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章初生牛犢不怕虎(3)


    第六章【初生牛犢不怕虎】(3)

    李書記看著張揚不動如山的表情,不由得對眼前的年輕人生出欣賞之情,這小子才二十歲吧,一個年輕人能表現出這樣的沉穩已經很難得了,想當初自己二十歲的時候,還沒有他的這份心理素質呢,他哪知道,人家那可是見過大世麵的主兒,別說是你一個縣太爺,就是當年大隋朝的皇帝人家也見過無數次。

    張揚不說話,在李書記看來這小子是等著自己開出條件,他咳嗽了一聲:“小張啊,昨天我去縣醫院做了一個全麵的體檢,結果都出來了,我完全健康,哈哈……”李長宇笑了兩聲,卻發現張揚英俊的麵孔仍然緊繃著,唇角流『露』出些許的不屑,雖然隻是少許,可是人家李長宇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這小子什麼東西,居然敢鄙視我?李長宇平日很少生氣,就算生氣也不會寫在臉上,他一向認為生氣是沉不住氣的表現,作為一個成熟的政客是不應該犯這種低級錯誤的,他早已達到了喜怒不形於『色』的境界。隻可惜自從那天春水河邊車震事件之後,李長宇平靜無波的心境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東窗事發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知何時東窗事發,眼前的這小子對李長宇而言就是一個定時炸彈,讓他痛苦的事,偏偏不知這顆定時炸彈在何時爆炸。

    李長宇這兩天也想過最壞的可能,就算是這小子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出來又如何?一個衛校生,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他說出的話又有多大的可信『性』?我是春陽縣第一縣委書記,他說出來,別人隻會認為他是在詆毀我的人格,李長宇對自己的威信還是相當的自信,在春陽縣的兩年多時間內他黨政一把抓,無論工作能力還是政績都是有目共睹的,既然做事情,得罪人總是難免的,有人詆毀也是正常的,李長宇這邊胡思『亂』想著。

    張揚卻慢慢擺弄著茶幾上的煙盒,看似漫不經心道:“那幫江湖郎中又懂得什麼?”一句話就全盤否定了縣醫院的結論。

    李長宇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那些可都是縣醫院的專家,再說了人家都是你的老師,你隻不過是一個衛校實習生憑什麼說人家?他意味深長道:“小張啊!醫學上是要講究有理有據的,多數人還是會相信專家的話,雖然你水平很高,可是你太年輕了。”這句話等於赤『裸』『裸』的威脅,小子你跟我得瑟什麼?就算你抓住了我的某些把柄,你有證據嗎?你說出來那晚的事情又有誰會相信?李長宇這句話雖然說得婉轉,可是他對張揚的稱呼變成了小張,語調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居高臨下的威壓就算是傻子也能夠聽得出來。

    張揚當然能夠聽出他的弦外之意,表情卻仍然沒有任何的變化,淡然道:“馬上風如果得不到及時救治必死無疑,就算是得到急救,若是沒有遇到我,也一定會落下後患。”

    李長宇內心頓時涼了半截,果不其然,這廝拿著自己和葛春麗的那點事兒開說了。

    張揚重複著將煙盒豎起而後放下的動作:“你用手按壓一下左胸第三根肋骨之間的地方。”

    李長宇滿臉狐疑的看著他,並沒有按照他的話行動,當然也有他不知道第三根肋骨在何處的原因在內。張揚搖了搖頭,在他左胸某個位置輕輕點了點,李長宇挪動右手,並攏食指和中指按壓了下去,隻覺著一種針紮般的感覺從手指下迅速擴展開來,一直蔓延到他的全身,李長宇的臉『色』頓時變了。

    張揚又指了指他右耳後半寸左右的地方,李長宇在他的指引下又按了一下,眼前猛然一黑,他的心跳瞬間變得劇烈起來,幾乎要跳出他的胸膛,李長宇下意識的捂住心口,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如紙,其實那晚之後,他也查閱過馬上風的資料,知道馬上風屬於急症,多數和心腦血管方麵的疾病有關,所以他第二天就去縣醫院做了一個全麵的排查,讓他欣慰的是,體檢結果令他相當滿意。張揚剛才所說的那些話也並非危言聳聽,不過他還是以為張揚隻是湊巧救了自己,而自己的體質應該不差,所以才沒有留下任何的後遺症,可是張揚剛剛『露』出的兩手已經讓他深深震撼,足以證明眼前的年輕人的確有著高深莫測的本領,李長宇低聲道:“怎麼會這樣?”他的聲音已經微微有些顫抖,要知道今年他才四十四歲,還遠未到退休的年齡,而且他在春陽縣的政績深得江城市某位大佬的欣賞,最近極有可能更上一層樓,進入市級領導層絕不是夢想,這一切都要建立在擁有一個好身體的基礎上,假如身體完了,一切也就完了,無論你的能力如何,無論你的關係如何,你的身體都已經不行了,給你再大的權力又有什麼意義?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鬥爭,原本看似不同階層的李長宇和張揚坐在了一起,也就有了鬥爭,雖然這種鬥爭是無聲的,可絲毫不掩飾其中的殘酷和狡詐,李長宇從一開始就采用政治鬥爭的方法對待張揚,他試圖用政治上的威壓讓這個年輕人屈服,可是人家張揚根本不接招,對付李書記隻用了一個小小的手段,你丫牛『逼』什麼?在我眼中你就是一病人,你有病,這病隻有我能治,我就是強勢,你想痊愈,想活下去,必須要向我低頭。

    病人在醫生麵前是沒有任何強勢可言的,尤其是這醫生救過自己的『性』命,而且自己接下來的健康還捏在別人的手上,當李長宇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頃刻間又是春風拂麵,熱情的招呼說:“張揚,來!先喝茶!”

    掌握主動隻是張揚的第一步,下麵他所要做的就是乘勝追擊,逐步擊垮李書記的心理防線,最終的目的是要讓他徹底俯首稱臣。

    

Snap Time:2018-01-24 11:50:23  ExecTime:0.450