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九章葛大隊長的床頭風(3)


    第九章【葛大隊長的床頭風】(3)

    春陽縣縣委書記李長宇此刻正坐在位於弘潤園的房間,縣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葛春麗站在沙發後,輕輕為他按摩著雙肩,李長宇微閉著雙眼,靜靜享受著肩頭的舒爽和愉悅。

    葛春麗輕輕摩挲著他的耳後,看著李長宇耳後的肌膚慢慢開始泛紅,她俯下身去,摟住李長宇的脖子,吐出一點香舌輕輕『舔』弄著李長宇的耳根,小聲道:“人家想了……”

    李長宇卻如夢初醒般打了一個激靈,他搖了搖頭,掙脫開葛春麗常春藤一般的雙臂站起身來,在房間內走了幾步,來到落地窗前,透過朦朧的薄紗,眺望著不遠處春水河碧波『蕩』漾的水流,情人節那晚發生的驚魂一幕無疑已經成為了他的心魔,正如張揚所說,他的身體的確出了問題,就算美人在抱,他仍然如柳下惠一般坐懷不『亂』,他真的硬不起來了。

    葛春麗有些幽怨的走了過來,從身後抱住他的身體,春蔥般的手指靈蛇般穿越了他的腰帶,輕輕握住他兩腿間的那根東西。

    李長宇有些不耐煩的搖了搖頭:“你還嫌我不夠煩嗎?”

    葛春麗俏臉煞白,咬了咬烈焰般的紅唇,放開李長宇那軟塌塌的一團,極其受傷的走回沙發,抱起一個靠枕,臉兒埋在靠枕之中,低聲啜泣起來。

    李長宇歎了一口氣,他也覺得自己剛才的確過分了一些,來到葛春麗的身邊坐下,伸手把她的身軀攬入懷中:“小麗,我遇到麻煩了……我真的……硬不起來……”讓李書記在情人麵前承認這件事的確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葛春麗抬起梨花帶雨的俏臉,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一定是那晚的事情對你造成了心理上的障礙,所以,我才想幫你。”

    李長宇又歎了一口氣。

    葛春麗深情的看著李長宇,平心而論她對身邊的這個男人還是有著很深感情的,沒有李長宇就沒有她的今天,無論政治上還是心理上她對他的依賴實在太多太多,已經變得難以割舍了,那晚在春水河邊的事情發生過之後,她甚至想到過就算暴『露』了也沒有什麼,隻要李長宇沒有出事,自己寧願一輩子這樣跟著他,就算沒有名份也沒有什麼。

    “都是我不好,假如不是我突發奇想的話,那天也不會出現那個意外……”葛春麗充滿自責的說,的確,那晚不知為了什麼,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想在春水河邊做那種事,也許是心太過緊張,也許是異樣的刺激,竟然出現了意外的狀況,不過有一點她無法否認,那樣的環境輕易就讓她達到了高『潮』。

    李長宇伸出左手憐惜的未葛春麗抹去臉上的淚滴,葛春麗再度投入他的懷抱中,忽然小聲道:“我一定可以治好你,不如我用嘴……”

    李長宇搖了搖頭,雖然他清楚的知道,當初自己得到葛春麗是憑借著自己的這份權勢,可真正得到之後,他又希望葛春麗看重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權勢,葛春麗能夠說出這番話的確是充滿真情的表達,李長宇不能不被她感動,他歎了口氣道:“張揚說過,我的『毛』病出在體內的經脈,想要康複必須打通閉塞的經脈。”

    葛春麗忍不住笑了起來:“一個『毛』頭小子的話你也相信?”

    李長宇放開葛春麗,端起茶幾上冒著熱氣的咖啡,輕輕品了一口:“假如我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會相信他有那樣的本事,可是他隻用一針就治好了我嫂子的頭痛病,這小子的確很不簡單。”

    葛春麗沒有說話,想起現在他們兩人麵臨的窘境也學著李長宇的樣子歎了一口氣。

    李長宇道:“他不過才二十歲,可是腦子的想法和算計甚至比我還要深沉一些,我真是不知該拿他怎樣辦了。”

    “客運公司的那件事怎樣了?”昨晚發生的事情葛春麗多少也聽說了一些,所以才會這樣問。

    李長宇搖了搖頭:“一件小事罷了,不過總讓他拿著我當槍使也不是辦法。”客運公司的事情李長宇並不想鬧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未嚐不是一個完美的結局,身為春陽縣委書記,他不可以過度糾纏在這種小事上,他不想在人前落下徇私護短的嫌疑。

    葛春麗知道李長宇從來都是個很有野心的人,自打他登上春陽縣縣委書記的位置那天起,他的下一個目標就瞄準了江城市,正是這種政治上的好勝心,才讓李長宇這兩天產生了這麼大的挫敗感,他變得患得患失,害怕自己辛苦經營的一切毀在一個『毛』頭小子的手。作為李長宇的枕邊人,葛春麗意識到自己有責任為他分憂,她小聲提議道:“既然他提出想要當官,不如就安排一個閑職給他,我看他挺機靈的,應該不會胡說,而且一個人一旦進入官途,就會不自主的掂量自己的前途和命運,未嚐不是一件好事。”

    “他隻是一個衛校實習生,還沒有畢業,我把他安排到哪?難道當真像他所說的那樣,讓他當縣人民醫院的黨委書記?別說我眼前沒有這個能力,就算我有這個能力總不能讓整個江城的黨政係統笑掉大牙吧?”

    葛春麗秀眉微顰,她忽然想起了新近發生的一起案子,春陽縣黑山子鄉計生辦主任徐金娣被人打了悶棍,兩條腿都被打斷了,現在正住在縣人民醫院,雖然警方介入了幾天,可是至今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春陽縣的計生工作本來就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黑山子鄉因為地處偏僻的緣故,計生工作更是棘手,徐金娣已經不是第一個被打的計生辦主任,此前三任計生主任全都沒有幸免被打一頓的下場,不過這次徐金娣受到的傷害最重,眼下春陽縣體製內已經把黑山子鄉計生辦視為雷區。張揚是個衛校實習生,專業也勉強算得上對口,而且聽李長宇所說,這小子昨天在客運公司保衛科大打出手,以一敵三,身體素質也不容置疑,假如讓他過去擔任這個計生辦主任,也許能夠有一定的用武之地,再說了這小子留在縣城一天就是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假如他每惹出一件事都要李長宇給他善後,那麼李長宇很快就會陷入無盡的麻煩之中,黑山子鄉山高皇帝遠,就算折騰出一些事情,對李長宇來說也很好解決,將影響盡量控製在有限的範圍內,不失為眼前一個兩全齊美的解決方案。

    葛春麗心中盤算好了,這才附在李長宇的耳邊小聲將這個主意說了,李長宇聽得眉開眼笑,竟然放下了過去一貫的沉穩,主動抱住葛春麗狠狠在她唇上親了一口:“小麗,你可真是我的賢內助!”

    

Snap Time:2018-08-15 03:24:53  ExecTime: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