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九章葛大隊的床頭風(2)


    第九章【葛大隊的床頭風】(2)

    韓唯正仍然保持著春天般溫暖的笑容:“張揚啊,這說話不方便,要不咱們換個地方?”

    張揚看了看周圍,病人走來走去,說話的確很不方便,從韓唯正父子的表情,張揚已經猜測到他們今天前來的真正目的,張大神醫的心胸並不狹窄,昨天之所以出手暴打韓傳寶三個,那是因為看到左曉晴受到了委屈,一時氣憤才大打出手,張大神醫雖然武功高強,可是很多時候還是願意講道理的,伸手不打笑臉人,念在韓唯正今天的態度這麼誠懇,聽他說兩句倒也無妨。

    張揚在醫院中隻是一個實習生,當然沒有自己的辦公室,想要找一個適合說話的地方還真不是那麼容易,不過這難不倒韓唯正,今天他開著一輛豐田七座麵包過來,身為客運公司總經理這點方便還是有的,韓唯正雖然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科級幹部,可是並不缺乏政治上的覺悟和警惕,今天前來道歉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他連司機都沒帶,上陣還需父子兵,爺倆兒單獨前來和張揚會麵,不過他們是為了和平,而不是為了戰爭。

    關上車門,韓唯正從心底鬆了一口氣,看來這位小夥子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人家既然來到這,就等於向自己表明了態度,他們之間的問題還是有的談的。

    韓唯正悄悄向兒子使了一個顏『色』,來此之前,他已經向這個不爭氣的小子叮囑了千百遍,韓傳寶雖然心一千一萬個不樂意,可是如今主動權都在人家的手,再說了這件事的確是自己挑釁在先,心中還是有些理虧的,他低下頭,聲音小的就像一個大姑娘:“對不起……”

    “你說啥?”張揚明明聽到了,卻仍然裝出沒有聽清的樣子。

    韓傳寶臉上一顆顆青春痘因為窘迫和尷尬都漲紅了,他很少向別人低頭,今天卻不得不承受對方的侮辱和鄙視:“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對!”

    雖然是兒子在道歉,可是韓唯正心比自己向別人道歉還要難受,他就那麼一個兒子,從小到大都是捧在手心,從沒有讓他受過半點委屈,可是今天卻要當著自己的麵被別人折辱,韓唯正心頭泛起難言的酸楚。他慌忙把裝在布袋中的東西遞了過去:“丟失的東西全都在麵,還有一些找不到的物品,由我們公司按照市場價格給予賠償,另外為了表示我們對兩位女乘客的歉意,由公司拿出一千元作為賠償。”

    張揚打開布袋,看了看麵的東西,有錢包,有BP機,還有一些化妝品什麼的,不過看起來應該都是全新的,有些上麵還貼著價格小標簽。

    韓唯正又將一千塊錢交給張揚,假如不是因為張揚背後的李長宇,他才不會舍得出這麼多的血,要知道他現在帳麵上的工資也不過是二百八十六塊。

    張揚接過一千塊看都不看就扔到了布袋:“行,回頭我轉交給左曉晴!”

    看到張揚起身想要離去,韓唯正慌忙出聲挽留:“張揚!”

    “還有事嗎?”張揚是明知故問,韓傳寶耷拉著膀子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這父子倆的用心,內心暗自高興,可表麵上仍然擺出拒人於千之外的神情。

    韓唯正父子倆有求於人,張揚就算再過份,他們也隻能忍氣吞聲,韓唯正將兒子拉到張揚麵前:“昨天都是小寶的錯,我已經免去了他保衛科長的職務,那幾名參與鬧事的保安也被開除了,希望你不要繼續生氣。還有,小寶的肩膀已經疼了整整一夜,他做錯了事,受點教訓是應該的,不過念在他還年輕的份上,還是應該給他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你看……”

    張揚回答的相當的爽快:“成,我原諒他了,沒事了吧?沒事我還要去上班呢!”這廝裝傻充愣的本領早已爐火純青了。

    韓唯正終於說出了請求:“張揚,你看能不能幫忙治好小寶的傷?”

    張揚停下腳步,臉上掛著不羈的笑容:“我隻是一個實習生,恐怕幫不上什麼忙,這就是醫院啊,你可以帶著他去找骨科專家,以韓經理的人脈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

    韓唯正開始認識到眼前年輕人的厲害,看張揚至多不過二十歲的樣子,談吐舉止無不透出成熟睿智的味道,再看看自己的兒子,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啊,同樣是年輕人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韓唯正暗自感歎,感歎張揚厲害的同時,也在感歎著自己教育的失敗,在這種情況下,拐彎抹角已經沒有任何的必要,他苦笑著說:“實不相瞞,我昨晚就帶他來縣人民醫院,也去中醫院請教了專家,全都說他右臂的脫臼十分的麻煩,手法不可能複位,隻能用手術治療。”

    張揚不屑的笑了笑,看來小小的春陽縣果然沒有什麼真正的名醫。

    “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韓唯正從張揚的笑容中敏銳的捕捉到了什麼,他低聲提出自己的條件:“隻要你把小寶治好,我願意拿出一筆豐厚的診金。”在韓唯正看來,錢能夠搞定很多事情,在張揚咄咄『逼』人的勢頭下,他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隻能搬出這個最後的法寶。

    張揚笑了起來,然後他放下藍布包,慢慢在座椅上坐下,他的態度表明他對韓唯正的提議表現出極大的興趣,現在需要談的就是具體的價錢了。

    韓唯正小心翼翼地問:“你看,我出一千塊怎麼樣?”

    張揚雖然對現時的貨幣隻有一個朦朧的概念,可是多次的消費經曆已經讓他知道,一千塊也是個不小的數目,一個普通工人半年的工資還達不到這樣的水平,雖然他在大隋朝的診費很高,可是總得要考慮人家的接受能力,張揚想了想道:“一口價,五千塊,少一分你就帶他去開刀吧。”

    韓唯正倒吸了一口冷氣,真是獅子大開口啊,就算是真開刀也花不了這麼多錢,張揚這小子分明是在乘機訛詐,他本不想痛快答應,可是一轉臉看到兒子滿臉的痛苦和憔悴,隻要五千塊就能解除他的痛苦,這筆錢雖然不少,可對韓唯正來說也算不上什麼太大的數目,他作出極其為難的樣子,過了許久方才歎了一口氣:“這樣,我先給你一千作為訂金,剩下的錢回頭我讓小寶自己送來。”

    “沒問題!”張揚接過韓唯正早就準備好的一千塊,然後走向韓傳寶,這小子看到張揚冷笑著走向自己,內心不禁打起了小鼓,他是真的害怕張揚了,心說隻要你治好了我,我以後離你遠遠的,再不跟你作對。

    張揚的左手在韓傳寶肩頭一按,右手在他的肘關節處用力一拍,伴隨著韓傳寶一聲慘痛的大叫聲,脫臼的關節哢啪一聲返回原位。

    “好了!”

    韓傳寶半信半疑的看著張揚,額頭上已經滿是冷汗,他嚐試著活動了一下手臂,發現右臂已經完全恢複了正常,心中對張揚的敬畏又增加了幾分。

    韓唯正根本沒有看清張揚複位的手法,轉眼間兒子已經恢複正常了,昨天兒子告訴他,張揚一個打三個,他還有點不相信,現在看到人家的出手,他已經完全相信了,自古英雄出少年,看來自己老了,眼前的時代就快屬於這些年輕人了……

    

Snap Time:2018-04-25 05:14:45  ExecTime: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