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一章萬官途始於足下(4)


    第十一章【萬官途始於足下】(4)

    左曉晴雖然從未對此表示過任何的意見,可是她心中是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的,甚至她以為前年暑假和許嘉勇的邂逅絕非偶然,而是田斌在長輩的授意下所安排,左曉晴無法否認許嘉勇從任何方麵來說都是一個出類拔萃的青年才俊,可是麵對他的時候卻始終有一種說不出的距離感。

    傳呼‘嗶!’地一聲打斷了左曉晴的沉思,她低頭看了看,上麵顯示著:“倒計時開始,30分鍾……”左曉晴的眼前頓時浮現出張揚那張帶著幾許張狂幾許無賴的笑臉,心中感覺到一種淡淡的溫暖,剛才的那點兒不快早已飛到了九霄雲外。

    田斌左手握住方向盤,右手將自己的大哥大遞了過來:“給人家回個電話!”

    左曉晴搖了搖頭:“不用!”

    田斌給她電話的用意是為了試探,假如左曉晴有心不讓他知道一些事,肯定不會當麵回這個電話,這一試,田斌的心已經有了幾分回數。

    不到一分鍾,傳呼又響了一次,左曉晴看著傳呼機上跳動的數字,俏臉變得越發紅潤了,這嬌豔的羞澀讓她煥發出驚人的美感,或許是害怕田斌看到自己的樣子,她的目光投向窗外,右手悄悄把傳呼撥到震動,穩定了一下情緒:“哥,去青年路明珠橋停一下,我和同學約好了聚會。”

    這樣的謊話逃不過田斌銳利的雙目,他點了點頭,還是駕駛著他的灰『色』藍鳥按照左曉晴所說的路線駛去。

    左曉晴不敢直接前往知味居赴約,在青年路明珠橋下車後,裝模作樣的向前走了一段距離,看到田斌的車並沒有跟上來,這才從安濟橋越過春水河,來到位於河對岸的延慶路。

    田斌走在人群中,遙望著遠處亭亭玉立的左曉晴,心中感到一陣好笑,這小丫頭居然跟自己這個平海省警官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搞反跟蹤,真是不自量力,然而左曉晴今天失常的表現又讓他感到有些憂慮,在他的潛意識中已經將這個表妹作為了政治上的一個重要的籌碼,他不想出錯。

    張揚掏出剛剛購買的傳呼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四十了,左曉晴仍然沒有出現,明天就要告別春陽縣了,想想身邊的親人和朋友,真正讓他感覺到有告別必要的隻有左曉晴,這不僅僅因為左曉晴長得漂亮讓張揚心生好感,而是因為在張揚的意識深處,左曉晴似乎距離他更近一些。

    張揚正準備放棄希望,起身離去的時候,看到左曉晴的倩影出現在遠處的街巷,她身穿黑『色』皮大衣,腰身用寬寬的同『色』腰帶束住,更顯得腰身纖細,黑『色』長靴,鞋跟纖細,更襯托出美腿修長,清純姣美的俏臉藏在褐『色』貂皮『毛』領中,宛如寒風中綻放的百合花,讓人不禁生出護之感。

    早在張揚看到左曉晴之前,左曉晴已經看到站在知味居門口的張揚,這廝穿著上次買來的杉杉西服,黑『色』襯衣,難得的打上了一條領帶,不過領帶是白『色』,搭配在一起多少顯得有些不著調,頭發也剛剛理過,應該是噴了不少的摩絲,一根根站在頭頂,雖然精神抖擻卻給人以箭豬之嫌。

    左曉晴忍不住想笑,事實上跟張揚在一起的時候不想笑的時候很少。

    “左曉晴!”張揚用力揮舞著他的手臂,生怕別人看不到他似的。

    周圍的路人先是向張揚看了一眼,然後齊刷刷轉向左曉晴,左曉晴的俏臉不由得一紅,這家夥從來都是那麼張揚,難道他從不知道低調為何物?俏臉又垂下了一些,然後踩著充滿韻律的腳步走向張揚。

    張揚掏出他的傳呼機摁了一下:“大小姐,你晚了二十分鍾!”這個動作多少有顯擺之嫌,九十年代初,無數剛剛配上傳呼機的人,又是沒事總喜歡掏出來亮一亮,好像生恐人家不知道他有錢似的。

    左曉晴沒有說話,看都不看張揚就走入飯店。

    張揚多少有些尷尬,嘿嘿笑了一聲,跟在左曉晴的後麵也走了進去,他預訂過一個靠窗的桌子,搶在左曉晴坐下前,接過她脫下的皮大衣,為她向後挪了挪椅子,左曉晴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張揚在她的麵前還是第一次表現出這樣的禮貌。

    張揚笑著在她對麵坐下,左曉晴麵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羊絨衫,更顯得青春可人,羊絨衫貼身勾勒出她胸前雙峰的誘人曲線,少女的曲線雖然稍欠豐腴,可是其雙峰的筆挺和彈『性』卻更為吸引眼球。

    左曉晴馬上發現張揚的目光定格在何處,俏臉熱的更加厲害,身體下意識的向後縮了縮,靠在椅背上:“你找我來幹什麼?”

    張揚的眼睛依依不舍的在左曉晴的胸膛上又盯了一眼,這才樂望著她清澈的雙目道:“大家相識一場,總要道個別!”

    “道別?你要去哪?”

    張揚打了個響指,從服務員手中接過菜單,禮貌的遞到左曉晴麵前慷慨道:“想吃什麼盡管點,今天我請客!”

    左曉晴清醒的看著眼前這位:“禮下於人,必有所求,不花錢的飯哪有那麼好吃的,還是先說說,你為什麼要請我?”她過去請張揚是為了利用他當擋箭牌,今天張揚請她,該不會是對她抱有什麼目的吧,左曉晴擁有著極強的戒備心。

    張揚歎了口氣:“沒勁了,真是沒勁,挺純潔的事兒讓你一說都變得那麼現實,你一二十來歲的小丫頭,別沒事就把人家想得多險惡,我沒你那麼市儈,非要求人辦事才舍得請別人吃飯啊!”

    左曉晴被他氣得差點吐血,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有人說她市儈呢,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後美眸『露』出凶光,死死盯住張揚道:“你才市儈呢!”

    張揚歎了口氣,臉上做出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我很孤獨,一個人開心的時候,如果沒有人分享,那該是一種怎樣的悲哀?”

    旁邊等著點菜的服務員嗤!地一聲笑了起來:“大哥,您真能整詞兒!”

    左曉晴強忍住笑,感情張揚請自己來是為了分享他的快樂,可轉念一想,不對啊,我跟他什麼關係?怎麼能輪到我來分享呢?

    正在她醞釀反駁的時候,張揚已經點好了菜,然後打開了一瓶竹葉青,自己倒了滿滿一茶杯,然後給左曉晴倒了一杯橙汁:“千萬別多想,我對你沒啥想法,就是覺著咱們挺投脾氣的,整個縣醫院,讓我看得起的隻有你一個。”

    左曉晴看著張揚,這廝的自我感覺怎麼就這麼好呢?應該說縣醫院看得起他的隻有自己一個才對。她並沒有急於舉杯,臉上保持著淡淡的笑容:“你還沒有告訴我,究竟是什麼事把你高興成這個樣子?”

    張揚一口氣把那杯二鍋頭喝幹,然後夾了一顆花生米放在嘴嚼著,不無得意道:“我要當官了!”

    

Snap Time:2018-04-25 04:44:08  ExecTime: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