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3)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3)

    韓傳寶表麵上囂張跋扈,可其實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看到張揚幹脆利索的放到了兩個,嚇得愣在那,直到張揚衝到他的麵前,他才揮拳向張揚打去,被張揚一把攥住了拳頭,一個順時針的擰轉,哢啪一聲,丫的右臂已經被張揚弄得脫臼,韓傳寶痛得殺豬般慘叫起來。

    外麵的幾名保衛人員聽到麵的動靜,一個個慌慌張張的衝了進來。

    看到張揚抓著韓傳寶的頭發正在朝火爐上拖呢。

    “你住手!毆打國家工作人員,你這是犯罪知不知道?”

    張揚不屑地笑了起來:“一邊涼快去,少給自己找不自在,這孫子想暗算我在先,合著我就該讓他打?”

    韓傳寶的腦袋距離火爐已經越來越近,炭火的炙烤讓他滿頭滿臉都是大汗,他甚至都聞到了頭發燒焦的味道,嚇得連聲音都變了:“小子,你知道我是誰……”

    “我管你是誰?你他媽不是喜歡欺負人嗎?今兒我就讓你嚐嚐被人欺負的滋味。”

    韓傳寶知道今天遇到硬茬子了,這小子畢竟在社會上混了多年,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還是懂得的,他顫聲道:“兄弟……兄弟……咱們有話好說……有什麼問題坐下來談好不好……”

    左曉晴知道張揚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如果不出麵勸勸他,保不齊這小子幹出什麼事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事情鬧大了對他自己也沒有好處,左曉晴走了過去:“張揚,算了!”

    洪玲恨死了這幫保衛科的狗腿子:“不能這麼算了,我們的包都被劃爛了,東西被偷了,他們不去抓小偷,反而把我們關在這,太過分了!”

    韓傳寶眼看自己離火爐越來越近,再不服軟,這小子八成要把自己這張臉當烙餅給烙了:“都是我們的工作失誤,我們冤枉了好人……兄弟……大姐……您兩人的損失我賠……”

    左曉晴聽到人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又小聲勸了張揚一句,張揚麵子也有了,氣也撒了,這會兒剛好順著台階往下走,張神醫雖然來到現代社會不久,可也明白封建社會早已過去了,現在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咱們新中國是法治社會,張揚這才放開了韓傳寶的腦袋,韓傳寶耷拉著右胳膊哎呦不止的逃到一邊。

    張揚指著韓傳寶的鼻子罵道:“你小子最好馬上賠償我朋友的損失,否則你那條胳膊就別想要了。”

    韓傳寶又驚又怕,他的右臂因為脫臼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了,看來人家的確沒有誇大其詞,正想著服軟的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了警笛聲,剛才張揚在麵大打出手的時候,保衛科已經有人偷偷撥打了報警電話,車站派出所就在客運站隔壁,聽到消息馬上就趕了過來。

    看到事情真的鬧大了,原本聚攏在門外的實習生嚇得向周圍散去,大家都有著大好的前程,誰都不想被弄到局子不是?

    來得四位警員都是韓傳寶認識的,因為所在轄區的緣故,平日他們沒少打交道,彼此的關係何止是熟絡這麼簡單,領隊的派出所所長王忠科跟韓傳寶的父親韓唯正私交更是非同一般,聽到有人在客運公司保衛科公然毆打工作人員,王忠科的火“騰!”地一下就上來了,這還了得,現在是法治社會,居然有人敢毆打執法人員,眼還有沒有國法?

    韓傳寶看到派出所來人了,腰杆馬上就直了起來,底氣也足了許多,他捂著受傷的膀子跑到王忠科麵前:“王所,就是他,他不但逃票,還毆打保衛科工作人員,你看……他把我胳膊都給弄斷了。”

    王忠科看了看耷拉著肩膀的韓傳寶,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滿臉是血的孫傳福,目光落在殺氣騰騰的張揚身上,內心也不禁怔了怔,這廝的戰鬥力也的確強悍了一些,韓傳寶姑且忽略不計,孫傳福和另外一名保衛人員可都是膀闊腰圓身材魁偉的主兒,也是韓傳寶手下最有戰鬥力的兩個,想不到在這個年輕人的麵前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王忠科內心中悄悄盤算了一下,單單是毆打國家工作人員這一條罪狀就能把這小子弄進去,他冷冷看了看張揚,王所對自己眼神的殺傷力有著相當的信心,隻可惜他從對方的眼沒有找到任何的畏懼,王忠科義正言辭的喝道:“把他帶回去!”

    洪玲看到事情越鬧越大的確有些傻眼了,她的伶牙俐齒也沒有了發揮的餘地。

    左曉晴卻向前走了一步,和張揚並肩站在那:“你們是警察,那麼你們應該知道非法禁錮他人自由有沒有觸犯國家的法律?”

    王忠科愣了愣,從左曉晴的穿著談吐,他已經看出這小姑娘應該不是普通家庭出身,他在警務係統已經工作多年,對於各種案例有著極其敏銳的嗅覺,韓傳寶的為人他是了解的,平日利用手中的那點職權在長途車站一帶稱王稱霸,這小子還有一個好『色』的『毛』病,『騷』擾女乘客的事件時有發生,今天的事情八成就是因此而起。說實話王忠科打心眼還是瞧不起韓傳寶這個紈子,如果不是看他老爹的麵子,王忠科是不會為他出頭的。

    王忠科並沒有理會左曉晴的質問,雙眉微微皺了皺:“帶走!”毫無回旋餘地的語氣已經表明他要旗幟鮮明的站在韓傳寶一邊。就算秉著公平公正的處理原則,現在韓傳寶的胳膊顯然出了問題,孫傳福的鼻子仍然在出血,假如鼻梁有骨折現象就能靠上輕傷害,這小子要為自己的衝動付出慘重的代價了。

    兩名警員大步走了過來,左曉晴勇敢的擋在張揚麵前:“我不許你們帶走他!”

    左曉晴表現出的勇敢多少讓張揚有些感動,洪玲目瞪口呆的站在一邊,能讓平日溫柔嫻淑的左曉晴不顧一切維護的男孩子,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從旁觀者的角度,她敏銳的覺察到了什麼。

    張揚從來都不是個一味蠻幹的主兒,事情的輕重他分得很清楚,假如他做事不考慮後果的話,保衛科的三個人現狀要慘痛的多,張揚也知道大沿帽上的那顆金燦燦的警徽意味著什麼,來到這時代的時間越長,他對周圍一切的了解也就越深,臉上『蕩』漾著淡淡的笑容:“我可以先跟家打個電話嗎?”

    麵前的小警員威嚴十足的吼叫著:“不行!”

    

Snap Time:2018-05-25 07:34:14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