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章天上掉下來一個親妹妹(1)


    第七章【天上掉下來一個親妹妹】(1)

    李長宇也慌忙走了過來,兩人一起扶著蘇老太在沙發上坐下。

    蘇老太苦笑著:“偏頭疼,老『毛』病了,歇一會兒就好……”說得雖然輕鬆,可是臉上的表情卻越見痛苦了,她每次犯病都得持續大半天,李長宇也為此請了不少專家回來幫她治療,可惜始終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這一年來發作的更是頻繁。

    李長宇歎了口氣:“我去給你拿『藥』!”

    蘇老太脾氣倒是有些倔強,搖了搖頭道:“我不吃那些勞什子『藥』片,給徐大夫打電話,讓她給我紮兩針……”

    李長宇顯然對那個徐大夫並不信任:“大嫂,她都給你針過四五次了,哪次有過效果?我看她也就是個江湖騙子,一點真本事都沒有。”說這話的時候他不由自主向張揚看了看,正看到張揚的冷笑,內心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這廝不會誤以為我在說他吧?

    張揚卻出乎意料的笑了笑:“李書……家有針嗎?”他原本是想喊李書記來著,可是當著蘇老太的麵不能表現的太過生份,吃虧就吃虧一次,反正喊聲叔叔也不能當真掉塊肉。

    李長宇愣了愣,說實話,這便宜他可不想占,隻要張揚就此罷手,李書記寧願貼錢倒喊他一聲叔叔。

    “有!有!”李長宇點了點頭,上次徐大夫針灸完,順便就把針盒撂在了這,人家也是想著下次呢,畢竟能和縣委書記套近乎的機會不多。

    李長宇上去取了針盒,張揚從針盒中挑了一根銀針,在李長宇點燃的酒精燈上烤了烤。

    這會兒功夫蘇老太疼得已經呻『吟』起來,臉『色』黃得如同金紙一般,李長宇看到這個樣子不由得害怕了,慌忙向電話跑去,老太太的病情可耽誤不起,他可就這麼一個嫂子。

    “李書……”張揚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李長宇不得不停下腳步。

    張揚臉上的表情輕鬆自若,全然沒把蘇老太的病痛當成一回事兒:“幫我扶住大娘!”

    李長宇咬了咬下唇,慢慢走了回來,反正偏頭疼也不會死人,就耽誤上幾分鍾也出不了什麼大事。

    張揚所刺的是左側手背腕部以上三指寬處的外關『穴』,張揚剛才已經悄悄為蘇老太診脈,知道老太太的偏頭疼是因為肝腎陰虛所致,他對症下針,更是存著在李長宇麵前賣弄的心思,雖然隻是一針,卻隨針將少許的真氣度入蘇老太體內,雖然不能一針就消除病根,可是對止痛已經足夠了。

    一針下去,蘇老太老太立時頭痛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有些驚奇的坐直了身子:“噫?真是奇怪,怎麼突然間一點都不疼了?”

    李長宇目瞪口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不會相信這一針的神奇。假如說剛才在書房內,張揚指出他的病症所在,他還隻是半信半疑,現在他已經完全信服了,高人,人家真的是高人啊!相信的同時,李長宇不禁想起自己的身體,看來真的有潛在的危機,張揚應該沒有騙他。

    蘇老太看張揚的眼光和剛才又有不同,剛才隻是疼愛,現在不但是疼愛還有欣賞的成分在內,李長宇從小就是嫂子拉扯大,對嫂子極其了解,自己的那三個兒女都沒見嫂子如此憐愛過,心中暗歎,看來這通行證還必須得辦了。

    張揚又為蘇老太開了一付『藥』方,將煎服的方法告訴李長宇,吃夠七天,再針灸一次,這偏頭痛就能徹底除根。

    蘇老太樂得眉開眼笑,不過心仍然是半信半疑,李長宇現在已經絲毫不懷疑張揚的能力。

    張揚離去的時候,李長宇親自把他送到門前:“嗯……張揚,你的事情我會盡快辦理的。”

    張揚『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不急!”

    李長宇心暗罵,你他媽不急,我急!老子總不能一輩子不能人道吧?臉上還是帶著暖融融的微笑:“那個……下周過來吃飯吧……”這他媽什麼事兒,李書記何時對別人這樣奴顏婢膝過?

    “到時候看吧,工作忙,恐怕不一定有時間!”這廝純屬得了便宜賣乖的主兒。

    李長宇握住張揚的手臂,以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必須要來,不然你蘇大娘會想你的!”李大書記委屈的就快哭出來了。

    “那好吧……”張揚一幅勉為其難的樣子,心卻早已樂開了花。

    離去的時候李長宇還把司機小劉的傳呼機號碼留給了張揚,這是為了方便和自己聯係,不過李長宇顯然還存著一個小心眼兒,他自己家的電話,大哥大的號碼都沒有告訴張揚,這是害怕張揚有事沒事就『騷』擾自己,李書記現在的心情的確很矛盾,因為種種原因,他和這小子不可能斷了聯係,可是又巴不得永遠不再聯係。

    張揚回到宿舍已經是下午三點半,看到103宿舍的門口站著一個紮著馬尾辮,幹幹瘦瘦的小姑娘,因為她守在自己的門口,張揚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那小姑娘穿著一件藍『色』的夾克,雖然是新的,不過顯得有些寬大,看著張揚,她一雙褐『色』的大眼睛不禁睜圓了,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

    張揚被瞅得心直發『毛』,正想發問的時候,卻聽到那小姑娘又驚又喜的叫了一聲:“小哥!”

    張揚內心猛然哆嗦了一下,我覺著怎麼有些不對呢,感情人家是自己的妹妹。

    來得正是張揚的妹妹趙靜,也是兄弟姐妹中唯一和張揚有血緣關係的一個,她是張揚的母親徐立華和繼父趙鐵生的女兒,今年十七歲,目前在春陽縣中讀高三,成績雖然隻是中等,不過已經是趙家最有希望上大學的一個,張揚對於自己現在家庭的認知多數通過那本日記,他知道這位小妹對自己是兄妹中最好的一個,至於大哥趙立軍,二哥趙立武,那本日記字行間流『露』出的全都是仇恨,張揚自然對他們也沒有任何良好的印象。

    趙靜叫了一聲小哥,卻看到張揚沒有任何的反應,還以為自己認錯了人,眼前的張揚上穿棕『色』雪豹皮衣,下穿時尚的石磨藍牛仔褲,足蹬阿迪達斯的旅遊鞋,單單是這身衣服也要幾千塊,趙靜知道小哥的那點兒生活費,每月二十塊,比自己這個高中生還少了一半,怎麼可能買得起這麼貴的衣服?

    

Snap Time:2018-01-22 10:09:20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