一通倒還沉得住氣,身後的小警察忍不住了,怒吼道:“老家夥,你和我們局長說話注意點!”

    劉傳魁冷哼一聲,雙目斜睨這突然殺出的小警察,目光之中凜冽的殺氣已經向對方『逼』迫過去,他撇了撇嘴,不屑道:“龜兒子,誰家褲襠沒栓緊把你這貨給『露』出來了?”

    周圍村民發出大聲的哄笑。

    小警察臉漲得通紅,熱血上頭,也就沒有考慮任何的後果,怒吼道:“辱罵人民警察,信不信我把你銬回去!”

    劉傳魁抖了抖披在身上的黑布棉襖,旱煙噙在嘴中,揚起雙手:“來銬我!老子動一動就跟你姓!來啊!銬我?銬你媽!”劉支書傲立於朝陽的晨暉之中,宛如清台山巔峰傲立風中的那棵青鬆,雖然身在一個不起眼的職位之上,可此刻劉支書卻把他的權威和強勢放大到最大。

    無論是張揚還是其他人全都感受到這來自於老支書不可一世的王八之氣。

    張揚悠然神往,謝誌國卻臉『色』一變。

    

Snap Time:2018-07-22 09:22:11  ExecTime:0.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