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4)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4)

    張揚正要發火的時候,王忠科卻說話了:“讓他打個電話也是應該的,這種事情,還是要首先通知一下家人的。”王忠科之所以表現的這樣通情達理有他自己的原因,無論是張揚還是左曉晴,他們的穿著打扮都不是普通家庭出身,張揚敢於在保衛科鬧事,證明他的身後十有八九有所依仗,左曉晴和洪玲是從江城到春陽的長途車上失竊的,保不齊她們都是江城某位幹部的子女,春陽隻不過是江城的一個縣,在王忠科看來江城隨便一個幹部,級別都是不小的,他雖然在心偏向韓傳寶,可畢竟在表麵上還要做出公平公正,維護一個警務人員的光輝形象,再說了調查清楚張揚的真正背景,然後他也好考慮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張揚得到允許後,就利用保衛科的電話先給李書記的司機劉海濤打了一個傳呼。

    說來劉海濤也真是倒黴,星期天忙活了一整天,這晚上吃晚飯早早上床,正跟老婆做預熱運動的時候傳呼又滴滴響了起來,氣得他老婆柳眉倒豎,恨不能把傳呼給他摔了。

    劉海濤一臉的痛苦,麻痹的,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陪著笑臉從床上撤了出來,看了看號碼有些陌生,還是拿起電話回了過去。

    “小劉嗎?我是張揚!”

    劉海濤愣了好半天才想起張揚是哪個,姥姥的,你小子也敢叫我小劉!劉海濤氣得險些把電話卡上,可馬上又想起李書記和這個張揚的關係可是非同一般,當司機的雖然地位比領導低了不少,可考慮的事情卻一點兒也不少,劉海濤強忍著怒氣,悄悄調整了一下情緒:“張揚啊,找我有事嗎?”

    張揚這才把剛剛發生的事情簡略的說了一遍,最後又加了一句:“小劉啊,你幫我給李書記聯係一下。”

    劉海濤暗罵了一句,屁大點事兒也要和李書記聯係,要是讓李書記知道少不得又要罵自己一頓,他問明處理事情的是誰,心中也有了主意。

    張揚打電話的時候,王忠科一直在旁邊支愣著耳朵聽著,當聽到李書記的時候他內心不由得顫抖了一下,春陽縣提到李書記第一反應就是李長宇。可這念頭也隻是稍閃即逝,張揚看起來也就是個二十歲的『毛』孩子,他跟李書記又能扯上什麼聯係?正在王忠科心中嘀嘀咕咕的時候,張揚笑眯眯舉起電話:“哪位是王所長?”

    王忠科愣了愣,還是走了過去接過電話聽筒,心跳也不由得加速,人家既然直接找到了自己的身上,不是熟人就是領導,王忠科很小心的喂了一聲。

    聽筒傳來劉海濤不苟言笑的聲音:“王所啊,我是縣委李書記的司機劉海濤啊!”

    王忠科知道縣委書記是李長宇,可是並不知道他的司機叫劉海濤,雖然如此語氣上還是表現出相當的客氣:“哦!你好!”

    “這是怎麼回事嗎?你們是怎麼處理問題的啊?不過是些小事情,何必難為這些學生啊,王所,張揚是李書記的侄子,這件事要是讓李書記知道恐怕不太好吧。”

    王忠科從心底對李長宇是害怕的,可是這並不代表著他也害怕李長宇的司機,假如這個電話是李長宇直接打過來的,王忠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放了張揚他們,可是劉海濤打這個電話意義又有所不同,在王忠科看來,其一,張揚和李長宇的關係並不怎樣,否則他怎麼不直接打電話給李長宇?雖然劉海濤強調張揚是李長宇的侄子,王忠科用屁股想也能夠知道,天下間哪有不同姓的叔侄,其二,劉海濤可能是跟老婆行房之時中途被硬生生打斷的緣故,言語間帶著欲求不滿的火氣,態度明顯生硬了一些,而且是那種居高臨下的氣勢,這種氣勢放在一個司機的身上就顯得有些仗勢欺人,王忠科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副科級幹部,起碼的傲氣和尊嚴還是有的,被劉海濤在電話一通訓斥,頓時勾起了無名火,他也不知道李長宇的司機是不是真叫劉海濤?就算你真是李長宇的司機,也不能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王忠科冷冷笑了笑,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你最好親自過來一趟!”說完就掛上了電話,他這樣的做法也無可厚非,麻痹的,電話我又看不見你是什麼樣,誰知道你狗日的是不是跟張揚合夥來騙我?假如你真的過來,證明是李長宇的司機,老子給你這個麵子,假如你不敢來,證明你壓根就是一騙子,老子把這筆帳算在張揚的頭上。

    劉海濤聽到對方掛上了電話,登時就怒了,一個派出所小所長竟然敢掛自己的電話,就是縣公安局局長也不敢這樣做啊,越是領導身邊的小人物,往往就越是愛惜臉麵,劉海濤感到被人無視了,這種無視恰恰觸及了他忍耐的底線。他一言不發的穿好衣服,這件事已經不僅僅是張揚的問題,現在等於這個名叫王忠科的小所長公然向自己提出了挑戰。

    劉海濤現在心隻有一個想法,他要去見識一下這個張狂的小所長,看看究竟是誰不給自己劉某人麵子。

    老婆剛剛有了點濕度,就這麼被吊在半空中,心當然有了些想法,抓起枕頭憤怒的向劉海濤扔了過去:“走了就不要回來,跟你的李書記去睡吧!”

    劉海濤愣了一下,老婆的這句怨言反倒提醒了他,自己就這麼冒冒然前去挑戰小所長,雖然是為李書記辦事,可做好事也總得讓人知道不是?再說了,這小所長似乎很不給自己麵子,萬一他當麵再給自己一個釘子碰怎麼辦?縣委書記的司機素質就是不同,考慮問題遠比一般人更為全麵,劉海濤很快就做出了一個決定,這件事還是先征求一下李書記的意見。

    李長宇也是剛剛睡下不久,接到劉海濤的電話明顯有些不高興,劉海濤雖然隔著電話,也從語氣中察覺到他的不滿,內心不安之餘又有些暗自高興,他甚至想象出李書記也正在繳納公糧的半途,你的人不讓我素淨,老子也不讓你素淨,活該倒黴!也隻有在內心中司機小劉敢那麼意『淫』兩下。

    

Snap Time:2018-06-25 20:15:06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