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四章保險套的功能(3)


    第十四章【保險套的功能】(3)

    郭達亮也忍不住『露』出一絲戲謔的笑意:“小杜啊,你這是公開挖社會主義牆角。”

    杜宇峰一邊啟動了引擎,一邊反駁說:“郭鄉長,您這話我可不樂意了,我這是支援國家計劃生育政策,要不我這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單單是罰款我一輩子也還不清啊!”一句話把滿車人都逗樂了。

    朱川笑嘻嘻的說:“誇張,杜所真能誇張,你要是能秋收萬顆子,我把這兩箱避孕套都吃了。”

    張揚不失時機的奚落這廝道:“準備紅燒還是清燉?”

    一車人哄笑起來,朱川登時鬧了一個大紅臉,心說小張主任真沒口德。

    董開正笑著說:“杜所,現在不興浮誇風了,你身體雖然壯實,我看在某些方麵也未必強勢。”

    杜宇峰一聽就不樂意了:“我說老董,你可以蔑視我的人格,但是不可以蔑視我的『性』格,我在『性』……格方麵還很強勢的。”這廝的確很有幽默感,關鍵之處故意拖長發音,弄得郭達亮剛剛喝到嘴的一口水全都噴到了前車窗上。

    男人對於『性』話題的熱衷是個普遍現象,一旦談到這個方麵,彼此間的距離很快就拉進了許多,不過張揚在其他人的眼中還是個小孩子,對這些事情,他顯然沒有太多的發言權。

    小麵包慢慢悠悠開上了盤山公路,杜宇峰又打開了話匣子:“郭鄉長,我說,咱們鄉的這路也該修修了,到處都是坑坑窪窪,每年都會有車禍發生。”

    郭達亮歎了口氣:“鄉的財政緊張啊,再說了清台山隧道貫通之後,這段老省道就成了沒人過問的孩子。”

    杜宇峰也歎了一口氣:“別說咱們黑山子鄉,就連整個春陽縣也是爹不疼娘不愛,平海不管咱們,北原也不管咱們,說是兩省交界,地理位置重要,其實是兩不管。”

    自從上了山路,道路迂回險峻,小麵包在山間行進,一麵是懸崖峭壁,另一邊是陡峭的山岩,董開正不敢望向窗外,緊閉雙目,臉『色』也微微有些變了。

    朱川也被勾起了談『性』,他笑著道:“說起這件事我倒想起了一個典故,說日本鬼子侵略中國那會兒,攻到春陽縣,再想往前打的時候,一問前麵是黑山子鄉,慌忙選擇繞道,知道為什麼嗎?是因為黑山子鄉多土匪,連日本鬼子也害怕,哈哈……”朱川大笑起來,可是他馬上發現其他人沒有一個人發笑,又有些尷尬的閉上了嘴巴。

    郭達亮向後靠了靠:“那是因為黑山子窮,沒啥可搶的。”

    杜宇峰咬牙切齒的罵:“瑪麗隔壁的日本人,我聽到日本兩個字就氣不打一處來,要是讓我趕上抗日戰爭的時候,老子把鬼子殺光,把日本女人『奸』光!”

    郭達亮笑著指出:“偏激!小杜太偏激!”

    平日他們之間都相當的熟悉,再加上從鄉『政府』出來,在外麵也就沒了那麼多的顧忌,杜宇峰說出這句話還覺著有些不過癮:“『奸』她們我都得戴套,老子的東西金貴,一滴都不給他們!”

    郭達亮再噴,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你瞧瞧,你瞧瞧,你哪還有個警察的樣子……”

    坐在後座的張揚也笑了起來,這位杜所長倒是個『性』情中人。

    杜宇峰不得不把車先停下來擦幹淨郭副鄉長噴到擋風玻璃上的水霧,玩笑歸玩笑,可是在山路上開車必須要慎重,前麵就是緊十八盤和慢十八盤,放眼中國也很少有這麼險的地兒,杜宇峰雖然是老駕,這條路跑了近百趟,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停車休息的時候,有幾輛幸福250從他們車旁經過,山上的交通主要都是通過這些摩托車,杜宇峰拿著自己的紅山茶打了一圈,到張揚的時候,張揚不吸煙,當然就沒接過來。

    杜宇峰點燃香煙後笑眯眯打量著張揚:“我說小張主任,聽說上午你一個人把下清河村的四十多個人揍了,這可是打我來到黑山子鄉,聽到的最牛『逼』的事兒。”

    張揚今天一直都表現的很低調,淡淡笑了笑:“實在是他們『逼』人太甚。”

    杜宇峰向張揚豎起了大拇哥,他並沒有親眼見到張揚一打四十三的精彩場麵,對這件事多少有些懷疑,不過周良順把那些村民全都帶回派出所那可是事實,杜宇峰檢查過幾個人的傷勢,傷的恰到好處,沒有一個人能夠得上輕傷害,杜宇峰和周良順平日是麵和心不合的,周良順會做表麵功夫,杜宇峰卻是一個做實事的人,『性』格方麵一個內向一個外向,也是截然不同,所以所很多的苦差就派給了杜宇峰,杜宇峰雖然知道周良順故意整他,可他也不想在所呆,平日對周良順也是眼不見心不煩。

    “今天派出所出任務的時候怎麼沒見到杜所?”

    杜宇峰用力抽了口煙,目光望向遠方盤旋的山道:“平時我很少在鄉,最近在緊十八盤附近常有飛車黨出沒,上頭下了任務,讓我們整頓一下,所把任務交給了我。”

    “飛車黨?”郭達亮也湊了過來。

    杜宇峰把抽剩的煙蒂扔在地下,用腳用力碾了碾:“都是從北原過來的一幫混混兒,精力無處發泄,看中了十八盤的地形,最近時常來到這飆車,去年年底還摔死了一個,北原省公安廳通過咱們省廳施加了一些壓力。我上個月幾乎一整月都在這附近蹲點,誰成想,這幫孫子居然轉了『性』子,一整月也沒見到一個人影兒。”

    眾人同時笑了起來,杜宇峰揮了揮手:“不說了,上路,大家該放水的放水,咱們這一車可就開到上清河村了。”

    

Snap Time:2018-04-20 08:52:45  ExecTime: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