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十章君子愛財取之有道(1)


    第十章【君子愛財取之有道】(1)

    此時的張揚並不知道縣委李書記正在和縣刑警大隊葛大隊長密謀算計著他的事情,治好韓傳寶之後,他帶著那個藍布包找到左曉晴,將藍布包放在她的麵前:“點點看,麵有沒有少了什麼?”

    左曉晴看了看布包麵的東西,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的效率還真高,不過是買東西的效率。”

    張揚也笑了起來:“管他是買來的還是找來的,隻要東西不少就成,對了,客運公司另外賠償了你和洪玲一千塊錢,怎麼也要拿出來一點幫我解決下溫飽問題吧?”

    左曉晴白了他一眼,然後從中點出了應該屬於洪玲的那一份,其他的錢連同那個摩托羅拉BP機一股腦都重新塞入了藍布包中,然後推到張揚的麵前:“都歸你,這種來路不明的東西,我可不要。”

    張揚隻是說說罷了,並沒有敲詐左曉晴的意思,他笑道:“這麼大方,不過這些東西又不是我的,無功不受祿,我可不敢要。”

    “你是真不想要,還是口是心非呢?”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不缺這點銀子!”

    “,想不到你居然這麼高風亮節!”左曉晴禁不住打趣說。

    “那是,我從來都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張大神醫雖然來到九零年代的時間不長,可是口才的進展卻是一日千,『毛』老爺子紀念白求恩同誌的經典名言他現在也是信手拈來,琅琅上口。

    左曉晴看著這個意氣風發得意洋洋的小學弟,頗有些無可奈何的味道,想起昨晚的事情,她不禁有些好奇,看了看周圍,趁著四下無人,小聲問道:“你真的是縣委書記李長宇的侄子?”

    “我現在算是知道什麼叫人言可畏了!”張揚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道。

    左曉晴看到他不願意說,自然也不好繼續追問,比起其他的女孩兒她的好奇心要小許多。這時候忽然響起傳呼機的嗶嗶聲,張揚向布包望去,卻發現左曉晴從白大褂的口袋又拿出了一個BP機,不由得有些愣了,她的BP機不是昨天丟了嗎?到底是大戶人家的閨女,幾千塊的東西說買就買,不是咱這窮人家孩子能比的。

    左曉晴看完傳呼上的信息,轉向張揚,這才留意到他錯愕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今天早晨剛上班的時候,車站派出所的王科長來過,是他為我和洪玲找回了失物,所以……”她的目光重新落在那個藍布包上:“麵的東西都是你的了,我可不要。”

    張揚算是明白了,昨晚他踏踏實實睡了一個好覺,合著王忠科、韓唯正這幫人全都沒有休息,利用各自的渠道為左曉晴尋找失物,所以才會有麵前的這堆東西,能讓他們如此賣力的原因是藏在張揚和左曉晴背後的那些未曾『露』麵的強勢力量,張揚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拳頭隻是一個有形的武器,而權力卻是無形的力量,拳頭可以傷害一個人的肉體,而權力對他人的震懾和威脅直達內心,兩者想比顯然是後者更為厲害,擅用拳者隻是一介武夫,而擅用權者才是真正的丈夫。感悟到了這其中的道理,張揚又多出了幾分對權力的向往,不禁想起了至今沒有給自己答複的李長宇,這混蛋縣委書記難道真的甘於做一輩子的活太監嗎?

    左曉晴看到張揚呆呆發愣,輕聲笑道:“這麼多東西,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反正人家是真心實意的送禮,你不如收了吧。”

    張揚笑了笑,心想我五千塊診金都到手了,還在乎這點東西嗎?就算是想要,在女孩子的麵前也必須裝出大氣,這他媽就叫形象工程。

    身後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張揚,你實習期間不在輪轉科室好好學習,到處閑逛什麼?不想畢業了嗎?”張揚回過頭去,正看到高偉那張陰沉的麵孔,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這家夥看著自己和左曉晴聊得熱火朝天,從心眼惱上了自己,左曉晴背著高偉向張揚吐了吐舌尖,嬌俏可愛,張揚淡淡一笑,他並沒有和高偉計較的打算,在他看來高偉顯然還不到那層次,慢慢站起身,抓了那個藍布包:“得,你不願意要,我就還給他,省得人家說三道四。”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高偉的麵孔忽然紅了,他攔住張揚的去路:“張揚,你說誰的?給我說清楚!”

    張揚不禁讓他的死纏爛打弄得有些惱了:“我說高偉,你這人怎麼有點沒勁啊,我招你惹你了,你像隻瘋狗一樣纏著我幹嗎?你心喜歡誰就去纏誰啊?幹我屁事啊?”

    別說是高偉,連左曉晴都氣呼呼向張揚瞪起了眼睛,這小子真是沒有口德,誰都能聽出來這句話連自己也牽涉進去了。

    高偉怎麼說都是張揚的老師,當著這麼多的病人和學生的麵,讓他如何能夠下得來台,他憤怒的吼叫著:“我就沒見過像你素質這麼差的學生,好,我馬上給科教科打電話,看看他們怎麼處理你!”

    “愛咋地咋地!”張揚不耐煩的說,看到高偉仍然攔在自己的前麵,張揚不禁有些惱了,一把就將高偉推了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上:“好狗不擋路啊!”

    聽說張揚的惡行,袁文麗就算再好的脾氣也被這小子氣得七竅生煙,她發泄怒火最習慣的方式就是摔打雜誌:“你知不知道,為了讓你進縣醫院實習,我花費了多大的功夫,你故意讓我難做是不是?”袁文麗看到張揚嬉皮笑臉的模樣,再也遏製不住心頭的怒火,抓起手中的雜誌就向他的腦袋砸去,她是看著張揚長大的,在她的眼中這個苦命的男孩子跟自己的弟弟差不多,所以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根本無需顧忌什麼。

    張大神醫輕輕抬起右手,輕輕鬆鬆抓住空中突襲而來的雜誌,然後笑眯眯放回辦公桌上:“袁科長,不!袁大姐,您是我親姐姐,今兒的事情的確是我不對,可是他高偉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沒惹他沒招他的,他憑什麼跟我較上勁了?他想追左曉晴,他去大大方方的追啊,我又沒攔著他擋著他,他對我公報私仇,你說他這不是瘋狗又是什麼?

    

Snap Time:2018-05-25 07:34:24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