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4)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4)

    張揚收拾好了之後,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鍾了,看了看傳呼還是一點兒信號都沒有,暗罵這狗日的電信,怎麼不知在山窩窩建個信號站,他有些無聊的鎖上房門,初到黑山子,對鄉的治安沒有太大的把握,貴重的財物還是隨身攜帶為好。

    旅館的老板叫崔桂山,從耿秀菊透『露』的些許口風已經知道張揚是縣派下來的幹部,言談中對張揚處處流『露』著尊敬,張揚本想打個電話,可惜旅館沒有,崔桂山提議讓他去鄉『政府』打,這最近打電話的地方也就是那了。

    張揚出了旅館的大門,正看到老孫頭屁顛屁顛的迎了上來:“張主任!我正要去找你呢。”

    張揚暗自感歎,一包阿詩瑪沒有白送,看看人家老孫頭多有禮貌啊,臉上堆起和藹的笑容:“老孫,找我啥事啊?”

    老孫頭陪著笑:“不是我找您,是李鄉長讓我來找您,讓您去他辦公室一趟。”

    張揚點了點頭,晃晃悠悠來到隔壁的鄉『政府』,來到三樓李振民的辦公室不覺微微一怔,麵沙發上坐了三個中年男子正在吞雲吐霧,李振民坐在辦公室前,看到張揚進來,樂的站起身:“這位就是咱們鄉新來的計生辦張主任!”

    坐在沙發上的三名男子同時站了起來,又同時向張揚伸出了手,張揚內心暗自發笑,逐一和他們握了手才知道,來得這三個全都是鄉文教衛生口的。

    又矮又胖的那個是鄉衛生院的院長吳文凱,瘦高個的是鄉中學校長林子遠,他旁邊那個黑臉是黑山子鄉紅旗小學的校長李振東,此人還有一個身份是李振民的親弟弟,其中吳文凱應該是最為健談的一個,他聲音洪亮的笑著:“計生辦和我們衛生院其實是一個係統的,聽李鄉長說張主任到了,所以我們全都過來見見張主任,今晚我負責給張主任接風洗塵!”

    張揚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隻是個還沒有具體工作安排的計生辦主任,怎麼忽然驚動了那麼些人?他不由得向李振民看了看,這件事十有八九是這老家夥搞出來的,這場接風究竟是要向自己示好呢,還是有著其他的念想?

    鄉『政府』就那麼點地方,哪有事很快就會被其他科室知道,張揚這邊還沒跟他們聊兩句呢,聽到消息的耿秀菊已經敲門進來了,丹鳳眼朝沙發上的眾人瞄了瞄:“喲,全都是貴客啊!”

    吳文凱、林子遠、李振東又同時站了起來,耿秀菊和鄉黨委書記王博雄有些曖昧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雖然她在鄉職務不高,可是地位卻是不低,誰讓人家上麵有人呢。張揚剛來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內情,可是看到連李振民都陪著笑臉,馬上就看出,這位鄉辦公室主任要比李副鄉長更有實權。

    還是吳文凱說話:“耿主任來了,我正要去請您呢,今晚我來做東為張主任接風,您一定要賞臉啊!”

    耿秀菊甜絲絲笑了起來,原本姿『色』隻能稱得上中上的麵孔頓時變得生動嫵媚起來,張揚驚奇的發現這女人笑得時候的確很有誘『惑』力。

    耿秀菊走到張揚身邊:“為張主任接風洗塵,當然要由鄉『政府』來做東,既然吳院長準備代表王書記請客,我們鄉『政府』還是歡迎的。”這句話軟中帶硬,暗指吳文凱越俎代庖,可以當王書記的家了。

    吳文凱聞言不由得有些尷尬,嘿嘿笑了一聲:“鄉是鄉,我也不代表什麼衛生院,自己掏腰包請客,耿主任別動不動就給我上綱上線!”

    李振民笑著走過來摟住吳文凱的肩膀:“吳院長說得好,咱們不公款吃喝,今天就讓吳大胖子好好出次血!”

    耿秀菊聽吳文凱這樣說,也沒了繼續挖苦他的念頭,笑了笑:“成!那就去四季香吃老公雞,吳院長回頭可別心疼啊!”一群人同時大笑起來。

    五點剛到,一群人就簇擁著張揚前往鄉『政府』斜對麵的四季香飯店。

    黑山子鄉的百姓對這種『政府』官員的吃吃喝喝早已見怪不怪,張揚本想著給左曉晴打個傳呼,可當著那麼多人總不好意打這個電話,隻能等等再說了,過馬路的時候,耿秀英故意落後幾步跟張揚走在後麵,小聲提醒他:“他們全都是海量,小心被這幫酒鬼給灌醉了。”

    張揚淡然一笑:“謝謝耿姐!”心中卻道,能灌醉我的隻怕還沒生出來呢。

    一群人在四季香最大的包間坐下,因為是圓桌,位置上並沒有太多的講究,李振民坐在最麵,張揚因為遠來是客坐在他左手,耿秀菊坐在他右手,吳文凱、李振東、林子遠分別在兩旁坐下。吳文凱讓店老板安排了六道涼菜,四道熱菜分別是燉冬筍,燒小魚,燒野豬,打野老公雞,山的菜肯定不如城精致,可是份量都是極大。

    望著桌上的一個個大鍋小盆,張揚不由得有些發呆,我靠,也太誇張了點。

    喝酒用得也是大碗,一瓶洋河隻倒了三碗,張揚望著地上十瓶一捆的洋河,除掉耿秀菊這個女人不算,他們五人每人平均二斤,看來耿秀菊沒有誇張,這些人果然都是海量啊。

    李振民在鄉雖然沒有多大權力,可是在酒桌上卻是牢牢把握住了話語權,他端起酒碗,笑眯眯道:“小張主任第一天到黑山子鄉來工作,王書記、胡鄉長都不在,就由我來代表鄉『政府』,黑山子鄉全體幹部,各村百姓表示對小張主任的熱烈歡迎。”

    一群人同時鼓起掌來,張揚也跟著鼓了兩下,還是搞不清這掌聲是為了歡迎自己還是為了李振民的這句話。

    李振民端起酒碗:“幹了!”仰首一飲而盡,白日那個凡事耍太極,處處和氣的李副鄉長陡然變得豪情萬丈,看來每個人都有自己合適的位置,關鍵是如何找準定位。

    一桌人都幹了這碗酒,耿秀菊雖然是女人,可第一碗也是和男人一樣喝了個幹幹淨淨,她用手絹擦了擦嘴唇,臉上已經飛起兩片紅霞,顯得嫵媚動人:“喂!我酒量不成的,你們拚酒可別拽上我,李副鄉長,我換水了啊!”

    李振民知道耿秀菊的脾氣,她說不喝肯定就是不喝,自己要是勉強隻能是自找難看,當下微笑點頭。

    張揚也不想多喝,再加上耿秀菊之前提醒過他,也學著耿秀菊的樣子:“我酒量也不成,不如我也換茶水吧?”

    李振民故意板起麵孔:“小張啊,酒量不成也得喝,你是男人啊!”

    

Snap Time:2018-01-21 06:23:46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