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2)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2)

    孫傳福火了,目光很快就從人群中找到說話的那個,張揚分開同伴走了過來指了指孫傳福的鼻子:“一個看大門的憑什麼關人啊?誰給你的權力?”

    孫傳福張口想要說話,又被張揚把話拒了回去:“警察和保衛我們還能分清楚,我告訴你,馬上放我們同學出來,否則你給我等著倒黴吧。”

    孫傳福原本就是個狐假虎威的主兒,他那點兒底氣早就被張揚表現出來的強勢震得幹幹淨淨,再加上看到張揚身上的行頭,一看就知道這小子家境不錯,春陽縣城原本就那麼大點兒,保不齊是哪位領導幹部的孩子,想到這孫傳福的語氣頓時軟了三分:“正在調查情況,什麼事兒總得調查清楚不是?”

    張揚來到這時代已經有幾天,對其中的事情也懂得了一些,有一點他能夠斷定,保衛科是沒有權力關押旅客的,他不耐煩的揚了揚頭:“少他媽廢話,馬上給我放人!”這廝之所以敢如此強勢,是因為人家現在有底氣,大不了老子給縣委李書記打個電話,我還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其他的實習生可沒有張揚的底氣,看到他來到這仍然表現出這樣的強勢,內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可是也有一些擔心,萬一張揚惹惱了人家,這件事恐怕更加難以收場。不過這些實習生大都是血氣方剛的主兒,跟著張揚大聲附和起來:“放人,馬上放人!”

    孫傳福有些為難了,這事兒他說了不算啊,不過他也明白,保衛科的確沒有禁錮人家自由的權力,這事兒說來的確有些理虧,他們的保衛科長韓傳寶是客運公司經理韓唯正的寶貝兒子,他從部隊複原三年就當上了保衛科長,當然和他有個好爹有關,不過這小子卻沒少給他老子抹黑,平日在汽車站仗勢欺人儼然成為了長途車站的一霸。

    左曉晴和洪玲原本是受害者,可壞就壞在左曉晴長得漂亮,韓傳寶看到左曉晴,馬上就動了歪心思,借著逃票的罪名將人家倆小丫頭請到了客運處保衛科,這會兒正厚著臉皮跟人家搭訕呢。

    左曉晴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孩子,兩句話一說就明白了,感情這滿臉青春痘的小子是別有用心呢,想清楚了其中的環節,左曉晴就有些反感了:“這樣,我們先回醫院,票前我們一分都不會少的。”

    韓傳寶穿著一身草綠『色』的警服,裝模作樣的咳嗽了兩聲:“我說這位女同誌,你怎麼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呢?逃票的『性』質是嚴重的,這不是把錢補上就完的問題,這是……”

    洪玲憤怒的打斷了他的話:“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現在是我們被偷了東西,你怎麼把我們當成打擊報複的對象呢?”

    韓傳寶瞪圓了眼睛:“你這話什麼意思?誰打擊報複你?你叫什麼?我還不信了,逃票還有那麼理直氣壯的。”

    這時候外麵學生的吵鬧聲傳了進來,韓傳寶看到動靜鬧得越來越大,暗罵孫傳福笨蛋,連幾個學生都治不住,他罵咧咧的來到門外,指著外麵的學生:“誰再搗『亂』就把誰銬起來!”

    張揚湊了過去:“是我搗『亂』,你來銬我啊!”

    王銳生怕事情鬧大,衝上來拉住張揚,陪著笑臉對韓傳寶說:“錢我們帶來了,馬上補票!”

    韓傳寶臉『色』一沉:“補票就完了嗎?你們現在是聚眾鬧事,擾『亂』社會治安,這件事我要追究到底。”

    張揚冷笑了一聲。

    韓傳寶被他笑得有些從心底得慌,瞪著張揚:“剛才是你讓我銬你的吧?”

    “是我!”

    韓傳寶點了點頭,低聲對孫傳福說:“把他帶進來!”

    孫傳福有些同情的看著張揚,心說你小子倒黴了,他伸手去『摸』『插』在腰間的橡膠棒,這些實習生看到對方要動真格的了,不由得有些膽怯,王銳碰了碰張揚的手臂:“咱們先走吧!”

    張揚沒有理會他,眯起眼睛很不屑的看著孫傳福:“進去就進去,我還怕你啊!”他舉步向保衛科內走去,孫傳福看到人家自己進去了,也就打消了使用橡膠棒的念頭,威嚴十足的掃視了這幫學生一眼:“都給我滾遠遠的,別傷著自個兒。”

    汽車站保衛科是個外套間,外麵五名工作人員正圍著火爐看電視,這種糾紛他們早已習以為常,看到張揚進來,有兩名保衛人員也站了起來。

    孫傳福悄悄向他們擠了擠眼睛,暗示這小子得罪了科長,等會兒要好好教訓一頓。

    一人推開了房門,張揚在門外已經看到了坐在屋的左曉晴和洪玲,左曉晴靠著火爐坐著,靠在椅子上,俏臉縮在紅『色』羽絨服的領口內,似乎就要睡著了,洪玲正憤怒的爭吵著。

    兩人看到張揚也被弄了進來,都是一怔。

    左曉晴有些詫異的睜大了眼睛:“張揚!”清澈的美眸中『露』出一絲掩藏不住的驚喜,雖然沒把這些車站的地頭蛇看在眼,可是她們兩個女孩子被困在這畢竟還是有些害怕,看到張揚出現,心自然安穩了許多。

    張揚笑了笑。

    韓傳寶悄然使了一個眼『色』,一名保衛人員關上房門,站在張揚身後的孫傳福揚起橡膠棒照著張揚的後背就抽了下去,在他看來韓傳寶的命令就是聖旨。

    張揚居然不閃不避,任憑這一棍抽在了身上,然後身體軟綿綿倒在了地上。

    左曉晴發出驚恐的尖叫聲。

    孫傳福也愣了,明明這一棍他沒有用盡全力,他也知道這小子是個學生,萬一打出了『毛』病不好交代,可是沒想到這麼不禁打,一棍就給打昏了。

    韓傳寶仍然不依不饒的罵著:“媽的,什麼東西,敢跟老子得瑟,揍他!”

    孫傳福看張揚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哪還敢再打,他蹲下去伸手探了探張揚的鼻息,竟然毫無反應,臉『色』登時就變了,他結結巴巴的說:“科長……他……”話還沒有說完,張揚霍然坐了起來,前額瞄準了孫傳福的鼻子狠狠頂了過去,這麼近的距離內,孫傳福根本無法躲開,被撞的慘叫一聲坐倒在地上,雙手捂住鼻子,鮮血湧泉般從手指縫中流了出來。

    另外一名保衛人員看到不妙,也拿著橡膠棒衝了上來,被張揚一個掃堂腿撂倒在地上。

    

Snap Time:2018-08-19 06:12:04  ExecTime: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