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章君子愛財取之有道(2)


    第十章【君子愛財取之有道】(2)

    袁文麗抓起那本雜誌又要砸他,可是聽到張揚的這番話忍不住又笑了起來,一旦笑起來,事情的嚴肅『性』頓時大打折扣,麵對張大神醫這個厚臉皮的貨『色』,袁文麗再想板起麵孔教訓他已經很難,她歎了口氣:“如果不是看在你媽麵子上,我才懶得管你!”她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張揚在她身邊坐下,苦口婆心的勸道:“張揚啊,不是我說你,你過去一直都是個聽話的好孩子,最近這是怎麼了?上次周院長的事情還沒有平息下去,這一轉眼又把高大夫給得罪了,你以後的實習鑒定還打算怎麼寫?你媽媽含辛茹苦的把你養大,供你上學,指望著你將來能夠出人頭地,眼看還有半年你就要畢業了,我把你弄到縣人民醫院實習的初衷,是想讓你給各科室留個良好的印象,等分配的時候,爭取來這幹個輔助科室,有了這份鐵飯碗,你以後的生活,你媽媽的處境也會漸漸好轉,張揚……”

    張揚趴在袁文麗的辦公桌上,這廝此刻的表情仍然是那幅沒心沒肺的模樣,雖然他對袁文麗這位鄰家老大姐的印象不錯,可是這並不代表他就願意在縣人民醫院安心繼續他的實習生涯,他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袁大姐,我不打算繼續實習了,您也別白費力氣了。”

    袁文麗一雙眼睛瞪圓了:“好你個臭小子,你胡說什麼?難道你不想畢業了?不實習你能幹什麼?”

    張揚反問袁文麗:“我繼續實習半年能當院長嗎?能當書記嗎?你能保證我以後當官嗎?”

    袁文麗被他噎得好半天沒說出一句話,右手食指在張揚的腦袋上重重點了兩下:“就你一個衛校畢業生也想當院長?”暗想,我這個科教科長也花了十多年年才熬上,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院長很大嗎?連個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給我當,我還要好好考慮呢。”

    袁文麗此刻的心隻有一個想法,這孩子莫不是受了什麼刺激,怎麼大白天的老愛說胡話呢,不過本著對老鄰居認真負責的態度,袁文麗還是原諒了張揚的胡說八道,苦口婆心的勸了他一個多小時,直到張揚答應去當麵向高偉道歉這才作罷。

    張揚走出院行政辦公樓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吃飯的時間,在通往門診大廳的幹道上遇到了左曉晴,左曉晴的臉『色』也有些不善,一雙美眸冷冷看著他,這也難怪左曉晴生氣,讓他這麼一鬧,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高偉追左曉晴的事實了,左曉晴為人低調,最不喜歡的就是成為別人注目的焦點,可張揚這個臭小子非要把她推到風口浪尖之上。

    張揚咧開嘴笑了笑,讓左曉晴憤怒的是,這廝的笑容中沒有任何的歉意,而且更加過分的是,他居然厚顏無恥的問:“你等我啊,是不是想請我吃飯?”

    如果不是左曉晴顧及淑女形象,早就一飛腳踹了出去,雙手將厚厚的診斷學抱在胸前,狠狠橫了張揚一眼,大步向醫院門外走去,石磨藍牛仔褲包裹著她的兩條纖美長腿,步伐充滿了青春的韻律,張揚自從來到這個時代養成了看女人先看腿的習慣,畢竟在大隋朝的時候,女『性』的著裝清一『色』的長裙,除非脫得精光,否則很難看到她們展『露』美腿的時候。左曉晴走得雖然很快,隻可惜她的步伐和張揚相比仍然小了一些,張揚並駕齊驅的跟她走在了一起:“左曉晴,還是我請你吃飯吧,看你小氣巴拉的樣子,讓你請吃一頓飯,比殺了你還難受。”

    左曉晴忽然放慢腳步,毫無痕跡的用纖細的高跟鞋狠狠踩了張揚一腳,張揚並沒有料到淑女如左曉晴,也會使出這種陰狠的暗招,痛得他猴子一樣原地跳了起來,左曉晴突然加快了腳步,黑長的馬尾辮在後腦歡快的跳躍著,終於還是忍不住低下頭去,肩膀晨風中的花瓣一樣顫抖著,她在偷笑。

    張揚心頭一熱,正要追趕上去的時候,一輛白『色』小麵包停在他們的麵前,車上下來的是韓傳寶,看到韓傳寶突然出現,左曉晴還是吃了一驚,畢竟韓傳寶昨天留給她的印象太差了,整個一市井惡徒,她不由自主向後退了一步,來到張揚的身邊,有危險出現的時候,任何人都會第一時間去尋找安全的所在,張揚無疑能夠帶給左曉晴這種安全感,左曉晴抬頭看了看張揚,發現他仍然在呲牙咧嘴的看著自己,忍不住咬緊了嘴唇兒,提醒自己不要笑出來才好,不過笑意在她的俏臉上已經無處不在。張大神醫正要調侃兩句抒發內心不滿的時候,韓傳寶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恭恭敬敬叫了一聲:“張哥!”

    張揚樂了起來:“我說韓大科長,別介啊,你這麼稱呼不怕把我叫老了?”

    韓傳寶看了看張揚身邊的左曉晴,雖然心仍然在讚美著左曉晴的美麗,可是臉上從表情到目光都規矩了許多,他向左曉晴小學生般鞠了一躬:“姐,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千萬別跟我一般計較。”

    左曉晴和張揚對望了一眼,俏臉上的表情也有些怪異,這韓傳寶都二十五六的人了,叫她姐姐,她可不想接招兒。

    韓傳寶恭恭敬敬將一個方方正正的報紙包遞給張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麵裝的是鈔票,左曉晴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了,心中暗想,好你個張揚,趁著這個機會大肆斂財,真有你的啊!

    張揚抓起那報紙包兒收好,然後又把今早韓唯正賠償的那藍布包遞給韓傳寶:“麵的東西我可沒動,你點點!”當著左曉晴,怎麼都要擺出大度的樣子。

    韓傳寶誠惶誠恐的搖了搖頭:“這是我們客運公司賠償給你們的損失,我怎麼可以拿回來!”

    左曉晴的表情已經晴轉多雲,冷冷道:“失物已經找回來了,這些東西我不會要。”

    韓傳寶看到她如此堅持隻能從張揚的手中接過藍布包:“張哥,你們還沒吃飯吧,不如上車,我請你們去吃飯。”看得出韓傳寶這次真的很誠心,很多時候征服男人的心靈也可以通過征服肉體,當然張揚征服韓傳寶的肉體是通過他的拳頭,張揚搖了搖頭:“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們還有點事兒,今天就算了吧。”

    韓傳寶訕訕的點了點頭,眼看著張揚和左曉晴走遠,又暗暗歎了一口氣,張揚把韓傳寶的手臂複位之後,韓唯正並沒有完全放心,又帶著兒子去找那位中醫院的老主任,重新拍片之後發現韓傳寶的胳膊徹徹底底的康複了,連那位老主任都是歎為觀止,韓傳寶聯想起昨晚張揚以一打三的神勇表現,心更是害怕,人家不但身手高超,而且背景雄厚,跟這樣的人為敵,自己不是找虐嗎?更何況韓傳寶上午見過王忠科之後,更意識到因為自己的胡作非為可能帶給父親的不良影響,所以他才會馬上過來給張揚送錢,外加當麵道歉,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盡量消除這件事的負麵影響。有些時候一件事可以改變一個人,韓傳寶的本『性』也算不上太壞,通過這件事竟突然成熟起來了。

    “我請你吃飯!”張揚追趕上了左曉晴。

    “我不餓!”左曉晴冷冷淡淡的拒絕著。

    “那錢是我的診金,勞動所得,你可別多想了!”

    左曉晴停下腳步,有些憤怒的看著張揚:“你做的事情有必要向我解釋嗎?我們隻是湊巧在一個醫院實習,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想過問你的事情,也必要過問你的事情!”說到這她心頭沒來由一陣慌『亂』,自己這是怎麼了?一件小事罷了,居然會對她的情緒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她真的不想過問張揚的事情嗎?她真的如同自己所說,根本不關心眼前的這個小學弟嗎?答案或許是否定的。左曉晴有些慌『亂』的逃避著張揚的眼神:“對不起,我心情不好……”黑長的睫『毛』蝴蝶翅膀般顫抖了一下,白嫩的俏臉忽然浮現出兩片紅暈,逃也似的向遠方跑去。

    張揚並沒有馬上追上去,唇角卻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張大神醫過去曾經閱女無數,從左曉晴剛才失常的表現,他已經看出,此女平靜如水的心態顯然因為自己而產生了波動,張揚不否認他對左曉晴有著那麼一點點與眾不同的好感,可是他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努力地去適應這個世界,熟悉這個時代,換句話來說,他並沒有開始一段感情的準備,當張大神醫意識到也許即將會發生什麼的時候,內心中居然有那麼一點點的緊張,又有那麼一點點的期待。

    

Snap Time:2018-08-21 09:50:38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