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六章強龍不壓地頭蛇(2)


    第十六章【強龍不壓地頭蛇】(2)

    山村的清晨在公雞的啼鳴中到來,晨霧仍然沒有消散,到處都『蕩』漾著朦朧的『乳』白『色』,張揚睜開雙目,看到楚嫣然仍然睡得香甜,俏臉上蒙上一層紅暈,張揚不由得搖了搖頭,這丫頭心寬的很,他推門走入院落,看到晨霧中有一點火星忽明忽暗,走近一看,卻是杜宇峰蹲在石碾子上大口大口的抽煙,地下都是散『亂』的煙頭,由此能夠看出他在這兒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這麼早!”張揚晃動著雙臂。

    杜宇峰直愣愣地看著張揚,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把還沒抽完的半支煙扔在地上,抓著張揚的手臂把他拖到院落的一角:“你昨晚幹啥了?”

    張揚看著杜宇峰,這廝顯得有些憔悴,臉『色』發黃,雙目無神,右眼角還殘留著一塊眼屎,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

    杜宇峰罵了一句:“你狗日的還笑,都他媽急死我了,我說大哥,您老就別玩了成不?到底幹啥了。”

    張揚充滿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杜所,我說你這麼大腦殼就不會想點好事兒,我身為一個國家幹部,我能幹什麼出格的事?再說了,就算我真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也跟您老沒關係,你就甭『操』心了。”

    杜宇峰急了:“你這是什麼混賬話,怎麼跟我沒關係呢?你到底幹了還是沒幹?”

    “跟你說話真他媽費勁,你說你要是把精力都放在抓賊破案上,也不至於快三十了還在鄉派出所窩著。”

    杜宇峰被張揚戳中了痛處,瞪了他一眼道:“鄉派出所怎麼了?怎麼說也比你這個幹『婦』女工作的威風!”

    兩人這邊鬥著嘴,霧傳來了拖拖的腳步聲,村支書劉傳魁汲著一雙老棉鞋慢吞吞的走了過來,手仍然拿著那杆片刻不離左右的旱煙袋,他雖然都五十多歲了可眼神卻是極亮,看到張揚和杜宇峰兩個,笑眯眯湊了上來:“我讓大柱子給熬了小米粥,回頭送過來,咋地,都起那麼早啊!”眼神滿懷深意的向張揚打量了一番,感歎說:“到底是年輕人,身體就是好。”

    張揚想不到這老支書也是滿腦子的齷齪,不禁笑了一聲,既然人家都誤會著,他也就沒有解釋的必要了,反正張大官人從來也不會在乎名聲的問題:“劉支書,招弟沒事吧?”

    劉傳魁歎了口氣:“嚇著了,哭了一夜,天明才剛剛睡著,讓我抓住那狗日的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杜宇峰能夠理解劉傳魁的憤怒:“你不用擔心,反正車牌號都記著呢,等我回鄉把檔案調出來,一定要他好看。”

    劉傳魁轉向張揚:“小張主任,聽說你今天上午要給我們村的大老爺們免費做個身體檢查?”

    張揚點了點頭。

    劉傳魁樂得用力吸了兩口煙鍋子:“那敢情好,說起來我有個頭疼病,回頭也給我查查。”他哪知道人家是存著把計劃生育落在實處的想法。

    張揚笑眯眯看著劉傳魁,心說,頭疼我沒工夫給你治,不過小頭上的那點兒遺留問題我倒能夠幫你們解決一下。

    東方的天空隱隱現出一絲紅『色』的光芒,朝陽的出現預示著濃霧即將消散,濃濃的白霧,在短時間內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小山村恢複了昔日清朗明秀的景象,張揚這邊洗漱完畢,才看到郭達亮『迷』『迷』糊糊的走了出來,水缸旁邊頓時熱鬧了起來,洗臉的洗臉,刷牙的刷牙,農科站的董開正站在石碾子上調開了嗓子,他是一戲『迷』,每天清晨吊嗓子是他的必修課。

    劉傳魁搖頭晃腦的跟著哼著,不過多少有些喧賓奪主的味道,董開正幾次都差點被他帶跑了調兒。

    劉大柱和劉信娥一個端著滿滿一鋼筋鍋小米粥,一個挎著一籃子熱騰騰的白麵饅頭走入院子,劉傳魁迎了上去,幫助他們給工作組準備早飯,按照慣例工作組吃完早飯就要撤離了,等到了下個村莊又會重複著同樣的接待工作,不過對村支書劉傳魁而言,上清河村的春季檢查工作圓滿結束,他這個村支書顯然是稱職的。

    讓杜宇峰鬱悶的是,工作組的其他人竟然沒有一個主動過問昨晚發生的事情,身為工作組組長的郭達亮洗完臉刷完牙,便盛了一碗熱騰騰的小米粥,拿了一個饅頭,就著小鹹菜,美美地享受自己的早餐了。

    他就是不知道,不關心,還是壓根就不想知道?杜宇峰正在猶豫是不是要向郭達亮匯報一下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急促的警笛聲,這聲音對杜宇峰這個老警察來說實在很平常,可是對山村的村民來說,卻可以觸動他們最深層的神經。

    張揚用『毛』巾擦幹了麵孔,看到杜宇峰向門外走去,他也感到有些驚奇,這麼早就有警車找到這,這件事十有八九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有關,張揚拿著『毛』巾跟著杜宇峰走了出去。

    村委會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三輛豐田警車,警燈閃爍,從車牌號來看是鄰省北原的,杜宇峰看得更細致,這些警車屬於北原省荊山市,要知道荊山市和春陽縣就隔著一座清台山,過去清台山隧道沒有開通的時候,這條省道上每天都可以見到無數荊山牌號的汽車,可自從隧道貫通,已經少有汽車涉險從山路繞行,杜宇峰知道,這些警車絕不是湊巧路過這的。

    三輛警車上一共下來了十二名警察,帶隊的那位兩杠三花,是位一級警督,正處級幹部,身後跟著的那群警察,最低級別也是一級警司。

    杜宇峰在警察隊伍辛辛苦苦混了這麼多年也不過才是個二級警司,人比人氣死人啊,望著那幾名一級警司年輕而充滿朝氣的麵孔,杜宇峰沒來由感到一陣頹喪,老子這輩子恐怕是沒指望混出頭了。

    那名一級警督威嚴十足的掃視了張揚和杜宇峰一眼,最終目光定格在杜宇峰的臉上,他指了指遠處停著的小麵包:“那輛車是你的?”

    杜宇峰點了點頭。

    對方的目光猛然變得咄咄『逼』人,怒喝一聲:“給我抓起來!”

    

Snap Time:2018-08-15 03:26:07  ExecTime: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