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一章萬官途始於足下(3)


    第十一章【萬官途始於足下】(3)

    理想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一個人,左曉晴和洪玲全都覺察到了發生在張揚身上的變化,張揚從薇園出來的時候就顯得喜氣洋洋,得意非凡。人逢喜事精神爽,張揚雖然知道官場中人應該喜怒不行於『色』,可咱還沒正式走入官場呢,何必要故意裝的高深莫測。

    宿舍前分手的時候,張揚開口道:“明天開始我就不去醫院實習了,以後也不去了!”

    左曉晴和洪玲都是微微一怔,知道張揚和縣委書記的關係之後,她們當然不會想到是醫院要把張揚驅逐出境,洪玲好奇的問:“可是你還沒有拿到實習鑒定啊!”

    張揚掩飾不住唇角的那絲得意:“小問題!”

    “那你打算幹什麼?”洪玲凡事都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

    “嘿嘿,暫時保密!”

    左曉晴打了個哈欠:“困了!”

    悲傷適合獨自體味,可歡樂往往是需要別人分享的,張大神醫看到左曉晴漫不經心的樣子,心中多少有些鬱悶,原本差點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憋了回去,就像ML即將達到高『潮』卻突然被人從床上拖起來一樣,張揚有些不爽,咧咧嘴:“再見……”

    轉身走了兩步,忽然發現除了左曉晴自己還真沒有什麼朋友,這麼高興的事兒讓他找誰去分享?隻能又停下腳步:“左曉晴!”

    左曉晴仍然站在那,並沒有移動腳步,黑『色』的美眸『蕩』漾著平日並不多見的狡黠:“什麼事?”

    “那個啥,把你呼機號給我!”張揚大咧咧的說。

    左曉晴輕輕咬了咬下唇,這廝真是可惡啊,平日單獨相處的時候他也想不起找自己要呼機號,今天洪玲在場他不知哪根筋不對突然想起了這件事,要知道自己的呼機號除了少數幾個同學知道,還從未主動給過男生,難道他是故意這樣做,非要讓洪玲知道自己對他與眾不同?出於女孩家的矜持左曉晴本想當場拒絕他,可是想起張揚剛才的話,心中又產生一絲莫名的慌張,假如拒絕了他,也許明天再也見不到他了。

    左曉晴小聲將呼機號碼說了出來,然後轉身走向樓梯,根本不去看洪玲錯愕驚奇的表情。

    從左曉晴把傳呼號交給張揚的那一刻起,她就開始期待張揚會打來,可是張揚的行事實在可以用出人意料來形容,從那晚起張揚又神秘失蹤了,直到周日左曉晴從江城返回春陽縣的途中才收到了張揚的信息:“今晚六點半,知味居吃飯,必須來!”

    這信息根本沒有任何的商量餘地,左曉晴心中這個氣啊,你說去我就去啊?我是你什麼人?恨不能當場把傳呼給摔了。

    “小晴,什麼事啊?”說話的是她的表哥田斌,上次的事情終究還是傳到了田慶龍的耳朵,雖然沒有造成任何的後果,田慶龍還是大發雷霆,一個電話直接敲打到春陽縣公安局長邵衛江的頭上,邵衛江也是接到電話後才知道當事人中還有田慶龍的外甥女,心中這個怒啊,向田慶龍說盡了好話,保證處理有關人員這才算作罷。田慶龍是極其疼愛這個外甥女的,這周左曉晴回去以後,他設宴為左曉晴壓驚,又讓兒子田斌親自開車把左曉晴送回春陽。

    田斌雖然隻有二十五歲,卻已經是開發區鐵山派出所所長,他的『性』情和他老子也有七分相似,為人極其強勢,在開發區就算是分局局長也要給他幾分麵子,有傳言年內他就會升任開發區分局副局長。他此次前來的任務不但是護送左曉晴回來,而且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那就是拜會春陽縣公安局長邵衛江,田斌嘴雖然不說什麼,可是心卻有些覺得老爺子這次有些小題大做,幾個蟊賊而已,值得他費這麼大肝火?田斌在外麵雖然呼風喚雨,可是在他父親田慶龍麵前卻是老老實實,直到現在,田慶龍但凡看不過眼的時候,還是對他拳腳相加,不打不成器,江城市公安局長如是想。

    聽到表哥問自己,左曉晴潔白的俏臉瞬間變得有些緋紅,老田家都是警察出身,偵查是他們的強項,田斌從她突然變得忸怩的表情已經察覺到其中的微妙之處,看似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談朋友了?”

    “哥!你胡說什麼?”

    田斌笑了起來,老左家男孩不少,可女孩就左曉晴一個,他們田家也是一樣。所以左曉晴不但是老左家的掌上明珠,也是他們老田家的寶貝公主,在他眼,父親對她的護甚至要比自己還要多一些,田斌雖然比左曉晴隻大三歲,可是他的社會閱曆要比這個剛剛邁出校園的小表妹多上許多,他知道左曉晴的未來早已被小姨媽設計好了,這位小表妹注定要嫁入大富大貴之家,成為名門少『奶』的。以田斌對左曉晴的了解,她『性』情內向溫和,從來都是個聽話的小女孩,在個人的感情問題上應該不會脫離父母既定的軌道。田斌從反光鏡還是敏銳捕捉到了左曉晴的薄怒輕嗔,作為一個情場上的老將,田斌敢斷定,這小表妹肯定是情竇初開了。他輕輕咳嗽了一聲,前方已經是春陽縣城收費站,田斌冷冷看了看卡口的收費員,那收費員頓時感受到來自田斌的強大殺氣,伸出的小手尷尬的僵在半空之中,然後乖巧的打開了路障。

    左曉晴忍不住格格笑了起來:“哥,你能不能不要擺出這幅凶神惡煞的麵孔?”

    “職業病,習慣了!”田斌笑了笑,話題忽然一轉:“許嘉勇今年暑假就要回來了!”

    左曉晴臉上的笑容悄然收斂,田斌口中的許嘉勇是他的高中同學,也是她父母看好的未來女婿,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他是江城市現任市委書記許常德的兒子,許嘉勇眼前在英國劍橋學習經濟,在江城市諸多太子爺中是最為出類拔萃的一個,以許嘉勇的家世和學問,早已成為江城無數少女眼中的夢中情人,可是許嘉勇自從偶然見到左曉晴之後,便無可抑製的喜歡上了她,說起來他們之間的相識還是因為田斌的作用,所有長輩都對許嘉勇和左曉晴的發展持默許的態度,隻可惜左曉晴卻始終表現出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模樣,無論公開或者私下從未對許嘉勇有任何特別之處。

    田斌在心底是極想促成這樁婚姻的,假如真的能夠成功,那麼他們幾大家族之間將通過婚姻的紐帶聯係的更為緊密。

    

Snap Time:2018-04-21 21:10:37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