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5)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5)

    李長宇聽到是張揚的事情,馬上就沉默了下去,這混賬小子,怎麼那麼不讓老子省心呢?錢我給你了,做官我也盡量幫你考慮,總得給我點時間不是?你他媽倒是也有點耐『性』,怎麼這麼快就給我惹出事來了?生氣歸生氣,可問題還是要處理的,李長宇不懂聲『色』的說:“小劉啊,他有沒有把我的名字說出來?”

    劉海濤想了想:“那倒是沒有,張揚是給我打傳呼來著,本來我是不想麻煩您的,派出所的那個所長姓王,我告訴他張揚是您侄子,可他說就是市委書記來都沒用,他要秉公執法,然後就掛上了電話,我想了想,這件事還是征求一下李書記的意見。”

    李長宇皺了皺眉頭,在政壇上拚殺多年,他一下就聽出了劉海濤話中的誇張成分,小劉是在刻意挑起自己的怒氣啊,不過轉念一想,這個小所長對自己肯定是不敬,否則何以小劉抬出了自己的身份,這件事仍然沒有解決?居然鬧到要出動自己的地步?李長宇沉默了一會兒,輕輕說了一聲:“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來處理!”

    劉海濤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聽到李長宇的這句話,他已經明白,縣太爺的怒火是成功被自己挑唆起來了,心中不禁有些得意,麻痹的,一個小所長也敢跟我得瑟,老子倒要看看你今天如何收場。

    李長宇這邊掛上電話,馬上找到縣公安局局長邵衛江的電話撥了過去,今兒周末,人家邵衛江也正忙活著給老婆交公糧呢,因為喝了點小酒,衛江同誌今天雄風凜凜,競技水平發揮的是這近一年來最好的一次,正在興頭上,這電話就來了,邵衛江這人有個『毛』病,隻要聽到電話鈴響馬上就會偃旗息鼓,看到老婆那滿臉的失望,衛江同誌這個惱火啊,狗日的真會選時候,老子非降你的職不可。

    接起電話才知道,感情人家是自己的老大,降人家的職自己沒那個能力,胸中那口惡氣頃刻間散的幹幹淨淨,陪著笑臉道:“原來是李書記,有什麼指示?”

    “老邵啊,我有個侄子叫張揚,被車站派出所給扣了,事情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過那孩子好像受了點委屈,本來我是想讓司機小劉處理一下,可惜他沒這個能力,老邵啊!真是不好意思,這麼晚還給你打電話,打擾你休息了吧。”

    邵衛江何許人也,能讓李長宇親自打電話的關係肯定是非同一般啊,司機小劉沒這個能力?人家是說得隱晦啊,邵衛江稍稍一品這話中的含義頓時明白,一定是這幫不長眼的東西沒給人家麵子,李長宇這是興師問罪來了。

    邵衛江連忙表示,自己會馬上過問這件事。

    李長宇慢吞吞說了一句:“我看這件事也有可能是張揚的錯,不過他還是個學生,難免年輕氣盛了一點,老邵啊,你要調查清楚,無論誰犯了錯,都要嚴加處理,不要給我麵子。”

    邵衛江心底直冒冷氣,麻痹的,領導畢竟是領導,你看人家這說話水平,一句年輕氣盛就把自己親戚的錯誤全部抹煞,嚴加處理誰?肯定是嚴加處理那個不給他麵子的小所長,邵衛江心這個怒啊,可是又不敢表達出來,還想說兩句好話,李長宇那邊已經掛上了電話。

    邵衛江慢慢放下電話,車站派出所,他腦海中很快浮現出一個名字——王忠科,要說這個王忠科還真是一個老警察,今年四十歲了,比邵衛江隻晚兩期的警員,人一旦到了邵衛江這個位置,首先考慮的並不是究竟錯誤在哪一方,而是首先考慮當事人的身後究竟有誰?張揚的背後是縣委書記李長宇,人家已經旗幟鮮明的向自己表明,王忠科卻沒有什麼靠山,邵衛江唯一顧忌的就是,畢竟他們是警務係統,總不能向李長宇太過示弱,可轉念想想,李長宇即將擢升到市幾乎已經是人人皆知的事實,假如今天自己處理的結果不能讓他滿意,恐怕以後彼此之間的關係會不好相處,誰都知道李長宇是個記仇的人,這種人就算不能成為朋友,可誰也不願多一個這樣的敵人。邵衛江今年才四十一歲,行政級別是副處,他還想在向上走一步,所以跟李長宇的關係就變得尤為重要了。

    想透了這其中的利害,邵衛江馬上就拿起了電話,正準備撥通車站派出所的電話,可馬上又改了主意,他住的地方離長途汽車站不遠,既然李長宇親自打了電話,他必須要表示出對這件事的足夠重視,還是親自去走一趟。

    局長夫人濕噠噠的躺在那,原本還打算邵衛江接完電話之後繼續戰鬥,可是看到他已經開始起床穿衣,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和失望:“以後你再不要碰我!”然後用被子蒙上了腦袋。

    邵局長背著身『露』出一絲冷笑,黃臉婆,你威脅誰呢?以為老子想碰你呢?我那是人道主義,不覺想起宣傳科小幹事滾圓的屁股,一向老成持重的邵局竟然——硬了。

    張揚並不知道自己的這一個電話製造了多少的怨『婦』,客運公司保衛科內的氣氛劍拔弩張,王忠科執意要帶走張揚,左曉晴擋在張揚的麵前:“我也要打個電話!”

    王忠科這個氣啊,今晚究竟是怎麼了?老子長的樣子好欺負嗎?一個個都想喊人來壓我,這小半天也沒見那個李書記的司機過來,王忠科認為張揚八成是故意抬出李書記的大名來恐嚇自己。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們王所長也是這樣,當他感覺到自己的權位正在被幾個小輩不斷的挑戰,心中的怒火已經無法遏製,沉著臉冷哼了一聲:“不行,全都給我帶回派出所!”

    左曉晴沒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懼:“你憑什麼?就算要抓人,也要講究法律程序,你這樣做是不是知法犯法?”

    一個黃『毛』丫頭居然敢教訓自己,王忠科冷笑一聲,說出了一句極具王八之氣的大話:“在這,我就是法!”

    

Snap Time:2018-01-21 22:56:06  ExecTime: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