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1)


    第八章【借勢的意義】(1)

    “你變得勇敢了,大方了,『性』格也開朗了!”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難道我過去很懦弱,很小氣,很木訥嗎?”

    “差不多……”趙靜說完忍不住格格笑了起來,兄妹兩人邊吃邊聊,不知不覺夜幕已經降臨,張揚害怕趙靜回去太晚遭到斥責,將杯中酒喝了,然後把帳結了,趙靜原本想跟他爭著付賬來著,卻被張揚推到了一邊。

    兄妹倆走出餃子館,趙靜悄悄把張揚拽到一邊,從兜掏出十塊錢給他,張揚心中一陣感動,到底是一母所生,感情還就是不一樣,他笑著搖了搖頭:“傻丫頭,幹什麼?哥不缺錢。”

    “哥,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快拿著!”趙靜急得直跺腳。

    張揚伸出大手,愛憐的『摸』了『摸』趙靜的頭頂:“哥真不缺錢,最近在醫院找了點零活兒,剛掙了一筆小錢,不然,我也請不起你吃飯啊。”

    趙靜半信半疑的看著他:“真的?”

    張揚點了點頭:“回去吧,晚了,媽又會擔心的。”

    “哥,你以後是不是不回來了?”趙靜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張揚想了想:“那……啥……以後再說吧!”

    一旁忽然響起粗聲粗氣的聲音:“小妹,幹啥呢?”

    趙靜聽到那聲音,嚇得慌忙把錢揣到了兜,張揚轉身望去,卻見馬路旁的路燈下站著三個流流氣的青年,其中又矮又胖的那個正向自己這邊看著。

    “大哥……”趙靜怯怯的叫著,來人正是他們的大哥趙立軍。

    趙立軍也是農機廠的工人,平時不務正業,和一幫社會混混走得挺近,倒也處到了幾個不錯的兄弟,以為自己如何如何了,在反帝路這一帶也算得上小有名氣,他穿著件半新不舊的軍大衣,因為身高有限,大衣幾乎垂到了腳脖子,本身長得又胖,走起路來左搖右擺,原本是想表現出囂張來著,可惜給人的感覺卻是像隻企鵝,腳上蹬著一雙黑『色』的戰鬥靴,擦得倒是油光滑亮。

    “我當時誰呢,原來是三兒啊!”趙立軍好不容易才把眼前這個衣著光鮮的小子和張揚聯係起來,伸手想要在張揚的頭上拍一拍,張揚因為日記中的印象,原本就對他沒什麼好感,抬了抬手,擋住了趙立軍的手臂,臉上『露』出幾分不耐煩的神情:“小靜,我走了!”

    趙立軍愣了,過去這小子見到自己跟老鼠見貓似的,今兒怎麼突然轉『性』了?遠處他的倆小兄弟笑眯眯朝這邊看著呢,趙立軍頓時氣不打一出來,麻痹的你狂什麼?我他媽給你打招呼是看得起你,給臉不要臉不是?目光落在張揚嶄新的皮衣上,小眼睛『露』出貪婪的光芒,伸手『摸』了『摸』皮衣:“三兒,這衣服不錯,借我穿兩天!”

    張揚懶得搭理他,轉身要走,卻被趙立軍一把揪住了衣袖:“你他媽得瑟什麼?我跟你說話呢!”

    張揚不由得有些惱了,這姓趙的父子幾個怎麼都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都他媽什麼人啊,他冷冷看了趙立軍一眼:“放手,別找不自在啊!”

    趙立軍咬牙切齒道:“行啊!你狗日的長脾氣了,敢跟我炸刺兒!”

    這他媽什麼人啊,再怎麼說也算是兄弟,同在一個屋簷下,說話連點口德都沒有。張揚不怒反笑,他忽然伸出右手,閃電般給了趙立軍兩個嘴巴子,抽得趙立軍原地轉了一圈,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趙立軍懵了,在他的概念隻有他打人的份兒,啥時候受過這種氣啊,更何況給他倆嘴巴子的是平時見到自己都躲著走的老三。

    遠處的那兩位也愣了,都知道趙立軍喜歡欺負他弟弟,今兒怎麼倒過來了,大庭廣眾下,讓老三抽了倆嘴巴子,這事兒咱們幫是不幫呢,混社會也有混社會的規矩,清官難斷家務事不是?人民內部矛盾人民自己解決,外人是不好『插』手的。

    趙立軍好半天才反過勁來,從軍大衣下抽出一根半米長的空心鋼管,聲嘶力竭的怒吼著:“麻痹的,我廢了你這孫子……”

    還沒等他從地上爬起來,張揚衝上去就是一腳,這次張揚是真惱了,下腳自然也就重了一些,一腳踏在趙立軍的鼻梁上,將趙立軍踢得躺倒在地上,鼻子,嘴登時就冒出了鮮血,趙靜嚇得慌忙衝上來攔住張揚,遠處旁觀的那倆小子看出勢頭不妙,慌忙也趕了過來。

    張揚指著趙立軍:“要是不看在小妹份上,今兒我就廢了你,你小子給我記著,隻要讓我知道你們姓趙的敢欺負我媽,我妹子,我讓你爺幾個死都找不到埋得地兒,狗日的什麼德行,打你都嫌髒我的手!”

    “哥……”趙靜死拉硬拽的把張揚拉走,趕過來的那倆小子也『摸』出了空心鋼管,張揚雙眼一翻,一股另人膽寒的王八之氣頓時彌散開來:“找死嗎?”

    倆小子嚇得一哆嗦,心說,你們兄弟倆打架跟我們有鳥『毛』幹係,默不作聲的閃到了一邊。

    中國從來不缺看熱鬧的人,這邊才剛剛開打,周圍已經聚攏了二三十個看熱鬧的閑人,多數都是農機廠的職工,張揚雖然不覺著什麼,可是趙靜已經羞得無地自容,畢竟家醜不可外揚,看來今晚的事情又要成為農機廠這兩天茶餘飯後的新聞了。

    痛打趙立軍以後,張揚心的鬱悶頓時減輕了許多,和趙靜分別之後,嘴哼著小調,腳步輕鬆的返回了宿舍,看來人還是不能低調,你低調了人家就會以為你好欺負,連趙鐵生父子這種市井無賴都敢在自己麵前得瑟,麻痹的,什麼人都是,以後等張某人發達了,踩死你們這幫孫子。

    冷靜下來想想,母親徐立華還真是可憐,跟著趙鐵生那個混蛋,估計這幾十年沒過過什麼好日子,想起母親花白的頭發,憔悴的麵容,張揚不由得感到心中一酸,暗暗下定決心,過幾天就把母親和妹妹接出來住,跟趙鐵生一家徹底斷絕來往。

    周日傍晚的時候,返家的實習生已經陸陸續續返回了宿舍,張揚回到宿舍,陳國偉也已經到了,正和幾名江城的同學圍坐在桌前喝酒,這幾個人家庭條件都不錯,平時就是一個小團體,張揚雖然和陳國偉一個宿舍,反倒沒有人願意搭理他。倒是陳國偉通過最近的幾件事對張揚的印象有所改觀,主動邀請張揚入座。

    張揚一是吃飽了,二是不願意和這幫『毛』孩子一起摻和,而且其中多數人看自己的眼神還是充滿鄙夷的,何苦讓別人不自在呢,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張神醫來到這個時代之後正不斷進步著,已經開始學會考慮別人的感受。

    張揚推說自己有事,想出門去走走,可剛走到門前,房門就被風風火火的推開了,進來的也是一名江城醫科大的實習生王銳,他一進門就咋呼著:“壞了,洪玲和左曉晴都被車站保衛科給扣了,咱們快去看看。”這廝也是左曉晴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員,所以左曉晴出了事情,他比其他人都要緊張。

    張揚也是微微一怔,別人出事倒還算了,涉及到左曉晴他就不能不管了,跟著王銳一幫人向春陽縣長途汽車站走去,事情的起因經過很簡單,左曉晴和洪玲坐長途車返回春陽的時候出了點事兒,倆丫頭被車上的小偷給惦記上了,一路隻顧著聊天,等到下車的時候才發現兩人的錢包全都丟了,更倒黴的是車票也一起丟了,沒有車票出檢票口的時候自然就遇到了一些麻煩,洪玲的脾氣本來就有些刁蠻,加上丟了東西心情極壞,跟檢票的工作人員大吵了起來,所以被請到了車站保衛科。

    王銳知道這事兒馬上就去了縣人民醫院,可惜今兒是星期天,多數行政科室都不上班,,保衛科值班的院警對實習生的事兒也不熱心,所以隻能回來找同學幫忙了。

    十多個實習生一起來到車站保衛科,吵吵嚷嚷的想要進去,麵出來了一名又黑又壯的保衛,從他身上的服飾來看,這廝應該是保衛科的,看到來了這麼多的學生,這小子登時就惱了,大嗓門叫了一聲:“幹什麼?想聚眾鬧事嗎?”九零年代初,廣大人民群眾對聚眾鬧事這個詞還是深為忌諱的,他們來的人雖然不少,可多數都是沒有什麼社會經驗的學生,被對方這麼一吼,頓時都靜了下來。

    那保衛叫孫傳福,並不是客運公司的正式編製,因為親戚的關係在這兒混了一個臨時工,看到自己這一嗓子震住了這幫學生,頓時就得瑟了起來,他指著王銳:“你!我認得你,!還喊人來了,了不得了啊,信不信我把你們全都關起來。”

    人群中忽然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你他媽算個球,得瑟什麼?”

    

Snap Time:2018-07-18 09:21:24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