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三章暴力執法(4)


    第十三章【暴力執法】(4)

    這時候鄉派出所的四名警察才在所長周良順的帶領下來到鄉『政府』,看到眼前的情況全都是大吃一驚,他們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事實偏偏又擺在那,張揚笑眯眯站在院落之中,輕輕拍了拍白淨的雙手:“周所長是吧,你們出警的效率可真夠快的,我等得心急,又害怕他們損壞了『政府』的公物,所以才給派出所幫了一點小忙。”

    周良順心這個怒啊,這小子哪兒蹦出來的,太他媽囂張了,執法有我們警務人員,哪輪得到你啊!他之所以現在才抵達現場,主要是他和陳富貴的哥哥陳富國是戰友,既然陳富貴挑頭鬧事,他出麵幹涉總是不好,再加上還有人提前給他打過招呼,這件事鬧得越大越好,所以周良順便心領神會的采取了拖延戰術。

    老孫頭打開了大門,周良順看著在地上呻『吟』不止的鄉民,臉『色』變得鐵青,他望向張揚:“怎麼回事?”

    張揚不屑的看著他,從周良順拖延到現在才出警,張揚已經猜到其中必有貓膩,他對這個派出所長沒有任何的好感,抬腳在陳富強的肚子上踢了一腳:“這小子超生,我當然要處罰他!”這理由說得理直氣壯。

    周良順這個氣啊,人家超生你就隨便打人啊,誰給你的執法權?他指了指滿地的傷號,強忍怒氣道:“他們也都超生了?”

    “周所長應該知道何謂主犯,何謂從犯,我在執法過程中,這些人助紂為虐,暴力抗法,而且還公然衝擊國家機關,周所長不能及時過來保護鄉『政府』和國家憲法的尊嚴,我來保護有什麼不可以?”他反戈一擊直接將矛頭指向周良順,張揚從心底沒瞧得起這個小小的鄉派出所所長,老子的後台是李長宇,春陽縣縣委書記,他一個電話連縣公安局長邵衛江都屁顛顛的去給老子擦屁股,你算個球『毛』?

    周良順點了點頭,心說隻要這些人中有一個重傷,老子非弄你一個傷害罪不可!

    這時候胡愛民和郭達亮開著那輛鬆花江小麵包也到了,誰都不會想到事情的結局竟然是這樣,胡愛民強忍著內心的震撼,這小子什麼人啊?縣領導們不帶那麼玩地啊,計劃生育工作,派個搏擊運動員過來幹嗎?

    郭達亮身為政法委書記他和周良順之間的交集更多一些,悄悄把周良順拉到一邊:“周所,怎麼回事?”

    周良順苦著個臉:“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這個計生辦主任到底是咋回事啊?”

    郭達亮咳嗽了一聲,眼睛卻朝胡愛民瞥了瞥,他對胡愛民還是有些埋怨的,如果不是胡愛民惦記著把王博雄弄下去,事情也不會鬧到這種地步,事兒是鬧大了,可現在是計生辦主任毆打老百姓,這事兒該怎麼處理,雖然是張揚自己的事情,可人家老百姓肯定要把這筆帳算到鄉『政府』的頭上。

    胡愛民和張揚也隻是上午才見過一麵,開始的時候覺著這小夥子白白淨淨的應該是個文弱書生,怎麼這轉眼之間,老母雞變鴨,整一個冷血殺手啊!胡愛民腦子也是『亂』成一團,可他畢竟是在體製內混了多年的老油條,很快就理出了一個頭緒,人家敢這麼囂張,肯定有囂張的理由啊,搞不好他的背後有一座不為自己所知的大靠山呢。想到這兒,胡愛民對王博雄又恨了幾分,自己不知道,王博雄這廝一定知道啊,難怪這狗日的忙著讓人改善計生辦的辦公條件,還讓人給裝電話,孫子啊,你連一點風都不透給我啊。胡愛民心恨到了極點,表麵上卻沒有絲毫的表『露』,他歎了一口氣:“鄉親們!你們對我們的工作有不滿可以提出來嘛,怎麼可以采用這麼極端的方式啊,大家多一點理解,這樣的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他又看了看張揚,張揚正整理他的西服呢,上麵不小心崩上了了幾個血點子,一千多塊呢,鄉又沒有幹洗店,讓這廝多少有些鬱悶。

    胡愛民道:“小張主任年輕了一些,衝動也是難免的,可是無論怎樣,采用暴力手段對待群眾也是不對的啊。”

    張揚歪著腦袋看著他:“胡鄉長,你這話我有點不愛聽,這幫刁民衝擊鄉『政府』在先,對我采用暴力手段在後,最難以容忍的是,這麵不少人都違反計劃生育政策,作為一個國家幹部,作為一個計劃生育工作者,我有必要維護黨和國家的尊嚴!”

    當著這麼多人麵,張揚這番話根本沒有考慮到胡愛民的麵子,這段話的確是冠冕堂皇,字字句句都透『露』出一股教訓胡愛民的意思,人家畢竟是鄉長,被一個鄉計生辦代主任公然挑釁,如果不有所反擊,這張老臉以後該往哪兒擱。

    周圍人都聽愣了,到底是鄉計生辦主任大還是鄉長大?怎麼聽著好像是計生辦主任在教訓鄉長呢?

    胡愛民臉上的笑容頓時煙消雲散,冷冷看著張揚,心說,你他媽算個屁國家幹部?連個正式編製都沒有居然敢教訓起我來了,他擲地有聲的說:“他們都是老百姓,是我們的衣食父母,怎麼會是刁民?小張,你這句話很有階級『性』,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你怎麼可以以這樣不端正的態度對待人民群眾?”在胡鄉長看來,既然張揚能夠當上計生辦代主任,怎麼說也得是黨員,至少也得是個預備,卻不知人家張大官人根本就是一政治白丁。

    張揚冷笑了一聲:“我不是黨員,不過我分得清是非,合著胡鄉長的意思是要他們把鄉『政府』全都砸個稀巴爛你才高興?”

    麵對張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自己的權威,胡愛民再也忍不住了,他怒吼道:“張揚,你什麼意思?毆打群眾還有理了?”

    一旁看熱鬧的周良順暗暗高興,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連頂頭上司都敢得罪,這樣的人居然還敢選擇官場來混,真是嫌命長啊。他正在幸災樂禍,卻覺著身後的陽光似乎被擋住了,下意識的轉過身去,正看到鄉黨委書記王博雄帶著一群人出現在鄉『政府』大院,周良順走過去想打個招呼,王博雄根本沒有搭理他,大步走到胡愛民的身邊,向那些仍然呻『吟』不止的下清河村村民看了看:“周長順!把這些衝擊鄉『政府』的壞分子全都給我帶回去!”

    周長順傻眼了,王書記這句話等於給這件事定『性』了,這些人是壞分子,那張揚就是好人了。

    

Snap Time:2018-01-16 21:47:55  ExecTime: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