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章天下掉下來一個親妹妹(3)


    第七章【天下掉下來一個親妹妹】(3)

    趙鐵生顯然不是個能夠沉住氣的角『色』,他納悶了,他奇怪了,這小兔崽子怎麼就敢公然違抗自己的命令呢,他轉過臉去,眉『毛』很濃,眼睛不小,鼻子很大,嘴唇很厚,說不上好看,可也談不上多難看,就是扔到人堆找不到的那種,趙鐵生馬上留意到了張揚的不同,當然他看到的全都是張揚外表裝扮上的變化,至於內在的改變,這廝還遠沒有那個境界。

    趙鐵生又揚了一下大茶缸,張揚突然光鮮的外表讓他倍感驚奇,他和女兒趙靜不同,趙靜關心的是這些東西的來路,趙鐵生看到張揚穿成這個樣子,心中興起的卻是昂揚的鬥誌,兔崽子,穿的人五人六就牛『逼』了?老子還不信治不了你。不過趙鐵生很快就失望了,張揚不屑地掃了他一眼,一言不發的走出門去。

    趙鐵生傻愣愣的看著張揚的背影,張揚的無聲抗爭,是對他在這個家中無上權威的否定,在趙鐵生的記憶,這種事情還從來沒有發生過,他一揚手,將大茶缸向地上摔去,白瓷茶缸撞擊在水泥地麵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一旁的趙靜嚇得小臉兒煞白。

    趙鐵生從沙發上一蹦而起,大踏步追了上去:“小兔崽子,你給我站住!”

    徐立華嚇得也放下了盆的衣服,手足無措的擋在張揚的身前:“老趙……孩子剛回來,你這……是做什麼?”

    趙鐵生宛如一頭暴怒的獅子般衝了上去,這許多年來,他的權威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挑戰。

    徐立華看到丈夫發火,嚇得迎了上去:“老趙……”,氣急敗壞的趙鐵生甩手就給了她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得徐立華立足不穩,一下撲倒在地上。

    “媽!”趙靜哭喊著衝了上來,扶起地上的母親:“爸,你這是幹什麼?”

    徐立華抹去唇角的血跡,來到張揚的身邊,拽住張揚的胳膊:“三兒,快!快給你爸道歉,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

    張揚憐惜的看著母親,他從口袋中掏出一方潔白的手絹,輕輕為母親擦去唇角的血跡,徐立華望著兒子的眼睛,心感到一陣酸楚,她想哭,可是她卻不敢哭,雖然竭力抑製,可眼圈兒仍然紅了起來:“三兒,快給你爸道歉……”

    “他不是我爸!”張揚一字一句道,他慢慢轉過頭去,陰冷的目光落在趙鐵生那張氣得扭曲的麵孔上:“他不配!”

    “小雜種!”趙鐵生極盡惡毒的咒罵著,他伸手去拿靠在牆角的木棍。

    徐立華嚇得將張揚向門口推去:“小靜,帶你哥走……”

    張揚不明白何以母親會這麼害怕這個繼父,從趙鐵生剛才的舉動來看,這種人也就是一個市井無賴,張大神醫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是看不起這種人的,這就是層次,他和趙鐵生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按照張揚的脾氣,少不得要暴打這滿嘴噴糞的家夥一頓,可是這廝畢竟還頂著一個繼父的名份,尊長愛幼的概念,張揚還是有的,更何況中間還有這麼一個可憐兮兮的母親,張揚真的很後悔回來這一趟。

    趙靜拉著張揚向門外走去,趙鐵生舉著棍子不依不饒的衝了上來,卻被徐立華死死抱住了身子,趙鐵生氣極,一棍子砸在徐立華羸弱的肩頭。

    蓬!地一聲悶響,這一棍打在母親的身上,卻如同打在張揚的心上,他猛然轉過身去,野獸般凶殘的目光讓趙鐵生衝口欲出的髒話硬生生咽了回去。

    “小哥,快走!”趙靜試圖把張揚推出門去,張揚輕輕掙脫了她的手臂,一步步向趙鐵生走去。

    『逼』人的氣勢宛如一座無形的大山向趙鐵生壓迫而去,趙鐵生右眼皮沒來由跳動了一下,他揚起木棍:“我打死……”話沒有說完,木棍已經被張揚一把躲了過去。

    趙鐵生沒想到張揚出手竟然這麼快,一時間呆在那,張揚揚起手中木棍,照著他的腦袋就要砸落下去。

    “三兒!”徐立華聲嘶力竭的叫喊著,滄桑的雙目中滿是淚水:“他是你爸!”

    張揚手中的木棍凝滯在半空中,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將木棍慢慢扔在了地上:“我爸早就死了……”他轉身向門外走去。

    趙鐵生呆呆看著地上的木棍,卻再也沒有追趕上去的勇氣。

    直到張揚的身影消失在門外,徐立華這才不顧一切的追了出去,在路口追上了張揚:“三兒……”她從麵衣服的口袋中掏出十五塊錢,想要塞入張揚的手中。

    張揚微笑著將錢放在了她的手心,然後搖了搖頭:“媽,我不缺錢,以後這個家我不會回來了,假如你想我,就去醫院找我。”

    “三兒……”徐立華傷心地淚水無可抑製的流了下來。

    張揚原本從李長宇那得到的勝利感,完全被突然出現的家人破壞了,他很鬱悶,難怪張揚在日記會流『露』出如此深刻的仇恨,趙鐵生的確不是什麼好玩意兒,希望自己離去之後,這老家夥不會遷怒於母親才好。

    走出小區的大門,趙靜騎著車追趕上來,搶在張揚前麵把她截住:“哥!”

    這可憐的小丫頭剛剛哭過,臉上還掛著新鮮的淚珠兒,張揚不禁笑了起來,伸出右手,用拇指為她擦去臉上的淚珠:“什麼事兒?”雖然認識這個小妹才不過短短幾個小時,張揚卻已經生出深深的好感,日記中說得沒錯,在這個家庭中,隻有徐立華和趙靜才把自己當成親人看待。既然來到這個世界,成為張揚,就必須接受他所有的一切,他的親情,他的歡樂,乃至他的煩惱,他的仇恨,想透了這一層,張神醫的心頓時舒服了許多,以他的實力應該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活得更好一些,那些無聊的人,無聊的事,他大可不必去想,不必計較,這他媽就叫做層次。

    “哥,我請你去吃飯!”趙靜小聲說。

    張揚笑了起來:“我不餓!”

    “你就要去!”小妮子的『性』情居然十分的倔強,張揚拗不過她,隻能點了點頭:“去也成,不過要讓我請客!”

    趙靜笑著點了點頭。

    兄妹倆到農機廠對麵的東北餃子館,點了一斤餃子,張揚又叫了兩個炒菜,一瓶二兩裝的牛欄山二鍋頭,一聽可樂,趙靜看著張揚不覺有些發呆。

    “丫頭,幹嘛這麼看著我?”

    “哥,我覺著你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兄妹之間並沒有什麼隔閡,趙靜從來都是想什麼說什麼。

    張揚心中咯了一下,不過轉念一想,這其中的變化可能隻有自己知道,臉上仍然掛著謙和的微笑:“哪變了?”

    

Snap Time:2018-04-23 04:25:50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