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章天下掉下來一個親妹妹(2)


    第七章【天下掉下來一個親妹妹】(2)

    從小丫頭突然變得『迷』『惑』的目光,張揚就明白自己肯定『露』出了馬腳,笑了一聲:“小靜啊,你怎麼跑到我宿舍來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趙靜被他這一聲小靜喊得暈乎乎的,平時小哥的確是這麼叫自己,在仔細看了看張揚的樣子,沒錯,就是自己的親哥哥。她尖叫一聲衝了上去,緊緊摟住張揚的右胳膊。張揚被她這慢半拍的反應嚇了一跳:“我說丫頭,咱不帶那麼玩的啊,一驚一乍的,想嚇死你哥啊?”

    趙靜撫『摸』著張揚質感柔和的皮衣,大眼睛充滿了興奮和羨慕:“哥,哥!你這身衣服是借誰的?”

    張揚一聽就傻了,合著我張大神醫就隻能借別人衣服穿?我自己買不起嗎?可是定下心來想想,自己過去還真買不起,這丫頭沒說自己是偷來的已經是很給麵子了。

    張揚嘿嘿笑了一聲:“丫頭,你眼真毒,一眼就看出來這衣服不是我自個兒的。”

    “那是……幸虧我知道自己哥哥老實,若是別人看到一定以為你是偷來的?”

    張揚欲哭無淚,鬧了半天,還是沒逃脫盜竊的嫌疑。

    趙靜的目光又被房間內的那輛中華牌變速自行車所吸引:“哇!跑車,還是中華牌的,十八變速的,太牛了!”小妮子差點沒連眼珠子瞪出來。

    “同學新買的。”有了剛才的經驗,張揚不敢承認這是自己的了。

    “知道是你同學的,你買得起嗎?”趙靜握住車把,輕輕撥弄著上麵的變速撥杆:“真好!小哥,你說啥時候咱們也能買那麼一輛?”

    “既然你那麼喜歡,推走就是了,反正也沒人看見。”

    趙靜狠狠瞪了張揚一眼:“小哥,你少寒磣人,咱家雖然沒錢,這樣丟人的事兒咱們可不能幹。”

    張揚不覺對這位突然出現的小妹生出莫名的好感:“小靜,你找我有事?”

    趙靜雙手離開自行車,有些不滿地看著他:“還有你這樣當哥哥的,是你說過今天回去,媽中午做了這麼多的菜,眼巴巴等著你回家,可你倒好現在都沒個影兒,怎麼?真生爸的氣了?他就那脾氣,你還真跟他一般見識?”

    張揚馬上明白這位妹妹前來的目的,想想都有些頭大,可是總躲著也不是辦法,既然現在的身份是人家的兒子,就必須扮演好這個角『色』。

    趙靜來到他身邊坐下,拽著他的胳膊撒嬌道:“好哥哥,走吧,你都兩星期沒回家了,媽背著我們不知偷偷哭了多少次,你不體諒別人,總得體諒咱媽不是?”

    “那是!”

    “算你還有點良心,走吧!”趙靜拉著張揚站起身來。

    趙靜是騎車過來的,一輛八成新的26鳳凰自行車,打開車鎖,把車子推到張揚麵前:“小哥,你帶我!”,她顯然是無心,可是無形之中還是將了張揚一軍,張揚剛剛學會騎車,自己騎都打晃,哪有騎車帶人的本事。

    “還是你帶我,哥今天腳扭了,很疼啊!”張揚滿臉痛苦狀。

    趙靜還是個單純的小丫頭,哪能夠想到親哥哥也會跟自己耍心眼兒,點了點頭,騎車帶著張揚向農機廠職工宿舍行去。

    農機廠宿舍距離縣人民醫院並不算遠,不到三公的距離,張揚這麼大個子坐在二等座,趙靜偏偏又生得瘦弱,一路上難免有好事人指指戳戳,被人戳脊梁骨的滋味並不好受,張揚暗下決心,下周說什麼也要把自行車給學會了。

    進入農機廠的大院,一路之上遇到了不少的熟人,當然張揚是並不認識的,人家看到他都熱情的招呼著:“小三回來了!”

    “最近去哪兒了,老沒見你啊!”

    “三兒啊!還以為你出國了呢!”

    張揚臉上保持著熱情的笑容,這都是誰跟誰啊?反正他是一個都不認識,不過有一點能夠確認,自己在這一帶的人緣兒應該不錯。

    農機廠宿舍隻有兩棟樓,那是給廠的中層幹部居住的,張揚的繼父趙鐵生隻是廠工具車間的一個小班長,所以年近五十還沒有混上樓房,一家六口住在南二排的三間平房,門前圈起了三十平方左右的一個小院,靠東牆的地方自己搭建了半間廚房,小院開墾出一塊菜地,麵『插』著一些小蔥和蒜苗。

    張揚走進院子的時候,院子隻有一個中年『婦』女,正低頭在大木盆洗著衣服,夕陽的餘暉勾勒出她清瘦的輪廓,每搓一下衣服,她脖頸的青筋就隨之突出一下,雖然才四十一歲,頭發卻已經花白,一縷發絲垂落在她的前額,她抬起左臂,用衣袖擦去額前的汗水,這才發覺已經走入院落的張揚。

    徐立華麵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過了許久,唇角方才抽動了一下,向上彎出一道溫婉的弧線。

    張揚看著自己的母親,望著她憔悴的容顏,內心之中不由得泛起難言的酸楚,在來此之前,他還曾經考慮過,應該如何麵對這個女人,可是此刻他卻沒有任何的猶豫,低聲呼喚了一聲:“媽……”喊出這個字眼的時候,他的內心被溫暖和幸福所包容著,無論他有著怎樣的經曆,他都無法否認,自己和眼前的這位女『性』有著密不可分的血緣關係。

    徐立華看了看兒子,然後垂下頭去,繼續洗她的衣服:“三兒,去屋看會兒電視,等媽洗完了衣服再給你們做飯。”

    “嗯!”張揚跟著趙靜來到中間的平房,室內十四寸彩電中正重播著電視劇渴望,九零年代初,熒屏上沒完沒了的播著這部國產苦情劇。一個中等身材有些謝頂的中年人正靠在人造革沙發上看著電視,右手中拿著一個搪瓷大茶缸,上麵還印著農機廠第五屆技能比賽和一個大大的獎字,這中年人就是張揚的繼父趙鐵生了。

    趙鐵生舉起茶缸喝了一大口茶水,發出十分誇張的呼嚕聲,然後皺了皺眉頭,把茶缸子向張揚遞了過去。

    張揚沒有反應,趙靜慌忙搶過去想要把大茶缸接過來,想不到趙鐵生在她就要碰到的時候,又把茶缸收了回來,然後再次遞到張揚的麵前,這次趙靜沒敢去接,張揚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中年人。

    趙鐵生雖然坐在沙發上,可是他的眼光卻充滿了高傲,臉上掛著不可一世的神情,老子是戶主,老子是這個家庭中最有權勢的人,老子就要以勢壓人,這就是強勢。

    張揚仍然沒有動。

    

Snap Time:2018-04-23 04:27:07  ExecTime: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