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章初生牛犢不怕虎(4)


    第六章【初生牛犢不怕虎】(4)

    張揚伸出右手蓋在杯口,望著人民的好書記做同情狀,其實這廝壓根不懂什麼叫同情,所以表情拿捏的很不到位,在別人看來他此刻的表情並非是同情人家,而是可憐人家,鄙視人家,同情肯定不是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李書記很很窩火,可是又不敢發作,麻痹的,老子啥時候受過這等鳥氣?轉念一想,自己受氣的時候也不少,不過那是對上級的時候,你小子憑什麼啊?一個『乳』臭未幹的『毛』孩子……虎落平陽啊!李書記黯然感傷,不過這感傷隻能留在心,臉上還是一團和氣,對待同誌要春天般的溫暖,作為一個久經考驗的老幹部,這點素質李書記還是有的。

    張揚低聲道:“這沒有外人,我也就直接說了。”

    “說出來好,說出來好!我就喜歡開門見山!”李書記實在受不了這彎彎繞繞了,本來和別人玩太極那是他的強項,可惜現在麵前這主兒人家是吃定了自己,跟他玩,自己不是找虐嗎?

    “這幾天你不能人道了吧?”

    “什麼?”李書記微微一怔,馬上又反應了過來。

    張揚以為他聽不懂,馬上深入淺出的解釋說:“你硬不起來了吧?”

    李書記老臉一熱,暗罵張揚混蛋,這種話總要問得婉轉一些,我是何等身份,你小子一點麵子都不給我?可冷靜下來這麼一琢磨,這兩天還的的確確沒幹過那種事,不過這也正常,那天晚上在春水河邊車震得了馬上風,這件事總得在心中留下陰影不是?那事兒雖然舒爽,可李書記也是個分得清輕重的人物,總不能為了那幾分鍾的快感把『性』命搭進去不是?

    張揚見他愣在那,仍然鍥而不舍的問道:“有沒有硬過?”

    既然識破了這張臉皮,李書記反倒顯得自然了許多,歎了口氣道:“歲月不饒人啊,有些方麵跟年輕的時候是不能比的。”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李書記內心深處還是很慚愧的,在這方麵他還真沒有什麼強勢可言,年輕的時候沒啥條件,再加上政治覺悟的境界不成,這種事隻是跟老婆做,可能是老婆實在跟『性』感二字搭不上邊的緣故,都是一二三埋單,可現在條件有了,政治覺悟有了,葛春麗也當得起『性』感妖嬈,還是一二三埋單,所以隻能從自身找原因了,不過有一點還是讓李長宇深感自豪的,雖然這方麵的能力有所欠缺,可是他的占有欲還是很強的。

    聽到李長宇的回答,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就是說這幾天你都沒有硬過,甚至連這方麵的事情想都沒有想過?”

    經他一說,李長宇這麼一想,還真是那麼回事,自從春水河車震之後,他再也沒有想過這方麵的事情,是啊,自己怎麼就突然變得清心寡欲了呢?

    張揚的手指落在李長宇肚臍下半寸的地方,輕輕一摁,李長宇頓時感到下身一陣脹痛,他雙目圓睜,其中盡是錯愕的神情。

    張揚微笑道:“我說過,你多處經脈都有氣血淤滯的現象,如果不及時治療,恐怕你還會發生中風的現象。”他的目光向李長宇的下體瞄了一眼:“就算短時間內不會發生中風,如果不打通經脈,你以後也無法行房了,當然李書記未必介意這件事。”

    李長宇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誰說老子不介意,我才四十四歲,從一個鄉鎮小廠的秘書走到今天我容易嗎我?做了大半輩子男人,說他媽太監就太監了,擱誰也不能接受啊!心委屈歸委屈,李書記還是很快接受了現實,隻有麵對現實才能想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李書記在官場中浸『淫』了二十多年,政治嗅覺可真不是蓋得,他很快就明白,張揚並非危言聳聽,自己的的確確是病了,而且病得很重,連人民醫院都查不出自己的病根,幸運的是,自己還有救,能夠救自己的就是眼前的這位年輕人,李書記現在看張揚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看到的再不是張揚臉上的青澀,難怪人家年紀輕輕就敢跟自己叫板,人家真是高人啊,人家有和自己叫板的資格。

    李書記雖然明白自己已經完全處於被動的境地,可是必要的底線還是要堅持的,諸如你想要什麼?你怎樣才肯幫我?這樣低水平的話他還是不屑於去說去問的,雖然隻是一個縣處級幹部,可是暗示和妥協李長宇已經運用的爐火純青,他緩緩端起茶杯,輕輕吹了吹,雖然水麵上沒有一丁一點兒的茶葉末,李書記是借這樣的動作來告訴張揚,看到沒有,老子不怕,老子很鎮定。

    對於細節張揚很少去注意,而且在他的眼中,自己已經吃定了李長宇,他的細節表現更沒有注意的必要。正如領導之於下屬,哪個領導會關心下屬的感受?

    李書記不慌不忙的做著他的表麵工作,這是一種習慣『性』的程式,也是一種心態上的調整和放鬆,李書記狀態調整的差不多了的時候,慢條斯理道:“張揚啊,你今年就要畢業了吧?”作為領導者,引導是最基本的政治手段之一,李書記做這種事自然是輕車熟路,既然張揚不願意主動提出條件,那麼李書記就隻能引導了,對一個實習生來說最重要的什麼?當然是即將到來的工作分配問題,李長宇雖然隻是一個縣委書記,可是在春陽縣的範圍內,他說話還是擲地有聲的,衛校畢業生,學曆的確低了一些,縣級人民醫院已經非本科生不要了,這種學曆就算進去了也就是幹個輔助科室,那還是要在有門路的前提下,不過李書記隻要發話,縣防疫站、血站、甚至衛生局也有可能,幫他找一個福利待遇優厚的單位,等於給了他一個金飯碗,這比直接給錢還要有誘『惑』力。

    張揚當然知道李長宇打的什麼主意,不過他對於畢業分配也沒有什麼具體的概念,工作單位對他這個剛剛來到九十年代的神醫而言並沒有任何特殊的意義,除了縣人民醫院,他還真不知道衛校生還有其他的擇業點,不過有一點張揚是清楚地,自從來到這個時代,他目睹到種種官威之後,就對當官充滿了向往,他今天來見李長宇的目的就是這個。

    “我想當官!”張揚想都不想,這句話就脫口而出。

    

Snap Time:2018-04-20 22:38:05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